李清照&林黛玉 原创同人小说

请各位看官务必先看前言:

原本计划是写5000多字的短篇小说,但现在看起来还得加篇幅,因为剧情才刚刚开始。各位读者现在看到的是未经任何修改的初稿,我写短篇小说,以前是习惯先写好故事,之后再慢慢删改。但是这次是例外,因为up主写到两人初遇之后就再也没有后续灵感了,所以后续和初稿的删改就一直搁置。但不少读者不断私信催更,up主决定先发一部分,看看读者有什么看法能激发我的灵感。


我在文中也化用了部分《红楼梦》原文剧情和李清照诗词,语言对白尽量接近红楼梦风格,文笔尽可能仿造红楼梦,因为初稿未经修改,写景描人有些详略不当,有些地方不尽人意,待故事写完,我会进行全文的删改和打磨(当务之急是先把故事写完)。


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大多流连于才子佳人或才子与才子的故事,的确爱情作为文学最受欢迎的母题是最不缺故事的。伯牙子期,知音难觅,才子与才子满足文人对知音知己的渴求。但受传统文化影响,中国少有有关才女与才女之间的故事,在笔者看来,才女和才女之间从来不会缺故事。所以,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文学空缺。才女满足了大家对古代闺阁生活的幻想,也满足对古代闺蜜之间的闺趣的幻想。才女对才女,犹如针尖对麦芒,自然少不了故事。对于男孩子,看女生之间的故事大概是满足好奇心,可能还有点猎奇倾向。无恶意,up主也是男生,也不知道写出来合不合女孩的心理变化(红楼梦林黛玉的心理变化是我最为重要的参考),毕竟up主离擅长写女性心理的男性文学作家苏童有很大距离。


言归正传,这是我第一次写同人文,而且还是李清照和林黛玉这种大咖。up主对猎奇没有兴趣,所以百合就别指望了。毕竟李清照那么爱赵明诚,林黛玉那么爱贾宝玉,不猎奇是对读者的基本尊重,也是对李清照和林黛玉的尊重,更是对历史人物和原著的尊重。所以up主不想敷衍读者,写一段毫无意义的流水账小说,这是对读者也是对自己的不敬。后续故事会引用和化用不少李清照的文学作品,也会有部分红楼梦的情节。up主也想让部分红楼梦的角色出场和部分历史人物出场,故事不会虐(是因为up主觉得不少现代人的心理已经脆弱到只能看爽剧或者相对不那么虐的剧情了)。但我希望这篇同人文主题能得到升华,不至于落入俗套。(up主不是汉语言文学专业,需要成长,所以我们一起进步吧!)


是不是觉得up主太过一本正经?我的朋友基本都这么说我有时候太正经了(偷笑)。还有我隔壁的原创短篇故事集《子虚乌有》是up主最喜欢,最为注入心血的作品,完美女孩苏文静与梦幻男孩苏士明,你确定不去看看吗?




干干净净地来,干干净净地去。


最终,林黛玉最终还是回到了太虚幻境,做回了绛珠仙子。她终日无可事事,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即使早已脱离凡尘,可仙子仍凡心未泯,心怀不甘。木石前盟,自个曾说:“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那时未曾下过凡的她还天真地认为木石前盟定能实现,谁知世人轻木石,重金玉。到头来还是自己流了一生的眼泪,这一生的泪水也算报了他甘露之惠。


当初只因尚未酬报他的灌溉之德,故其五内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灌溉之德已报,可为何郁结在五内的缠绵不尽之意仍未消退?


仙子回到太虚幻境,几个仙子走了出来,皆是荷袂蹁跹, 羽衣飘舞,姣若春花,媚如秋月。仙子见姐妹个个欢喜不由向前打趣她们:“姐姐是和我生疏了不成?独自偷乐,不与妹妹我聊聊吗?”


仙子们见是她们平日最疼爱的绛珠妹妹,都围了过来,一仙子向前握着绛珠仙子的手戏谑道:“绛珠妹妹还是那么刻薄。这小嘴啊真是让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是芙蓉仙子宴请我们,让我们去参观她的收藏和新作。想必是芙蓉仙子公事缠身,都忘了绛株妹子回来了。宴会当日你随姐妹们来就是了,你俩志同道合,芙蓉仙子见你定会高兴的。”


绛珠仙子啐了一口:“我可没这个脸去,自个讨个无趣。”


说罢甩袖回房,众仙子只是笑笑,不再去搭理她,各自散了。


“芙蓉……芙蓉仙子……”绛珠仙子在房间踱来踱去,心想:“这芙蓉仙子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绛珠仙子虽然任性,但也不至于是非不分,芙蓉仙子本就与她不熟,加上她下凡报恩,忘记与她请帖也在情理之中。可为什么她还是生气呢?


绛珠仙子一边踱步,一边不自觉地念出:“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仙子突然恍惚了一下,她坐到椅上,捧茶欲饮间,又不自觉念道:“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


仙子惊呼:“是《芙蓉女儿诔》!芙蓉花神不就是晴雯吗!”


一想到芙蓉仙子居然是自己相处多年的姐妹,仙子更是气恼:“晴雯这个丫头,居然也不念多年姐妹情谊,竟不请我赴宴。怡红院一事我还没有找她算账呢。哼,开雅会,就她的水平能挤出几滴墨水?”


仙子虽然内心刻薄了晴雯一番,但是还是决定和晴雯见上一面,毕竟她俩在凡间也是相处多年的姐妹,只不过晴雯回太虚幻境比较早。她向警幻仙子问了芙蓉仙子的住处,然后独自离开太虚幻境,前去寻芙蓉仙子。


绛珠仙子到来到芙蓉仙子所在之地,不由叹道:“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放眼望去,湖面全是荷花荷叶,碧绿的荷叶早已高过人头,挺直的荷茎撑着碧圆的荷叶,阳光照在通透的荷叶上,荷叶出现了如同碧玉般的光色。荷花则是千姿百态,红的、白的、粉的、紫的、黄的、蓝的…除此之外,还有粉白的、紫白的、红里带粉、白里带红…原来荷花也可以是五颜六色的,仙子暗暗惊叹。那荷花也争奇斗艳,单瓣、复瓣、重台、千瓣…还有好多没见过的荷花样式。不愧是掌管人间荷花的芙蓉仙子,有这么多品种的荷花也不足为奇。风一吹,荷花荷叶轻轻摇动,水泛着淡淡的涟漪,花散着淡淡的香气。


仙子沿着湖边散步,忽见一只停靠在野渡边的小木舟,仙子突然来了雅兴,踏上小木舟,小木舟晃晃悠悠地向藕花深处使去。


仙子撑舟累了,坐在舟中,她不停地喘息,香汗早已沁湿她的薄纱。仙子顺手摘下一莲蓬,芊芊玉指探入莲蓬,取出莲子,含入嘴中。莲子,莲肉味甘,但微涩,莲芯价高却味苦。仙子不觉苦,莲子与愁海水相比也算甜甘。仙子忽然发现舟尾有一坛酒,仙子打开酒坛,一边笑道:“想不到晴雯那丫头竟雅居在此处,此处可比离恨海好多了。”


仙子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开酒坛,她朱唇轻启,正欲倒酒。但酒坛着实太大了,仙子举起酒坛的时候没能控制住,酒瞬间倾泻下来,酒打湿了仙子的脸和衣裳,还狠狠地呛了仙子一把。


“咳!咳咳!这酒好烈啊,晴雯什么时候能喝此等烈酒……咳咳……”仙子被呛得七荤八素,只觉得头昏脑涨。仙子想把小木舟撑回岸,可惜烈酒让她四肢无力,猛然一撑,小木舟不受控制地在荷花池四处乱闯,惊飞了一滩又一滩的鸥鹭。仙子自觉天旋地转,浓浓的酒意涌了上来,她醉了。


兴来而往,兴尽而归。酒醒之时,仙子正打算回去,却发现小木舟飘到一府邸门前,华邸的匾额写着——藕神祠。仙子上了岸,这府邸算不上豪华,但隐在湖心岛中,确实别有风味。仙子暗想:“想不到晴雯这丫头这般风雅,这应该就是她的居处了。”


仙子敲了敲门,见没人反应,又拍了拍门,一边道:“开门呐!晴雯,开门呐!都睡了吗?”


还是没人开门,仙子有些恼了,敲门的力度加大了。忽听有人敲门,入睡之人越发动了气,也并不问是谁,便说道:“都睡下了,明儿再来罢!”绛珠仙子素知这丫头的情性……因又高声说道:“是我还不开么?”可醉酒之人偏生还没听出来,便使性子说道:“凭你是谁!我吩咐的,一概不准放人进来呢。”


仙子彻底恼了,使劲一推——门开了。原来门压根就没锁,只是虚掩一下。仙子走了进去,发现庭院很深。时值八月,青梅树都结了果,仙子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像青梅一样酸:“没想到晴雯被安排到这样的好地方。”


内院就很小,只有一树一亭一屋,树是海棠树,亭叫博雅亭。仙子朝亭子走去,发现亭子有书画、有笔墨、有笛琴、有胭脂……还有烈酒和赌具?色子、码牌等等赌具,应有尽有。亭子还摆有不少酒坛子,光是闻味道就知道是烈酒。


绛株仙子暗暗惊叹,没想到晴雯竟是好赌嗜酒之徒。这种品行还办什么博雅会,也不怕贻笑大方之家。仙子又看到桌上写有一篇《打马图新赋》,仙子细看该赋,原来该赋竟是歌颂赌博,赋中介绍了不少赌具和赌法,一副赌徒做派,但胜在文采出众,词赋音律协调。可仙子不屑一顾,轻薄道:“这、这都是什么混账话!。”旁边还有一簿册,上面记载着:


引愁仙女,败,输两坛解愁汤;

风婆婆,败,输风息丹一颗;

玉兔,败,输月糖一两;

……

警幻仙子,败,应替我换神职;

……


册子上写着各路神仙的败绩,看来这藕花神逢赌必赢,百战百胜啊。连警幻仙子都来凑热闹。仙子一转身,不小心碰到了桌上的酒瓶。银瓶咋崩水浆裂,这瓶碎得太稀烂了,发出清脆的响声,四处流动的烈酒的香味弥漫开来。


“谁在我的院子里?”屋里传来慵懒的女声,听声音,看起来刚被惊醒。


可仙子却呆了,之前在门外听不出来,现在仔细一听,这声音不像是晴雯的。仙子一惊:难道自个儿认错人了,晴雯不是藕花神?


屋里人好像就快出来了,仙子开始慌了,看来藕花神定不是晴雯,因为晴雯哪里好赌嗜酒,还能写出这么有文采的词赋。自己举动如此轻薄,看来自己怕是要被花神耻笑他去了。仙子现在巴不得有条缝躲进去,她自个儿丢不起这个人。


房门一开,里边走出一妇人,那人自然不是晴雯,也不是她在凡间认识的任何一个人。


未完待续……

(小说标题没有取好,待故事写完修改后再定标题,读者也可以提一下意见,激发up主的灵感!)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