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世摩罗×黑化俏如来]浮世一梦:俗世啊~

  俏如来不慎中毒后,做了一个漫长而又短暂的梦。

  漫长是因为,梦里一错便付尽一生。

  短暂是由于,一生匆匆,他最后忽然认识到了自己在做梦,梦要醒,而他却将从未犯错。

  ——这个梦,他希望自己不要记得太清楚,可又不希望自己将它遗忘得太模糊,即便它是那样一个…该叫做兄弟情乱人伦的,荒唐的梦。

  ……

  梦里种种前生如影风掠。

  是再见到小空,他已经成了戮世摩罗时。

  对立的局面,正义与邪恶似乎从不会被认为存在交集,就如他俏如来,对着戮世摩罗,不会再有人相信他对他,仍然有着可以动摇一切的情谊一样。

  可俏如来笑了。

  为他在黑暗心底,对小空独有的思念已经无限扭曲生长,繁茂,直到重逢见面之后的,开花结果。

  ——这是他想要的。

  ——在他也同意让小空成为魔世封印时,就已经预见到的结果。

  他信天命所在。

  作为史家人之一的小空,终要归来。

  ——而他,终于也可以用对付邪恶的借口,不择手段的去得到他,拥有他,控制他!

  “小弟……”

  俏如来刻印着虔诚十字的面孔,公正决绝而忧伤,但对于戮世摩罗,他还是再度尝试着,用步步紧逼将他引导入自己提前准备好,只为他一人囚禁的绝路。

  ……

  若说天命,谁又能比得过俏如来呢?

  所以,他能得到他想要的,似乎并不稀奇。

  可当他颤抖的手真的拂过戮世摩罗因受重伤昏迷,毫不抵抗的身躯时,他却无比的珍惜,亦觉得无与伦比的贵重。

  这是他的小空啊……

  他一个人的。

  他的发,他的脸,他的鼻,他的唇……都是他一个人的!

  俏如来缓缓低下头,烙印上朝思暮想的渴望。

  轻轻一碰,并不满足。

  永远不会满足……还不够,还不够,还不够,还不够,还不够……

  他需要他清醒着,拥有他!

  “等我,小弟。”

  我会把你的伤养好,让你陷入梦里,抛开所有枷锁,万分亲近,与吾,欣悦缠绵。

  ……

  养伤的日子,太过平静,也太过美好,仿佛这样一直下去,能直到白头偕老。

  可那是错觉。

  俏如来明白,也不明白。

  他只是忍得太久了,迫不及待想得到他,所以,来不及考虑以后……

  戮世摩罗要醒了。

  俏如来一直守着他,自然知道。所以,他还是动手,点上了一只绯糜迷香。

  白烟缭绕。

  馨香里带来的是梦寐以求的幻觉。

  “父亲……”

  戮世摩罗睁开眼,第一时间看到了史艳文。

  史艳文似乎有些惊讶,又似乎淡淡叹息,但他最终靠近来,抱住了他,给他额上落下一吻。

  “小空。”

  “你!”

  戮世摩罗为史艳文的所作所为,心跳加速,是意动的,是仇恨的,是得偿所愿的,是想要狠狠舍弃的……可也是最终没有推开的。

  他觉得自己有些激动过度,身体热度缓缓爬升。

  戮世摩罗抓紧了史艳文的袖子,不知道自己在轻轻喘息着看他,一瞬也不敢眨眼。

  看那熟悉的大哥也有的眉眼,看那可恶的斯文美艳映衬在出尘气质里的面孔。

  随即,恶向胆边生。

  他也许可以……

  戮世摩罗下意识扫了一眼周围,突然发现。

  “爹…亲……”

  “只有我和你了。”

  戮世摩罗说完这话,眼里赤露露浮出暗沉的恶意。

  然而,他看着史艳文,不……似乎是大哥俏如来,不……还是史艳文,推开来他,往后站了一步,对着他,无奈的,宠溺的,微微一笑,然后开始……宽衣解带。

  戮世摩罗:!!

  戮世摩罗:史史史史艳文?!

  又似乎变成当初单纯的小空:大大大大哥?!

  不论是谁,不论是哪个,戮世摩罗对他的行为一时都是难以理解,他只是,随着眼前人身上衣物的脱落,身体感觉更加的热了。

  直到赤诚以对,这道大哥与史艳文重合的身影回近一步,抚上他的脸庞。

  戮世摩罗近乎有些怔然的伸手覆盖住脸上的那只手。

  再没有抵抗的,随意被人推倒到身后的床上。

  史艳文压下来,大哥俏如来动手在脱他的衣服。

  目光再接触,这两个人又重合低下头,亲密的吻上他上薄下厚的嘴唇。

  辗转,撬开,舌头勾连,纠缠不断。

  又是谁的手,在他衣襟大开的胸前抚摸,挑逗,一路向下。

  “…哈……”

  戮世摩罗身侧的一只手难耐的握紧。

  他或许……真的要忍不住了……

  “…嗯?!”

  “小空…!…”

  一番交手,换戮世摩罗压人在身下,随即将刚才身下人所做的一切还诸彼身。

  “唔……”

  “嗯啊……”

  “…哈……小空……”

  “爹亲……”大哥……

  “史艳文!”俏如来!

  口中呼唤,心上呼唤,戮世摩罗强势进犯他们重叠于一人的身体!

  “…嗯…痛啊……”

  痛吗?

  痛吗……

  戮世摩罗一路留过痕迹,最终舔掉一人眼角湿落的泪珠。

  “啊……啊哈……”

  俏如来至此无法反抗,只能一手抵着身上戮世摩罗结实的肩膀,一手抓着身下床单,尝试放松自己太过禁欲的身躯,给予戮世摩罗肆虐尝遍。

  疼痛伴随着血腥开始,过后是破灭般的快乐,心神渐渐满足,身上的愉悦却一直未完待续。

  “哈…啊……”

  禁忌类的接触,禁忌感的深入,禁忌如假的梦幻结尾,是俏如来埋藏了戮世摩罗的禁忌在身体……

  ……深处。

  “呜……”

  等顶峰来临,俏如来包容着戮世摩罗,他的小空,任他释放,任他停留,任他清醒。

  “……!…”

  刹那间,忽然太过清楚了。

  极乐过后一刻,戮世摩罗清清楚楚的看见。

  躺在他身下的,是——

  “大哥?!”

  “是我……”

  看着狼狈又魅然,出尘又迷乱的俏如来承认,清醒过来的戮世摩罗蓦地有一点点恼怒,有一点可惜,还有很多很多从心湖泛起的报复般的快意,兴奋,乃至毁灭性的愉悦。

  “现在,准你开口。”解释。

  “…俏如来不敢再多言。”

  戮世摩罗:……

  俏如来得偿所愿过后,是翻涌迟来的羞赧,他后知后觉侧过了脸,不敢看清醒明白的戮世摩罗,未曾注意到,方才激越时未曾流完的泪水滑下了脸庞。

  戮世摩罗:这是怎样?后悔了??

  “我还不知,你的本事,这样大!”

  下意识,戮世摩罗怼去一句。

  “…对不住……”

  大概是刚刚泪多的有点过,俏如来控制不住生理反应又掉下了眼泪。

  ……不愧是大哥,哭起来也这么出尘脱俗……可配合身上的痕迹,是不是有点诱惑……

  戮世摩罗舔舔唇,迟钝想起,他似乎还埋在俏如来,他的大哥身体里……

  哦,这样一想……

  “做了就做了,我又没说做得不对。”

  戮世摩罗蓦然靠近俏如来耳边,莫不戏谑的说出这句话。

  “你是来羞辱我的吗!”

  果然,俏如来反应如戮世摩罗所料,他转过头,脸上羞恼,可眼中却并无怪罪。

  戮世摩罗呼吸重了。

  “怎会……”

  他用轻得仿佛气音的低声告诉俏如来。

  “我只是,想再来…不止一遍。”

  欲念再起。

  不等俏如来拒绝或答应,戮世摩罗伸手扣住俏如来的腰,堵住他的唇,将他二度压倒在床,深深地吃吻。

  吻末,分开一条近在咫尺的缝隙,戮世摩罗确认自己的感受。

  竟是不见一丝一毫的抵触。

  恰恰相反,他发觉,自己的大哥,美妙极了。

  “我的亲手足,”戮世摩罗低低一笑,“来啊~”

  随即,俏如来被戮世摩罗环抱住,在这一瞬中,极尽亲密,无限亲近,共同沉沦。

  ……甚至从此往后,注定了彼此纠缠,再无解脱。

  ……

  从欲到情,一生携手。

  从梦到幻,一世白头。

  从结束中,一刹苏醒。

  从开始起,再无沉沦。

  ——那是毒被解了。

  这头,那头。

  俏如来清醒。

  戮世摩罗清醒。

  只有贪图情谊者,不知是谁,深藏进心地,不为人知,不愿清醒。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