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本东方』雾雨乙己

......

......

魔理沙一到夜雀的烧烤摊,所有喝酒的妖怪便都看着她笑,有的叫到,“魔理沙,你脸上又添新伤疤了!”她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⑨,要一串八目鳗。”便排出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书了!”魔理沙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昨天亲眼见你偷了帕秋莉的书,吊着炸。”魔理沙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借书不能算偷......借书!......魔法使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爱丽丝太可爱”,什么“赛钱箱”之类,引的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

......

有一天,大约是凭依异变前的两三天,夜雀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魔理沙长久没有来了。还欠我十九个钱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⑨的妖怪说道,“她怎么会来?......她打折了腿了。”夜雀说,“哦!”“她总仍旧是偷。这一回,是她自己发昏,竟偷到博丽神社去了。神社的赛钱箱,偷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抱B,后来是打则,打了绀珠传,再梦想天生打折了腿。”“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夜雀也不再问,仍旧慢慢的算她的帐。

............

......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魔理沙。到了年关,夜雀取下粉板说,“魔理沙还欠十九个钱呢!”到了第二年的端午,又说“魔理沙还欠十九个钱呢!”到了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她。

我到现在也没有见——大约魔理沙的确走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