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巨塔》:两个男人的故事一个是非模糊的主题

《白色巨塔》:两个男人的故事一个是非模糊的主题

 

导演西谷弘 / 河野圭太 / 村上正典 / 岩田和行
编剧井上由美子 / 山崎丰子
主演唐泽寿明 / 江口洋介 / 黑木瞳 / 矢田亚希子 / 及川光博 / 更多...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日本
语言: 日语
首播: 2003-10-09(日本)
集数: 21
单集片长: 53分钟
又名: Shiroi Kyotou / The Ivory Tower
IMDb链接: tt1112802

 

听朋友介绍,《白色巨塔》是近十年来日本最好的电视连续剧。

对于日本电视剧,我看得并不多,怕沾染上哈日的名声。看《白色巨塔》也是抱着戏谑的态度。但看过之后,那戏谑的感觉早已逝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重。

《白色巨塔》是不是近十年来日本最好的电视连续剧,我并不敢说,但有一点绝对可以肯定,这是一部极有力量,值得反思的影片。

故事发生在一座医学院中,这种地方在日本的影片中是司空见惯的。对此,我并不感到新奇,但看过这部影片,我突然间对日本影片中医院这样的符号地点产生了兴趣。

医院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医生还是患者,他们最终离不开一个主题,生与死。

生命在这里变得脆弱,甚至变成了机械的产物。看着手术刀下那濒临死亡的生命,看着手术后那幸福的笑容,我的心被撞击着。

生命不是哭泣,而是微笑,但也许它也什么都不是。

第一集开篇的时候,阴暗的房间,窗户外射进的光也不明亮,一个人如练瑜珈一样将手术的过程用一种极为优雅的姿态演绎,那灵巧的双手,那富有诗意的表情,还有那极为自信地眼神中,手术不是拯救生命的手段,而是艺术。

演绎这艺术的人名叫财前五郎,身份是助教。

但就是这个能将手术演化成艺术的人,其实在他的心中,手术终归是手段,是他能够成就一番事业的手段。

这是矛盾的,但这种矛盾就让导演如此地安排在一个人的身上,这也注定了他的悲剧。

片中第二个主人公是里见,他是内科医生,他没有艺术一般的手术技巧,也没有五郎那种成就事业的野心,他拥有的只有一点,医术,坚持。

坚持并不是自信,坚持是一种作风,对于工作,对于做人,他达到了统一。

这似乎是两个对立的男人,一个甘于平淡,潜心研究,一个充满野心却技艺高超。

五郎除了工作以外,他享受生活,里见却将工作当成生活。

也许在两个人身上难以找出相同之处,但有一点却是无法否认的,两个人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他们是医生。

医生是救死扶伤的,同样的医生也是主宰患者命运的。他们对于这个职业是极度地热爱,但正是这种热爱,造就了两个人不同的为医之道。

看似矛盾,实际上则是矛盾后的统一。

五郎为了更好的从事医生职业,他要超越所有的人,无论是医术还是权势。

在权势方面,地位是他医学成就的证明,所以他不择手段。为了能够当上教授一职,他贿赂医学部长,与自己的恩师为敌。

《白色巨塔》的上半部讲述的便是五郎如何当上教授的。

这个过程实际上是五郎将自己的那种自信发挥到极致的过程,首先,他要寻找后台,然后与自己的恩师绝裂,最后是战胜自己的竞争对手。

这一切对于一个精于钻营的人来说看似很平常,实际上五郎却充满了悲怆之感。

以五郎的技艺,他根本没有必要进行那些所谓的任何手段,但当他发现凭借技艺无法达到那种地位的时候,他只能将手段用尽。

手段是逼出来的,不仅仅来自于恩师的嫉忌,更来自于各方的压力,妻子,岳父,还有家中的老母亲。

但所谓的压力绝不是借口,而只是现实而已,五郎就在这样的现实下努力争取着自己的地位,那个应该得到却不易得到的地位。

 

对地位一说,里见采取的态度则是排斥。这一点正好与五郎相反,但剧中过份地排斥令我有些不理解。顺其自然恐怕是里见应该采取的措施,若是为了与五郎对立而设立成排斥的性格,这样未免有些矫情的意味。

但无论如何,从剧情的第一部分教授之争中可以看出五郎与里见两个人对医学的不同态度,对价值观的不同选择。

剧情的第二大部分则说的是一场官司。五郎与里见的对立也由个人价值观转变到对他人生命的理解上。

官司一波三折,由于其中一些小人所持的立场问题,剧情总在变化着。但总的来说,这场官司表现出里见个性中的坚持以及对患者的负责。相反的,五郎则表现出一种超出自己负荷的自信以及将患者视为工具的医疗态度。

个性的鲜明不容置疑,但两个人对患者的态度问题却是矛盾的焦点所在。

医生这个行业除了高明的医术以外,要的是冷静,面对患者可以达到不被患者的情绪所左右,这到底是不是冷血的一种表现呢?但这样的冷血却会救回更多患者的性命。

这是五郎的观点,他作为一个医生,在医治病人的过程中,占据的地位是绝对的主动。

而里见的观点是与患者共同达到医疗的效果,在他医治病人的时候,医生与患者同样重要。

其实细想起来,两种观点都没有错误,而且这两种观点分别出自外科与内科医生之口,这样就更不难理解了。

这看似矛盾的观点实际上也是一种统一,统一在治病救人的责任上。

观点上的分歧与责任上的统一是贯穿全剧的。所以不能说五郎是错误的,更不能说里见就完全正确。

对与错的模糊令剧情中的人物都沾上一些悲哀的色彩,尤以五郎为重。

在剧情结尾的时候,五郎官司输掉了,身患癌症而去世,他的心愿也未了。但就在他神智不清或说回光返照的那一时刻,他最需要的却是处处与他作对的里见。

因为五郎知道,无论两个人的观点如何不同,他们却都是为了医学的发展作着自己的贡献,这种统一是两个人友情的真正所在。至于权力,至于患者,在友情与事业的光环下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其实,该剧的沉重也正在于此,伟大的事业友情之下,每一个人的处世哲学真的还那么重要吗?但奔向伟大事业与友情的路上,处世的哲学却又是真的如此重要。

两种人生观,一个相同的人生目标,通过两个男人的友情来演绎,这就是我所看到的《白色巨塔》。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