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炀X顾青裴的小日常(一)

       (不定期更新哦~原顾我真的吹爆,萌新写手ooc了算我的,轻喷)

        顾青裴最近有些神经衰弱,因为原炀总是突然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然后抱着他狠狠啃一顿,美其名曰“突击检查顾总在干嘛”

        顾青裴无奈地揉了揉眉心,手中的钢笔无意识地轻轻拍击着桌上的文件。

        心疼心疼明显见老的中年男人吧,不要再突然冒出来吓他了。不好好工作天天串公司是想干什么……

        顾青裴腹诽着瞟了手机一眼,快到下班时间了,原炀应该在停车场等他了。

        就像之前无数次那样。

        顾青裴收拾了一下桌面,把要带回家看的文件装进公文包里,站起身整了整坐着有些压到变形的衣服,拎起包走出了办公室。想着自家小狼狗正可怜巴巴地蹲在车旁等他下去,步伐便不自觉地加快了。

        嘴上说着烦,心里还是挺心疼自家狼狗的。

        顾青裴在停车场里待了十分钟,依旧没有看见原炀的影子。平时都是提前半小时就来蹲点了,生怕顾青裴跑了,今天难得没把他看得死紧。顾青裴看了看表,打算再等一下,如果还没来那他就打车回去。

        正是盛夏,地下停车场闷闷的,让人也心生烦躁,顾青裴推了推金丝眼镜,拿出手机准备叫车,映入眼帘的是三条新消息。

        “原炀出事了,速来,北京xx医院。——原立江”,发件人是原炀的手机,大概是三十分钟前。与这条短信同时发来的是彭放的微信——“顾总,原炀在医院等你。”,以及原炀的助理发来的短信,也是让他去医院。顾青裴看文件时随手调的静音,所以错过了。

        “原董?彭放?”顾青裴低低地咕哝了一句,给原炀的助理打了个电话,确定了不是骗子,原炀确实在医院。

        顾青裴着急了,快速询问着原炀助理原炀的情况以及出了什么事,但是助理含含糊糊半天抓不到重点,顾青裴好歹是知道原炀是因为暴怒和人打架了,便挂了电话马上到公路旁拦了辆出租车。

        “师傅,去xx医院,尽量快一点。”顾青裴心下有些慌,但同时还有一丝侥幸——原炀别的不说,打架肯定吃不了亏,和他打架的肯定也讨不到好。

        希望没大事。

        “好嘞!”司机师傅快速驱车,往医院的方向疾驰而去。

        __________

        医院病房内

        彭放大喇喇地用手指叩了叩原炀左小臂上的石膏,道:“真服了你了,打架没骨折,被一张椅子敲骨折,你也是没谁了。”

        原炀冲他一龇牙,恶狠狠地道:“你猪蹄子再给我敲一下试试!”

        彭放“切”了一声,还是收回了提子,“你怎么回事,是不是最近不锻炼还多喝碳酸饮料搞得骨头比薯片还脆。”

        原炀道,“屁,那椅子实心铁的,给你那蹄子上来一下看不爽死你小子。”

        病房的门被推开,原立江交完费回来了,精神矍铄的脸上写满了对狗儿子的不满。原立江走了过来,手指叩了叩原炀的脑门子,咬着牙花怒道:“你个小崽子就会给我找事,我看你这胳膊也别好了,最好是留个后遗症啥的,省的你天天打架!”

        原炀嘿嘿一笑,无视了他老子敲他脑袋的手——自从他爹跟顾青裴道歉并允许他进门过后,原炀对他爹态度放软了很多——毕竟他也不是真的讨厌他老子。

        “我哪里天天打架了,谁让那二椅子嘴那么臭……”

         原立江说着让他留后遗症,但目光还是时不时瞟向原炀的手臂,一边随口道,“还说人家,你自己不就是个二椅子……”

         原炀耸了耸肩,原立江立刻压住他的手臂:“没事瞎动什么!小心真给你动坏了!”

         原炀看着原立江“说着不担心实际上担心的要死”的样子,心里头别是一番滋味儿,怪别扭的,他想。

         “哎,爸,我这都多少年了骨折的还少吗,不都好好的?你少瞎担心。”

         原立江抬手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下,“兔崽子少给我找事!哎对了,顾总呢?”

         _____________

         两个小时前。

         原炀在饭店里与另一个公司的老总谈完项目后出了包厢,远远地在走廊上看见了正在抽烟的彭放。彭放也看见了他,便走了过来:“哟,你怎么也在这里?我是来给朋友送点东西的。”

         原炀抓了抓后脑的头发,道:“项目公司的老总明天要出国,所以谈项目的是提前了,靠,我还想着回家吃我老婆做的饭呢。”

         彭放跟朋友告别后,与原炀并肩慢悠悠地走过走廊:“你俩这小日子过得……”彭放感叹道。

         原炀突然顿住了脚步,彭放好奇地偏头:“干啥?”

         原炀的目光凌厉地指向旁边的包厢,包厢门没有关紧,里面的酒肉谈笑声断断续续地溢了出来——“青衍投资那个顾总你们知道吧?”

         “哎?那个同性恋?那当然知道。”

         “那个视频满天飞,谁不知道啊,原立江也是够狠的。”

         “长得人模狗样的,还不是攀上原家才发达起来的……卖屁股赚钱哈哈哈哈哈哈哈。”

         ……

         彭放顿时有些慌,扯了扯原炀:“别听了,那些人嘴里就每个好话。”

         里面的人尚不知大难临头,说出的话越来越粗俗无礼,用原炀的话来说,就是把他们的牙挨个拔下来都是轻的了。

         顾青裴多有才能多厉害原炀是特别清楚的,因此更是听不得这些屁话,再加上那是他犯下的错才让顾青裴的黑料满天飞,怒火与愧疚齐飞,彭放也听不下去了,也不拦着他,原炀一脚踹开虚掩着的门……

         _____________

         顾青裴向护士站的小护士们道过谢后匆匆走向问到的病房。远远的还依稀听得见小护士们的议论——“今天饱了眼福了,刚一个帅哥过去,这又一个。”以及“哎哎他俩你们觉得谁更帅一点……你们更喜欢哪个?”

         不论是原炀他爹还是彭放还是助理,没一个标明病房在哪的,可以说是非常之不上心。

         在病房外听见里面的人的交谈声,顾青裴象征性地敲了敲门,彭放抢先起身来开门。

         “是顾总来了吧……顾总下午好啊。”彭放道。

         从彭放大大咧咧的表情上来看,顾青裴大概知道原炀确实没大事,不禁舒了口气。

         “媳……青裴。”原炀在原立江的“逼视”下,硬生生把要出口的一句“媳妇儿~”咽了下去。

         顾青裴落落大方地朝原立江点了点头:“原董好。”,得到回应后转向原炀,走上前看了看他的石膏,问道:“严重吗?怎么搞的。”

         原炀挠了挠后脑勺,道:“不严重,就骨折了。”一双狼一样的眼睛始终没有从顾青裴脸上移开。彭放确定原炀没事之后又调侃了两人几句便告辞了。原立江也嘱咐了儿子几句便离开了。

         原立江后脚刚出病房门,原炀就用力把顾青裴拉进怀里,让他坐在自己腿上,“青裴,我手痛。”

         顾青裴无语道:“你刚不是说不严重吗……”

         原炀狡黠一笑,“不严重不代表不痛啊,来你亲我一下我就不痛了。”

         顾青裴无奈转头,捧住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在他嘴唇上碰了一下,随机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和人打架?”

         原炀犹豫了一下,含糊道:“他们嘴欠,活该。”

         顾青裴看着自家小狼狗故作小事的样子,有些好笑,转过身跨坐在原炀腿上,额头碰着原炀的额头,一双精明而好看的眸子直直地看着原炀:“你怎么还是那么冲动,我还以为你长大了呢。”

         原炀不爽道:“他们说你我才生气的!”,见顾青裴又要问,连忙抬头堵住那张嘴,用火热的吻封住了顾青裴的疑问,原炀狠狠地亲了顾青裴一通,然后惬意地咬着他的耳廓,道:“青裴,咱是不是还没在病房里试过……”

         顾青裴摘下眼镜,顿时褪去了那股子精英气,倒像个极具风流气质的大总裁。原炀咽了口唾沫,低声道:“你这个样子,真是……让人想干点什么。”

         顾青裴故意弹了弹他的脑门儿,道:“行了,还真以为你原公子捅穿地球啊。”平时不怎么说脏话的顾青裴这个样子说黄话,更是惹得原炀恨不得立刻把他拆吃入腹。

         顾青裴快速起身下了床,整了整身上的西装,“好好养病,以后不管是因为什么再这么冲动我可就真的生气了。”

         原炀低下脑袋略委屈道:“谁让他们说你不好的……”

         顾青裴几乎都看见原炀失落地垂下的大尾巴了,顿时说不出话来,“行了,以后别这样,他们说你智障难道你真的智障吗?”

         原炀侧身紧紧地抱住站在床边的顾青裴,把毛茸茸的大脑袋钻进顾青裴怀里,闷声道:“知道了……”,顾青裴摸了摸他的头,说:“起来了,小心压到手了。”

         原炀抬起头,一双狼眼闪闪发光:“媳妇儿,真的不来?这儿有洗手间。”

         顾青裴给气笑了,在他脑门上来了一下:“瞧你这没脸没皮样。”

         原炀邪邪一笑:“和老婆在一起要什么脸皮啊,干就完事儿了。”

         顾青裴勾起嘴角,把原炀的手从腰上扒下来。

        “放开,我去锁门。”





文中除了人物和背景之外剧情原创~

第一次写同人文多多关照哈~原顾真香。

纯原创嗷,如果要转啥的记得标明出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