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阅歌体】④来和原炀顾青裴一起听《训犬师》吧

  温小辉:“又一首歌,《训犬师》?肯定还是顾总他们这个模块。来来来,猜刀还是糖?”

  白新羽:“上一首是刀,所以我猜这是糖!”

  周翔看了看,背景配色挺温暖,旋律温柔,“我猜也是糖。”

  

  原炀看着首页上“——写给我最爱的顾天仙”眯眼,“给我老婆写歌,有眼光。不过这是我最爱的,她们不许爱!”

  顾青裴笑了,“霸道。”

  不过……

  看着屏幕上的电子书截图,顾青裴没想到还真的有关于他们的书。

  

  

  

  [温柔儒雅又精明

   一身书卷气拨千斤]

  

  何故:“顾总的外在和气质确实很好。”

  宋居寒钻进他怀里哼哼唧唧,“宝宝,我不好吗?”

  何故无奈又宠溺地笑笑,“你最好了。”

  “哼~”

  

  “幼稚。”晏明修瞥过头不看他,找翔哥要抱抱。

  

  

  

  [一块烫手的山芋

   二十二岁带稚气

   喜欢成熟又知趣

   奈何他冲动又费劲]

  

  原炀这下可打翻了醋坛子,“我是烫手山芋是吧?又冲动又费劲!成熟知趣你是不是想说是王晋那老小子!”

  “炀炀,这又不是我唱的,词也不是我写的,你冲我发什么脾气?”顾青裴看着他,“我最喜欢的是你,你还能不知道?”

  原炀瞬间软了,“对不起青裴,我错了!我不是故意凶你的……”

  “嗯,原谅你了。”

  顾青裴低头推了推眼镜。

  

  

  

  [划地盘一样亲吻

   狗崽护食般较真

   做了优劣势对比

   可行性还算满意

   把毛捋顺 也算听话

   不再咬人]

  

  宋居寒大笑,“原炀,这提到你的每一首歌都说你像狗,可见你真的很狗啊哈哈哈哈哈!别说,这表情包还挺像!”

  原炀:“滚!”

  原炀冲他比了一下第三根手指,转向顾青裴,“青裴,她那个‘优劣势对比’是什么东西?”

  顾青裴眨了眨眼睛,如果让知道最开始他还特意分析了一遍才接受他,指定又得和他闹。

  所以,果断装不知道!“不知道啊,小姑娘自己写的词,为了押韵吧。”

  “噢。”原炀点点头,继续听。

  

  

  

  [他说他是训犬师

   美其名曰是老师

   一言不合就被压到沙发或浴室]

  

  “yo~又ghs。”

  “沙发浴室……嗯,回头我们也试试。”

  “……”

  

  

  

  [已经年过三十

   保持着魅力颜值

   针锋相对已变为缠绵至死]

  

  原炀:“青裴就是最好看的!”

  

  

  

  [他说他不是训犬师

   放手一搏的坚持

   怎能忍心辜负听到他说喜欢二字

   他放下心血再重新开始

   回报那真挚]

  

  堵着屏幕里电子书的截图,黎朔说道:“顾总是自己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地位的,肯为了爱情放弃已有的一切重新开始,我很佩服。”

  丁小伟也点头,“看来顾总真的很喜欢原总。”

  

  “青裴,我也很爱你。”

  “我知道。”

  

  [少年人凶猛纯真

   哄他只需一个吻

   挡在面前 无所畏惧

   面对刀刃]

  

  那次原炀奋不顾身保护他的情形顾青裴一辈子都记得并永远为此动容。

  

  简隋英:“看来是英雄救美的桥段啊?我家李玉就是因为我英雄救美的英姿爱上我的!”

  “对,隋英。”李玉看着他满目温柔。

  那天的简隋英在他生命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如果能回到过去,他一定不会再伤害他。

  

  邵群对这个兄弟很是嫌弃,“还英姿,你能不能别这么自恋?”

  “滚你丫的!”

  

  

  

  [他说他是训犬师

   莫名其妙变了质

   敞开了心扉去接受小狼狗的痴

  已经年过三十

  恐怕是最后一次

  奋不顾身为爱情沉沦至此]

  

  黎朔与他年龄相仿,对这段有感触,“这个年龄确实很难像那些青涩的年轻人一样为爱情疯狂了。”

  顾青裴点点头,“对。”然后他看着原炀笑道:“不过,能否为爱情奋不顾身看的从来不是年龄,是某一个人。”

  黎朔眨眼,感受身边某只小羊的小动作,轻轻笑了,“确实。”

  

  

  

  [两年离乡的日子

   以为整理好心思

   再次和他相遇时

   身侧已经站了人

   多么讽刺]

  

  原炀大声反驳:“不是!没有!从来都只有你一个!”

  顾青裴笑着拉住他,“我知道你没有,好了好了快坐下。”


  

  [他说他不是训犬师

   早就已经变了质

   虽然他们还没来得及说山盟海誓

   他念念不忘给自己的心加了个禁制]

  

  “是该加个禁制,省得你总到处勾引别人?”原炀小声bb

  顾青裴斜眼看他,挑眉,“噢?我勾引谁了?”

  “……我。”

  

  

  

  [温柔儒雅又精明

   多了对他一腔真心

   少年人凶猛纯真

   只需要他 一个吻]

  

  我不是什么好人,但只要你亲我一下,我就可以为了你变成最好的我自己。

  

  

  

  温小辉:“总的来说是有糖有刀,不过还是很甜。”

  洛羿喂他一口果汁(座位旁有茶几,系统弄进来的),轻声道:“小辉哥,我们最甜。”

  温小辉吧唧一口他,“对,我和我老公最甜!”

  

  “接下来是谁的歌?我和原炀的结束了吗?”连着四首都是他们的,顾青裴忍不住开口询问系统了。

  

  系统的机械音响起:原顾板块还有最后一首。

  

  原炀:“青裴,看来我和你还挺受欢迎的。对了,这里的歌能拷贝一份带回去吗?”

  

  系统:可以,请便。

  说着茶几上就出现了十个U盘。

  

《训犬师》阅歌体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