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压拉满、崩溃到哭,这款游戏短短几天逼疯了上百位主播

人的一生有许多难题,

到8月31号还没开写的暑假作业,考不好就“这辈子完了”的高考,老师说上了大学就自然会有的女朋友,和提早到来的中年危机等等等等。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最近某个dead game主播YYF就遇到了几个小难题,比如自己确实越来越菜的事实,戾气莫名重的弹幕水友,才而立之年就亟需控制的高血压。

而最难的要数,自己好不容易在这三者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却因为不务正业玩了一款小游戏导致了心态和血压的双重崩盘。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这款游戏叫《Getting Over It》,别名《罐装的天才》。

就像别名写的那样,一个装在罐子里的裸男,仅靠着麒麟臂和一把大锤就能在悬崖峭壁间攀登,这种违反物理法则近乎妖的行为确实称得上天才了。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作为一款物理游戏,这游戏的操作突出一个简洁,只用鼠标控制大锤帮助人物往上爬就行。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就像这样

乍看一眼你可能会觉得它很简单,毕竟主播一个大力出奇迹抡上四五锤,一不小心就连上几座高峰,仿佛登顶近在咫尺。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然而噩梦才刚刚开始,在他踌躇满志准备攀爬下一个高峰的时候,一个操作不慎,又回到了起点。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大概是罐子男的字典里没有死这个字,这游戏最大的惩罚就是重新开始。

这游戏的难点在于,你能靠莽成功一次,第二次就未必好使。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前面明明不费吹灰之力的小坡突然变成了天堑,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第一次是怎么过的。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朋友们,我掌握诀窍了”“这回是真的掌握了”“我抓到诀窍了”

每攻克一个小台,你都觉得自己真切地掌握了这个游戏的技巧。 只有再一次回到原点,该卡的还是卡,你才会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技巧,全他Y的靠运气和手感。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在他第N次回到山洞后,血压终于拉满,骂了一句“撒比游戏”,选择了光速下播。

除了抖m,没人会没事找罪受,《Getting Over It》能火,很大程度取决于它看起来人畜无害。

确实光从屏幕上看,它不比i wanna 和猫里奥来得直观,你很难理解这游戏哪里难,甚至能难到能把人逼疯的程度,这看起来匪夷所思。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然后你迫切想自己下一个试一下,好回来直播间指点江山一番。 结果这游戏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它既不走心也不走肾,只考验你的耐性。

个别性子差的人卡在开头的树几回便不堪重负,只能承认我上我也不行。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坦白来说,我连开头都过不去

而游戏带来的挫折感,也不是i wanna和猫里奥可以同日而语的。

不同于横版过关可以通过背板来练习,每一次试错你都会变得更强,还有通关的快感,

《Geting Over It》的每一次重新开始,你都不能保证比上次走的更远,每次失败仿佛是毫无意义的,七分靠天命,三分靠打拼,更别提快感了。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这感觉就像你原本是50岁的马云,突然穿越回了20岁,明明是按照原来的路线一步一步走,却没能如期回到原来的正轨上一样。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而抱着我一定能行的游戏主播不在少数,所以每一个尝试的,大抵都是呈现一个从自信满满到放弃的过程,反馈到屏幕前的就是,都特么疯了。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还是上面那位大叔,在连续攻关14小时后,游戏出现BUG,他精分地剃光了自己的头发,打扮成游戏里人物的样子。

即便被虐了千百遍,一开始我对这款游戏还抱着赞赏的态度,他使我想起了西西弗的传说。

一个巨人,不停地推着巨石,坦然接受并对抗着人生的虚无。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我想《Getting over It》大概也一样,从标题“克服”的意义来看,它也许是希望培养玩家永不放弃,不停抗争的精神,从不断失败的游戏体验中领悟出平净对待挫折的人生哲学。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我们称之为“失败”的东西并非摔倒在地,而是倒地不起。”失败后的格言,仿佛是在鼓励你继续前行。

事实却是。。。我真的想多了。

作者坦言,自己做这个游戏,就是为了伤害某些人。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他之前还做过一个游戏,也是令人痛苦到发指。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史上最难跑步游戏”《QWOP》

当年这款魔性的跑步游戏,甚至让不服输的玩家到最后忘记了跑步本来的面目。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其实想一想,对于一个游戏没必要那么深究,或许制作人单纯就是个抖S吧,虐玩家能让他赶到快乐。

那么反过来,喜欢被虐的人是否能在他的游戏中找到快乐?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果不其然,我把《Getting Over It》传给有M倾向的B哥,他兴致勃勃地玩了一整晚。



微博:BB姬Studio

微信公众号:BB姬

移除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