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轶闻13 厨艺比赛

PS:包含自设,(可能)ooc,请酌情观看

角峰大哥和吽有个不成文的约定,每个月抽出一天来比拼厨艺,虽然没有固定日期,但是每次都有很多人围观,把食堂堵得水泄不通,然后被凯尔希警告一次。

当然,这次凯尔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终于,这个月的比赛来了。

不过最近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单纯比拼自己擅长的领域了,他们找了一个主题——阿米娅喜欢的食物。顺带一提,这个主意是暴行出的。

两位干员都认可这个有些挑战性的主题,因为不在他们擅长的菜系之内,角峰之前在喀兰贸易担任护卫时也会给银灰做菜,不过银老板一家都是菲林,肉类是主要食物。吽身边的两个菲林也是同理,至于老鲤——据吽的描述,他的厨艺是老鲤教的,应该不用吽来做菜。

不过这场大赛的评委似乎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评委的事情,还在中枢认真工作。

“各位观众,今天是角峰和吽两位大厨一月一次的厨艺大赛,品尝今日特制套餐的各位离开时请不要忘记参加出口的投票,希望大家用餐愉快。”稀里糊涂地就被煌拉过来当主持人了,不过大家都挺开心的,我也无所谓。

吽做的是时令鲜蔬盖饭,菜豆、芦笋、山芋杆……都是炎国常见的时鲜蔬菜,每盘还附赠品相不错的果蔬,可以自己选,品种丰富。

角峰的是喀兰青稞糌粑,还有不腻的油茶,按理来说这种地方性色彩浓烈的食物可能很难被大众接受,但是能把简单的东西做成大家都喜欢的,让小众的美食被大家接受,这就是角峰大哥最神奇的能力。

“安洁喜欢哪个?”“两个都很好吃,很难投票,白景呢?”“我不说啦,怕你受我影响。”“欸?博士你这么想吗?好吃就说啊。”煌夹了一大口放进嘴里,“煌,你喜欢吽做的吗?”“差不多。我毕竟也是个炎国混血,对炎国菜还是会偏心的,两个都很好吃。”

很多人发表着感想,当然也不乏意见一致安心品尝的,比如讯使和银灰家的两位小姐。

“角峰大哥的菜恩希雅从小就喜欢吃。”“还说我,姐姐你不也是。”“讯使你呢?”他又拿起一块糌粑吃下,看着我点了点头。“好吃到来不及说话啊。”看来我在这也妨碍他们聊天了,“我先走了。”

“你觉得怎么样?”“我喜欢糌粑,口感很新鲜,味道也很好。”“我更喜欢这个炒饭。”“是盖饭才对吧?”……讨论的声音很多。

终于,这场比赛的正主压线登场了。“阿米娅!位子和菜都帮你安排好了哦!”煌在远处挥手示意阿米娅过去,“煌,下次请不要吵到别人。”阿米娅安静地落座,看向眼前的两盘美食。“今天这是怎么了?”“两位大厨特意为你做的菜,你可是这场大赛的裁判啊。我也能猜到你还想说什么,但是你也要抽出一些时间来放松一下嘛。”阿米娅叹了口气,拿起了勺子,“我知道了。”

她两盘各尝了几口就放下了勺子。“怎么了,阿米娅?胃口不好吗?”他们菜品的味道是不会差的,阿米娅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嗯,最近不太能吃得下东西,角峰大哥和吽的饭菜都很美味,我先回去工作了。”关注着这边情况的大家也知道不该再凑什么热闹,回归自己的圈子。

在她站起来的一刻,一双手按住了她的肩膀,“不好好吃饭姐姐我可不同意啊。”“暴行?”之前忙着看阿米娅的反应,没注意到暴行就坐在阿米娅后面那桌。

“阿米娅你等我一下。”阿米娅听了暴行的话,勉为其难地坐回位置,但是没有再动桌上的饭菜,她平视着前方,看起来没有丝毫松懈,在其他干员眼中她应该在思考最近的工作,实际上她在休息,以这种并不轻松的方式。名义上领导人的身份让她不能像一般的职员一样用随性的态度生活,她需要在大家面前表现出严肃、运筹帷幄这些不属于一个十四岁孩子的“可贵”品质。

只有少数干员在没有阿米娅那样能力的情况下了解真正的阿米娅。暴行是其中之一。

“小古米,厨房借我一下。”“好的。”“凛冬,小古米我就借走了。”“哈?”凛冬表现出很明显的不悦,因为古米要在食堂工作,岛上的乌萨斯们很少能像今天这样好好地来一次聚餐,虽然这菜不是凛冬喜欢的。“好啦,索妮娅…”“给我叫代号,早露。”无奈地摇了摇头,“凛冬,说不定小古米会给我们带些惊喜回来。”“我讨厌你的这种说话方式。”“你会习惯的。”

“那我就去帮忙了,凛冬姐。”怒气未消,凛冬还是生硬地点头同意。“走吧,小古米。”真理在一边翻着梅借给她的推理小说,自顾自发表了一些评论,“这么好看吗?”“嗯。”真理微微一笑,没有抬头。

大约十分钟后,暴行将一盘卷心菜蔬果沙拉和几块蘑菇馅饼端给阿米娅。顺带一提,暴行小姐连围裙都没来得及解下来,成熟人妻的形象吸引了不少干员的眼光。“给,小家伙,你一定会喜欢的。”

“好香啊…”“暴行刚才做了什么?”食堂又响起诸如此类的讨论声。

阿米娅看着眼前的点心,简直出了神。“别愣着呀,小傻瓜,馅饼凉了可就不好吃了。”“嗯。”不像之前对付两道异国菜的架势,阿米娅用起刀叉可熟练多了。馅饼被咬开后,蘑菇的香味蔓延开来,把整个食堂的声音盖了过去。阿米娅很快就把暴行做的沙拉和馅饼吃光了。“谢谢,暴行。”“你能吃得开心就好了。”

暴行正要带着阿米娅回房间去休息,食堂中突然传出一阵狂欢:“我们想吃暴行小姐做的菜!”

说的有些不留情面啊。不过看来是我多虑了,两位大厨竖起了大拇指,品尝着并称赞着对方做的菜。

“阿米娅,看来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我也来帮你。”阿米娅脱下外套,走向厨房。偶尔休息一下也不错啊。

“有谁想吃暴行小姐做的菜吗?”“我!”几乎全食堂的人举起了手。

当然也有吃饱了看个热闹的,比如喀兰贸易的干员。

还有正忙着吃的,比如乌萨斯自制团的团员们。古米没有给暴行打下手,而是去做了凛冬她们想吃的。“果然还是肉好吃。乌萨斯可不能只吃素。”“凛冬你慢点吃。”“没关系的,真理。多吃点啊,古米,你看你最近又瘦了。”凛冬说着捏了捏古米有些瘦弱的手臂,早露还是用那种笑容看着她们,这次凛冬不怎么在意。

“暴行小姐,13号桌想要素肉的馅饼。”“没问题。”

“阿米娅,6号桌的沙拉多一些甜辣酱。”“马上来。”

那天的午休直接被取消了,因为大部分干员的午休都交待在食堂里了。

最后一桌的菜上完之后,所有人都很满足。

等到暴行走出来时,煌戳了戳我。“博士,该说了。”“不一定要说吧。”“没事的,博士,吽和角峰那边我和小安洁去处理。”“真拿你们没办法。”

“各位,我宣布。”安洁发动反重力将我送到食堂正中的上空。“本次厨艺比赛的冠军是——暴行小姐!”

雷鸣般的掌声爆发出来,简直要把食堂的屋顶给掀过去。

“也请我们今天的主角阿米娅致辞。”一听到阿米娅要讲话,大家也自觉安静下来,阿米娅接过话筒,自然地发表讲话。

“感谢大家今天的到来,希望大家都吃的开心。”又一阵欢呼过去,阿米娅补了一句,“请大家开始下午的工作,时间已经到了。”

“啊——”又是一阵不输刚才的哀叹啊。

“小安洁,拜托了。”“好的。”再次开启的反重力作用在阿米娅身上。刚刚意识到这一点的阿米娅就被暴行牵走了,毫无招架之力。

安洁和煌找到正在清理厨房的吽和角峰,听了听他们的对话。“这次输惨了。”“是啊,挺惨的。”她们刚想上去安慰一下,却听到了转折的一句话,“要不把暴行小姐挖到这里来。”“我觉得可以,下次一起去说吧。”“角峰你个大男人还害羞?”“不是害羞,这是喀兰贸易的礼节。”

煌向安洁做了个手势,带着她一起退出厨房,已经不需要安慰他们了,倒不如说他们干劲正足。

到了暴行的房间,安洁的反重力自动失效,阿米娅稳稳地落在地板上,暴行把外套给她披上。“暴行,放我回去。”“别生气啊,最近遇见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没什么。”阿米娅现在是不急着走了,躺在暴行的床上。“真的没有吗?”“没有。”她抱着暴行床上的大兔子抱枕,翻了个身,背对暴行。

“骗人。”暴行抓住阿米娅的两只耳朵,趁阿米娅转过头的空挡托住她的脸,然后轻轻揉了揉。“你的心情好不好我还看不出来吗?”

“暴行……”“真的不能和我说吗?”“我不想说。”你啊,总是这样,暴行这样想着,看到别人的想法,劝别人把心里话讲出来,可是谁来听你的心里话?“你要是太累了就叫博士分担一点。”“博士他有自己的工作。”“我看他蛮闲的。”

“现在想做些什么?”“回中枢工作。”“那可不行,你需要好好地休息。”房间的冷气很足,暴行给阿米娅盖上了一层薄毯子。“好好睡一觉,也许在梦里就能找到那个人,把你的烦恼都说出来。”“没那么简单。”

“睡个好觉,阿米娅。”“暴行…”

温暖的被窝,软和的被褥,就算是阿米娅也不能抗拒这样的诱惑。

那天下午,暴行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阿米娅,恐怕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整个下午都没人看见阿米娅。

不过那天暴行在加工站工作室工作效率挺高的。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