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中的安札克-越战中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军队图集

 今天给这位分享一些我收集的越战澳军和新西兰军队的照片,作为美国在太平洋上的两个老牌盟友和《太平洋安全保障条约》的签字国,两国都在越战中派出了少量部队前往越南协助美军作战,澳大利亚从1962年开始往越南派出了30人的军事顾问团,1964年澳大利亚军事顾问团的人数被增加到60人,1965年美国全面介入越战以后澳大利亚也开始正式投入作战部队,当年五月澳大利亚派出的1500名士兵抵达边和,并被编入美军第173空降旅序列,到1966年开始澳军再次分几次往越南增派作战部队,使驻越澳军总兵力最终达到7672人。新西兰则在1965年开始往越南派出作战部队,最初包括一支工兵连和一个炮兵连,之后新西兰军队的步兵以及特种部队也陆续抵达越南参战,驻越新军总人数最终达到552人,除了陆军外,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海军和空军也部分的参加了越战。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军队最终在1972年全部撤离越南,在整个战争中,澳大利亚军队的伤亡为521人死亡,3129人受伤,新西兰军队的伤亡为37人死亡,约500人受伤。

在结束一次扫荡任务后,澳军准备搭乘美军直升机返回基地


1964年乘坐运输抵达越南的澳大利亚军事顾问团


1967年,美军补给舰瓜德罗普岛号为参加“海龙行动”的澳大利亚海军导弹驱逐舰霍巴特号加油


1965年8月,来自皇家澳大利亚团第一营的士兵在M113装甲车的配合下在边和附近的公路上巡逻


1967年9月,一支澳新混编的步兵小队在越南的沼泽中搜索前进


1970年3月,澳大利亚空军第3中队的一架堪培拉轰炸机正在投弹


1968年3月,准备前往越南的澳大利亚士兵在悉尼街道上举行阅兵


1970年,回国的澳军士兵行进在布里斯班的大街上



1968年,新西兰炮兵在“科堡行动”向越军阵地开火射击


1968年4月,一位新西兰士兵在越南的土路上巡逻


一位面向镜头的澳大利亚士兵



澳大利亚军队的百夫长坦克






在丛林里搜索前进的澳军百夫长和M113,澳军的百夫长在越战中表现十分优秀,特别是极佳的生存能力让其获得了前线部队的好评



澳军为百夫长坦克更换新的发动机


澳军在试图扶正一辆倾覆的百夫长


澳军的陆虎吉普


两名正在作战的澳军


一名使用M79榴弹发射器的澳军士兵


另一名面向镜头的澳军士兵,他的武器是一支M16A1步枪,当时澳军的制式步枪还是L1A1


一名澳军M79榴弹发射器射手


一辆澳军M113装甲车,不知道是不是和美国人学的,这辆车也涂上了搞怪的标语


澳军士兵正在搜索一处村庄


1965年,抵达西贡的新西兰士兵接受花环







以上这一组组图均是1966年,龙潭战役结束以后正在打扫战场准备返回基地的澳军士兵。龙潭战役是澳新军队在越战中的著名战役之一,由108名澳新军队士兵组成的一支特遣队在此战里击退了越军275旅一个加强营(1500人,越方自称700人)的围攻。最终澳新军队以阵亡18人,伤25人为代价击退了越军的围攻,并宣称给越军造成了548人的伤亡(越方自称为阵亡50人,受伤100人,本国互联网上称澳军宣称对方伤亡1800人,但我在谷歌上未查到这一说法的原始出处,存遗),此事后在2019年被澳大利亚人拍成了电影《危机:龙潭之战》,不过关于此战的很多细节至今仍有争议,特别是最后两边都宣称自己获得了胜利。


澳军的一个M113自行迫击炮车组正向敌军开火射击


一名正在擦汗的澳军士兵,他的武器是L1A1突击步枪



澳军缴获的北越军武器


1971年在头顿附近的澳海军航空母舰悉尼号,当时该舰正负责运送澳军回国


还是百夫长


这名澳军士兵使用了一支带有AN/PVS2夜视瞄准镜的M16A1步枪


两名澳军士兵与他们的的军犬-拉布拉多犬


另一名面对镜头摆拍的澳军士兵


1970年11月,驻越南的澳军第1装甲团A中队的人员正在庆祝康布雷日


澳军正在对百夫长坦克进行高压蒸汽冲洗



澳军修理一辆触雷的百夫长坦克



1968年5月,澳军第一坦克团的百夫长进行一次战斗巡逻


澳军使用的M113A1火力支援车


丛林中的澳军M113,这辆M113加装了一个可旋转的机枪塔



被击毁的澳军M113



澳军使用意大利产的M56牵引式榴弹炮向越军开火射击



澳军的M101型105毫米牵引式榴弹炮正在射击


澳军的81毫米迫击炮正在开火


这几名澳军士兵正在查看一支缴获的国产56式半自动步枪


最右面的澳军士兵装备了一支澳国产的欧文冲锋枪



澳海军航空母舰悉尼号在1968年运送部队前往越南


澳海军护卫舰帕拉马塔号上一架正在准备降落的威塞克斯直升机



澳海军护卫舰托伦斯号与雅拉号,两艘舰在越战期间都多次前往越南参加海上封锁和对越南北方的炮击行动



1971年一名正在观察情况的新西兰特种部队士兵


1969年,俘虏了一个越共的新西兰士兵



在越南的新西兰军队进行迫击炮和机枪射击训练


正在搜索一处地道的澳军工兵


一名正在打盹的新西兰士兵


新西兰士兵与越南农民




最后以一组新西兰国内反战示威的照片收尾,和同时期美国一样,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国内也存在着大规模的反战浪潮。特别是新西兰国内的反战浪潮最终还成功撬动了新西兰政治的天平,诺曼·柯克(Norman Kirk)所领导的新西兰工党凭借着对反战活动的支持在1972年的大选中上台,之后新西兰便开始重新评估与美国的关系,最终导致了80年代的美新关系冷淡期


今天澳大利亚堪培拉越战国家纪念馆入口处的纪念碑。和美国一样,澳大利亚也存在着自己的越战老兵问题,战后的几年中,很多越南退伍军人都经历了社会排斥和无法重新适宜社会等问题。除了反战运动的影响外,一些二战澳大利亚退伍老兵也对越战退伍老兵持消极看法,结果,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许多澳大利亚越战老兵被禁止参加退伍军人同盟(RSL),理由是越战老兵没有参加“真正的战争”,此外他们还被禁止出席安扎克日游行。澳大利亚国内对越战退伍老兵的态度直到1987年才有所转变,当年澳大利亚的越南退伍军人在悉尼举行的“欢迎回家”游行中受到嘉奖,然后澳政府也开始了建设越南战争纪念馆的运动,此馆于1992年开放参观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