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对长镜头的思考

  这是我个人第一次以这种相对严谨且片面的方式写影评。不会太分析剧情,而是以摄影摄像和镜头场景调度这方面来分析,也算是对最近看的东西一点思考吧。


   《1917》,一部提到它时不得不提长镜头的电影,也是最被人津津乐道的一点。作为第92届奥斯卡最佳摄影奖得主,该片可以说将长镜头这种手法发挥到一个新的高度,一个只有时代才能做到的,超越长镜头的长镜头。安德烈巴赞在《摄影摄像的本体论》 里第一次提出长镜头理论(即现实电影理论)。他反对过分的蒙太奇剪辑,推崇长镜头带来的真实感和时间与空间的统一,这也是他的电影理论中的核心,纪实性。在他之前,并不是不存在长镜头,只是人们对长镜头的认识还停留在卢米埃尔兄弟时期的《工厂大门》,不停机不换机位,一条片子拍到结束。哪怕是纪录片也很难不睡着。巴赞的长镜头理论,打破了传统蒙太奇理论的一统天下,为电影摄像带来了新的风格和表现手段。


  自从开始摄影后,每一部电影我都尝试着用批判的眼光去分析。我上一部反复观看的电影《绅士们》,可以一句话概括为 优秀的剧情转折,合格的视觉和镜头调度。《1917》可以说与其正相反,一段简单甚至略显平淡的剧情,极其优秀甚至“异类”的沉浸感,极具艺术感的场景设计。相关资料显示,美国影视作品镜头的平均长度从10.5s到近年的2.9s,在此大背景下,1917的沉浸感是如此珍贵。在此我不得不提一下2014年奥斯卡的最佳摄影《鸟人》。同为由二十几个镜头剪辑而成的伪一镜到底,鸟人的场景大多为室内,且有多个人物并行的支线,加上个性十足的音效和拍摄手法,使这部的长镜头更像 炫技 而非沉浸 这同时也是我想表达的,在如今的快剪成为主流的情况下,长镜头在大部分情况下的作用变成了一种更抓人眼球的手法,比如令我印象深刻和同样惊艳的 杀死比尔 中在酒店的那段戏。但是当你在整个影片中使用这种手法,当“平淡”中的惊艳变成惊艳中的平淡,可以想象当影片结束时带来的震撼有多大。或许你在观影前听说过它的大名,尝试在观影过程中找到剪辑点,虽说他们并没有那么难找,但是这样做只会打破导演精心设计的沉浸而已。这也是我认为这部长镜头最大的作用,沉浸。


  说回镜头调度和打光,该片的摄影罗杰迪金斯,称其为如今最伟大的摄影师也不为过,或许你没听说过他,但是《肖申克的救赎中》andy在雨中的那个经典镜头就是出自他的手笔。我现在的水平还不足以分析如此大师的想法,但是全片中对灯光要求的最高的两场戏 即在黑暗中逃跑和在小屋中和婴儿玩耍这两场的灯光,我确确实实是被惊艳到了。逆光作为轮廓光,极具宗教意味的构图,远处德国士兵从入画到举枪,这一段的震撼我就不多了。我始终认为,电影是摄影在第四维度上的展开,我也始终在朝这方向努力,视频中的每一帧我希望都是美的(跑题了)。因为该片大部分是户外实拍,对天气要求比对灯光要求更多,所有人都只能干坐着望天等,当云彩遮住太阳时,所有人就像“go,go,go,lets move! we only have 5 minutes”也是蛮辛苦的。本片大部分镜头都是广角深景深,很多我觉得可以给特写或者大特写的时候仍然是广角拍摄,我查了一下好像是和迪金斯老爷子的风格有关(老爷子不喜欢过肩镜头和长焦特写)当然这是我个人感觉而已。


  最后想说的就是这部中印象比较深的两个变焦长镜头,第一个是主角刚从运兵车下来时过桥的片段,从全景到中景到脚部特写再拉开到主角的中全景,这一系列的镜头调度完美的将观众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主角过桥的动作上,从而使得即将到来的枪击变得猝不及防,将转折的戏剧性最大化。第二个是主角被冲下瀑布后从河流中醒来,是一段很长的特写,我当时是被其中一个看樱花的小调度惊艳到,然后逐渐拉开到全景,整个过程十分的自然,布景也非常精致,对故事的推动更不用多说。


  与此同时,本片最大的优点也是本片最大的缺点。上文提到过,长镜头有利于统一时间和空间,给人以真实感,但是却不利于叙事,以及对除了主角的刻画有些许不足。比如影片最后,主角拿出了前文埋下多次伏笔的盒子,里面是妻女的照片,但这种处理其实是稍有空洞的。还有最后的上校卷福,如果能有更多的刻画,这个角色也会更立体,而不是只在最后出场说两句漂亮话。但是这些缺点是由一镜到底的形式带来的,但也可以说是瑕不掩瑜吧。


  综上所述,《1917 在视听语言上是可以带给我们很多思考的。同时也希望大家都能享受罗杰迪金斯带给我们的这一趟摄影大师课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