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前同人】——史诗级大战!格里芬VS铁血

瑞秋——女指

一如既往的沙雕

 



自从前几天将铁血收编入格里芬,瑞秋就一直有种不详的预感。人多了难免闹矛盾,更何况是曾经的死对头。怕什么来什么,一大早,瑞秋就发觉不对劲,基地里剑拔弩张的气氛,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格里芬的臭虫们!凭什么和我们高贵的铁血同处一室啊?离了人类就不能自律的人形,有存在的必要吗?”破坏者站在板凳上,叉着腰和MDR较劲。“按我说,得让铁血来领导格里芬。”

“你说什么,别忘了你们现在可是我们的手下败将,要不是当初指挥官手下留情,你们早就被杀的连心智都不剩了。”MDR不依不饶,虽然此刻她仰望着破坏者,但气势可一点没输给她“如今你们寄人篱下还敢来跟我们叫板,不会真的以为自己很强吧?不会吧不会吧?”

看热闹的人形越来越多,一时间餐厅挤得水泄不通,格里芬和铁血分成两个阵营,你一句我一嗓闹腾起来。



“你们别吵了啦,和平相处不好吗?”瑞秋好不容易挤到两拨人中间劝架。

“那指挥官你说,到底是格里芬强还是铁血厉害?”416继续捣糨糊。

“这……”瑞秋感觉山芋有些烫手。

“不如双方来比一次吧,哪边赢了哪边就成为格里芬的领导者。”代理人突然挤出一句,让人看不出她到底是不是刻意的。

“等一下,那我怎么办啊?”瑞秋慌了,万一铁血赢了比试,今后得对代理人俯首称臣,也许会更糟……自己这个指挥官颜面何存啊!

“好啊,就这么办!”MDR明显在气头上,这句话脱口而出。

“别!给我打住!”

但明显没人理会瑞秋,两边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比试地点选在重装小队训练场,重装小队更是严阵以待,以防双方不爽直接打起来。瑞秋坐在裁判席,秉持公平公正的原则,虽然很想吹黑哨,但被稻草人拿枪指着后脑勺,瑞秋颤颤巍巍地宣布了比赛开始。

【第一场】——比试战略战术

铁血方派出的选手是衔尾蛇,格里芬的则是内格夫。双方来到了电子模拟作战桌前,开始排名布阵。

“小个子之间的对决,有点意思呢。”瑞秋吃上了爆米花。

“要说战略,我可是specialist,内格夫小队队长,这种对决小菜一碟。”内格夫对小蛇蛇叫嚣,心智飞快运转着,她所指挥的部队在地图上也逐渐对小蛇蛇的部队形成了合围之势。

“现在你已经是瓮中之鳖,别负隅顽抗了,自己投降吧。”内格夫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但当她抬头看向小蛇蛇时,对方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

“抱歉,内格夫,你上当了!”

“什么?!”

突然,模拟作战地图上多处显示爆炸,地点正是内格夫包围衔尾蛇部队的地点,内格夫的部队遭受重创,几乎全部丧失战斗力。

“咕……诱敌深入嘛……可恶!”

“让你只点人口不点科技,怎么样?我可是从上千个AI的拟真训练中存活下来的,对付你我甚至不用动一根手指。”

格里芬:铁血  0:1

瑞秋很不情愿地承认了这个事实,没想到出师不利,手里的爆米花桶都被捏瘪了。

“对不起指挥官……”内格夫咬着嘴唇走到瑞秋身边道歉。

“没事没事,下一场我们会赢的。”瑞秋摸了摸内格夫的头。

 



 

【第二场】——训练师(误)的对决

铁血方出的选手是干扰者,拥有‘军事侵扰’‘铁壁增援’两个技能的她轻松叫来了一大群兵蚁。压倒性的数量仿佛直接宣告了铁血方的胜利。而格里芬方派出的选手则是SOPⅡ,狗子拿着一个精灵球,自信满满走上了赛场。

“说起来,今天没看到RO呢,这么大的场面她应该早就出来维持秩序了呀。”瑞秋还在疑惑呢,只听到狗子软软的声音——去吧!RO!

随着一阵闪光,兵蚁状态的RO从精灵球里跳了出来。然后她的扩音喇叭就开始发声:

“可恶啊!!!SOPⅡ!!!!你又把我的心智装到这里了啊!!!”

“哈哈哈……不是哦,是直接让你变成了兵蚁……”狗子笑得前仰后合,“现在讨论这个真的好吗?对面的兵蚁攻过来了哦。”善意的提醒。

兵蚁RO转过身,一击‘声波攻击’就击倒了一片杂毛兵蚁。

“看到了吗?干扰者,领兵打仗不在于多而在于精啊,我一个RO可以顶你一百个。”狗子指着干扰者嘲讽。

“别得意,战斗还没结束呢。”干扰者丝毫没有被影响到,不动如山。

几轮下来,兵蚁RO明显累了,声波攻击的力度一次不如一次,但干扰者的兵蚁还是源源不断地涌出来,很快就包围了狗子和RO,还有不少兵蚁爬上了狗子的身体。

 

话说这个背后的荧幕像时王


兵蚁使用了识破,狗子的真身被识破了。

狗子使用了挣扎,但这并没有什么用。

兵蚁使用了撞击,致命一击!效果拔群!

狗子陷入了虚弱状态……

 


“不好了!再这样下去,我们会输的!”RO疲于应付涌上来的兵蚁,根本没有机会去救狗子。

“我会阻止你!”RO变回了人形态,眼神坚毅。

“事到如今还想着翻盘吗?不可能了!”干扰者加大了召唤兵蚁的力度,从场馆四处都涌出了兵蚁,差点就把观众席淹没了。

“不对,是【我们】才对。”从堆成山的兵蚁群中伸出了狗子的手,手中举着一个腰带。

“我们是——二为一体的骑士,henshin!”两人异口同声喊了出来。

RO——SOPⅡ——

‘咕噜噜咕噜噜……’(极为逼真的特效音)

再看场中,烟雾散去,站着一名融合人形。左手是显眼的红黑机械臂,右手拿着RO的喇叭,用了飘柔的头发随风飘逸,背后的披风是强者的象征。

“来,细数你的罪恶吧——”软萌与威严的声音混在一起,令人瞠目结舌。

“不是吧啊sir,这就是羁绊进化吗?”瑞秋发出感叹。

“等一下裁判!我抗议!她们犯规!训练师不可以亲自上阵!”干扰者对裁判瑞秋喊着。

“要说起来,是你犯规在先,你还直接攻击训练师本人呢!抗议无效!继续比赛!”瑞秋敲了一下法槌。

“可是!”还没等干扰者说完,SOPⅡRO已经闪现到她的上方,一击飞踢连人带兵蚁全部踢翻,杀死了比赛。

“指~挥~官~”带着电音的SOPⅡRO凯旋,“帮你扳回一局。”

“谢谢你,泰罗!”瑞秋向她行礼。

“看来等会还有一人要收拾呢……”SOPⅡRO退到一边,嘴里的牙磨得磕磕响。


 


【第三场】——女仆之间的比拼

这一场自然是代理人与G36之间的比拼,瑞秋来选出谁才是真正称职的女仆。由于时间紧迫,双方就不另外找时间了,以辩论的形式决一胜负。

代理人率先发难,“G36小姐,女仆的职责应该是帮主人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你看看瑞秋,完全被你养成了一个废人。除了摸鱼还会什么?”

“胡说!”瑞秋刚站起来,就被稻草人的枪管顶着坐下了。

“代理人小姐,身为女仆让主人高兴才是最重要的,况且瑞秋就是懒了点,认真起来也是能办好一件事的。”

“依我看,得给瑞秋制定规律作息的表格,不能再让她继续堕落下去了!”

“这种事要循序渐进的来,用力过猛可能会适得其反呢。”

代理人冷笑一声,“哼,本来以为你是多么值得尊敬的对手,现在看来,你完全就称不上女仆嘛。”

G36知道这是激将法,她推了一下老花镜回答,“代理人小姐不觉得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主人身上的女仆完全本末倒置了吗?”

“切,老花眼,轮不到你教训我!”

“什么?你这个暴露狂!”G36怒不可遏,反驳道,“是你自己想出来把武器藏在裙底的吗?真是恶趣味呢。”

“你这种低贱的虫子是不会理解我的审美的。”

“穿成这样不就是出去诱惑别人的吗?代理人小姐?”

……

“左撇子!”

“抖S变态!”

……


“这就是最强女仆大战吗?怕了怕了……”瑞秋连忙叫停,“行啦行啦,别闹了,依我看,根本不用争出个高低嘛,你们都很棒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们都是我的翅膀。”瑞秋打着圆场,她担心G36和代理人会一直争论下去,没完没了。

“你以为你能在百合剧里开后宫?爬爬爬!”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对着瑞秋叫嚷。

“欸?”三个人都愣住了。

“没想到我们之间还是有共通点的嘛,代理人小姐。”G36再次看向代理人,凌厉的眼神已经退去。

“嗯,老花眼造就了G36小姐的反差萌。”

“裙下风光真的让人欲罢不能呢,代理人小姐。”

“左撇子可能智商比较高。”

“有时候强势一点是比较好。”

……

两人开始互相夸赞起来,这样的发展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所以,误会解除了?”瑞秋试探着问。

“没错,现在我们是最要好的闺蜜了。”代理人牵着G36的手说。

“哇,那感情!”瑞秋拍起了手,“这样算平局嘛,平局好,皆大欢喜!以后都不许闹了哦,听到没有?”

“是——”众人回答。

“今晚你们俩一块来我房间吧!”瑞秋色迷迷看着G36和代理人。

“嘁,谁要去你那儿了?kimo……”

“欸?”惊讶的表情占据了瑞秋的脸。

G36对瑞秋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含情脉脉地看着代理人。

“好姐姐,我们回去吧?”G36靠在代理人的肩上,后者轻轻抚摸起了G36的头发。

“嗯——”代理人和G36手牵手走出了会场,众人形也纷纷退了出去,留下瑞秋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那我呢?有人吗?喂?”

 


 

【小剧场】

“哟!瑞秋!你怎么也来喝酒了?”

“16鸽,呜哇!”瑞秋抱着16鸽嚎啕大哭。“G36……G36她不要我了!”

“没事,没事,有我在呢,明天姐姐带你去跑0-2!这几天上头的指令,叫什么‘圣肝’,我得加班了!”

“呜呜呜……”




1.我驾照被没收了(悲)现在只有11路(两条腿)再过点日子我就是得划着走了(OTTO)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