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前线同人|PPK——焦糖玛奇朵(完)

玛奇朵试着活动吧嗒作响的关节,果然还是新品,浑身都是焕然一新的感觉。

“真是积极呢,明明不是人形的你却要替我做实验,玛奇朵。”

PPK站在一旁,维尔德像是宠溺一样搂着她。

“抱歉你是...我似乎没有印象。不过没事,这是我的工作嘛。还有99年又1个月才结束。不努力点可不行呢。”

玛奇朵犹豫了下嘿嘿笑起来。声带还很沙哑,毕竟是全新的素体,数只钢针从身上退出来,下半身也彻底苏醒过来,玛奇朵试着挪动纤细的大腿。没有问题。虽然纤细但这可是合成人的肢体,蕴含的能力比肩人类肌肉力量的极限。

“玛奇朵酱~还记得我是谁吗?”

披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过来,对与她玛奇朵还有映象,

“记得,你是我的主治医师。也是你让我能以现在这幅模样活下去。”

“那就好理解了。其实呢,我打算向塔利安建议暂停一下你的工作,在继续维持这种强度的实验,你的记忆就会彻底崩坏——你会彻底疯掉,被送进精神病院。”

“不用担心,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塔利安一定都见过。即使如此塔利安还是选中了我,不就反过来说明,没关系。”

还真是灿烂的笑容,索菲亚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又是一个笨蛋,唉我说,那个药娘到底哪里好。”

.

(一个月前,玻璃之都索多玛)

 

“放开我!混蛋放开我!”

这大概是为精神病院定制的躺椅,边缘的一圈开口就是为了方便用束带捆绑病人,不过现在倒是没有束带这么舒服的东西。

现在捆着玛奇朵的是拇指粗的麻绳。固定住全身后穿着厚重隔离服的人们拿来软管塞进她的食道里,本来应该吐上一吐的只是在车上被维尔德折腾的时候已经吐干净了,现在脾胃剧烈收缩也只能挤出些胃酸。浆糊一样冰凉的东西灌进自己胃里,简直是石灰和胶水的混合体一样,对于肠胃显然是剧烈的刺激。玛奇朵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在搅动,想呕吐又不可能,毕竟管子几乎把食道塞的满满的。

但是这不是崩塌液,塔利安给她看过图片和视频,崩塌液是绝对澄澈的像水一样的液体,有气泡,在暗处呈现荧光绿色,味道据说是甜的,接近西餐前的开胃果酒——最后这句当然是塔利安说的。

恶心的东西灌完,那个厚重隔离服的男人退了出去,那个管子居然还插在她嘴里。玛奇朵乘机环视了一下这个工坊,差不多有一个篮球场大小,里面是用蓝色脏布隔开的一个个床位,床上没有被子甚至没有床板,应该是免得吐完还换洗吧,就这样把人直接困在铁板上的东西。整个房间里全是呕吐物的腐臭。

耳鸣症状有一点减轻,玛奇朵注意到了旁边的帘布后,一个比她还要瘦小的身影在床板上剧烈抽搐,架在旁边的小车架上那个瓶子的形状引起了玛奇朵的注意,那个外形!那个透出的绿色!八成大概应该可能就是!崩塌液。

从幕布的缝隙中看得到那个孩子的脸,很白很白,应该是白种人。她显然也注意到了玛奇朵的视线。本以为她要向玛奇朵传达些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双瞳孔忽然失去的焦点,两眼翻向不同的角度。几乎要把自己往绳子上勒死一样的剧烈弯曲起身体后终于摊死了回去。

那是什么情况!塔利安不是说一开始不会有什么反应吗!

就在玛奇朵震惊之时,小车已经推进了她这间隔间,绿色的罐子没有错跟资料上描述的一模一样的。

这时候应该要咬开信号发射器向塔利安报告了,但是那个反应让玛奇朵心生怀疑,那个跟塔利安讲述的有偏差。

隔离服已经走到玛奇朵身边了,他拨弄着插管似乎在检查她的胃里隔离液。腹部又是一阵翻江倒海,但是玛奇朵现在却陷入思想的漩涡中。

现在就发信号?但是有偏差怎么办,万一这不是真的隔离液?可能做了替代组以掩人耳目?但是万一那个是真的不就错过了最佳时机?等等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崩塌液都在这个据点!

玛奇朵浑身发颤的瞪着那灌液体,她做了个绝对疯狂的决定,她要尝一下那个液体的味道做最后确认。

管道接上她嘴里的软管,玛奇朵看着储存罐里的微小气泡出神,她要提前咬开那个管子舔一下!

终于在灌进了不知道多少不明液体后隔离服手套伸到她脸前要打开连接处,就是这个时机,玛奇朵猛的摆头扯开管子,一小撮液体成功流在她的舌头上了。

甜的!果然是甜的!跟果酒一样又酸又甜还很醇厚!是崩塌液!

不敢有耽误,玛奇朵立刻要把牙后的那粒信号发生器舔出来。忽然发觉不对劲。自己的舌头不听使唤了。崩塌液在她口中稀释开后,整个口腔都失去了知觉,好像身体上根本没有这么一块肉一样!

完蛋完蛋完蛋!玛奇朵暗叫不妙,这下真的弄巧成拙了!就在玛奇朵试图动用最后一点知觉想咬开信号发射器时,大脑伸出传来了触电一样的麻痹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浑身就跟被压路车碾过,又好像烧红的烙铁缓缓在身上翻转,这根本不是刚才灌胃的时候能比的!

“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啊啊啊!”

几乎以为自己要扯断麻绳,骨头都要扯断了,视线迅速昏暗下去,那是脊柱拼命弯曲掐着自己的气管了。缺氧迅速剥夺了她的意识。

混蛋!塔利安!你居然真的骗我的!

.

“美洲豹”特战队,玻璃之都索多玛的武装警察部队之一,主要负责的就是城市反恐作战。这只战后成立的部队至今也只有4支分队,真正的作战部队只有一支共计15人的分队,但战绩辉煌,成立的共计18个月内出动20余次,击毙犯罪分子武装人员共计百人,自身无一损失。是警察部队的尖刀。

干部全部由退役军官组成是这支部队的特点,教员比正式成员多的奇特景象就这样上演着,本来一他们这点人员单位,不可能有如此大额的拨款支撑起整个机构的运作,答案就是外包体制。

将所有后勤全部外包出去以最大限度利用资金,除了直接作战人员,车辆住所生活保障基础设施的建设完全外包,承担了这份外包项目的公司正是格里芬,巧的是这里勉强算是塔利安的划区。

塔利安在格里芬其实不算指挥官一层,而是支援各个片区的调度官。这个表面上好像没什么机会接触现场的职位却有着极其巨大的权利,名为支援,实际上掌管着指挥官的生死线。格里芬安去承包公司已经成立数年业务横跨整个大陆也才有5位调度官,其余四位的管理区相连,而只有塔利安的管理区远离繁荣的海岸和城市地区,扎根在南极,南美,北欧这类极其偏远的地方,还有就是玻璃之都这类极其接近局部战区的地方。

“局长先生,您不觉得作为警察部队,这些装备太过头了吗?”

塔利安指了指机坪上停着的武装直升机,五架崭新的AS365海豚直升机在做起飞前的检查,机头下挂的mk230机炮已经挂上了弹链。本来应该只会出现在军队体制武装的海尔法导弹也出现在其中一架上。

类似自行火炮车和通用直升机,这类大型商品通过货车拖运是不可能的,战后铁路又严重受损,唯一有效可靠的运输方式就是空运,塔利安就是通过丽小姐搭建下的庞大空运网将自己的管辖区扩展出去的。

“哦哦,这些都是托了您的手才能送来的东西,现在能成为您的助力也算物有所值了。塔利安女士?”

“别啊局长,我刚刚16岁让个年龄是我三倍的人叫女士会想死的。”

“哈哈哈哈这些都是习惯了,因为工作时那些人形提到您全是一副尊敬的样子称呼您——妈妈?”

“这样啊,总觉得有些微妙的偏差?算了说正事吧。”

塔利安把平板电脑接上投影仪,会议桌中央亮起了地图。

“首先欢迎美洲豹的各位加入,目前我的线人已经混入了那批通缉货物之中,她携带的卫星定位装置将精确的引导你们找到货物。不过请注意安全,货物存在极强的放射性,危险性等同于武器级核原料。隔离服一刻都不能脱下,小心搬运。最后请保证线人的安全。以上。”

“塔利安,我觉得你可以跟小伙子们讲清楚了,他们要找的货物究竟是什么。”

“哦,是崩塌液。100%纯浆不参水,要是泄漏了什么后果你们都学过的。还有什么问题吗?”

队长举手示意了下,

“说吧。”

“崩塌液的搬运本来就是极端危险的,我们在作业的时候能够保证不受到干扰吗?”

“你在做梦吗?真以为你们就是去取个快递这么简单吗。运输的车队需要拦截,押运队伍需要处理,当然不排除军队介入的可能。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是毁灭性的,地面部队方面格里芬分部没办法支援,一旦被发现了格里芬的作战部门介入,影响跟发现了化武一样致命。”

“行动过程格里芬能提供什么支援?”

“一架攻击无人机,挂载两枚宝石路激光制导炸弹,航炮450发,现在飞机就在天上待命着。除此之外你们得不到一丝帮助。”

“...”

“在你们出动后,一架C-5运输机就会落地待命,我的运输队只会等待一个小时。一秒钟都不会多待,运输机才能赶上飞过国境线的护航编队。”

“还真是紧凑的时间表呀,大小姐您可是在打战不是玩过家家游戏,不会一切都如你所愿的。”

“那就额外加一些支援吧,我和我的保镖跟你们15人一起去。”

几乎是憋着笑一样,那个叼着大烟的队长转过身猛吸了几口后吐出一阵浓烟。

“带孩子真不希望会在这个时候。总之您是雇主,您说了算。到时候端着电脑老老实实躲在后面吧。”

“请务必让我这么做。”

散会后,一通视频电话接到塔利安这边。

是去搜查玛奇朵家里的后勤组,打电话的人是79式。

“指挥官,有些东西您最好亲自看一眼——关于玛奇朵的家人,不应该是这幅模样吧。”

“哦吼,有趣了。有趣了!说不定这回我是捡到宝贝了?”

.

糟糕了,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玛奇朵的手给吊在空中不知道多久了早就麻木失去知觉了。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身上穿着布料极少的内衣,自己的肚子像孕妇一样鼓起来,大概里面确实就是崩塌液了吧,自己变成了这幅模样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再恢复成正常人。

玛奇朵环顾了下四周,这里是集装箱里,玛奇朵就住在类似的箱子里对这种环境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原本用来挂肉块的杆上挂着昏睡的孩子们。跟她一样腹部肿胀着灌满液体。之前看到那个西装革履的斯文人一瞬间以为他们不会是叛军是不是搞错了什么的心情立刻灰飞烟灭。这就是一群恶徒。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要把信号发出去才行。嘴里略微有了点触觉,玛奇朵把后面的牙齿舔出牙床,一口气咬开了外壳。

“任务完成了...”

就在玛奇朵松了一口气时候,远端的车厢有人开始走动了。

.

“技侦人形报告有卫星信号,刚刚才发现的。”

“确定不是附近的汽车用卫星导航吗?”

“还不清楚,技侦认为是战时研发的间谍定位器。”

“了解了,一间间搜吧,还有别再往营地开了。说不准是那群烦人的条子。”

玛奇朵大概听到了这几句,脸上虽然没什么表示,心里却慌得一批。塔利安跟她交代的是确认目标立刻报告,现在已经不知道拖延了多久,还在不断的移动位置中,这可是跟预定的情况差了十万八千里。塔利安好像说过自己是雇佣军。脑海里出现的是网络视频网站里的那些雇佣军坐着皮卡拿着ak47胡乱扫射的画面,这要是往这节货箱上扫上几个弹夹,挂在这里的几十个孩子都得开肠破肚。

穿着白色隔离服的士兵开始在集装箱里搜查,可惜棍状的信号检测器在崩塌液附近受到强烈的干扰效果并不好。滴滴滴的声音此起彼伏,按照这个效率东西没搜到都要先给气死了。看着这群胖嘟嘟的白色家伙在地上摸索心中暗爽的时候,之前见过的那个西装男人径直走到了玛奇朵面前。

“为什么,这家伙没有穿隔离服。”

“信号源就是你吗?”

“难道你就是技侦人形!”

“很高明的战术,主人派我来接货就是为了避免那群条子在货物身上植入定位器。没想到啊条子居然会让这么小的孩子做间谍。”

“毕竟是收了钱的。”

玛奇朵笑到,干这个还真是单纯为了钱,不关乎什么信仰什么关系就是欠钱而已。

“定位器在哪。”

咕嘟一声,玛奇朵已经把那个假牙吞下去了。

“已经在我的胃里了哦。”

这时候有个白衣人已经靠了过来,

“31号你在这磨蹭什么,快点把东西找到。这里离夜见山太近了,该死!”

“这个女人就是信号源。是间谍。”

几乎是喘着粗气的,隔着面罩也能听到厚重的喘气声,那个人上来盯了玛奇朵数十秒,大概是从来没想过战后还能见到做间谍的孩子吧。顶着凶恶的目光玛奇朵回瞪回去。

“夜见山?你们的据点就在夜见山吗。战乱时期靠着劫掠难民大发战争财的夜见山地区武装势力?这还真是冤家路窄。”

“31号,把这女人掐死。”

“三年前!一趟从东南亚来的游轮,载着数额不菲的黄金和一批难民要来到这个小国避难,你们登船洗劫了所有的货物,把难民都丢进海里淹死对吧。”

“你知道的还真清楚。”

“害死了我的家人,哥哥跟我相依为命到现在,甚至哥哥还落下残疾,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小妹妹,战争早就结束了,那些事早就一笔勾销,现在我们是合法的安全承包商,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和平。”

“——披着羊皮的狼!”

玛奇朵刚想开骂,头顶的铁皮开始冒出火光。

.

战斗准备!

31号刚要掏枪,天花板被火焰灼烧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缺口,娇小的身体从天而降一脚踩倒31号,这个身影玛奇朵并不陌生,她就是维尔德。

穿着防化服的人们用武器指着维尔德,但是不敢开枪。万一跳弹打破了作为容器的孩子们,他们都要吃辐射。

31号只是脑门被维尔德按住,居然浑身动弹不得,这是玛奇朵第二次见到这样的画面了,之前要来抓她的特务之一,面对维尔德似乎也出现了类似的反应。

“31!你tm在干嘛呢!动手啊。”

“为!为什么!动不了?自检分明没有问题?”

维尔德甚至没有睁开眼睛,在这样昏暗的环境中听力远比视觉敏锐。

“动手——”

几乎同时,同一把刀刺进了每一具防化服的后心。那是人类所不能反抗的巨大力量,雇佣兵们都是三百斤重的彪形大汉,套上隔离服后粗壮的不像是人类,如此体格居然不能挣脱从身后搂住的细小手臂,壮汉们极力挣扎了几下后终于因大量失血而亡。

“这是,你们是谁?”

玛奇朵以为是幻觉,一定是幻觉,为什么全是维尔德,灰色衬衫提着刺刀,连身上溅了血的位置都一模一样。

“这是,究竟是什么情况...”

根本就是单方面的屠杀,眼前的维尔德掏出消音手枪,依次射击31号的头部,胸部和腹部,人形最重要的三个模块“心智云图,主控模块和火控核心”全被破坏,31号就这样彻底死去了。

像是享受了一阵杀死敌人的快感一样,维尔德缓缓抬头看向那个她跳下的狭小窗口。

“维...维尔德?”

“clear——”

唉?清洁?什么东西?

“哦,辛苦了。”

那个小天窗里探出一个红色的脑袋。正是塔利安,这家伙居然连防毒面罩都不带。

“等等别进来这里——!”

“这里怎么了?”

哗啦一下塔利安也翻了进来,真佩服她能从那么小的洞过来,现在不是惊讶这些的时候。

“辐射啊辐射!你是白痴吗不要命了吗!”

“啊,你,果然是时间过得太久脑子坏掉了吧,你知道距离我们分开过了几个小时了吗?”

“诶?”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再过几分钟太阳就要升起来了,你居然让这东西在肚子里待了一整晚上。”

塔利安伸手戳了戳鼓起的肚皮,根本戳不动,仿佛那就是一块花岗岩。

“变态!你在干嘛。”

“没救了这人死透了,维尔德过来接一下她。”

塔利安接过维尔德的枪顶住玛奇朵脑门。

“你根本就已经死了,现在的你只不过是僵尸,假装着自己是个活人,假装自己还能动罢了。”

“等等...为什么,为什么这么说。”

“三年前,避难的客轮遭到海盗绑架,联合国的护送部队全灭,船上所有人不是被枪杀就是用砍刀劈死,海盗把尸体踢下船,而这艘载着黄金的游轮前往了夜见山地区。离奇的事情发生了,当这条船靠岸后当地的海盗正要去接应,船上却不给出任何反应。没错,剩余的海盗全死了。这条船就像幽灵一样背着沉甸甸的黄金和尸体驶进港口。”

塔利安掏出平板电脑向她展示当年的新闻。

“在一堆尸骸中,海盗头领的尸体消失了。夜见山地区从此不再作为海盗,而是发展成了现在的武装集团。头领到底去哪了?没有人再关心。这群海盗已经是守护世界和平的一份子了,这些肮脏的过去都不重要了。”

等等!

不要再说了!

玛奇朵的瞳仁都在颤抖,住嘴!不要继续说下去了!

“呐,玛奇朵,如果有人夺走了我一块糖,我就会让他死,但是那人要是把我什么都夺走了我也只能让他死,这搞得好像我的全部就跟那块糖一样不起眼。亏的人还是我。但你比我更聪明——”

不要,求求你!不要给我看!不行!

“你会让他求着你赐死。你真是天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平板电脑切换到视频页面,那是捆在椅子上的男人,不,世界上不存在被数万汽钉洞穿的椅子。男人接着呼吸机,血液循环机和排尿管。不断过滤坏死的血液不断的往血液中参入葡萄糖维生素之类的药品。如果说有比败血症还痛苦的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不断的死去不断的被治愈,整个集装箱里除了一张雪白的小床就是被各种各样的药品堆满了,玛奇朵拼了命打工赚的钱就是为了买这些药品维持男人的生命。

“呐,仇人临死的叫声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旋律吧。你居然把这种旋律保存下来了。你真是个,坏,孩,子。”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吧!从那天起,不听到别人临死的声音我就睡不着啊!他们把所有人带到甲板上,一个个捅死再推下去,那天晚上我本来要睡觉的好吗!我困得要死我不想看我也不想听,那是我第一次过了十二点还没睡觉!脑袋蒙蒙的,不知道在干嘛,他们就一直杀呀杀呀,一直到太阳升起来才结束。”

玛奇朵试探着吸了一口气。

“然后,然后我就睡着了。”

“那时候你就已经死了。现在在这的只是一具尸体罢了。”

啪的一声响,玛奇朵的胸口炸开了血花,暗红色混合着荧光绿的液体喷涌而出。霰弹顺带打穿了她的胃袋,崩塌液流了出来。

“主人!快退出去!辐射浓度在飙升!”

塔利安只用眼神示意,周围的人形立刻冲上来拖走这个装死的雇佣兵,人形对付人类不需要武器,简单的一拳下去就能砸碎任何骨骼,凄惨的叫声从后面追上来。

“主人!这样的辐射强度五分钟就会损伤脑神经!求你快点退出去!”

“还是这样的表情适合你。”

塔利安镇定的抚摸着她的脸,玛奇朵笑了起来。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我花了五十万买下你了一年的使用权。现在我加价。”

“什么意思,我,我听不清,耳朵好吵。”

“我帮你维持这个海盗的生命,把他摆在你的床头,不会死去也不会活着。怎样。”

“啊....哈啊,没错就是那样,那就是我的——愿望。”

“相应的,你就是我的东西了,你的思想你的灵魂你的意志,都属于我。已经发生的过去,和所有可能的未来,我都买下了。”

玛奇朵双眼发黑,强烈耳鸣袭来,胸口仿佛岩浆和冰块同时在摩擦。那些绿色液体也溅射在了塔利安身上,可他就像没事人一样盯着玛奇朵,等着她的回答。

唉,我肺叶都给人打穿啦,我发不出声音了啦。

那双暗金色的眼睛还是瞪着玛奇朵。这不就是霸王硬上弓把女生壁咚到墙角告白一样嘛,这叫她怎么选。

“好——呀——”

玛奇朵以口型回答道。

“成交。”

视线逐渐黑了下去,实在看不清塔利安拿出什么道具了,只觉得蓝色的光在眼前划过。玛奇朵沉沉的睡去了。

.

(某日,塔利安分部)

 

滴滴滴的提示音,程序自检完成了。玛奇朵结束了漫长的睡眠,活动了几下咔嚓作响的关节,果然全新的素体还不是很灵活。

玛奇朵伸手去找自己的脖巾,那是一条黑色的蕾丝布条,用来区分自己跟众多量产型的区别。

但是这次没有找到那个东西。床头的玻璃柜里那个男人还在。倒是床尾摆着一个衣架,熟悉的黑白裙就挂在那里。

“骗人。”

玛奇朵穿上这套熟悉的制服,连胸前的金边铭牌都一模一样,梳妆镜里的自己让她感到哪里不对。

对啊自己不是已经换到量产素体里了吗?卧槽这镜子里的人为什么会有着那个名叫玛奇朵的人的脸。

而且还是13岁的自己!

眼睛还是大大的,长发也没留起来,胸前还是钢板一样没有一点起伏。

仿佛时间倒流的魔法。自己又回到了...多少年前?记忆不连续——啊!想起来了,因为某次任务遭到了强烈的辐射,记忆提取的时候就是不完整的。

桌上摆着她所有的饰品,名牌包,化妆盒和一大堆头饰。只是鞋子不合脚,就像小朋友偷偷踩上妈妈的高跟鞋一样摇摇晃晃。

不过很快玛奇朵就在成堆的鞋盒里找到了适合的...舞鞋。

自己原来是这么喜欢打扮的人吗?

黑色的信函引起她的注意。

“致玛奇朵:

  看到这封信的你应该是很迷茫的吧,活在不属于自己的身体里,想不起很多事情,又有很多事情不断浮现。比如床头那个将死的人是谁。

  但是这样就好。这就是你的愿望。

  此时的你是小孩,是中年妇女,还是刚刚成年的学生,都不需要惊讶。你正在实现自己的愿望。这样就足够了。享受这样的自己吧。

  最后,你跟一个女孩订婚了。是五天前还是九十九年前?我也不知道。那个女孩有着耀眼的红色头发,喜欢穿成一身白色。我一直吐槽她的打扮就像奔丧。不需要怀疑,她永远不会跟你结婚,但是戒指既然都送到了你就戴着吧。

  这一次要比我活的更开心哦。”

看着这枚满是划痕的戒指,玛奇朵不寒而栗,这得是经历过多么漫长的岁月才给磨损成这样的啊。

一阵欢闹声从门外经过,玛奇朵把门开了个缝向外偷瞄,小姑娘们穿着斑斓的舞裙,大胆的裸露后背和大腿,明明这群姑娘应该还在上小学的年龄,现在谈论舞裙和酒是不是早了些?虽然自己看上去也是小学生啦。

“前辈?您终于醒来了吗?”

果然还是有人注意到了自己,两个雪白头发的女生,等等为什么都是女生啊,这是女生宿舍吗!

想不起这个搭话的孩子叫什么,不过好在她也戴着铭牌。

“9A—91?好奇怪的名字。”

“啊啊啊?别把玛奇朵,要从这里开始说明吗?怕是要讲个三天三夜都不够啊。”

另一个矮了许多的孩子立刻不耐烦了。明明跟自己差不多高,却莫名其妙的有一股气势呢。黑狼皮大衣披在个一米一的小小少女身上居然没有一丝违和感?

“来吧玛奇朵,我不怕麻烦,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少女伸出手把玛奇朵拽出了屋子,

“就从你收下指挥官的戒指开始吧。”


(封面图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66077273&mode=medium。)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