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当他的外套有香水味 白起+许墨+周棋洛+凌肖

 设定:婚后


 白起


 晚间白起回到家中,整理他的警服时,却无意间问到了一股香味。


 香水味? 白起从来不喷香水的,这香水味从何而来?


 虽然只是淡淡的味道,但还是能够闻得出来。


 白起去换了一身睡衣,出来时见你拿着警服衬衫发呆。


 “怎么了?”


 “没......没事,你今天喷香水了?” 你试探问道

 

 “香水? 我从来不用那种东西的。”


 “那就是你同事你再用了。”


 “好像也没有吧。” 白起扣上扣子道

 

 “也对,男人怎么会用这种东西。”  

  

 “今天,怎么问起这个来?”


 “没什么,我现在要去洗衣服。” 说完你拿起衬衫走进卫生间

 

 白起觉得奇怪,上前一步拿走你手里衣服。


 “诶!”


 “奇怪,这香味哪里来的?” 白起微微皱眉


 “可能......谁一走一过就沾染上了。”


 “想到了,这案子可以破了。” 白起正思考着,突然露出笑脸


 “啊? ”


 “都是警局里的那帮臭小子开玩笑,趁我没有防备的时候,就冲着我猛喷香水。”


 “这样啊! 我就说嘛,肯定无意间沾染上的。” 刚刚还露不出笑容的你,有了极大的转变


 你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然后拉着白起去睡觉。



 许墨


 许墨说,今晚要在外面吃,他订了餐厅。


 这阵子都没有出去吃,今天怎么就想外出了?


 既然许墨已经安排好了,你就等着许墨的电话吧。


 天色一点点暗下,你站在公司门外等着许墨,今天出来的早一些。


 “许夫人。”

 

 听见许墨的声音,你侧过头去,看见他,小跑过去抱住他。

  

 这一抱不要紧,你倒是有了重大发现。


 许墨的身上竟然有香水味,淡淡的很好闻。


 “今天累不累。”


 “不累,你露出笑容。” 


 许墨握着你的手来到餐厅里,订了一份你喜欢吃的西式套餐。


 “许先生,你有没有注意到,你身上有香水的味道,很好闻,是什么牌子的,你好像从来都不用香水的。”


 “你是说香水? 我没有这个习惯。” 许墨依旧温柔的说 


 “那就奇怪了,这香水味从哪里来的呢?”


 两个人斗智斗勇,相互探底。


 “许夫人不会是多想了吧。”


 “开玩笑,香水味又代表不了什么,肯定是哪个学生或者老师比较爱美,作为女人的我很懂。”你也微笑说


 许墨从衣兜礼掏出一个盒子,放在你面前。


 这是送给你的礼物,你打开盖子,里面正是香水,你喷一点在手腕上,与许墨衣服上的香味是一样的。

 

 “我明白了,先生是故意的对吧,好让我吃醋,对吧。”


 “许夫人吃醋了?”


 “我没有。”这是你最后的倔强


 不得不说,许墨好手段,幸好自己长了个心眼,不然又要被许墨套路了。


 

 周棋洛


 周棋洛晚间回到家中,到家第一件事,一定会送你一个抱抱。


 “薯片夫人,我回来了哦。”


 “周棋洛......你松开一些,抱的这么紧,想要勒死我啊。”


 周棋洛松开手臂,一股很浓的香水味传到你的鼻子里。


 “棋洛,你喷香水了?”


 “没有啊,我喷香水了吗?” 周棋洛也是一脸的疑惑

 

 “你喷没喷香水都不知道?...... 我知道了,肯定是哪个小美眉吧。” 你表面是在微笑,实则语气很危险


 “没......没有,让我想一想。” 周棋洛坐在沙发上,大脑里快速的运转


 “哦,那你要好好的想一想哦。” 你抱着抱枕说


 “薯片夫人,你别误会哦。” 

 

 “别紧张,我又没说什么。”


 周棋洛想了想,突然脑袋开窍想到什么了。


 “我想到了,今天偷用了远哥的香水。”


 “偷偷的,香水还要偷偷的?” 你不解


 “是远哥自己买的男士香水,我看他用的不错,我就偷偷的喷了一下,就一下。”


 “你个熊孩子。” 你轻戳了一下周棋洛的额头说


 “我才不是。”


 幸好周棋洛想起来怎么解释这股香水味,不然肯定免不了一顿打。


 

 凌肖


 本来要快睡觉了,某人的开门声又把你弄得毫无睡意。


 你下了床走出去,某人还给你带了宵夜。


 “下次能不能早些回来,每次开门声之后我都睡不着了。”


 “知道了,给你买了喜欢吃的东西。”


 “肖肖知道心疼人了。” 你跑过去接过他手里的美食


 “我不疼你吗?”


 “疼。”


 “等等......你闻没闻到一股香水味?” 你看着凌肖说


 “哪有?”


 “就是这里,特别重,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喷香水的习惯。”


 “我没有。”


 “怕不是跟哪个辣妹一起跳舞吧。” 你一只手臂搭在凌肖的肩膀上说道


 “你怎么能这么想。”


 “开个玩笑。” 你微笑说


 “我保证,我没有,今天只接触了乐队的人,大家在一起练习摇滚乐,有一个人的身上的确喷了香水。”


 “说到香水,哪天也帮我买一瓶吧。”


 “我不要那种刺鼻的,淡淡的香味就好了。”


 “你身上的太难闻了,赶紧脱下来洗一洗。”你道 


 凌肖脱下外衣交给你,这股香水味很刺鼻,闻了很想打喷嚏。


 “看我干什么,过来一起吃。”


 “你不生气了?”


 “我本来也没生气啊,看把你给紧张的,我要是生气了,早就不理你了。”


 凌肖露出笑容,从背后搂住你的身子,下巴放在你的肩膀上。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