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诺x柳惜音】且祝东风

后来等来春风恰开宴,那时的惊鸿一瞥,生生跌入虚妄,江南的烟雨早尽数染上落尘,换与空赴一场鸿门。



后来,我寻去了西夏。



旁人道的是东风易老,何苦折燕分柳,或是落霞缄言,或是孤鹜不语,他眼中满是峥嵘,枯骨黄沙不过一阫,我见过他拔剑,挽破宏壮,淬目缀星,岂教癫色合酒,寂寥宿尘寰。



朔风入秋关,我见过他的背影,孑然一身,嵌进残云,寒衫飒飒,悲怀透进心里。他有豪情万丈,他还苦笑我不懂。以墨作尘,添香碾碎,任它白马踏芳归,何引归身何处去。韶华抵不过白首,浮生也不过一阙。



“柳惜音不过凡尘女子,欢喜也好,贪慕也罢,总之这心满满当当放在这里了,我从不管旁人如何。”




敬这东风下酒。只醉金銮,遥问君桓。十年一觉,苍山燕回环。作罢。



一祝。当时风月盈袖。

二祝。纵容知与谁同。

三祝。百年暮昏到白首。




风谲云诡,皆作指尖疏狂,茶靡染和香雪,窥我鬓角别。起捏流云,裙摆层荡,未有春晖,盘旋其上,便拢风月于我,压下平生往来不甘,步盈秾香,不及清艳,抖落虚明,腕生拟巧,辗转蕴秀,而后沉堕其中,软红腻醉。缓扩慢迂,掺上深秋凋零的戚与凉。



还未散就,锣响鼓敲。慵懒拂来,漙露瀼瀼,神宵无怅,扶就灯火叠出层现,高下不相掩,无所垠隙。红衣灼然,约珥低鬟,凉然沾去裳旁,凛凛自耳擦去,残红落缀,噙笑慢止,酌起天水共色。杯瓷碰玲,旋来迎我。




惯是东风,从容再不予我。



“漠北没能磨去我的傲骨,西夏只是让我看透了何为世故。”



柳惜音没有后来了。



请君剔我痴骨。



————

感谢小天使(b站)@叶凉欢为邪教写文,还支持这对情敌组cp,谢谢大佬的文作啦!

希望各位看客能喜欢~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