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满语的濒危历程及语料库建设--国家语委科研机构


现代满语的濒危历程及语料库建设

现代满语的濒危历程及语料库建设

长  山    黑龙江大学满学研究院

                                      《 中国社会科学报 》 2020 年 6 月 23 日 5 版

在清代,满语被誉为“国语”,在满族入关之后,受各种原因影响,满语逐渐趋向濒危。在全国范围内,除北京、东北、内蒙古等地之外的满族人最早转用汉语,大约在康熙朝后期基本改操汉语。京旗满族从康熙朝中后期即18世纪初进入满汉双语阶段之后,约在19世纪初,从整体上转用汉语。而东北、内蒙古等地的满族,在清后期至清末民初时陆续转用汉语,其中东北地区的部分满族人,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才由满汉双语转用汉语。目前,满文已被弃用,满语已成为濒危语言,除黑龙江地区偏僻村落的少数满族老人在日常生活中偶尔使用满语之外,其他地区的满族人已经全部转用汉语。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裕县三家子村是满语保留最好的村落,村里十余名老人仍会使用满语,成为现代满语的“活化石”。

三家子村地处齐齐哈尔市北约40公里的达斡尔满柯尔克孜友谊乡。该村满族人最初生活在长白山一带,17世纪末迁至齐齐哈尔地区之后,定居于此。自建村至20世纪20年代,全村居民均为满族。到30年代,少数汉族人迁至该村,60年代开始,大量汉族人迁入。大量汉族人的迁入和满汉通婚的增多,不仅使三家子村人口的民族结构发生变化,而且促使汉语对满语的影响逐渐加深,加快了满语的濒危速度。我们通过梳理以往学者的调查研究,可窥视三家子村满语的濒危轨迹。

1961年,内蒙古大学清格尔泰等学者赴三家子村进行满族语言文化调查时,全村人口有419人,其中满族人口有355人。在满族中,58人“满语好,汉语不太好”,108人“满汉语都好,且在家里多讲满语”,189人“汉语比满语好,少部分不会满语”。并且,满族人的满语水平与其年龄成正比,越年老的满语水平越高。满语水平高的人,多数是自幼先学满语,后学汉语,不仅能使用满语深入交流,而且可用满语讲述民间故事和萨满神歌。

1986年,黑龙江省满语研究所刘景宪与中央民族大学季永海等人对三家子村满语进行调查,确认20世纪80年代该村的满语状况。此时,三家子村有1000多人,其中约一半为满族人。在满族人中,约80人“满语好”,约150人“基本会说满语”,约150人“能听懂满语,说得不好”,约20人“能听懂满语,但不会说满语”,约80人“基本听不懂满语”。虽然多数满族家庭内部交流使用满语,少数满族家庭开始使用汉语,但在社会交际中满语基本停止使用。

2003年,中央民族大学季永海、戴庆厦等学者到三家子村调查统计,该村人口有1100多人,其中452人为满族人,占全村人口的40%以上。全村8人“能听懂满语,会说日常用语”,48人“会满语基本词汇,能讲简单语句”,92人“略懂满语”,304人“完全不会满语”。随着满汉通婚的增加以及满族人满语能力的减弱,满语逐渐退出家庭内部使用,满语的家庭传承机制出现危机。

2000—2018年,黑龙江大学赵阿平等人多次赴三家子村,跟踪调查满语濒危状况。该时期,三家子村满族人口比例虽较之前有所提高,例如,2002年三家子村人口为1098人,其中满族人口659人,占全村人口的60%,但满族人的满语水平呈直线下降趋势。   2010年,为更好传承濒危满语,富裕县将孟淑静、孟宪连、孟宪孝、孟宪义、陶纯荣、陶玉华、陶青兰、陶云、陶云庆、计福庆、计金禄、计万才、吴贺云、关凤义、赵凤兰、赵金岭16人认定为满语传承人。这些满语传承人的满语水平,好者“会说日常用语,会讲长篇故事”,而其他人则“会说日常词汇,能讲简单语句”。目前,随着孟淑静等老人的相继辞世,三家子村满语濒临灭绝的境地,抢救调查濒危满语成为迫在眉睫的课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研究者密切关注黑龙江地区濒危满语,积极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尤其是从20世纪 90年代开始,随着全球范围濒危语言研究热潮,濒危满语语料搜集及调查研究成为满通古斯语族语言研究的热门课题,搜集出版了一批珍贵的调查资料和研究成果。如清格尔泰《三家子满语口语研究》、季永海《现代满语八百句》、赵阿平《濒危语言——满语、赫哲语共时研究》等现代满语研究成果问世,有力推动了濒危满语研究的发展。

国内濒危满语研究虽然取得显著成就,但在具体研究中仍存在不足,其中最为缺憾的是满语语料库建设工作的相对滞后,严重影响了濒危满语的保护传承及研究进展。为保护濒危少数民族语言,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提出:“要运用文字、录音、录像、数字化多媒体等各种方式,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真实、系统和全面的记录,建立档案和数据库。”教育部《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管理办法 (试行)》也提出:“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的目标是利用现代化技术手段,收集记录汉语方言、少数民族语言和口头文化的实态语料,进行科学整理和加工,建成大规模、可持续增长的多媒体语言资源库,并开展语言资源保护研究工作,形成系统的基础性成果,进而进行深度开发应用,全面提升我国语言资源保护和利用的水平,为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促进民族团结、维护国家安全服务。”

满语是中华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载体,语料库建设是保护传承濒危满语的有效手段之一。然而,国内濒危满语语料库建设,尤其是有声语料库建设工作起步晚、水平低,除“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项目建设完成三家子村濒危满语的小型语料库之外,国内满通古斯语言学界仍未建成其他满语语料库。为进一步保护传承满语、赫哲语等濒危语言, 2018年,以赵阿平为首席专家的科研团队申报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满通古斯语言语料数据库建设及研究”获批立项。

首先,该研究项目突出“语言特色、地域特点、技术特色”,调查搜集濒危满语语料,建设“现代满语语料库”,填补以往研究空白,保护濒危的满语资源。语料库建设以黑龙江省富裕县三家子村为调查点,以满语传承人为发音合作人,使用专业摄录软件,搜集现代满语的语音、词汇、句子及话语材料。在保证语言材料规范性、真实性、完整性的基础上,参考国家相关项目的采集标准,建设濒危满语的语音库、词库、文本库及影像资料库。

其次,鉴于满语的濒危现状对语料搜集造成一定的困难,该项目适当利用以往的满语调查资料,以保证语料的完整性。黑龙江大学满学研究院(黑龙江省满语研究所)长期以来跟踪调查黑龙江地区濒危满语,已搜集丰富的音频语料。该研究院所藏音频资料是自20世纪80年代至21世纪初期,在黑龙江省富裕县三家子村、泰来县依布气村、黑河市四季屯等地区收集的满语资料。在该项目研究中,选择使用这些已有的语料资源,可解决语料库建设中可能遇到的语料匮乏问题。

此外,该项目注重语料库建设和语料分析相互结合的原则,探索现代满语的濒危历程,并综合运用语料库语言学、社会语言学、描写语言学与历史语言学等相关学科的理论方法,以“分析语言使用现状—建设语料库—描写语言结构—归纳演变规律”的顺序研究现代濒危满语。整个研究注重使用田野调查法,掌握濒危满语的濒危历程和语言使用情况,并基于“现代满语语料库”,系统描写濒危满语的语言结构,科学归纳其演变轨迹。

该项目不仅对中国濒危满语的保护研究作出贡献,而且培养了一批青年专业人才,并凝聚海内外相关领域的研究力量,有力推进了我国满通古斯语言学科建设发展与协同创新,确立了我国在此领域的领先优势地位。

(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满通古斯语言语料数据库建设及研究”【18ZDA300】阶段性成果 )


摘自:http://yyzk.shyywz.com/ltt/message!detailMessage.do?id=74f63422-763e-4acb-83d1-c98dc4e6cc60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