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国风音乐盛典:来一场不辜负自己的国风行

——作者:林柯  

前几个月看到的消息,2018国风音乐盛典·玄武纪即将在今年国庆举办。离开始还有半年,开票时间是早了些,但想着大概后期票不好买,也早早的买了票,如今就等着十月赴金陵了。

看到海报上华丽的嘉宾阵容时候,瞬间回忆到大学在宿舍听歌的日子,所以想写点文字,聊聊喜欢的国风歌曲,或者按以往习惯的叫法——古风歌。因为自己的墙头有点多、偏好相关,这次先聊下三位男歌手,也是因为嘉宾里面最为熟悉他们几位。

说起国风歌曲,音频怪物(老妖)绝对是称职的领路人之一。最早听老妖的时候,就感觉他的歌声很有味道,一不留神就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翻唱《百鬼夜行》(原曲:Rin' - Sakitama~幸魂~),那是头一次听“剧情歌”。

老妖的歌声像是故事的“背景墙”,描绘出百鬼出行的妖魅姿态,场面壮丽又诡异。

在夜里,毫不知情的书生与女鬼相遇,试图带领女鬼逃跑的他,不曾想自己早已命丧黄泉。

书生与女鬼的故事不是使用歌词,而是直接通过男女配音演绎出来,惊悚真实到令人头皮发麻,嘛,总之这首歌唱出了“年度最佳惊悚短篇小说”的感觉,也是在他早期作品里最喜欢的一首。

骨女-《地狱少女》

后来老妖就变得越来越“魔性”,知名作也越来越多,《典狱司》、《琴师》就不用多说了,说说《周郎》吧。

坦白说,古风歌曲对历史人物的刻画,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对他们的印象。

好比《周郎》,鼓点和琴音起时,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羽扇纶巾、文韬武略的大好男儿,为了江山殚精竭虑;他意气风发时,你陪他笑,他历经挫折时,你替他哭。

不经意间,你已陪他走过平生,等到结尾时“风雨落幕,世间再无错过”,你才突然缓过神,回到现实,感叹一声,一识周郎误终身呐。老妖大气洒落的唱腔,诉说着他对一个七尺男儿的惋惜与哀叹,听着听着也会忍不住伤情起来。

当然,还有单凭声音就能美哭人的,比如排骨教主——“我的女神是男神”系列中的杠把子。

最近上下班路上在循环《剑之道》,开篇念白,道出了创作人心中的道,接着是排骨的声音入耳,再是抓耳的笛音,一没忍住就单曲了。

本来因为曲调入坑,结果细读歌词,发现这歌词意境也不差!

“斜阳”、“暮雨”、“青川”、“剑冢”,这几番意象开“境”入景。
在此景,一人衣袂翩翩,手中持剑,心中有道,孤身前行,又展现出此人心中的“界”。

除了排骨的声音,笛子和二胡的出场也是极美,若说当代国风音乐的气质,这首歌也算是一种诠释吧。

国风音乐里的好声音多,区别于老妖能分裂,排骨会伪音,萧忆情的声线,则就“爽朗”。听仙儿唱歌,总感觉眼前出现了一位意气风发、和煦温暖的少年,他与你相视一笑,你忍不住期待他会有怎样的剑招“声”动武林。

去年对于他而言意义应该颇为重大,发布了首张专辑《萧音弥漫》:一张江湖气浓郁的专辑,融入国风、流行、电子、摇滚等元素,是否是开先河不确定,但确实悦耳。

主要说下整张专辑里最喜欢《不谓侠》吧,可以说是我的强推。

看,有一位少年,他来去自由,纵情恣意。

最多情的是他,豪饮一杯,天涯何处无知己;

最无情的也是他,剑斩桃花,四海何处不为家;

最仗义的英雄是他,不计多与寡;

最疏狂的无名氏也是他,三两旧事换酒钱。


国风音乐在粉丝方面自然比不上流行,也可能永远没办法在受众方面比得上流行音乐,但我们喜爱它,有优秀的创作者和演唱者喜爱它,有资本也喜爱它。从早期的为爱发电,到现在产业化,不得不说是这个音乐领域的很大的进步。


我很乐意见到这些歌手们功成名就,然后他们在万人瞩目舞台上唱起熟悉的旋律,我们在下面跟着挥着荧光棒跟着哼唱,就跟看其他大明星的演唱会一般。

因为这样,真的很开心,因为是我、我们这样的听众、以及创作者们一起完成这样的演唱会的。

所以,2018国风音乐盛典·玄武纪,还有要来的么?


购票逛展,尽在B站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