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人吃菌子的快乐,想象不到。

没有吃过野生菌的夏天,是不完整的。而云南,正处于野生菌的天堂。一到菌子季,云南人就没办法安安静静呆在家了。

对云南人来说,七八月份不吃菌子简直一年白过。在云南住过的汪曾祺在离开四十多年后,仍然念念不忘云南的菌子。不少云南人在菌子季几乎住在了山里,实现和菌子做邻居,过有菌吃,有水喝的快活日子。



菌子是云南的天赐美食,在云南全省已知的可食用野生菌有600多种,占全国可食用菌种类的60%,这复杂的种类,难以有人能全部分辨出来。


在云南人眼中,野生的菌子才能叫菌子,人工养殖的就只能叫作蘑菇,菌子在破土之后尚未开伞之前,是享受风味的最佳时机。


松茸、鸡枞、见手青、羊肚菌......云南人对菌子的热情可以算得上是肆意享受来者不拒,野生菌的美味就像是美杜莎的歌声,诱人,危险,令人难以抗拒。因此,就算是中毒警告也不能阻挡吃货们对吃菌子的执着。


云南人最常中招的是见手青,是具有伤变后呈靛蓝色显色反应特征的一类牛肝菌的统称,物种数量庞大,隶属于牛肝菌科,大部分归到牛肝菌属。也是每年“迷幻”传说的始作俑者。见手青自身略带微毒,受伤之后会变靛蓝色,但只要完全熟透,食用就还是相对安全的。


熟透之后依旧不能掉以轻心,因为见手青中毒也是有个体差异的。

“吃野生菌中毒这件事吧,它没有规律可循,跟吃多少、熟不熟、身体状况、个人运气,还有当天菌子本人的心情有关系。所以吃菌子还是得讲究三熟:对菌的种类要熟,对菌的做法要熟,对去医院的路要熟。”

在《云南野生蘑菇中毒防治手册》中介绍了毒蘑菇中毒的五种主要类型:胃肠炎型(腹痛腹泻等消化道症状);神经精神型(狂躁、幻视、幻听);肝脏损伤型;溶血型(严重的会急性肾功能衰竭);光敏性皮炎型(皮肤红肿或疱疹)。

烹饪过的菌子都容易中毒,就更别提生食了。云南今年来野生菌中毒已致12死,未掌握正确做法,盲目吃菌,其隐含的风险是很大的。


然而,总是有人想要冒风险,为了能体验一把中毒带来的虚无缥缈的快活感,公然求购。殊不知,只有活下来了的,才能和人们分享他所看到的天马星空的幻觉,至于其他人,坟头草已有“千丈高”了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