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又名:基因注定我爱你)

第三七六章

    等web拍完照回来却没见xz身影,便转身找了一个工作人员问道:“你看到xz去哪了吗?”

  那人左右看看道:“好像去摄影棚了。”

  web点点头,有些纳闷,转身去找xz。

  刚走到摄影棚外面,就听到里面有人吼道:“我不管你们俩平常怎样,今天给你我离得远远的,不要让我在看到你俩在凑在一起然后一起上热搜!”

    xz面有不悦,没有搭腔。

   那人见xz没有说话,又道:“听到没有,今天台下坐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你……”

   xz打断她话道:“我们不是小孩子了,知道什么场合该做什么事。”

  那人也不想在废话,丢下一句:“记住你的话!”说完开门就走。

   门口的web与那人打了一个照面,那人盯着web看了几秒后就走了。

   web一进去就看到影棚里的xz和肖家助理,xz有些疲惫的坐在一桌前,一手揉着眉心。

   web心口隐隐有些发疼,他轻声道:“战哥。”

   xz抬起头看着他道:“你怎么来了?”

   web:“我没看到你人。”

   肖家识趣出了影棚。

    xz:“就是补拍照片,很快就回去了。”

   web:“我是不是惹祸了?”

   xz对着web招招手:“怎么会。”

   web走上去,xz搂着他的要,头埋在他的要上。

   web道:“可是我听到她训你了。”

   xz轻笑:“对我又没什么影响。”

   web不平:“可是我心疼。”

   xz心里暖洋洋的:“嗯,我知道。”

   web:“你是不是很难受?”

   xz轻轻推开他,抬头望向web,认真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web想了想也没想出一个原由来:“我不知道。”

   xz捏捏他手心的肉:“我一点也不难受,我就是想今天晚上大概咱俩是不能说话了。”

   web顺势蹲下看着xz:“那我还能看你吗?”

   xz捏了一下他的腮帮子,笑道:“可以,但是要偷偷的。”

   web嘴角微勾,伸着脖子轻轻亲了一下xz的嘴角道:“好,我知道了。”

   很快那淡淡的的伤感氛围就消失不见了。

   王家找了一圈web都没找到,好不容易看到肖家就直接的跑过来了。

   王家道:“一博哥和战哥是不是在里面?”说着就要推门。

   肖家赶忙阻拦:“唉,等一下。”

   王家开门的手一顿:“为啥呀?”

   肖家:“他俩在里面。”

   王家道:“我知道啊。”

   肖家:“……现在不方便!”

   王家疑惑:“啊?”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脸都涨红了,有点结巴道:“啊…啊?”不是吧?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肖家看他开始变色,忍不住道:“想什么呢你!他们在里面谈事。”

   王家继续变色:谈…谈事?是我想的那个谈吗?这点时间够吗?

   肖家无力扶额:天啊,这人…

   王家纠结的站在一旁,想敲门但又不敢。

   肖家只好喊了一声:“战哥。”

    xz嗯了一声。

   肖家继续道:“我们进来了。”说着就要推门。

   王家着急直接抓住他的手:“你干什么!”

   肖家:“可以进了。”

   王家凶巴巴道:“你干嘛打扰他们!”

   肖家把他的手拿来:“我怕再不进去你就脑补出一场大戏了。”

   王家:“要你管。”然后进去。

   棚内的两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一点也不像发生了什么,王家暗自唾弃自己:我刚才在干嘛!怎么青天白日就在脑袋里开车呢!

   web道:“有事?”

   王家回过神来:“哦,有一套衣服现在需要你过去换。”

   web点点头,然后对着xz道:“那我先过去了。”

    xz:“嗯好。”


(小剧场之重庆蛊王与洛阳白牡丹四十七

xz把写好的信放在竹筒绑在黑豆的腿上,又给它喂了整整两盘的生碎肉后拍拍它的后背道:“黑豆,回去吧!”

黑豆用小脑袋蹭了蹭xz的胸口,才朝远方飞去。

xz对着远方大喊道:“这次别飞错了,就按照我跟你说的那个路线飞。”

黑豆鸣叫一声表示自己知道。

等闲下来的xz打算去找芝麻馅的时候却发现找不见了。

xz问侍从:“芝麻馅呢?我毛还得给它梳完呢。”

侍从:“哦,它生气的走了,应该是躲起来了。”

xz:“嘿,有给我耍小性子,算了,不找了!”

躲在光溜溜的树叉上的芝麻馅听到哼唧一声:不找了?那还了得,然后赶紧下树。

xz老远就见那圆滚滚的身子抱着树干,两条胖乎乎的小腿扑腾扑腾的就是找到落脚处,急得它又开始哼唧起来。

xz对着侍从道:“去把它抱下来。”

侍从把芝麻馅抱到的xz面前,芝麻馅一下地就背过身去:哼,你去找别人吧!

xz笑道:“你生气了?”

芝麻馅嘤嘤嘤:我不是你的小可爱了,你去找别人吧!

xz:“你跟只鸟吃醋?咱能不能大气点?”

芝麻馅:老子就不大气!

xz被它的话气笑:“这话你跟谁学的?”

芝麻馅:老子就不跟你讲!

xz转头就对侍从道:“这几天芝麻馅的饭后小水果全部都停了,饿它几天长长记性!”

芝麻馅立马转过身来扒着xz的大腿可怜兮兮:嘤嘤嘤,我错了~

xz:“晚了。”

芝麻馅:嘤嘤嘤,没天理了,虐待小动物了!

两天后。

小厮看到天上的小黑,立马朝着web道:“殿下,殿下,小黑回来了!”

趴在书桌上的web立马直起身子:“在哪呢?”

小厮说一个方向,web立刻兴奋的跑出去,不一会就拿着一个小竹筒回来。

小厮激动道:“是小王爷回信。”

web开心的点点头,颇为期待的打开竹筒,拿出信摊开。

小厮见web很认真的看着,忍不住想:小王爷肯定写了好多好多话。

半响过去了,小厮发现web还是保持着最开始看信的姿势:写了这么多字呦,小王爷可真厉害!

web心里很委屈,要不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他都想哭了。

web越想越委屈,小厮见web脸色有些不对,小心翼翼问道:“殿下?”

web抓狂:“啊啊啊,我写了那么多,为什么只回了我三个字?满满一整张纸就写仨字!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小厮便纸上瞄了一眼,一整张纸上写了超大的三个字:晓得了!

小厮默默的转回头:……牛还是小王爷牛!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