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盛世,骨上牌坊:一个老爱粉丝对四号(中国绊爱)的所见所想

史官的前言:这篇文章的绝大部分完成于五到六月份,写作的目的本是作为中国绊爱通史,因为天策三脚猫的专栏的各方面优于我,我自愿放弃了文章的发布。

但是在我离开之前,我发现在官方频道也有了反抗的浪潮,而他们似乎正好为缺乏有利的实战武器感到头痛。最重要的是,文章之中所提到的东西基本上没啥变化。因此,我将这篇文章稍作更改,补充一下自己所知道的东西之后发出。不作为科普资料,单纯说一下我眼中的整个事件和我的理解。

事先声明:一己之见和大量牵强附会警告。

联动一下这篇文章

在四号的评论区(也就是中国绊爱)那里也混迹了不止一天两天了,每每见到一些死忠粉们觉得自己的偶像是白莲花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可笑。因为,光是在我这样一个岌岌无名的老爱粉丝的手中,艾伊多,以及其背后的网易,就已经积累了不少的黑料。

目前23号已经分了频道的情况下,自然有不少人来到四号的评论区表达自己的诉求,但是有的人发现自己的评论瞬间消失,另外一些人则发现自己被追着骂。而斥骂者很多都抱着“什么都没有做错”的观点。

有关这种评论区氛围是如何形成,四号的粉丝又是如何变得对同是“绊爱粉丝”的老爱粉丝群体充满恶意的,我想需要简单回顾一下四号的历史之后再作出我的解释。

当然,这段历史,我并非以旁观者的客观事实来叙述,而是以一个亲历者作为老爱粉的经历来叙述。要是有地方不合你的口味,请慎用举报键。

世人对于四号爱的出场大部分还是在网易将她搬到了2019年的630生日会上,(这也是为什么你点进12月底获得授权的AIPARTY直播录像的b站存档里面会有不少来看四号诞生的“粉丝”们)但是实际上“中国绊爱”这个概念能追朔至2018年下半年的时候。当时Activ8株式会社,也就是粉丝口中臭不要脸的屑企业A8,绊爱的所有者,和网易这家大企业签下的合同。这份合同将中国地区绊爱的版权完全交予了网易,连同中国区几乎所有平台的运营管理。网易付出了什么暂且不知道,但是从A8在分身企划暴雷后仍然能坚持那么久的120人编制一直到历史性的新冠肺炎大爆发这件事看来,资金之类的支持是少不了的。

从今天的角度看来,这是将绊爱这个ip最肥的一块肉割了出去。中国这几年蓬勃发展的虚拟直播行业,其最初的源头就是绊爱。很多up主说这个晃悠悠是自己接触vtb的基础,不少vup(比如进击的冰糖)自称自己进入这个行业的初衷是因为绊爱。在日本业界趋于饱和的当下,中国的市场却在蓬勃的加速发展,这对于谁都是一块可口的肉。


在签下合约的2018年,可不是这样。“花q”这个词带着vtber这个概念首度出圈,连带着人工智能的东风给了vtb界第一次大规模发展。这一次的主阵地在日本。而带头冲锋(事实上几乎是一手造就)这个盛世的老爱也理所当然吃到了最多的红利。现在在油管上面即使经历了那么多风雨,AIC和AIG这两个频道仍然居于订阅数的顶端。而相对的,此时的中国还是蛮荒时代。这时候的b站甚至没有vup这一说法,取而代之的是“说中文的vtber”。虚拟次元计划等等就在这之内。这个时候b站的主流是搬运的字幕组。在这之中,就包括现在的b站字幕组aic+,当时他们控制的频道还叫aichannel搬运。

这个字幕组可谓命途多舛,具体的事件仍然活跃在b的字幕组成员比我更加清楚。我只想提起一件事。在2018年2月,当时成立半年有余的字幕组被版权方(后来的a8)要求撤回投稿,并且表示不会下发授权。后来还是b站方面出面洽谈才将中国的授权下发至字幕组。这点其实就可以看出,作为运营方的a8并没有重视b站。

从后来的表现可以看出,和网易做交易时候的大阪武史和副岛雄一已经开始在考虑绊爱ip化的企图了。这个企图的最终结果就是著名的分身企划,将我们所熟悉的绊爱一分为四。

2019年是绊爱的黄金之年——起码上半年如此。碧蓝航线的联动是美美与共,比起后来纷争甚重而流水转化率不高(参考2019年11月hololive*碧蓝航线企划”虚拟与现实的双向镜“期间的流水)的联动,绊爱联动助力了《future base》和《helloworld》这两首曲子登上当日的ITUNES畅销榜,而当时的AIChaanel搬运一下子涨了几万粉丝。这次涨粉和紧随其后的AIAIAI这首高质量单曲的成功,都使得dd们的眼光从当时就已经很火的2434和hololive这些会社移开,回归到这位被人尊称为”始皇帝“的第一位vtber。

在这种情况下A8的四个绊爱的企划实际上成为了继续吸睛的东西。当时的四位爱都是春日望这位中之人配音的,因此实际上比起后来的万恶之源,当时的评论更加类似于老树开新花的表现。不过值得玩味的一点是,在这个企划中的四号绊爱是被一个卡通形象而非一个具体的模型。


6.25左右,绊爱b站字幕组aic+官方化,旗下的AIChannel搬运也变成了AIChannel官方。这,和一周之前已经释出的Aic630生日会的情报一起将b站频道顶到了超过90万粉丝。

6.29的时候,此时就没开过几次直播的Aic忽然开启了直播,据亲历者而言,就是一个带晃悠悠的大头和一个进度条,等到进度条到达100的时候就下线了。(现在我们都知道,这个进度条代表的是争议性极大的中文模组)

6.30生日会,四号机的出生日和与大家见面日。对于这次生日会,A8很罕见的设置了中国场给中国的kizuners.可惜在后来的回忆中,对于主办方(无论是A8还是网易)大家也颇有微词。除开部分魂粉表示无法接受一皮多魂这种存粹出于情感的恶感之外,一些有幸抽中了票去到现场的粉丝则揭露了更加现实的问题:粉丝占着最后两排满满当当,前面五排的媒体拖家带口还是没坐满;缺乏接驳手段,很多粉丝用尽浑身解数才能抵达交通枢纽但是媒体却有车接送;生日会开始前将粉丝放到屋外晾着,生日会结束之后被这些粉丝被无视,一直到媒体的离开才知道已经结束。种种迹象显示,在日本的老爱为自己的kizuners使出浑身解数的时候,中国的主办方却想的是媒体的流量。在这面前,”我想要老爱但是主办方给了我一个是老爱而不是老爱的人”这个问题则显得更加重要。

在2020年1月,字幕组终于放出了AIPARTY的录播,我之前前去的时候评论区的为四号庆生的言论和“真香”声不绝于耳。现在恐怕也是这样。

资料索引:https://bbs.nga.cn/read.php?tid=17720917&_fp=6

7.16之后释出的“中文学习企划”实际上催化了第一批四号粉的诞生。不过此时所谓绊爱之间还没有那么泾渭分明。但是在7/29开始,接收到春日望求救的粉丝们开始掀起了对a8的炎上。

因为之前更早期的时候的holo中国方面的运营石先生相关事件,当时的幻夜字幕组站了出来勇敢发声,所以有很多dd指望着字幕组发声。可惜字幕组仍旧保持沉默。爆发点在8.16大阪武史怪文书发布之后出现,此时绊爱的名声跌到了谷底。这具体的种种事件,包括国外网络是怎么在A8封锁之后变得逐渐偏向全肯定和国内老爱粉丝的种种困难,我想可以留到稍晚的时候再阐述。

因为群情激愤的情况下在这个时候四号的出现就成了一个虽然不完美但是必要的替代品了。很多无法接受当下现状(和硝烟四起几乎无人讨论内容的评论区)的粉丝前去投奔四号。他们成为了第一批四号粉。

当初最早一批向a8宣战的反抗者们对于四号的实际情感已经无法考证,不知道是为了战斗方便避免两线作战还是确实有所好感,四号作为一个和23差别甚大的形象确实被看作独立的化身。虽然在八月底,四号的频道在油管被分离出来,但是在bilibili这个四号的主要发展区域,这位“中国绊爱”仍然多呆了四个月。这四个月之中,在这个长期作为第一多粉丝数的vtb频道之中的四号获得了其他vup为之艳羡的人气。不过我们先按下不表。先来说说在这个发展过程当中一些足以激怒绝大部分真正在意老爱的kizuners的事情。

爱国vtb的财富密码

2019年7月底的那次对老爱遭到欺压和分身企划的邪恶本质,使得绊爱事变开始第一轮国外炎上的5chan披露,将作为a8员工的莎莉雅称作四号的中之人,并且宣称她是制作人大阪武史的情妇。因为莎莉雅其人在京阿尼火灾之后有不恰当发言,再加上枕营业的流言喧嚣尘上,实际上当时日本爆发了中等规模的炎上。四号的油管频道分离出来,实际上也有为A8分担火力的。后来中国方面已经完全交接给网易的人这件事逐渐显现,但是对于四号的国外声誉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应当说在国内外局势非常微妙的2019年下半年,作为一位vtb的中国分部本身就需要做好承接骂名的准备。更何况枕营业和口嗨京阿尼都是十分触碰日本民众底线的行为。但是在这个时候,有人对四号的行为表示出来了新的想法:爱国。

这种印象在十月份四号的一个视频之后得到了新的印证。四号的方言学习企划将台湾称作“中国台湾”,这个在某种程度上属于中国人司空见惯的行为却在外网上引起了很大的愤怒。井底之蛙的台湾网民对于网上守土卫国行为的热衷使得四号在推特和油管这类外网的社交媒体上引发了一轮群

自此四号在外网的声望再无复起,而一部分四号的粉丝将这件事情断断续续的传回国内,则为她带来了新的机遇。一些粉丝因此觉得她实际上是中国的独立vup。正好也在这个时候,网易将四号带到了中国互联网大会的舞台上。和她共同表演的是后来的共青团“一日v”江山娇。如此种种再加上后来的一系列中文和中华文化相关的企划,对于12.1之后入坑的粉丝来说爱哥是个中国人实在是理所应当,她作为装载了中文模块的一个日本vtb的原始设定倒是被淡忘了。(这和张锤子这种中文说的很好的日本人有区别吗?就算这样也没人质疑京华是个日本人与否啊!是不是因为四号到现在还不会说日文无法和老爱配对的原因吗)

当然,现在的四号已经不需要这种行为。本来我想象不出确切的行为来形容这种事情,但是看到评论区想要看爱哥“扬我国威”的粉丝们,一个被用来形容时下爆火的抖音网红伏拉夫的名词却经常出现,那就是“爱国营销”

事实上,令我感到很诧异的一点是,在那个视频锁了ip之前,评论区不乏喊各种口号的台湾人,但是嘛,四号(和背后的网易)却采取了缩头乌龟的应对方式(明明专门怼一餐更加能强化映像的)

2.有事称后辈,无事独立人

去年八月底的时候,事变开始的时候的一批全肯定或者说一四粉丝就将“是老爱认可的后辈”和“虚拟形象不同”作为不将战火延申到四号的理由。而这个理由因为说得过去,外加当时的老爱粉对于四号本质没有充分的理解所以被接受,并且在12.1之后作为“国爱无罪论”的一部分作为一种普遍性的认知进入了绝大部分的dd心中。这种认知在今年12月,AIC的播放量跌到谷底的时候曾经异变成了“希望四号作为后辈.接班老爱留下来的帝国”。即使这种荒谬的论调在老爱归来之后已经销声匿迹,四号是老爱器重认可的后辈的观点仍然能够在四号粉身上见到。

这个被看作既成事实的观点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四号是老爱器重认可的后辈,和老爱以及23号不一样。”这句话暗含了两个存疑之处。我们一个一个说。

首先是“器重认可”。在惊涛骇浪的绊爱事变中,四个爱酱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主要的争执点。在三月份之前,现在的love和aipii的粉丝维护分身企划和三人共享的绊爱的一个重要的例子就是主频道的n个多人出演的视频。在他们眼中,这是老爱或者说是春日望的一个支持分身企划的典型例证。再加上春日望曾经用自己的推特表达过“不要伤害他人”的推,被认为是向粉丝喊话,停止攻击23的行为。

这种观点在评论区得到了群嘲。且不论事实层面23号在分频道分开起源之前对阿望一手打造的帝国造就了极大伤害的事实,同样是阿望做配布的黑爱对于这两位的评论是“企划之外一点都不想见到”。kizuners都知道黑爱的用途之一就是将作爱酱无法说出来的话如实说出来。从黑爱的态度来看,估计123之间的关系只会更差。五

那么对于四号的观点呢?无论老爱还是黑爱都没有说明,但是如我们所知,老爱和四号的互动屈指可数——中文企划一次,生日会一次(这次的时间按照录像所示,真正重合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chinajoy一次,熊猫互动视频一次,学猫叫一次。没错,就这么多。而爱哥团队身在上海,在东京的A8和老爱更不可能在私下见面。(事实上学猫叫的联动时候就已经有评论区的专业人士指出,所谓的老爱和四号同步不过是配合staff做动作然后将剩下的工作交给剪辑罢了。三次元大概率见过面都没有过,二次元时间极短的互动还套着老爱和爱哥的皮;比起luna,爱丽丝这种无论二次元老爱三次元阿望都是好闺蜜的来说真是淡薄到几乎没有。再加上同为分身,传承于四号的意愿更加是乡野怪谈。就这样在几次二创大赛之中还能见到臆想所谓老爱和爱哥贴贴的文章。真是有博君一肖粉丝看着“没有糖我就做人工糖精”的味道了。

第二个是“后辈”这个词。说到这一点就得扯到四号的原始设定上了。如前文所述,四号本来是作为老爱的中文机体存在的。这就说明了她和23号一样,都是作为“四个绊爱”之一而存在的。按照现在老爱粉熟悉的话来说就是一开始就是分身。而在她发展过程中也没有对之前的设定进行更改。即使她的行为和视频越来越接地气,开头的“嗨多磨,我是绊爱”还是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包括之前a8发的科普小动漫,当时还没有分频道的23号和四号一同出现,四号说的是“我去负责中国“。从这点可以看出,四号实际上依然是分身的一员,她的设定和实际表现仍然更多的偏向“绊爱”而非独立的vup。

有人可能会说,那么四号的转发里面说的“谢谢前辈”呢?对此我只能说,这只是单方面的转发所宣称而已。事实上一直到现在,四号抖音和快手的短视频还是叫kizunaai绊爱。抖音和快手相对对v圈了解的人偏少,在这种地方保持这个名字,真实想法可见一斑。因此我的结论是,这两点都不成立。四号和老爱的关系并非如同四号粉所宣称的那样亲密(我甚至还听过把老爱比作刘备把四号比作诸葛亮的言论),在love和aipii已经将自己从“绊爱”这个身份中解离出来的当下四号更是成了唯一一个绊爱的分身。

当然,我觉得四号粉们并不会看到这些。毕竟互联网上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就是人只会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事情。

七月份增补:事实上阿望主持之后一四之间的关系从生日会的时候就能窥见一斑了。

下面附送的这篇专栏足以说明一切。

逆流而行的恶性饭圈化粉丝群体

当下v圈的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所谓的“管人粉丝比管人好看”。这点的形成和带来的恶果要是有机会另外讲。但是有趣的是,四号粉在这之中,非但没有像某些被老爱这件事启蒙的人一样意识到v圈的虚拟性从而成为婆罗门/乐子人,反而以此作为基础形成了当下的无脑护格局。这个转变过程和官方(运营)在这其中所起的作用值得一提。

应该说在对分身的认识还没有那么成熟,主要的质疑声音仅限于一小部分人的时候,很多人依旧抱着“四倍快乐”的心态推四号。但是在企划爆发,开始炎上之后,四号“泾渭分明”的态度(指不和23贴贴增加人气)为她带来了第一批粉丝。

后面的事情实际上缺乏记载。也许是推波助澜,也许是互联网时代人天生的喜新厌旧,从某一天开始四号粉的表现出现了大规模的180度的大转弯。而在12.1之后,老爱粉不再在四号的评论区受到欢迎。再往后只要表现出略诶一丁点的不支持——就会被举报然后凭空消失。同时,老爱粉丝因为集中精力对付A8直属的23而对四号问题的搁置变成了“原谅”。emmmmmm,这种操作有网易起家的魔兽世界剧情内味道了。

至于为啥说网易要为这件事在这件事上,另外一位先行者——因为口嗨被封禁的正山曾经有过连篇累牍的叙述。我在这里放上他在一月份发表的一些文章和视频。


这两篇文章揭露出了一个链条:用水军营造人多势众的感觉来吸引粉丝加入,用饭圈专精的粉头来灌输+强化固化粉丝的思想,同时以接受“四号/网易无罪论”的粉丝作为基础将这种“不翻旧账展望明天”的思想进一步发扬开去。

问题来了:这一切改不了四号的企划拉胯的事实。可能这也是为什么四号的评论区风格每况愈下,更加接近“幼儿园”的原因吧。因为只有低龄化,或者说自愿让自己失去思考能力者,才会接受这样的一个vtb。恐怕这也是为什么,多酱们作为运营却在四号的各方面,包括她的粉丝群之中如此活跃,感情是作为战锤40k帝国部队中的政委一类的存在啊。

至于敌意,恐怕是最容易解释的了。在将四号塑造成清清白白白莲花之后,所有的不利言论,不论是否有敌意,不论是否合理,都成了需要打击之清除之的对象。

因此我文章开头所说的一个事情我认为能够给出我的解释了——四号有意的将自己的粉丝群体塑造成一种无脑单推狂战士,以支持她的事业。


但是,粉丝对爱哥如此的如痴如醉,她对于粉丝又是如何的呢?

这是四号的生日会名单,可以看到.......群星璀璨。但是四号在这之中,接触过的只有胡桃,ruki,还有她的“前辈”。

在这之中,前辈在分频道之后和她关系不冷不热,前辈的粉丝们孜孜不倦于让她摘下晃悠悠;ruki和她之间的互动除了画伯之外没了。

而接下来这些陌生人,与其说是请来庆祝她的生日会,不如说是来为她带来热度和流量的。

连自己的生日会都如此精心算计,面对自己的粉丝又能有几成真情实感呢?

结合四号出道一年内做的工商频率远远超过她的前辈和绝大部分vtb,我真的有种冲动想要问问四号粉——你们是推了个v还是推了个无情的恰钱机器?你们是粉丝还是全自动韭菜?

就算对着言必称前辈者的生日祝福,也是满纸自夸。


关注过绊爱的人都知道,绊爱这个企划的宗旨就是:“用羁绊链接全世界”。

但是,从我加入到老爱粉对抗分身企划之后,我看到这位所谓的“中国绊爱”,她的羁绊几乎都是和多酱,和为她冲锋陷阵的粉丝头子,和她背后的诸位大人物们连在一起。而她的发展历程,更加像是和“第二个绊爱”“始皇帝的继承者”建立羁绊的过程。

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转载一下我的同路人在四号评论区的评论来表明我的所思所想,毕竟他说的比我这篇文章清楚多了。

也许有人觉得主频道的观众敌视爱哥运营及其部分粉丝是无理取闹。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正是旧问题的不断积压未得到解决,新问题不断出现,才导致今天双方对立的局面。
我希望在此说明几个争议问题:
1.抖音快手火山等平台账号名称问题
即使是分频道后,这些账号名称亦一直为“Kizuna ai绊爱”,简介亦并无特别说明,却用以发布中国绊爱的视频,实为欺世盗名之举。此后工作室得到观众反馈后转为“Kizuna ai cn”(是否能分清那就见仁见智了)
2.B站官号号视频标签问题
分频道后,爱哥官号继续使用“绊爱”“AIChannel”“Kizuna ai”等视频标签。工作室得到反馈后转为使用“中国绊爱”、“爱哥”等标签。
3.自称问题
自出道以来中国绊爱一直以绊爱自称,称爱酱为另一个我。分频后有了自己的昵称,称爱酱为前辈,但自称仍然是绊爱。在中文语境中,前辈一词不可能指自己,所以这是爱哥对自己与爱酱是不同的两个个体的承认。既然是两个独立的个体,那么就应该拥有有区别的两个名字,如此一来爱哥就不应该使用“绊爱”。后来工作室的操作亦证明了这点。早期哎咿多大考核封面上(分频后)用的是“绊爱”,最新一期的封面已经改为“爱哥”;在和胡桃的联动视频封面上为“绊爱”,后换成了“爱哥”。在爱酱回归直播中,更是将“绊爱”与“爱哥”并列。

今年1月份的时候在快手平台发布“自我介绍”,认为自己是16年出生,并“共享”前辈的成就。此视频后来已删除。由此事看出中国绊爱的运营存在问题,哪怕是分频后的1月仍发布分身企划初期的视频。而工作室删除视频的行为,等同承认了爱哥与16年生的爱酱不是同一个人,爱哥的故事19年才开始。

早期的联动活动中,中国绊爱一直以“绊爱”为官方名称,更出现了“网易旗下绊爱”的说法。而分频道后的工商活动则以“中国绊爱”、“爱哥”为宣传文案名称。
4.昵称使用问题
在19年12月份分频道后,中国绊爱有了自己的昵称:爱哥。“爱酱”则是绊爱一直以来使用的昵称。但官方未和相关合作方说明,导致合作方出现了昵称的使用混淆,粉丝们亦将两者昵称混用。官方甚至在与真我手机的合作中使用了“爱酱”,后工作室就此道歉更正。

以上问题及工作室的应对措施,证明爱哥的开场自称为“绊爱”,是不妥的。若不统一,则是自相矛盾。

绊爱”只有一个。

AIC官号和爱哥官方都是由网易运营,只不过一个公开说是哎咿多工作室,一个避而不谈罢了。分身企划并没有结束,作为现时唯一的分身“中国绊爱”,仍在运营上存在以下问题

1.个人自称“绊爱”与视频和工商活动文案自称“中国绊爱”不一致

2.官方手办的宣传文案中使用“绊爱”,亦无任何关于两人身份的特别说明

3.是否能吸取教训,提前告知合作方注意相关问题

以上问题的解决和网易今后对两者资源的分配,将决定她们在国区发展的未来,亦关系到纷争终结与否。

有人会问:有问题你去找运营啊,来爱哥这干嘛?这是将爱哥和工作室割裂开来,爱哥官号是由哎咿多管理的,爱哥也在哎咿多的指导下获得了很多成功,同时也犯下了不少错误,无论是否情愿,责任不可推脱,只不过是多与少的问题。

 一些人说某些不理智的粉丝也别吵了,那么越吵就越会败坏那么的路人缘,爱哥和爱酱也不会希望我们整天这么吵来吵去。然而现实却是当我们指出了问题,仍有一些人在不分黑白的拼命护主。只要问题能够解决,没人愿意吵来吵去,可惜某些人就是不愿意解决。最后,本着和平友善,尊重客观事实的想法,对爱哥粉丝提出一些忠告:
1.请勿在投稿爱哥的二创或录播时使用“AIChannel”“绊爱”“爱酱”等视频标签,希望你们能注意到官号的更正。
2.请勿在没出现爱哥的地方刷爱哥(如爱酱的频道),亦注意两人昵称的区分:“爱酱”、“爱哥”,而“绊爱”亦不能用于爱哥身上。
勿混淆,以致给他人造成困扰。
3.“人工智障”梗,爱酱说过不喜欢,即使你们愿意用在爱哥身上,亦希望你们慎用。

最后,我只想说一段话——

我讨厌四号和她的粉丝
因为她第一次出场占了老爱的位置,她背后的wy只把新闻媒体记者当人
因为她的设定明明是日本的中文传播大使,却一点儿都没有学习日文的意愿
因为她在国籍问题上不清不楚,作为日本人妄图用喜欢中国来洗刷自己
因为她对于自己口口声声的前辈陷入危机无动于衷,甚至在最低谷的一月放出过取而代之的风声
因为她在四月底的回归前后对自己前辈风向百八十度大反转,而不以为意
因为她对于反对的声音一概不解决问题而解决提问题的人,甚至用删除温和评论留下激进的方式来污名化反抗者
因为她的粉丝根本没有办法正视历史,甚至通过影响萌百编辑的方式来制造历史
因为即使在她和她的前辈负距离接触的时候她的粉丝依然没有下限的进行骚扰举报和辱骂
也许,也是因为——她的粉丝对她全心全意,用让自己变得与饭圈无异的方式来保护她,她却宁愿用大笔的资金大量的时间耗费在工商和请名人为自己站台。即使提升一下自己的能力或者是改进一下直播的乏味,是让她的粉丝和她都能够迅速风评转好的方法,她也不去尝试。
因为以上这些原因,我讨厌她的粉丝但是为他们感到悲悯,而这悲悯反过来让我更加憎恨四号。


专栏链接: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