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一丢丢黑花)张起灵你他娘的给小爷变回来!/再见

大家好,我是标题党。(其实也不是)

厚颜无耻要三连,谢谢大家!

前半段吴邪第一人称视角,ooc警告

  我快要死了。

  我叫吴邪,今年八十七岁,在盗墓贼这行里已经算的上是高寿了。我的头发早已花白,容颜却可以称得上年轻,相较于岁数而言。大抵是年轻时吃过麒麟竭的缘故。

  我又踏上那积蓄千年的皑皑白雪,登上了故事的根源——长白山。

  现在长白山旅游业发达,只是深处还是要老人来引路。我坐在雪橇上,前面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他正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说话。

  “老板叫什么啊?”

  “吴邪。”

  “老板今年高龄啊?还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再高龄也没你高啊,张起灵。”闷油瓶并没有伪装的太过精细,两根奇长的手指还拉着绳子,“他娘的给我变回来,太丑了。”

  他脱掉了面具,冲我笑了笑。

  “唉。”我叹了口气,“小哥你应该感觉到了吧,我快要死了。”

  “……”闷油瓶不说话,继续赶着路。

  “小哥,我要是走不到那儿了,你就带我去,你看着随便扔哪里都行吧,我就是想着离终极近一点,说不定死后还能有什么奇遇。”我这辈子都想知道青铜门背后,终极到底是什么,但看上去不行了,所以我想离目标近一点,就像那个钓鱼的老头一样,也挺好。

  “嗯。”他答应了。

  …………

  我们又来到了当年的冰隙,我太累了,便道:“小哥,我走不动了。”

  他会意,因为背上背着一些装备所以抱起了我。我也随他,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我知道我不可能陪着他一辈子,我已经这么老了,他还是当年的样子。所以我从没想过要越界,那只会徒增伤心和痛苦。只是最后的时间了,贪恋一下他的温柔也不是什么罪无可赦的事吧。  

  “小哥,你听我说,你回去以后,去我在吴山居的房间,书柜后有个密室,我给你留了一份礼物。”

  “好。”他道。

 他是我信仰的神,我把他拉下神坛,也可以把他重新捧回去。

  我沉溺于他的温柔,就这样沉沉睡去。

  

百年之后

  长白山因地质变化,出现了一处塌陷,发现是千年古墓,考古队联系到了张起灵和黑瞎子。

  “哑巴张,好久不见啊。”黑瞎子知道这墓的凶险,虽然他没有见过青铜门,但也听过这里面发生过的故事。

  “嗯。”

  一路上没什么危险,张起灵早就清理过了,替吴邪。不过他已经忘记了他,差不多有百年之久了吧。

  …………

  “这就是青铜门啊。”黑瞎子对精美的花纹赞叹不已,“诶那堆小孩儿要开棺了。”

  九龙抬棺,五个人一齐用力才把棺盖移开。

  张起灵不知为何,想阻止他们开棺,不是危险,只是深处的记忆告诉他,不能开。

  “哑巴张,你……”黑瞎子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张起灵。

  ……张起灵才发现,自己哭了。

  棺盖终究被移开了,考古队的人各个眼放金光,张起灵和黑瞎子看清了里面是什么后,立即让这队人退开。

  “这么多年,吴邪这小子藏在这儿清闲啊。”黑瞎子忽然有些感慨,好像一下就回到了那段时光,解雨臣还能在戏台子上唱戏。

  张起灵抚上吴邪的脸,顺着翻开他的右手手心,是一串他留下的记号,回忆翻涌而至,吴邪最后送给他的礼物是……遗忘。

  他早就和张家人联系好了,把张起灵锁在密室灌入迷药,再由张家人把他带走消除记忆。

  “哑巴张你够大方的啊,玉甬,全套帛书,两枚鬼玺还有你的黑金古刀全都拿来给他陪葬了,担心没你他路上被欺负?”解雨臣下葬时只带走了他的蝴蝶刀和一身行头,黑瞎子亲手放下去的。

  “不止。”张起灵打开背包,把全套的雷式样图纸,一小枝青铜古树的树枝和一个他亲手做的云顶天宫的缩小模型放了进去,把黑金古刀拿了上来,道,“我原来想把黑金古刀暂放在这的,到时候再来换。”一放就是百年。他总觉得这些东西该带着,果然用的上啊。当年他背的装备包里其实就是他想给吴邪的陪葬品。

  “你们在干什么?!”考古队的人觉得他们这是在破坏文物。

  “回去吧,这里无法考古。”张起灵对他们道。

  “为什么?!”考古队的人无法理解。

  “为什么?我劝你们不要多事,不然你们都走不出去。”黑瞎子懒得和他们解释,要是说这人是他们百年前亲手放进去的,恐怕被用来考古的就是他和哑巴张了。

  “你们不能前进了。”张起灵一人合上了棺材,眼神里多了些人气。鬼玺给吴邪陪葬,没有人能知道青铜门后是什么样的。

  “确实,要是你们有本事打开那扇门,我们可以陪你们继续。”黑瞎子道。

  当然,最终他们回去了。

  百年前

  张起灵抱着吴邪,感受着他渐渐微弱的呼吸,他最后是笑着的。他要让吴邪睡在一个离青铜门最近的地方——九龙抬棺,他是道上神佛,他要将吴邪也拉上神坛,永远被守护,敬仰。

  张起灵推开了棺盖把吴邪放进去,静静抱着他不知哭了多久。在他的手心刻下了记号,用麒麟血封住七窍,替他穿上了玉甬,不过头没穿上,因为吴邪已经死了,玉甬再神奇也没用了,只能这样让他尸身不腐。这是张起灵的私心,他希望吴邪的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

  他合上了棺盖,浑浑噩噩不知怎么就出去了,他顺着当年来时的路,好像又看见那个青年在他身边聒噪的讲着世界的美好,这是他和这世间唯一的联系,现在,他静静地躺在了青铜门前,就好像当年他进了青铜门一样。他好像知道有多难过了,姓齐的总说他的心不会痛,但他是人,情到深处,还是会痛的。

  再见,吴邪。

  

人总是过着刀尖舔糖的日子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