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大師15周年的“至今為止和今後”①(天海春香篇):中村繪里子訪談

《偶像大師》的街機遊戲開始於2005年7月26日。之後,從765pro的故事開始的《偶像大師》,有《偶像大師灰姑娘女孩》、《偶像大師百萬演唱會!》等多個品牌,同時遇到了許多“製作人”(=粉絲),他們帶著各種各樣的想法繼續成長,今年迎來了15周年。這次,以765pro的偶像們為標題的《MASTER ARTIST4》系列的發售為契機,回顧《偶像大師》15年的歷程,為大家送上更加期待未來的特輯。・接受了採訪。從她們的話語中,希望大家能感受到“偶像大師”的“至今為止和今後”。


第一彈果然是這個人吧。飾演765pro中心人物天海春香的中村繪里子。一邊夾雜著讓人感受到和春香的羈絆的小故事,一邊作為春香一角長期參與《偶像大師》,以廣闊的視野講述了15周年的故事。



因为不想改变,所以希望和以前一样,但是正因为有这样的心情,所以必须要创造出新的东西。不那样的话,就不能继续下去

 

7月26日,《偶像大师》开始已经整整15年了。中村先生作为天海春香的角色长期参与了项目,对于迎来15周年有什么样的感慨呢?

中村:有点松了一口气。因为不是提出“就这样继续下去吧!”这样的目标而开始的项目,所以每年回顾的时候都会很开心,觉得“真是度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啊”。15周年,虽然也有因为最近的事情而无法直接实现的事情,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迎来的15周年还要继续哦”的感觉,也能感受到未来。

 

比如说10周年的时候,你还记得自己有什么感受吗?

中村:當時,我在想:“这样一切都結束了。”並不是是說偶像大师會結束,在巨蛋举办偶像大师的演唱会,一开始就在台词中,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仅仅是在游戏中,对我们来说也有着非常大的意义。以此为一个段落,流向也会改变吧。但是,今后想要做的事情和要做的事情之间的区别是完全不同的。希望做的心情,虽然在那之后也一直实现着,但是回头的时候绝对不能留下“这样做就好了”的想法,10周年的时候就已經这么想了,而且实际上我也觉得已经完成了。

 

10周年时候的集大成,好好地显示了。

中村:是的

 

但是,还請要继续哦(笑)。

中村:(笑)是的。果然,今后也一定会有不变的东西。每天都是和偶像一起度过的时间,也能了解到至今为止不知道的那些孩子们。一天一天积累起来的部分,一定是10年前、1年前、现在都不会变的吧。

 

這次發行的《MASTER ARTIST4》中收錄的“New Me,Continued”也有這樣的歌詞。《變化的景色/不變的願望》,這句話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對於與《偶像大師》相關的演員們,以及喜歡的人來說,也有會改變和不會改變的事物。

中村:無論哪一個都很重要,“不想讓別人改變”的願望會產生新的東西,我覺得這是反過來說的。因為不想改變,所以應該和以前一樣希望,但是正因為有這樣的心情,所以必須要創造出新的東西。不那樣的話,就不能繼續下去了吧。

 


追溯到《偶像大師》啟動的2005年,當時中村先生認為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項目呢?在那之後的5年、10年、15年中,請告訴我你的看法發生了什麼變化。

中村:一開始真的很容易理解,我覺得培養偶像,直到出道為止都是作為遊戲來玩的。因此,雖然在甄選會上也有歌曲,但真的是所謂的“那麼,你們的舞臺現在開始了。去吧!”我想是不是在類似的地方播放ed的遊戲呢(笑)。但是,並不是這樣,而是實際站在舞臺上的她們,在那之後也進行了製作和支持,知道她們會朝著更高的目標前進,在自己心中覺得“真的嗎~!”完全不同啊”(笑)。於是有了第一次革命。

因為我們是從街機遊戲開始的作品,所以讓人們來認識我們非常重要。因此,在那個時候偶然訪問了世間所追求的東西,我覺得很有趣。作為世界的潮流,偶像的存在是人,實際上和自己生活在同一個時代,只要伸手就够得到。從2005年開始,這種具有真實感的質感就發生了變化。

 

真是有趣的分析啊。所謂アイドル,原本就是偶像的意思,當時發生了與之完全相反的現象。向現實體驗的東西,把偶像這個詞的意義完全相反地轉換了,就是那個年代吧。

中村:是啊。這樣分析是從後面開始的(笑)。每一年都能感受到這是一個從每個人的需求和時代相匹配的地方而開始的項目。因為可以直接遇到,所以才需要這樣的項目。在製作音樂方面,從整個團體的範圍來看,有一個流行歌曲和偶像的時代,一段時間後,出現了集體偶像,此後,浪潮一直延續到當前的AKB團體和坂道團體。那個時候,比如說早安家族,真的有很多非常喜歡偶像的作曲家,為我們創作了初期的《偶像大師》的樂曲。歌詞的氛圍和曲調也是,將這些人喜歡的東西直接以理想的形式填入歌詞,我認為這是偶像大師的原型。

 

回想起來,《偶像大師》的音樂一直都是這樣的。總是包含了作曲家的喜歡的心情,熱情的想法

中村:是的。然後,實際上是以偶像為主題,所以不僅限於偶像音樂,“我想把自己喜歡的東西交給偶像”這樣的想法,加入EDM和DJ之類的東西,還有更加古典的東西。這是一個吸收了各種心情,將其融合併返回的項目。

 

和天海春香的關係怎麼樣?她可以說是“偶像大師”的中心人物,我想聽聽她相遇時的印象和之後的看法變遷。

中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覺得“是個給人樸素印象的孩子啊”,有點受到了衝擊(笑)。

 

衝撃(笑)

中村:我和春香的相遇,雖然已經快20歲了,但是當時的動漫雜誌、遊戲雜誌上看到的女孩子們的臉和春香完全不一樣。眼睛非常炯炯有神,頭髮的顏色也是因為動畫而形成的漂亮顏色,視覺效果十足,佔據了王道。某一种情况下,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于是就当上了声优。之後在成為聲優的那一刻我遇到了春香。咦?”嗯(笑)。看起來像一個真實的人。當我看到一個非常簡單的設計並且面部比例非常接近實際人時,我感到驚訝。但是當我以為我想像中的動漫中的偶像閃閃發光時,想著“為什麼呢~嗯♪”這樣的感覺不會著迷的時候,我說:“我將成為聲優。 但是,當我面對這個孩子時,如果不放弃自己的想法就無法得出結論,我覺得這個孩子是人類,所以我認為我不能以所謂的動漫遊戲風格說話。'' 當時我是這麼想的。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這個印象大概是15年來一直在一起的吧。

中村:是的。變强了呢。可能會有點噁心(笑),有時候會聽到春香的聲音。收到劇本和曲子的時候,“會有春香的聲音。她會怎麼唱呢,該怎麼說臺詞呢”。 會有這樣的的時候。

 

別說噁心了,這不是超熱血的話嗎?

中村:真的嗎?“不,這不是你接下來要做的嗎?”“那為什麼呢?”我經常這樣想著(笑)。雖然還沒到可以進行妄想對話的程度,但想像一下她是怎麼唱這首歌的,聽到她的聲音,隨著年數的新增,漸漸地新增了。在安心的同時,也有明明聽到了卻不能表現出來的悔恨。明明知道“春香想這樣唱”,卻感到做不到的窘境。

 

中村和春香是按照之前說的那樣一起生活的,與其說是表現出相隔很遠的某些東西,不如說是從一開始就有在旁邊的感覺,有沒有覺得那個距離更加拉近了,產生了羈絆的小插曲?

 

中村:2014年,在SSA舉行了集合3個集團的偶像的聯合演唱會。那個時期正在錄製劇場版,一直和春香在一起的時間持續了2、3年,是在這一過程中集大成的演唱會,但那時一起唱歌其中一個孩子遇到了一些麻煩。沒安裝好耳機就出了舞臺。我雖然站在她看不見的位置上,但是唱著歌也聽不到她的聲音。“咦?”這樣想著,就非常擔心了。她最厲害的,是在歌曲的中途好好地解調,一直表演到最後,我想對前來的各位沒有問題地傳達了。

但是在那之後,當我問“發生了什麼事?”時,那孩子也非常後悔,但是當聽到“對不起,我當初應該好好確認一下的”這樣的話的時候,我就覺得“啊,太好了”。在我心中,如果是身體發生了什麼异常,令到之後的表演對她來說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如果變成了不得不強加於人的狀況的話怎麼辦呢。但如果只是忘記帶耳機的話,下次就不會發生事故了,所以覺得挺好的,就那樣說了。那樣的話,聽了那個的staff桑,說了「那個,你好像春香喲」。我還想,“哦,是嗎?”如果是中村繪里子的話我就不會這麼說了,也許我沒有這樣的感覺。「太好了。身體沒事,那就沒問題了」,我覺得如果是我自己的話就沒法說了。在春香的附近,持續著密切的關係,在《偶像大師》裏和大家接觸的時候,自己也變成了春香和大家在一起時的模式。 

 

正如春香所思考的那樣,中村先生自己也在思考。那個不僅距離近,而且幾乎是一樣的存在。

中村:是啊。所以,收錄頻率下降的時候,個人和春香在一起的時間會比較空閒,會覺得“我的性格很差”(笑)。雖然誤以為自己是好人,但卻說“不對,這是春香”。20多歲的時候,我覺得作為一個不錯的人,能够健康幸福,都是托了春香的福,現在我是這樣在想(笑)。

 

(笑)如果是這樣,還是不要離開比較好。 請把春香牢記在心(笑)。

中村:(笑)是的,絕對。所以我覺得我能幸福地度過人生。


春香不是在身旁,而是在我裡面。在成為我的指路明燈的意義上,希望你能一直和我在一起

 

作為偶像站在舞臺上,我覺得是非常特別的事情。中村先生是聲優,雖然並不是為了唱歌跳舞而進入表演的世界,但扮演了春香這個偶像的角色,和她一起站在舞臺上。我想問一下作為偶像站在舞臺上的快樂或者困難。

中村:我所認為的偶像,大概不是站在舞臺上的自己吧。一直有背離那裡的感覺。我印象中的“偶像就是這樣的存在”和自己站在舞臺上所能做的完全不同。作為偶像,不是作為天海春香站在舞臺上的感覺,而只是中村繪里子。但是,我也覺得站在舞臺上是沒有春香就做不到的事情。但是,正因為這一點不同,我覺得在演唱會上才能以聲優的姿態站在舞臺上。與《偶像大師》的世界相關的、真實的人類正站在那裡,所以建立了特別的關係。我覺得那是寶物。

 

至今為止有一起出演的演員,但是實際上15年來一直做著同樣事情的夥伴,在人生中不是也很少見嗎?我覺得確實是像同志一樣的關係,能告訴我和她們的對話和事件中印象深刻的一幕嗎?

中村:總覺得,無論是誰都會慢慢覺得“融化了呢”。一開始彼此只作為人來接觸。但是,收錄後,在廣播裏聊天,練習演唱會的話,大家都會變得像偶像。不僅僅是因為演了所以才進入了那種模式,而且我敢肯定每個人心中都是偶像,,這一點一點一點一點地滲透出來了,所以我都覺得她們全員都是非常有人情味的765pro的偶像。

 

關鍵字是人情味。

中村:很厲害哦。令人嚇一跳。我覺得我在那裡。收錄的時候,會讓我聽聽比自己先用同一個劇本錄的人的聲音,但是我感覺到一種深度感讓我覺得“啊,有啊”。

 

(笑)這次發行的《MASTER ARTIST4》,有新曲,有翻唱,也有廣播劇,不是很豐富嗎?我覺得有很多值得一聽的地方,中村先生您希望怎樣享受呢?

中村:這次3個人同時出場,3張就可以持續一個回合,我想這也是一個可以享受各種變化的嘗試。翻唱曲是在傳達自己的想法的同時,最終的選擇是想把那個時候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事情作為春香的專輯傳達給大家。3張專輯也有一些試聽,希望能將一張專輯的豐富多樣性盡可能地傳遞給大家。

 

春香的solo,有一首名為“I’m yours”的曲子。我覺得這個純粹是很厲害的曲名啊(笑)。

中村:(笑)是吧。“you”是第二人稱,是表示對方的對象的語言,但是很多人都適用。以春香為主軸的時候,那既是製作人,也是作曲的工作人員們,對我來說也是和春香的關係,自己也有著“you”的距離感。我做了一種多方面的捕捉方法,把想要向未來前進的自己稱作“你”。當然,我想粉絲們也包含在“you”裏。

 


在2月的幕張展覽館看リスアニ!LIVE的時候,中村先生在舞臺上說了15周年的事情,”因為叫著“完全不會手下留情!,所以想像著是個比較激烈的人,但是因為是溫柔地說話的人所以很安心(笑)。

中村:(笑)那個時候,不知不覺就得意忘形了。

 

一起享受“不手下留情的LIVE”的客人,LIVE的製作人,對中村先生來說是怎樣的存在呢?

中村:嗯……幫兇(笑)。和搭檔也不一樣,只是夥伴這種甜言蜜語也不行。然後,我想我們會一起創造一個機會,讓當場製作出來的東西成為新聞,讓後來認識的人覺得“那麼,試著接觸一下吧”。

 


中村先生作為聲優的職業生涯的大半,或者說幾乎所有時間的旁邊都有“偶像大師”,想對一起走過來的春香說什麼呢?

中村:我覺得能和春香在一起是在2012年獲得《東京動畫獎》這個獎的時候吧。能和春香以同樣的視角來看我,我也覺得我沒有什麼好害羞的存在。一開始我誤會了,就算有春香的樣子,如果我不演戲的話,這個孩子就不存在了,我有這樣的感覺。但是,當我開始發聲的時候,我覺得“不對,因為有這個孩子,所以我也能在”。我注意到了理所當然地思考著的事情是多麼的驕傲。和春香相遇的時候,我覺得我的年齡是姐姐,所以想著“必須要給她演”,但是完全不一樣。

在那之後,我會一直想著,因為有她在,所以我才能存在。她一直牽著我的手往前走。而《東京動畫獎》讓人覺得“現在可以在她旁邊看到她牽著手的樣子”。雖然感覺位置稍微有點變了,但是如果沒有她在的話,我覺得沒有必要,或者說是沒有存在的意義,這樣的感覺在那之後也變得更強了。所以,不是在旁邊,而是在我裡面。我希望能一直在一起,成為我的指路明燈。

 

來源:https://ddnavi.com/interview/652961/a/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