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平安京记事 番外十二 大狐狸与小巫女(七)

  傍晚,浑雄的钟声响起。信徒三三两两地离开了。玉藻前坐在金顶之上,望着远落的夕阳。那是普照大地的存在,是尊贵的天照大神。

  但玉藻前并不是感慨什么“夕阳无限好”之类的,而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的了。

  他想起平日是如何威风,命令属下。而现在……想到这里,他又拿起抹布擦了两下金顶。

  信徒走光了,神社又清寂了下来。神境的大门关闭,隔绝了人与神的往来。

  “大狐狸,吃饭了。”巫女的呼唤声传来。

  玉藻前抓起抹布,跳下了屋顶。


  夜

  玉藻前靠在神殿的贡桌旁,若无其事地拿起一个苹果吃了起来。

  平日巫女都不让他靠近贡品桌的,大抵还是对那天掀翻贡品桌的事耿耿于怀。

  哼,管他呢。玉藻前狠狠地对着苹果啃了一口,愤愤不平地想着:居然敢克扣我的油豆腐。

  突然,他目光一瞥,看到前院之中多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是贼?玉藻前想到。竟然敢偷到我的头上。玉藻前抬腿走了出去,但他又止住了步伐。

  不对,鸟居隔绝了人神的往来,那只能是……

  嘿嘿,巫女,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要干什么。

  夜色,步伐轻迈。巫女绕过了神社,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山中,山青,水秀,月明。水流落下,发出清脆的响声。水波荡漾,映出磷磷的月光。

  巫女褪下了手中的布包,亮出了其中之物。那是一只竹笛,似乎已经经历了许久了,但保养得很好。

  竹笛轻轻送到嘴边,淡淡的音韵飘出。月光依旧洒下,水波依旧荡漾,可以一切却有了不同。月光开始有了韵律,水波开始有了起伏。花朵轻舞,芳草轻摇,枝头轻晃,一切都为她打起了节拍。萤火虫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只知道它们围绕着巫女,旋转,升腾,为那曲而舞。

  仙女。

  那被萤火虫衬托的巫女,宛如仙女一般。

  玉藻前自己懂得吹笛,也见过大师吹笛。跟随在天皇一旁的玉藻前也曾是见过那些首屈一指的大师、名家,却未曾觅出一个,能与之比肩。

  那与天地共鸣,更像是天方夜谭。

  在玉藻前的印象中,唯有神明,方能如此。

  一切,一切,如梦,如幻。

  玉藻前不禁一步迈出,却已然忘了自己身在树梢之上。

  一步迈出,一步踏空。下一刻,便听到了重重的砸落地面上的声音。

  “咚!”


(emmmmmmm...看到好像有些人对大舅抱不平哈(〜 ̄△ ̄)〜本咸就小小的说两句)

(本来最开始是源自《初遇》的(就是下面这个)然后没忍住,又补着写了点。因为这个头没开好,所以整篇就注定了是搞笑风了,以及被吃得死死的大舅)

(而且绘卷里都说了大舅遇到了克星嘛……)

《玉藻前绘卷贰 七夜》

(图片来源:https://www.duitang.com/blog/?id=897931231)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