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SE】黑猫警长(录制篇)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私设如山


    “哇,这个地,夏之光,”焉栩嘉彩排上台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舞台怎么这么滑,“这个你们不好翻吧?”

    夏之光一开始还没注意,焉栩嘉一提醒他才用使劲儿蹭了蹭舞台:“这个真的好滑啊,姚琛……”

    姚琛赶紧捂住他的嘴,生怕被江思谨听到,这下好了,江思谨没听到,何洛洛倒是听到了。

    “不好翻是吗?”

    赵磊安慰他:“对咱俩影响不大,咱俩是背翻,他们两个空翻的比较难。”

    张颜齐胡撸胡撸何洛洛的后背:“没事啊,哥做你稳稳的底盘。”

    周震南嫌弃的看着捂住夏之光的姚琛,扶额:“不是,你捂他干嘛,当姐是傻子吗?”

    “她和姐互相认为对方是傻子,”赵让笑的很夸张。

    江思谨在观众席,看他们絮絮叨叨的就知道肯定有鬼:“也哥,你们台上有什么问题吗?”

    刘也:“地有点滑,不好翻。”

    姚琛:也哥,你是我亲哥……

    江思谨翻身上台试了一下:“还真是。”

    夏之光挣扎着从姚琛的手里逃出来:“我们试试,应该问题不大。”

    其实江思谨自己心里清楚,她说啥他们到时候也肯定是要翻的,而且现在也已经来不及改了。

    “那,你们把动作放小点。”

    说完,江思谨也没再看他们,径直下台去监视器那边等待他们的彩排。

    “这还是小谨吗,”张颜齐对江思谨的反应大吃一惊,“亲妈变后妈了?”

    姚琛用手肘作势锤了他一下:“妈什么妈,人家比你小。”

    周震南意味深长的看了姚琛一眼,随后嘱咐道:“技巧都注意着点啊,洛洛……”

    何洛洛秒懂:“我们也提前试一下。”

    现场老师:“来,咱们彩排了啊,各就位。”

    周震南:“快,到位到位。”

    有了上次姚琛骨头挫伤的经验,江思谨在他们彩排的时候全程紧张,跟着一块看效果的导演还说呢:“这么多团的经理,你是最紧张的。”

    江思谨苦笑,眼神一刻也没从台上移下来:“我们团什么地方都能有意外,可不敢掉以轻心。”

    

    台上已经跳完一遍,中间休息的时候周震南走过去问:“翻得怎么样?”

    夏之光摇摇头:“没问题。”

    张颜齐拍了拍旁边何洛洛的肩膀:“洛洛这次比训练做的还好,磊磊,你那边呢?”

    任豪说:“磊磊稳定发挥。”

    姚琛点头:“我这也没问题,你们在梯子跳的小心,别栽下来。”

    说完,姚琛回头和台下的江思谨对视了一下,江思谨下意识的坐直了,直勾勾的生怕他下一句话就说“我手伤复发了”。

    姚琛轻轻的朝她笑了一下,摆摆手:没问题。

    江思谨这才出了一口气,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自从上次陪他们练习结果眼皮底下伤了好几个后,江思谨每次看他们排练都悬着一颗心。

    老师:“好,R1SE彩排完毕,下一个团队入场。”

    周震南朝台下挥手:“姐,我们结束了。”

    “好,”江思谨小跑着跟上他们去休息室等待录制,“有几个地方给你们说一下。”

    休息室里,大家围坐一起,江思谨在大屏上给大家分析:“这个阶梯队形没出来,小翟,到时候要再往外出一点。”

    翟潇闻认认真真的点头:“行,多走半步呗。”

    “还有,这个部分,嘉嘉,手高了。”

    焉栩嘉:“好,我一会儿演出压低点。”

    “技巧,”江思谨犹豫了一下,“没啥可说的,完成度挺高的,挺好。”

    任豪老大爷发言:“我跟你说,小谨啊,真正跳起来跟我们平时的舞台真差不多,不信你问他。”

    然后,他指向了刘也,众所周知,江思谨在这方面还是很相信刘也的。

    刘也应和:“确实,他们的动作也挺稳的。”

    “噗,”江思谨看着他们认真安慰自己的样子忍俊不禁,“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我再怎么不放心最后的舞台决定权也是你们的。”

    张颜齐尔康手一下就出来了,说:“不,小谨,你也是我们团的一部分。”

    江思谨一个头两个大:“没有在跟你讨论团魂的问题!”

    大家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江思谨无奈又宠溺的承受声波攻击:“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去录制吧,刚说的别忘了。”

    “好~”

    江思谨和他们同步起身,送他们出门,作为经理,她只能呆在休息室,不能陪他们去录制的备战间。

    周震南和兄弟们对了个眼神儿,然后第一个走到江思谨面前:“姐,那我们走了。”

    说完走了出去,翟潇闻跟上来比了个花手,欠不溜飕的说了一句:“我们会加油的~”

    江思谨白了他一眼,对着背影嘱咐:“你队形到位啊。”

    焉栩嘉和赵磊还组合着过来,齐声唱:“再见了妈妈今晚我就要……”

    一边唱一边往外走,生怕因为皮被江思谨打。

    刘也调皮的飞过去:“加油!”

    赵让装的贼稳重的过来拍拍江思谨的肩膀,像个家长似的嘱咐:“老实儿在这等着,别瞎跑。”然后也跟着出去了

    任豪过来:“安~”

    何洛洛跟上,对江思谨wink了一个:“哦吼,走了~”

    夏之光直接当场翻了一个,然后摆了个pose :“等着我们凯旋吧!”

    江思谨无语望天,这都谁家傻孩子?

    剩下的张颜齐看了一眼姚琛,姚琛推了一把他,他就直接出现在了江思谨面前:“额,内个,就,挺突然的,小谨……”

    江思谨比了个打住的手势:“快走不送。”

    “要得~”张颜齐飘走。

    然后江思谨转头看剩下的姚琛,琢磨着他是什么花样,说一句“姚琛走了”?姚琛不是来了就不走了嘛?

    姚琛收起了刚刚玩闹的态度,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直接走过来长臂一揽抱住了她,两个人如此近,近的彼此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和呼吸。

    半晌,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在她耳边温柔的说:“放心,别怕。”

    像是承诺,也好像还有些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让江思谨一直悬着的心突然有些沉静,伴随着还有一点无措,双手不知该抱上去还是该挣开他。

    “你……”不自觉的,江思谨的声音有些发抖。

    姚琛又加重了一下力道,然后才缓缓放开了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眸子深邃认真,里面蕴含着无限多的情绪,但他偏偏没再多说一句话,转身跟着兄弟们出征了。

    江思谨回过神的第一件事是四下确认了一下没有摄像机,然后才放心的收敛起了刚刚的悸动。

    她表现出来的担心,他们都知道;她说不出口的害怕,他也都知道。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