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来自1999年的简易“漫展”,它告诫我们现在的二次元文化来之不易

随着广州漫展与上海漫展中“JK制服事件”的越演越烈,舆论与大众的眼球早已经不单单只是停留在单个事件上了,而是慢慢的向整个二次元COS圈蔓延,也许这里会有人吐槽我“JK”也算二次元圈吗?可我想说的是,不管你是否承认,但在目前国内的客观大环境中,“JK”圈是被默认划入二次元cos范围内的,这个其实只要去过漫展的小伙伴应该都懂一二,因为这是主办方及普通看客心里所认可的,不过作为专业人士的你可以不接受,我也认可你的态度。

广州JK事件女主

言归正传,我个人觉得这次“JK”事件发酵扩大并不是一次偶发性的意外,而是多年来二次元漫展种种问题积累下的一次爆发,就如很多喜欢二次元的小伙伴在这次事件中那个疑惑"漫展上不都有这样的吗?怎么这次就闹得这么大。”

上海JK事件女主

对于这个问题,我个人并不想多说,因为牵涉的东西太多,我只想说,国内的二次元文化能走到今天这样的规模,已经实属不易,现在我们需要的并不是网络上的各种互相甩锅,而是如何将影响压到最小。

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在现在这个多事之秋里,像二次元这种小众文化,职能部门的态度会决定整个行业与文化的走向。


1999年简单的“广州漫展”

话题扯远了,让我们重新回到二次元漫展这个主题上来。

有人说现在的漫展太不单纯了,太急功近利了,失去了应有的气氛与意义,这一点我个人也承认,毕竟华丽的场景与精美的cos装扮都是需要消耗大量资源的,所以想要拍拖金钱的“铜臭味”是几乎不可能的,今天我就带来几张某博主(ikik一辉)在1999年参加广州漫展时的照片,那时的漫展没有什么大的赞助商,也没有华丽的coser,甚至就连正儿八经的主办方都没有,就靠着几个大学里的动漫社及一群热爱动漫的青年的一腔热血与发自内心的那份喜爱。

这座八神庵人形立牌应该是当时会场里最抢眼的一个角色。

没有漂亮的小姐姐COS,也没有精美的人偶手办,有的只是海报及各个动漫社成员的手稿。

当时的大家来漫展的目的很单纯,就只是为了欣赏各个社团里的作品。

场地摊位虽然没有现在的华丽,可我们还是能感受到参展者的热情。

现场展示作画才艺是当时漫展上的主要项目,而现在更多的是pose与装饰上的比拼。

平心而论,现在高校动漫社的招新配置都比这些来得高级吧。

受限于当时的交通、通讯及文化的影响,也许他们设了一天的点,却也换不回几个人的驻足欣赏,可他们至少迈出了”漫展“的第一步。这份勇气和胆量就已经够了。

这个纯手工打造的“抽象派”人偶,也算是漫展中的一道特殊风景线。


总结:

老实讲,国内的漫展从一穷二白走到了现在有了二次元文化圈的萌发,真的很不容易,也许现在会有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搅局,会在发展壮大的过程遇到很多的瓶颈与误解,但是请回头看一下那些搬着几张板凳贴着几张手稿却对动漫有着无比热情的前辈们,相比他们的艰辛,至少现在的我们和那些COSER们都是相当幸福的。

最后还是一句老话,请圈外的人多一份的理解与包容,请圈内的人多几分自律与自省,我相信二次元的圈子和文化会随着大家的努力慢慢变更好的。

(仅个人意见想法,不喜勿喷,文中图片来自“ikik一辉”及网络)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