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画风清奇的二小姐 136 天津接大林

  吃过早饭,郭京墨和王九龙收拾好出门,也才九点左右。


  说是要去接郭麒麟,但时间还早。他在天津有个综艺录制,结束,估计都是下午三四点的事情了。


  北京到天津,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两人也不急,正好,临近封箱,王九龙和社里人都准备做件新大褂。之前本来是张九龄在负责跟进这件事。


  不知怎么的,听说,他后来又拜托了烧饼和曹鹤阳去弄这件事。具体怎么,他们也不是特别清楚。


  想着时间还早,王九龙刚好去那店里一趟,确定一下大褂,看看是否合身,需不需要改。


  “大楠哥,咱们去哪儿啊?”


  郭京墨坐在副驾驶上,朝车窗外看了看,这也不是上高速的方向啊,甚至,还有点偏僻。


  思及,小戏精迅速上身,抱着自己喏喏道。


  “不会因为我今早上吓了你,你现在要把我带去买了吧?”


  王九龙正在开车,闻言,眉头一挑,本来没想怎么的,扭头,看着副驾驶上的小丫头状似害怕的抱紧自己,喏喏怯怯地,一副“你不会真的想卖我”的样子。


  他一扯嘴角,开车之余,抽空看了她一眼。


  微微凑过去一点,不怀好意地眯了眯眼,大旺仔露出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容,阴恻恻地,十分瘆人。


  “是啊,我现在…………”


  “就要把你拉去卖给屠宰场。”


  郭京墨当即嗷嗷叫,拍着车窗玻璃,害怕地直嚎。


  “你放我下去,放我下去!”


  她故作坚强,身体却诚实地靠着座椅后背,明明很怂,却很倔强地放着狠话。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卖我,爸爸和老舅会打死你的。”


  “把你这个大旺仔精卖去国外捡垃圾,让你晒黑,黑得,黑得像块儿陈年黑碳!”


  王九龙依旧阴恻恻,吓唬人的样子,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狼外婆。


  “没关系啊,到时候,你已经被卖去屠宰场。”


  “变成无数的小猪佩琪罐头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故意压低声音,凉凉地,仿佛是从地底传来的幽幽鬼魅之声。


  郭京墨瞪大眼睛,惊恐无比,像是害怕极了,浑身直抖。


  “什么,小猪佩琪?!”


  “变成你?!”


  “哦~天哪,这是什么绝世噩耗?!”


  “啊~不用你卖,我自己了结好了!”


  小丫头坐在副驾驶上,悲春感秋地叹惜,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变成和王九龙一样的猪佩琪的惨烈模样。


  掩着眼睛,哭哭啼啼,真是伤心惨了。


  王九龙:“…………”


  “你的演技,是和郭麒麟进修的吧。”


  郭京墨一抬头,古灵精怪地朝他飞了一个眼神,故意掐着嗓子,细声细气,矫揉造作道。


  “没有哦,是和你学的哟~”


  见状,王九龙一皱眉毛,大旺仔的嫌弃呼之欲出。


  “你给我像个人儿似的。”


  “恩~”


  “人家不要~”


  说完,郭京墨还故意凑到他面前,睁着一双水汪汪湿漉漉的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扑闪扑闪地,无辜道。


  “大楠哥~”


  小女孩儿独有的娇滴滴的声音,尾音拖长,一波三折,弯弯绕绕。甚至夸张地拉长了好多好多,听起来,郭京墨自己都有点受不了。


  王九龙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双手把着方向盘,受不了地抖抖身子,表情一言难尽,要换做是别人,他可能直接一拳揍过去了。


  不过,他偏头看了眼副驾驶上的小丫头,身上还穿着和他同款的白色羽绒服,背带裤。看起来娇俏可爱,灵动明艳。


  虽然她现在特别欠的看着自己,但是王九龙一再告诉自己,这是亲的,这是亲的,我亲妹妹,不能打,不能打。


  思及,王九龙深呼一口气,停车。突然转头,眼眉弯弯,露出一口大白牙,亮得反光,笑容灿烂得像一朵太阳花,明媚憨憨。


  反常的举动,让郭京墨吓了一跳,不自觉抱着自己。


  “你,你要干嘛?”


  片刻后,只见王九龙突然扭动着自己的身子,比之她还要夸张的矫揉造作,两只手握在一起,放在胸口,大旺仔扭扭捏捏地。


  他抬头,含羞带怯地,飞快瞥了她一眼,然后低下头,害羞道。


  “京墨妹~妹~”


  他学着郭京墨,故作娇柔的发出细细地女声。尾音连拖着拉长了很多,差点没拐去五环。男孩儿清朗的声音中,又夹杂着一股子莫名的娇弱。


  “………………”


  郭京墨面无表情地摸了一把脸,缓缓闭上眼睛,无奈道。


  “哪里来的大长虫。”


  就王九龙那一米九三的个子,刚刚在位置上乱扭,她都怕他把自己缠起来。大长胳膊大长腿儿扭扭捏捏地,跟个白色的大长虫一样。


  真是,不忍直视。


  郭京墨捂着眼睛,连连摆手,敬谢不敏。


  “这位施主,贫僧法力低微,收不了你。”


  “你去祸害别人吧。”


  说着,郭京墨还假装拨了拨并不存在的佛珠,叹气道。


  “哎哟~作孽哦~”


  “哪来的大长虫成的旺仔牛奶精。”


  “………………”


  画外


  录制室笑倒了一片。


  大张伟狂拍桌子,乐得眼泪横飞。


  “这兄妹俩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欣然化着妆的脸都红了,俯身趴在桌子上,笑得肩膀直抖。


  “哎哟这两兄妹,哪来的小戏骨哈哈哈哈——”


  李维嘉更是夸张,握着的手卡都笑得捏皱了,眼角的鱼尾纹控制不住地乱飞,一副想顾及形象又顾及不了的样子。


  “噗——哈哈哈哈,这两个活宝啊,哎呀笑死我了~”


  录制室里,连带着其他嘉宾还有摄影师,导演全部都在笑,一个个弯腰捂肚,笑得不能自已,肚子都快笑痛了。


  李维嘉好容易缓过气来,想着主持,强忍笑意,转头,对旁边的郭德纲问道。


  “郭老师,京墨和九龙,他们兄妹两个这么有表演天赋你知道吗?”


  说着,他忍不住又笑了笑。


  闻言,郭德纲看了眼大屏幕,画面还停留在郭京墨两人说话的界面。


  他笑着摇了摇头,眸色慈爱,开玩笑道。


  “好家伙儿,在家里我也没发现这两孩子有这天赋啊。”


  说着,郭桃儿思索着碎碎念念道。


  “早知道,送他俩去演戏好了。”


  “一个白娘子,一个法海,诶,都不用排练的。”


  与此同时,弹幕也快乐疯了。


  “哈哈哈哈哈,两个小戏精绝了哈哈哈。”


  “我桃儿的想法不错,送他俩去演戏吧,就白娘子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大楠刚刚那个扭的,跟个长虫一样哈哈哈哈。”


  “胡说,你见过一米九三的大长虫吗?”


  “噗——刚刚啊,哈哈哈哈哈——”


  “不行了,乐死我了。之前妹妹故意扭捏的时候我还觉得挺可爱的,结果画风一转,变成大楠的时候,对不起哈哈哈哈——”


  “我知道这样不太好,但是,大楠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楠:你们这样很容易失去我的,真的。”


  “妹妹:呔!哪来的大长虫,看我不收了你!”


  “………………”


  画面转回录像,兄妹两个边拌嘴,边下了车。


  这是一片老城的胡同,充满着历史和生活的气息。早点摊儿,清洁工人,修鞋匠,三蹦子,买菜的大爷大妈,构成这么一副既简单又抚慰人心的画面。


  “这边儿,走。”


  昨晚下了点雪,路面积雪,王九龙怕郭京墨摔了,牵着她,走向胡同的另一边。


  那是胡同里的一条小型商业街,小超市,老北京布鞋,旗袍,糖糕,琳琅满目,五花八门,人见能看花了眼。


  王九龙领着郭京墨走进一家古朴的服装铺子,踏进木门槛,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大褂长衫,各种颜色,各种花纹,乃至京剧用的蟒袍都有。


  毫无疑问,这是一家专做戏服大褂的老店。


  王九龙向一个店员说道:“诶,您好,我们是德云社的,之前订了大褂,过来看看尺寸。”


  “好的,请跟我来。”


  店员领着两人,走进里屋,拐进后院,来到一件专放成品大褂的房间。


  一进去,烧饼和曹鹤阳居然都在,两个人拿着本子,正忙着核对社里每个人的尺寸呢。


  烧饼对着本子,仔细道。


  “这个,一米七六,九华,诶,对不对?”


  闻言,旁边的曹鹤阳笑了笑,打趣道。


  “九华不一米七八吗,怎么还给人减了两厘米啊?”


  烧饼一挥手,咋咋呼呼地笑道。


  “那我还说我两米呢,你给我做不?”


  曹鹤阳附和道:“行啊,你要是基因突变还能再长长,我不介意和大傻个儿搭档啊。”


  “去去去~”


  烧饼挥挥手,示意曹鹤阳一边去,不想和他争论,正欲开口,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叫。


  “饼哥,四哥。”


  “师哥。”


  两人一回头,郭京墨和王九龙正好走进来,兄妹俩穿着相同的白色羽绒服,一高一矮,就像两只北极来的北极熊一样,憨憨地,可可爱爱地。


  看见两人,烧饼一乐。


  “哟,俩北极熊,刚从南极旅游回来吧?”


  旁边的曹鹤阳拍了拍他,说道。


  “诶,都说北极熊了,有从南极来的北极熊吗?”


  “明明是从哈尔滨来的,”说着,曹鹤阳笑着转头,看向两人,“你说是不是,哈尔滨大白熊?”


  兄妹俩没说话,弹幕倒是闹开了。


  “饼哥和四哥!!!”


  “啊啊啊啊啊,太惊喜了,第一期就看到了好多人啊,二爷,桃儿,师娘,大楠,现在饼哥和四哥也出来了!!”


  “天哪,妹妹上这个综艺太值了吧,这才半天,看见多少角儿了。”


  “哈哈哈,饼哥四哥好像不太聪明的亚子。”


  “饼哥一上来就是包袱,四哥习惯性捧哏,绝了!”


  “妹妹大楠:你看我们像熊吗?”


  “刚刚进门的时候,我好像听见饼哥说九华的大褂一米七六哈哈哈哈——”


  “对对对,我也听见了,原来九华真的是一米七六啊哈哈哈哈——”


  “想到了之前,九华:你甭管,就一米七八,做!琪琪:那不一米七六嘛~”


  “我不管,我们九华就是一米八!他肯定有一米八!”


  “九熙:你们不要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好不好。”


  “哈哈哈哈,什么时候九华出来了,让妹妹当场给他量一量哈哈哈哈——”


  “………………”


  画外


  录播室,郭德纲指着大屏幕给大家介绍道。


  “这俩是我徒弟,左边那个叫烧饼,右边那个叫曹鹤阳,小四。俩人挺有能力的,一个云字儿,一个鹤字儿,开过专场,也上过节目,不错。”


  “就是话多,嘴碎,俩个都是闹腾的。”


  最后那句,郭德纲说得嫌弃。但是听得出来其中的慈爱和满满的骄傲。


  “饼哥,四哥,”郭京墨走进屋,好奇道,“你们怎么也在这儿啊?”


  烧饼笑着解释道:“这不是社里集体做大褂吗,衣服尺寸这些,都得核对啊。”


  “本来之前是九龄负责的,但他临时有事,就换我和你四哥来了。”


  提起张九龄,郭京墨脸色还是有些不自然,很快掩过去了,没人注意到。看了眼屋里一排排的大褂,转移话题道。


  “这么多的大褂,你们要核对多久啊,要不要我帮忙啊?”


  曹鹤阳走过来,黑框眼镜下的眸子亮亮地,有种莫名的可爱,笑道。


  “没事儿,我们快弄完了。”


  “诶,丫头,我跟你说,刚刚我们核对社里大家伙儿的身高体重,可太有意思了哈哈哈——”


  王九龙一进屋,就被服务员带到另一边量尺寸去了。屋里,现在就郭京墨三个人,听到话,她一抬眼,好奇道。


  “什么呀?”


  一说这事儿,烧饼饶有兴致地凑过去,笑道。


  “丫头,我和你说,原来,大家伙儿平常说的身高体重,好多都是不对的。”


  “好家伙儿,一个个虚报“军情”。”


  “这下要做大褂了,一个个老老实实地,现在全部都是真实信息。我的天,我们今天拿到资料一看,好家伙儿,出入太大了。”


  看了眼烧饼,旁边的曹鹤阳笑着接话道,语气中,压抑不住的八卦和兴奋。


  “我和你说啊,你九良哥和东哥,之前不是说健身减肥嘛,好家伙儿,这两人胖一块儿去了,一个长六斤,一个长八斤。”


  “还有还有,你怼怼的大褂其实每次都是做瘦了点的,就是为了显得板正。”


  烧饼附和道:“就是就是,你怼怼就是太心机了。还有小白,你伦儿哥,别的数据都没长,就肚子,又要做大一圈,好家伙儿,月份又长了。”


  曹鹤阳认同的点头,“对,肯定是哪吒。”


  “还有呀,我和你说啊丫头,九熙还说九华呢,他俩明明一样,不知道谁缩水了,两人儿一样高………”


  “………………”


  烧饼和曹鹤阳两个大男人,犹如两个八卦精一样,拉着郭京墨说了好多好多。譬如,社里谁谁谁其实根本不瘦啊,谁身高是谎报的啊,谁喜欢改大褂啊…………


  十多分钟,这两人把社里做大褂的那点事儿,抖落地清清楚楚。


  说完,烧饼和曹鹤阳两个疯狂的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太好笑了。”


  “我感觉,我俩已经知道社里面不为人知的秘辛了哈哈哈哈。”


  烧饼笑得脸通红,半响,注意到郭京墨身后的跟随摄像师,顶着笑意未退的脸,傻呵呵道。


  “丫头,你后面儿怎么跟个摄像啊?”


  郭京墨瞥了眼身后的镜头,淡淡吐出一个残忍的事实。


  “饼哥,我在录节目,到时候要上电视的。”


  听话,烧饼和曹鹤阳的笑声戛然而止。


  郭京墨接着道:“所以,你们刚刚说的,都录下来了。”


  “全国观众都要知道了。”


  “………………”


  郭京墨说完后,两人大概沉默了三秒,曹鹤阳忽然叛变,指着烧饼,抛卸责任道。


  “诶,各位师兄弟们,刚刚那些话,都是烧饼非要说的啊,和我没关系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说着,曹鹤阳飞快摆手,以证清白。


  旁边的烧饼难以置信地瞪大自己的小眼睛,一副“我不敢相信,我的搭档就这么把我卖了”的样子。


  片刻,烧饼飞快指向曹鹤阳,对着镜头,辩解道。


  “我没想说的啊,都是曹老四一人儿的主意,他想取笑你们的啊。”


  “我是无辜的啊,我就是过来帮忙对对尺寸,是曹老四非要说你们身高体重的啊,我不知道不知道——”


  曹鹤阳:“诶,明明是你说的最多好不好。”


  烧饼:“是你先说的。”


  曹鹤阳:“嘿~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呢。”


  烧饼:“废话,你第一天认识我?”


  曹鹤阳没理他,面向镜头,真诚地解释道。


  “各位师兄弟,刚刚的所有一切都是烧饼逼我的,我不是自愿的。”


  “所以,如果你们要殴打人出气的话,就去找烧饼吧!”


  说完,曹鹤阳拔腿就跑。


  “诶,曹老四,曹老四!”


  烧饼在后面大喊,但是曹鹤阳跑得比兔子还快,几下就没影儿了。


  烧饼只能看向镜头,紧张地结结巴巴解释道。


  “我不知道啊,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们什么都没听见啊,没听见啊。”


  说着,烧饼自己都心虚了,紧跟曹鹤阳的步伐而去,落荒而逃。


  画面镜头里,突然空了。


  片刻后,郭京墨慢慢露出半个身影,嘴角上扬,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看着镜头说道。


  “东哥,九良哥,怼怼,伦儿哥,九熙哥,九华哥,各位哥哥们…………”


  说到这儿,她停了下,视线看向远方,悠远拉长,突然高深莫测起来。


  半响,轻声道:“去吧。”


  “我会帮他们两个买保险的。”


  “………………”


  这一段播出来,弹幕疯狂无比,密密麻麻全是字幕,甚至还上了热搜,“烧饼曹鹤阳#德云社大褂秘辛。”


  当天晚上,话题一出,直接被推上了榜一。


  “哈哈哈哈,饼哥四哥快逃啊哈哈哈哈——”


  “妈耶,八卦一时爽,逃命火葬场啊哈哈哈哈。”


  “九良哥和东哥真的胖了吗哈哈哈哈。”


  “我们怼怼也是很有“心机”的小朋友了,穿的板正hhhhhh——”


  “谁能想到,谁能想到小白的大肚子这么久,其实怀的是哪吒呢哈哈哈哈——”


  “九熙还笑他哥呢,明明两人儿身高一样。”


  “当时饼哥和四哥知道在录像的时候,那个表情啊哈哈哈哈哈,恨不得当场去世哈哈哈——”


  “饼哥四哥快跑吧,要被几百个老爷们追杀了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挺兴奋。”


  “怼怼:你们商演别想了,副总更不可能!”


  “东哥:(举起大刀)三天之内杀了你!”


  “九良:我要用三哥楔死他俩!”


  “哈哈哈哈,我仿佛已经看到了饼哥四哥逃命的样子。”


  “别怕,妹妹给买保险了哈哈哈哈,受益人写她自己哈哈哈哈。”


  “…………”


  不止如此,这一段还被德云女孩儿们,以最快速度发给了各家的角儿,私信轰炸,甚至还在某短视频平台四处传阅,普天同乐。


  绝对保证,一定要让角儿们都看见!


  德云女孩:我们只是自己看看,开心一下。

  (我们一定要让角儿们看见,追杀饼哥四哥哈哈哈——)


  烧饼曹鹤阳: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众老爷们儿:呵,我们都想带你俩去爬山了。


  这件事情持续性了好久的热度,以至于德云女孩们从最开始的打招呼“嗨姐妹,你捧哪个角儿啊。”“一起抢票啊。”“哈哈哈哈,今天的演出好好笑”。


  到现在的,“问,今天东哥抓住饼四了吗?”“饼四今天被“杀”了吗?”“妹妹的保险,受益人写的到底是谁?”“我们要不要集资给饼四买保险?”“九良啥时候带饼四去爬山?”


  以及,不怀好意,到处乱窜看热闹,提供线索的德云女孩们。


  “东哥,饼哥四哥去天桥了!带刀!”


  “栾队,断他们商演!”


  “小白,四爷在那儿!用肚子撞他们,说谁怀孕呢!”


  “…………”


  当然,这些是后话了。


  如今,郭京墨正坐在服装铺子里,百无聊赖,等着在王九龙量好尺寸出来。


  王九龙中途出来了一趟,见她无聊,就撺掇她去试了几套店里的旗袍,这店不止卖戏服,也卖女士的旗袍,做工精致,服饰也新颖。


  听说,这旗袍是一个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女人设计的,在巴黎进修过服装设计,风格大胆,设计也独特,确实很不错。


  服装店的老师傅都不禁对她竖大拇指,想来,着实是个厉害的服装设计师。


  不过,郭京墨试了几套,觉得没有合适地,便没有买。


  “二丫头。”


  王九龙从里屋出来了,见郭京墨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玩着手机,身上还是穿着出门时的衣裳,问道。


  “怎么了,不是试旗袍吗,没有喜欢的?”


  闻言,郭京墨把视线挪向走来的王九龙,摇摇头。


  “没有特别合适的,不买了吧。”


  “成,”王九龙坐下来,两只手撑着沙发边,见郭京墨又拿着手机在敲敲打打,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


  “干什么呢,这么忙?”


  见他过来,郭京墨迅速收起手机,若无其事。


  “没事啊,没什么。”


  王九龙狐疑地眯了眯眼睛,怀疑道。


  “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什么坏事了?”


  “没有。”


  “让我想想,你是不是又用我的账号买香水?”


  “我没有~”


  “买口红?”


  “哎呀,我没有,你别乱猜。”


  郭京墨说着把手机收了起来,她越这样,王九龙越怀疑,微俯身,作势,伸手要去拿她的手机。


  “给我看看。”


  郭京墨拿着手机往身后一藏,躲着王九龙的两只手,说道。


  “我没干什么,你拿我手机干嘛,这是侵犯我隐私。”


  王九龙不理她,“个小丫头有隐私,说,是不是又登我账号买东西了?”


  “我没有,真没有~”


  王九龙也不是真抢她的,闹了半天,郭京墨不给他看,大旺仔气鼓鼓地双手抱怀,窝进沙发里,鼓着腮帮子,撅着嘴,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郭京墨瞥了他一眼,忽然觉得心里有点愧疚,扯扯他的衣服,试探喊道。


  “大楠哥?”


  王九龙扯回自己的衣服,继续双手抱怀,气呼呼的样子,大旺仔看起来傲娇极了。


  哼,我生气了,谁哄也没用。


  画外


  李维嘉有点担忧的看着兄妹俩。


  “是闹别扭了吗?”


  欣然盯着屏幕:“哎哟,快哄哄快哄哄。”


  郭京墨尴尬地咬了咬唇瓣,不知道该怎么哄他,垂下脑袋,默默看着自己的一双脚。


  因为刚刚试衣服,为了方便,她穿着店里的拖鞋,米色的布拖鞋里,两只穿着白绒绒袜子的小脚,娇小玲珑,瞧着可爱。


  她视线挪了挪,王九龙也穿的拖鞋,同样米色的拖鞋,他的脚比她的大了两倍,拢在不大的拖鞋里,脚踝都露出一截。


  两人的脚放在一起,一大,一小,跟大人小孩儿似的。


  郭京墨抬头,飞快瞥了王九龙一眼,又低下脑袋,看着地上的两双脚。


  王九龙正自己生闷气呢,一米九三的大个子窝在沙发里,白净的大旺仔撅着嘴,气呼呼地。哼,妹妹大了,有自己的小秘密了,都不告诉他了。


  在闷气上头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脚背上的触碰。


  低头,自己大大的拖鞋背上,踩着一只玲珑的小脚,套着白绒绒的袜子,可爱得很。像是讨好般地,轻轻踩了踩他。


  小脚有些委屈,仿佛在说,对不起~


  见此,王九龙心里的郁闷消了大半,嘴角轻扯,从拖鞋里抽出脚,比小脚大了两倍,脚掌更宽,足弓稍高,穿的短袜,露出分明的脚踝,骨节突出,敦和有力。


  大脚也轻轻地踩了踩小脚,似乎在说,没关系。


  小脚又抬起些,轻轻踩了踩大脚,谢谢。


  大脚再次碰碰小脚,不客气。


  忽而,兄妹俩抬起头,相视一笑,画面温馨。


  这么温暖的一幕,后期也配上了字幕。


  “小脚是妹妹,大脚是哥哥。”


  “只要你肯睬睬我,哥哥就一定会说没关系。”


  “大手牵小手是陪伴,小脚踩大脚是走下去。”


  “爱,就是,陪着你,走下去。”


  “………………”


  画外


  大张伟看完这一段,拍拍手,感叹道。


  “真好真好,兄妹俩真好。”


  欣然趴在桌子上,捂着泛红的脸,不好意思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兄妹俩好甜啊,跟谈恋爱似的,比谈恋爱还甜。”


  李维嘉听了两人的话,微笑着总结道。


  “兄妹两个确实很好,我们后期也很好,小脚是妹妹,大脚是哥哥,只要你愿意先踩踩我,哥哥一定会说没关系。”


  “陪着你,走下去。”


  “真好真好,兄妹俩真的好。”


  同样的,弹幕开始嚎叫了。


  “要死啊,兄妹两个要不要这么甜啊。”


  “嗷~含泪吃下一波兄妹的狗粮。”


  “啊啊啊啊啊,齁到了齁到了。”


  “真的很温馨啊,大楠和妹妹好好啊。”


  “太戳我了,我开始哭了。”


  “我时刻告诉自己,这两是亲兄妹,不能磕,但是这样…………算了,高举京龙大旗!”


  “欣然真相了,这兄妹俩真是比谈恋爱的还甜,妈耶,我要糖尿病了。”


  “大楠和妹妹的感情,我慕了呀啊啊啊啊~”


  “又是老子问天的时候,我的哥哥呢!”


  “………………”


  从服装店出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两人出去吃了一顿中午饭,这才开车上高速,慢慢往天津开去。


  北京到天津,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开始,郭京墨还能笑着和开车的王九龙聊天。最后,由于车上暖气太足,这丫头直接在副驾驶上开始呼呼大睡了。


  到天津的时候,人都还迷糊呢。


  “二丫头,二丫头,到天津了。”


  耳旁温柔的声音响起,郭京墨迷迷瞪瞪睁开眼,看着车窗外不同于北京的街道,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王九龙开始给郭麒麟打电话,他已经结束工作了,刚从爷爷奶奶家拿了东西出来。


  郭京墨和王九龙想说都到家门口了,进屋看看爷爷奶奶吧。结果,听郭麒麟说,这两老小孩儿跑出去和朋友玩儿去了。


  把东西扔给郭麒麟,就急匆匆地走了,话都没多说几句。


  说到这儿,郭麒麟无奈道。


  “可能哪个地儿的广场,缺人才吧。”


  爷爷奶奶是见不着了,于是,只能让郭麒麟在原地等一等,王九龙开车过去接他。


  天津的大街小巷,王九龙都熟,没用导航,十多分钟便到了。怕在路边上引人注目,郭麒麟干脆直接在附近的停车场等两人。


  车子缓缓驶入昏暗的地下停车场,没开多久,便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拐角处,穿着一身蓝色的薄款羽绒服,身形清瘦,等着两人的到来。


  怕开过去不好倒车,王九龙干脆熄火,随意找了个车位停下来。


  “砰!”


  “砰!”


  两声关车门的声音响起,郭京墨迫不及待地冲向不远处的那个身影,模样高兴,语气欢欣。


  “哥~”


  跑到一半,她不知又想到了什么,半路跑回来,拉上慢慢悠悠的王九龙,两人一起跑向郭麒麟。


  边跑,郭京墨边道。


  “大楠哥,我知道你一定也想哥哥了,我们一起冲过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吧~”


  “什么?”


  王九龙不明所以,懵兮兮地被她带着跑。


  两人跑到郭麒麟身边,郭京墨率先抱了郭麒麟一下,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淡淡香气,满足安慰地眯了眯眼睛,依赖地喊道。


  “哥~”


  郭麒麟忙接住她,温柔地拍拍她的后背,轻声道。


  “怎么了,就几天没见,这么想我了?”


  “恩。”


  听见妹妹毫不犹豫的回答,郭麒麟笑了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怀道。


  “哥哥回来了,不怕啊。”


  他还记得之前郭京墨跑去长沙找他的时候,最后坐在机场哭,那样子,让郭麒麟难受了好几天。


  辛好,他终于能回家了,能陪着她了。


  兄妹俩亲热地腻咕了好一会儿,郭京墨松开郭麒麟,看见旁边的王九龙,像是唯恐落后什么一样,忙推了推他。


  “大楠哥,你不是也特别想哥哥了吗,快,你们抱一个。”


  闻言,郭麒麟转身,眉头一挑,打趣笑道。


  “怎么,你想我了?”


  王九龙莫名其妙地看了眼郭京墨,她依旧特别热切地致力于让他和郭麒麟拥抱。随即,他看向郭麒麟,一扬下巴,哥们儿般地调侃。


  “你想多了。”


  郭京墨不知道为什么,极力撺掇着两人要拥抱一下,仿佛这样才能表现出,他们兄弟之间的深厚感情一样。


  但是,这俩大老爷们儿,没事儿怎么可能抱在一起。最后,还是郭京墨主动,三个人来一个社会主义兄妹抱,这才作罢。


  “走了,回家吧。”


  王九龙接过郭麒麟手上的行李,说道。


  郭麒麟和郭京墨已经先走了一步,王九龙自顾自拖着一个行李箱,默默跟在后面,像个小尾巴一样,莫名的有些落寞。


  没走几步,面前突然出现一只白嫩的小手,在空中胡乱抓了抓几把,像是在找什么。


  最后,好不容易握住他的手,这才心满意足地继续走着路。


  王九龙愣了一下,抬起头,郭京墨右手挽着郭麒麟,左手伸回来牵他,小丫头蹦蹦跳跳地往停车的地方走,看得出来很高兴。


  “大楠哥,你怎么了,走啊。”


  没出几步,郭京墨忽然感觉到左手的王九龙没动了,停下来,转头看他。


  小丫头眸如碧水淋漓,水汪汪地,好似在问,你怎么了,怎么不走了?


  她身旁,郭麒麟也转过来,面色温和,看着他揶揄道。


  “干嘛,你不走,我俩可回北京了啊。”


  看着两人,王九龙嘴角缓缓上扬,朗声道。


  “那不行,你们想扔下我跑路啊,没门儿!”


  “三兄妹,得一起回去!”


  之前他说过的话,郭京墨总是听进去了的。


  他们从来都是亲兄妹,从来没有远近亲疏之分。亲兄妹,一直都是。


  “终于见到了大林啊啊啊啊,突然好感动!”


  “大林出来的时候,我居然哭了。”


  “我受不了,为什么好想哭。”


  “三兄妹的背影看着好温暖啊。”


  “老天爷,再问一遍,我的哥哥呢!!!”


  “国家啥时候包分配哥哥啊?”


  “感动啊啊啊啊,大林回来了,妹妹有两个哥哥宠啦,要吃双倍的兄妹狗粮了。”


  “天哪,我为什么看着最后好想哭啊。”


  “终于接到大林了!”


  “期待后面的闺女生活!”


  “………………”











字数;9592字



拒绝白嫖



请尊重我的劳动成果  



投币,评论,点赞,欢迎一连二连三连





很不喜欢白嫖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