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嘴炮的星光熠熠

转载于http://www.4399er.com/zixun/20180704-163880.html

备注:1.原作者Spirit Guide;译者Green Onion Nutritious

2.该作品创作于星光熠熠初次作为反派boss登场之后

3.无形之梦删改了部分内容

  这是由国外作者Spirit Guide创作的小马同人短篇小说。众所周知,暮光闪闪每一次面对反派的时候,都会通过大段的友谊知识来试图说服对方(俗称为“嘴炮”)。但是在s5e2中却有一位反派小马直面拒绝了暮光闪闪的嘴炮,基于这个片段产生了这篇同人小说。


分割线2

你骗了我们!”双钻强烈谴责道。

那又怎样?我,我其他的话都是真的!”星光熠熠坚持道,试图用她的妖言再次迷惑小马们,“快乐唯一的方法就是大家全部平等!

天啊,天啊,暮暮闪闪心想,她一定很紧张,等会儿我就施展我高超的“友谊演讲”,让星光熠熠明白强迫其他小马变得一样的是错的,然后被成功洗白!

乐天派瞪了星光熠熠一眼:“除了你。

就现在!暮光闪闪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每个小马都有不同的天赋和本领,只要我们互相分享,我们就能——

闭嘴!

就在这一刻,整个场面都冻结了。看着这暴怒的独角兽,谐律守护者们和镇上的小马都害怕地向后退缩。星光熠熠愤怒地望着暮光闪闪:“别妄想用你什么友谊魔法的花言巧语来骗我,”她恨恨地说道,“我才不会像那弱小的邪龙马或是什么愚蠢的独角兽一样上你的当!众生平等是友谊永存的唯一方法,但是总要有只马来领导他们,那只马就是我!

暮光闪闪闪闪抬头看了看这紫色的独角兽,她的表情十分沮丧。“你……你不听我讲友谊的道理,”她的声音静静的,充满着悲伤,“你……就不能……听……听我说嘛?我……呜呜……难道我不能分享我的心得嘛?

星光熠熠凑近,盯着友谊公主的眼睛,她的脸上满是轻蔑:“想,都,别,想!

呜——

天空逐渐阴沉,乌云滚滚密布镇子上空,刺骨的风扫过原野,闪电在山边一闪而过。小蝶、云宝黛西和其他谐律守护者伫立在微微震动的大地上。镇上的小马退回两边的屋子里,决定安安稳稳地坐在家中围观这场闹剧的发展。星光熠熠直直站在那儿,精神紧绷以备接下来发生的事,眼看她自己惹出的这桩事就使场面由安静祥和和美景变成阴森可怖的地狱。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地震已停止,风暴已平息,天空已放晴。然而暮暮眼珠涌出的滚滚泪珠比任何能想象出的自然灾害还要可怖。她那凄惨的呜咽声回荡在空荡的小街上,穿越了山谷。暮光闪闪的哭泣声击碎了在场所有马的小心脏。

瑞瑞勇敢地接近这只哭嚎的天角兽,缓慢而谨慎地说道:“暮暮亲,请——

她不听我呜呜呜!”暮光闪闪哀号道,“我—我只想告—告诉她我们那些美好的经历,告诉她我们的友谊是多么美好,但她不听呜啊啊啊!

瑞瑞不满地瞪着星光熠熠:“你没必要这样做,你知道吗。你只要坐着听完她的讲座,然后你想干嘛干嘛。

但,但,但是......”星光熠熠急得结结巴巴。

无序都听了暮暮的话,虽然压根就没听进去,”云宝黛西说,“过后甚至都嘲笑她。

余晖烁烁都等了暮暮把话讲完,”苹果杰克补充道,“即使谐律精华瞄准她时她还想赢我们。

听,听我说完会死啊?”暮光闪闪大哭着,她的泪水不断喷涌出,严重影响了小镇的排水系统,使这片平原提前进入了雨季,“即,即使听一小会儿都不行吗?

我,我,我……”星光熠熠喘着气。

小蝶害怕地看着周围,“哦,我希望他们不会出现,”她喃喃道,语气中透出一丝慌张,“他们每次看到暮暮这样都会很激动。

太晚了,”萍琪派说到,“他们已经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的?”云宝黛西躲避着暮光闪闪的泪水攻击,问道。

小粉红翻了个白眼。“当然,萍琪预感,明白吗?”她的身体开始剧烈摇摇晃晃,好像在征兆着什么。“鬃毛弹,耳朵拍,鼻子痒,眼睛跳,舌头卷,脖子弯,肩膀疼,后背酸,尾巴抖,蹄子晃……好家伙,他们百分百知道了。

苹果杰克面向星光熠熠:“如果你知道好歹的话,你最好逃命去吧。

为什么我们不把她摁住等他们来了?”云宝黛西反对道,尽力使自己声音不被盖住,“让他们替我们行道,他们有一百种方法让星光熠熠待不下去。

你记得上次他们什么时候来的?”瑞瑞问道,“你真的还想再来一次?

云宝黛西耸耸肩:“嘿,我觉得挺酷的。

讲够了没!”星光熠熠喊道,声音勉强盖过哭泣的公主,“你们只不过是被这个皇家四公主的举止给吓到了而已。你们的可爱标志都是我的了,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我还能怕什么?

哦,你不是应该怕我们。”萍琪派提醒道。

还有谁?

大地隆隆作响,这次似乎显得更自然,就像一群野牛正雷鸣般地席卷大地。一群,非常,非常,非常生气,非常,非常,非常愤怒地野牛,

小蝶以翅膀掩面,指着小镇的入口,“他们。

星光熠熠转过头,在路的那头,离她约50英尺远处,是自从她发现可爱标志移除法术以来她所见过最奇怪、最汹涌、最可怕的景象。小镇的边缘,是一大群奇怪色彩的生物,大多数穿着一切奇怪的服装,所有服装上都有两只小马一样的耳朵,鬃毛和尾巴,有的甚至有翅膀和角。他们所有的看上去都跟疯了似的。

其中一只巨大的生物走上前,他穿的衣服是淡紫色的,有着深蓝色的鬃毛和尾巴,翅膀和角,看上去就像她身后哭着的某匹马。这个怪物是什么?星光熠熠疑惑道。

怪物看了看哭势渐缓的暮光闪闪,然后目光定在了星光熠熠身上。“你把暮光闪闪弄哭的?”他问道,声音深沉而又庄严。

星光熠熠咬了咬牙,想着有没有什么蒙混过关的方法,最后挤出了几个字:“呃,是?

巨兽的嘴咧成了一条直线,过了几秒,星光熠熠刚以为自己脱险了,巨兽突然转身向其他怪物大吼一声:“粉碎!杀戮!毁灭!

杀啊!(注:原文是Crush Kill Destroy Swag,经典的老梗大家都知道)”怪物群吼叫着伸出一堆奇奇怪怪的手臂,领头的甚至拿出了一个巨大的彩虹条纹的炮管。

星光熠熠做了一件失败者此刻最该做的事。

她溜了。

六主依稀看见一道紫光闪电般地冲出,匆匆经过她们而奔向房子里。而那些有两只腿的生物群继续追击,其中有些停下来走到谐律精华们面前。领头的叫了两个人去把镇里马集中起来,让他们赶快到山上的可爱标志宝库里。云宝黛西飞到空中。“快点!我们来找回遗失的可爱标志吧!

我们的可爱标志不在宝库里!”小蝶指着星光熠熠的家通知大家,“它们在那,和她在一起!

屋内,星光熠熠拾起六只装着六主可爱标记的瓶子。老子得离开这个地方,她愤愤想着,脑子里的念头滚滚而来。她把她的床翻倒,从隐藏的楼梯溜走了。

瑞瑞和苹果杰克敲打着前门,她们因被剥夺了可爱标记而变得有气无力。那巨兽摇摇头。“她不会在里面,”他说,“她有个秘密通道直通镇外。

乐天派、糖蓓儿、双钻、夜翔走向她们。“她一定到关口那边去了,”乐天派说道,“如果她逃到那些深山老林里,我们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我可不这么认为,乐天派。”其中一个巨兽说道,然后故意抖了抖他的那女孩子气的鬃毛,“我们一定能赶过去,让真理的审判为她敲上有罪的大锤!

暮暮闪闪看了看她屁股上的等号,噘着嘴:“希望如此。

——————————————

星光熠熠在山间飞奔,不停地往后面丢雪球或炸掉桥,以减慢追她的速度。引导小镇数年的勃勃野心,领导一个除她以外万民平等的国家的美好计划,这一切一切都付诸东流。而她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能带着一车可爱标记逃离这群怪物的追捕。

我该把这些该死的标记丢了吗?她暗想。也许那些东西就不追我了。

不不不,她将马车丢在路边,用魔法死死抓住这些瓶子。她惊恐地意识到,自己被指控把暮光闪闪弄哭了,无论怎样他们也不会放过她的。

山上的洞口近在眼前,似乎在向她张开双蹄,星光紧忙钻进了黑暗的洞口,知道自己再也不会被抓到了。她慢行着喘了口气,穿过地下的小径。第一件意外降临了。

一只乌黑的天角兽披着一头薄雾般蓝色的鬃毛,正懒洋洋地躺在一块岩石上。星光张大嘴巴看着这庄严的生物,就像看到了一只晒太阳的大蜥蜴一样。那只天角兽转过头来看向她。

汝等沿本宫之蹄印而来”梦魇之月的声音庄严而又无聊,“汝等未可反矣,本宫亦如此,吾尝为梦魇,而今亦落魄如此。唉,不堪回首月明中……

星光熠熠摇摇头,害怕地跑走了。虽然她不愿意承认,这黑色天角兽的一套文言文给了她深深的挫败感。又过了几道隧道后,意外一个接一个的找上了她。

友谊太强大了,”邪茧发着牢骚,她的幻形灵大军嗡嗡着赞同。“尤其是那变化莫测的爱。

邪邪邪邪茧,”黑晶王叹着气,舌头直打哆嗦,“别别别别提友谊了。

我们也曾风靡一时、万众瞩目,”塞壬三姐妹一齐连说带唱,“但最后还是被友谊彻底击垮了~

星光熠熠继续地奔跑着,经过这些熙熙攘攘隧道里的反派们。他们想劝我什么?她不解道,心中的恐惧随着步伐油然而生。最终,她在黑暗中终于看到了一个似乎能通往另一边的门道。星光熠熠刚想走进,一个声音叫住了她。

哎呀哎呀哎呀,这不是叫我‘弱小的邪龙马’的家伙吗?”一串混沌的光在门道的左侧闪烁了一下,邪龙马无序现身了,他的鸡爪盘卷,似乎充满了混沌能量。

我跟你说啊,我的力量一点都没变,”无序说着,伸展着他那错乱的四肢。“唯一的区别就是,只有我被谐律精华召唤时才变得更强,一般都是小蝶召唤我。

不!”星光低语道,“不,不,不,我才不听你的,不听。

另一道光一闪而过出现在门道的右边,一只亮橙色的独角兽出现了。余晖烁烁看着星光,一脸同情和善意。“平等的友谊也不是什么坏事,”她静静说道,“但是只有每只小马的差异才能促使彼此更加配合,强制的平均主义注定灭亡。

我特么都离开村子了,你能不BB了吗?”星光熠熠向那只橘色独角兽咆哮着,余晖烁烁低下了头。星光熠熠转头想离开这俩反派,结果发现另一边已经被她来时遇到的坏蛋们堵住了。这些家伙聚在一起看上去仍来势汹汹,即使他们都不再是什么威胁了。

提雷克从他们中走了出去,看上去和以往一样又老又弱。“我曾以小马国所有的力量来对抗谐律精华,”他扬起胳膊对星光熠熠说。“我没有听暮暮讲友谊的道理。也许如果我听了,我现在就会和我兄弟在一起,境况比现在好多了。

滚粗!”星光熠熠警告道,慢慢地向身后的门道挪动。

别去那儿,”提雷克警示道。“苦海无涯,重新做马,不要一意孤行才好。

我拒绝受迫,我拒绝停下,我,拒,绝,嘴,炮!

撂下这一句话后,星光熠熠逃进身后的黑暗通道里。在门砰的一下关上前,她最后听见几声叹息声。一转头,星光熠熠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惊讶间,魔法没能抓紧瓶子,瓶子摔在地上,碎了一地。六个可爱标记浮了出来,然后迅速与它们的汇合。

六主在黑暗中发出光芒,每一只马都发出独有的光芒,而她们的友谊为她们内心注入了新的力量。那四只刚被解放的小马也在场。围在星光熠熠周围的,是一群拎着自制彩虹大炮、巨剑和盾牌的家伙。暮暮厨们对着星光熠熠虎视眈眈,脸上各种表情:愤怒、着急,滑稽……星光被团团包围,不知所措,尽力地稳住局面,暗暗希望周围大堆大堆的武器不会砸到她头上,无奈而失落地望着六主。暮光闪闪走上前,眼眶红红,看上去还是很伤心,两足动物的领袖站在她旁边,有两个弯着腰站在星光的一左一右。接着,她听到了一声呼唤她的声音,似乎是从小马国的深处传来的呼喊。

你把暮暮闪闪弄哭了,快接受她的嘴炮!
(完)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