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庆祝寂寞到安可 SpeXial12人全员 微虐HE (p6)

『安可、安可、安可……』一聲又一聲。

.

『安可、安可、安可……』一遍又一遍。

.

『安可、安可、安可……』全場所有人都喊著,等待著,也企盼著。


舞台上燈光微亮,但仍空無一人,耳邊響起了時鐘滴答聲,秒針一格格前進,一下、一下地,深深刻在在場每一個人心上。


全場再度掀起一波驚呼。

.

「似乎還有一首沒唱到,是吧?一首最符合現在這個時間點該唱的歌。」

.

宏正的嗓音在場內迴盪,在所有人的哭聲中顯得格外清晰。

.

「那麼,現在給大家帶來真的最後一首歌,」偉晉的聲音道。


宏正、偉晉、子閎、明杰、晨翔、向熙、振桓、易恩、以綸、風田、志偉、梓淇,十二人的嗓音一同響起:「安可。」

.

男孩們在燈光亮起時再度出現於台上,整整齊齊地站成一排面向所有人,像是要把粉絲的模樣給永遠記在腦袋中一樣,十二個人都很認真的看著大家,眼裡有說不盡的複雜滋味。

.

「藏起來,藏進萬千人山人海。夜低垂星空我不該,看燈火闌珊。」

.

宏正拿著麥克風的手有些顫抖,但仍努力保持聲音的平穩,不讓自己哽咽的聲音流露。

平時最不容易展露情緒的人,到了此時此刻,好像再刻意壓抑就顯得矯情了。

.

「你走來,直覺曖昧讓人難捱,有多久沒有瘋狂,我們在期待。」

.

梓淇開口,聲音依然溫柔。

這是在拍戲時候不會感受到的,這個舞台並沒有很大,他曾待著的時間沒有很長,可卻有種家的溫暖。

.

「崇拜,對你的依賴,誰把誰寵壞,誰都別離開。」

.

偉晉唱著,就像平常一樣深情地唱著。

這些年來,明明也登上不少舞台,也站在無數鎂光燈下過,但這裡,或許是因為大家都在吧,跟了自己十年的人,還有並肩努力的朋友們,感覺格外不一樣。

.

「你讓我繼續唱,唱到天昏地暗甩掉悲哀,不用感動別人,自然明白。」

.

風田笑得十分燦爛,但臉頰上多了一行淚。

自己竟也在這國家十年了,從團員到主持,還有一些節目訪談,這一切的一切都那麼不可思議。

.

「妳的青睞,挽救我淘汰,觀眾都散開,燈暗了舞台。」

.

振桓唱著,眼神柔和地環顧四周。

這樣的場景啊,多久沒見到了,在片場上待太久,似乎都忘了站在舞台上是這種感覺。

.

「靜悄悄地,在耳朵旁輕聲的唱著,屬於你的安可。」

.

明杰高音唱得有些費力,但並不影響整首歌的氛圍,他始終笑著看向台下那群老面孔。

那群東南西北都跟著他四處跑的粉絲們。

.

「妳的愛,像是一道絢爛光彩,撒在孤單背影之外,歡心又感慨。」

.

易恩低啞的嗓音一聽就能辨別,還記得剛進這團體的時候,自己只會一些小伎倆,現在戲劇作品不斷,都已經能夠獨當一面了。

.

「我推開,滿眼都是星辰大海,貪心想暫停此刻,暫停這意外。」

.

向熙仰著頭,努力不讓自己流那麼多淚,就像十年前一樣,這種場面仍舊令人招架不住。

用手背抹去臉上的淚水,給了台下一個好看的笑容。


間奏時間,二樓看台齊刷刷地擺出了字卡,亮出了一片白底紅字:

『特別的使命,只為特別的你。』

.

哽咽中的人嘴角都還扯著笑,是欣慰,是不捨,更多的,是滿腔的感動。

台下掌聲不絕於耳,二樓的字卡不再放下,就這麼舉著,原先只有韓團來台才有的排字待遇,這次卻整齊劃一地展現出來給這曾紅極一時的台灣偶像男團看。


男孩們看著樓上的排字,有點兒出神,想說些什麼,卻什麼也沒說。

.

「妳的青睞,挽救我淘汰,觀眾都散開,燈暗了舞台。」

.

子閎緩過神來唱著,有多久沒和兄弟們這樣聚在一起唱歌表演了呢?戲劇一檔接一檔,雖然那才是自己最初的夢,可是卻會在再和大家聚首的這天心情複雜。

這團體存在,原來對自己還是有這麼大的意義。

.

「靜悄悄地,在耳朵旁輕聲的唱著,屬於妳的安可。」

.

志偉看著字卡,久久不曾別眼。

這次真的,接近尾聲了。

.

「崇拜,對妳的依賴,感覺太奇怪,讓人太無奈。」

.

「但我整個腦海,突然愛你愛到不知好歹。」

.

「妳終於笑起來,像個小孩。」

.

「妳的青睞,挽救我淘汰,副歌全是愛,一秒就潰敗。」

.

「靜悄悄地,在耳朵旁輕聲的附和——」

.

十二個人齊唱著,把所有的情感都涵括在這首歌裡頭;全場的人唱著,把這十年來深埋在心的思念全數傾盡。

.

「唱給,妳的安可。」


明杰獨自一人,輕輕地,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唱著,替這首歌劃下句點。


從最一開始的慶祝寂寞,零零散散的有了粉絲,慢慢地成了特使,最後像一家人似的,如今的安可,像回顧這些日子以來的瘋狂,像紀念這些時光的美好,像是,為彼此的青春歲月留下些痕跡。

.

「謝謝大家的參與,現在,真的要說再見了。」宏正邊說道,邊和團員們走回升降台去。

.

「希望我們未來的日子裡,都能成為自己理想中的人,祝大家都好好的。」

.

「回家的路上千萬要小心,再次謝謝你們,沒有你們就沒有今天的SpeXial。」

.

「這句話我十年前說過一次,現在要再說一次,就算得了老人癡呆也不能忘了今天!」

.

「那麼最後一次領著團員們說了……」

.

像每一場聽到的時候一樣,團長起頭,十二個人喊著:

.

「大家好,我們是,SpeXial!」

.

十二道鞠躬的身影隨升降台緩緩沒入舞台,方才強而有力的尾音久久還在迴盪。


紙花灑著,漫天飄揚。


up:这是最后一章了,虽然有点晚,但是还是更新了

谢谢所有关注我的特使,也谢谢你们支持我写的文章,虽然我觉得自己……100分我只能给自己打70分而已,我觉得自己还是没有写到多好虽然我自己写的时候也哭了,但是还是觉得不够好,可能我写完这篇,后面可能都是写的不怎么样那种,但是我还是会继续写的,入坑8个月,把这篇文章献给我自己。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