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届线上BML:B站是怎么追求二次元文化破壁的?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 情报姬

未经授权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审核丨louis 流年如墨 文丨春辞

排版丨Arc翼执泠


B站和他的BML一直在探究一件事:如何破圈。

BML全称Bilibili Marco Link,是B站打造的大型线下聚会品牌。换句话说,这是以B站为主题,将漫展、Live、同人等一系列泛二次元活动聚合起来的大型综合活动。

BML办了八年,由最初梅赛德斯800人参加到如今超万人集会的巨型LIVE。这个主题聚会不仅见证了B站从寂寂无名到成功上市,也见证了二次元文化一步步走向主流大众。

现在,B站已成为国内二次元文化产业领头羊,而BML也成了国内顶级的线下展会活动之一。

但对B站、对BML来说,二次元文化如何“破圈”,仍在探索路上。

  疫情之下的仓促  

今年疫情来势汹汹,对实体行业造成严重冲击。各行各业的峰会、赛事、活动、展览纷纷取消,连诺贝尔奖都未能幸免。

BML这个主打线下聚会的大型活动自然也不例外。好在二次元文化交流本就是线上为主,在线下交流受阻的条件下,BML完全可以选择后撤一步,回到线上。

而这一后撤,同样也给BML指挥部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筹备时间紧急导致编排紧张;举办方式变化致使各个环节都要重新调整;只把线下作为一个活动环节的Live搬到线上,放大了live本身的准备难度...

2020年7月25日,第八届BML如期举办。

虽然看起来整场节目仍顺利跑完,但仓促的痕迹仍留在了节目上。

以开场第二个节目为例,舞蹈区的团舞《Violeta》就出现了协调度不够的情况。

怪异君、A路人这样的非主职唱跳up主编排的节目《咸鱼的诱惑》《世间慢》,展现出了up主和专业人员的差距。

下半场Vtuber的建模,也算不上多么精致。

下半场开场 星街彗星单曲《Pieces》

在节目的现场采访之中,主持人王自健吐槽,工作人员们经常说参演up的一些不足。

栏目的专业度自然是举办方的追求之一,但选择UP主出演对B站来说,同样有更直接的用意。 

二次元和UP主的破壁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基于ACGN文化建立起的二次元文化,都是不被主流文化所理解的。

这并非是歧视,或者说,是主流文化对所有亚文化基于不了解而产生的认知偏见。亚文化虽然表达方式通常都相对“另类”,但都有自己独特的精神内核。而对二次元文化来说,作品传递的更是主流的价值观。文化破壁的基础也在这里。

对从业者来说,推广二次元文化不仅具备商业价值,同时也是朴素的精神追求。

BML的存在本身就是B站破壁的表现单元,在节目编排中,这样的痕迹并不难发现

B站用户 @小光ww 在重播视频下总结的BML节目单

节目的编排同样是创作,主题、基调这些内容从节目排布的顺序,各个节目传达出来的情感和信息之中构建。

但BML的编排思路有别于拜年祭。拜年祭的年味更浓,编排任务之中有总结过去一年发生的事情,展望未来的任务。BML则更加欢快活泼,注重自我表达。

同时,BML往年嘉宾场和up场在两天分开的惯例操作上有别,要在一个晚上将这些内容呈现出来,编排就得更加紧凑、更加贴合主题。

这些年来,二次元破壁的口号喊的响,但实际上真正实行起来麻烦多多,也很难找到一个真正的合适的自我表达的方式。

从节目单上可以看到,整体结构上,开场一连串的唱跳内容都是由B站的原生up主们完成,而最后的经典压轴节目《时间胶囊》也是由up主们收尾。

开场节目《咸鱼的诱惑》(又称:海澜之家的诱惑)

BML的开场节目《咸鱼的诱惑》任务很重,既要开启主题,又要确定整场BML基调。如果从编舞和up主本身编舞的角度来看,这个节目无疑在专业性上是要扣分的,但如果是从整个编排,还有从文化的自我表达这个角度上看的话,毫无疑问他是成功的。

B站的用户们最大的特点就是:会玩儿。

BML官方很懂这一点,将表达咸鱼精神的节目放到开场,将开场的基调定在一个比较轻浅的位置上,慢慢的往上推。

后半场的看点则主要是专业的嘉宾演唱。

周深此前在电影《大鱼海棠》中的献唱让他在B站具备相当的人气基础,这一次的联动《Unravel》能在18小时砍下单视频134.3万的播放量可以说是在预料之中,而即便是这样这个节目,仍然是放在《时间胶囊》之前。

从B站晚会到BML,在节目的设计上更为多元多样,以二次元文化为起点,兼顾了主流文化、中国元素和Z世代的流行符号,达到了文化相融的表现效果。B站没有选择更专业的嘉宾只追求质量,而是让二次元文化的参与者集体出圈,虽然这样看下来在质量上稍有参差不齐,但这更符合B站对“二次元破圈”的理念。

  包容与融合  

不过,大多数亚文化往往只有两种结局,要么向主流文化靠拢,成为主流文化的一部分,要么在时间的长河中湮灭。不在这两种状态的其他亚文化,也基本都在这两种结局的路上。

因此,亚文化本身的包容性对亚文化的发展非常重要。BML在这一点上下足了功夫。

你可以在BML看到两个Vtuber打着快板Rap对线

前半场的5个节目,有三个都体现了这种包容。

舞蹈区小姐姐们挑战韩舞《Violeta》代表着一种跨界尝试;

《世间慢》结合了古风和h-hop和rap;

《广场Disco》的编排就更加玩的开了,也是今年的BML编排最出色的节目:

开场是广场上的宅舞表演,BGM是镜音双子的Gigantic,这首歌本身就相当有年代感了,接着进入剧情,音响坏了。

于是演奏区的鬼才们顶上,用penbeat,用水杯,用一切可以用来演奏的道具演奏,让舞蹈得以继续。

这个节目还没完,在一众人弹奏了一轮B站特色的玩法之后,二胡up来了一段漂亮细腻的国风演奏。


注意小哥的手势,他指着玩penbeat和非常规器乐的玩家(代指B站独特的玩法文化),又指着这边拉二胡的小哥(代指传统文化)

接下来的这一段编排就不只是两种文化的排列,更是融合。

由小哥空翻入场,全场都嗨了起来,所有人都跟着一起玩了起来。


而在最后的高潮,则由是一首国风曲《将进酒》扇舞收尾。

极少数节目能够在如此圆融的完成了文化的融合之后,还能将情绪的体验做的如此细腻,张弛有度。

下半场的皮影戏,孙悟空打孙悟空,配上方大师还有教主的演奏,也是融合与破壁拉满,将文化的碰撞用我们特有的方式展现出来。

Nanako的越剧与七柠和Ruki的rap同台,H-pop和古风同台,将二次元的元素融入小品相声等等喜剧形式……

在各个节目之中,都能找到这种包容和融合的理念。而这种理念也正是能够支持二次元,继续走下去的真正骨血。

更完善的二次元  

以前聊起二次元,都会觉得发现二次元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只是一群人的自我构想。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展,二次元终于能构建起一个能够自给自足的生态链。

美国文化分析学家道格拉斯·凯尔纳对媒介主导的传播时代做出了解释:媒介拓殖文化,成为配送和传播文化的基本工具。

二次元的传播和发展依托媒介平台的发展,想要真正完成二次元的破壁,平台和内容要相辅相成。而这一次的BML,毫无疑问做出了最好的展示。

诚然,在节目的效果上,BML作为从线下节目转到线上节目吃了许多亏,仍有不足之处。

但B站和他的BML,一直在二次元破壁之路上前行。


---  End  ---

要是觉得文章还不错 就戳这里关注姬吧~

往期精彩,点击可达

《叙利亚总统的堂弟都入驻了?,B站还有什么想不到的UP主?》

《那只活在表情包里的柴犬doge,现在又进化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