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2』橘色同人

  

黎矇感觉自己像是发了高烧一样,头昏昏沉沉的,意识也不是很清醒,隐约觉得脖子有点刺痛,睁开眼是一片黑暗。她尝试着活动一下手脚,却听到了“哗啦哗啦”铁链的声音,这才发现她整个人躺在床上,两条胳膊分别被绑在头两侧落在枕头上,双腿跟两个床脚栓在一起,被固定成了屈膝的姿势,就像一只露出肚皮任人摆布的猫。

  她尝试使用超能力,但是失败了。屋外响起了脚步声,来人似乎心情不错,低声哼唱着不知名的旋律。黎矇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她试探的问到:“艾艾米丽……?”

  艾米丽这时走到了床边,点亮了床头的油灯,右手温柔的抚上了黎矇的俏脸:“是我啊,黎姐姐……

  黎矇不自觉的躲了一下,不知怎么引起了艾米丽的愤怒。她捏着黎矇的下巴,强迫黎矇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带着几分伤心的质问:“你躲什么?!”

  “艾米丽,你要干什么。”黎矇直视着艾米丽的双眼,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丝毫没有觉悟。

  黎矇的双眼似乎有某种魔力,艾米丽看着她的眼睛,脑海里想的却是她和德莱拉的“密谋”,以及德莱拉惊喜的叫她的名字……捏着黎矇下巴的手不自觉的用力,直到眼前人痛呼出声才如梦初醒。

  黎矇红了眼圈,生理性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有几滴已经流了出来。艾米丽轻轻地w了上去,一开始只是w掉眼角的泪水,慢慢的又w过脸颊、鼻尖,最后到了少女( )的( )上。黎矇被w的七荤八素,脑子里想着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的事……

  艾米丽从斯蒂尔顿的大宅出来回到恐怖鞭痕号上,黎矇早早的就坐在甲板上等着她。看到艾米丽回来了,黎矇站起身来,像往常一样张开双臂拥抱艾米丽,艾米丽也像往常一样抱了上来,然而不同的是,她左手还带着一根昏睡飞箭。

  她看见了。黎矇瞬间就想明白了艾米丽为什么突然黑化。

  “艾艾米丽……”黎矇双手双脚都被束缚,只能略带恳求的唤着艾米丽的名字,“你是不是看到三年前的事了。”

  “没错。我看着我最爱的黎姐姐,和我最恨的德莱拉在一起亲切的交谈……”艾米丽捧着黎矇的脸,“不跟我解释解释吗?”

  “这个这个不能告诉你……以后会告诉你的,但是现在不能……”黎矇弱弱的解释道。“你相信我吗?”

  艾米丽回想着从小到大的每一个片段,自己的身边总有黎姐姐陪伴,她对自己的关心、呵护不似作假……就算是装的,装了十几年,假的也成真的了。她看着被囚禁在床上,四肢无法动弹,只能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叫自己名字的黎矇,谁能想到当年的这个少女因为有些人叫自己小鬼女皇,就从王国的最北端杀到了最南端,到现在都没有人敢说自己的坏话……“黎姐姐这么小女儿的姿态,只有我能看到。”她这么想着,愤怒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情感。

  “我不知道你跟德莱拉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我现在也不想知道。黎姐姐,现在是晚上八点,明天我不打算出去,所以今晚我也不打算睡觉……”说着,艾米丽脱掉靴子也上了床,跨坐在黎矇身上。“黎姐姐还记得以前是怎么欺负我的吗?”

  黎矇红着脸偏过头,不去看艾米丽,也不说话。艾米丽趴了下来,贴着黎矇的耳边轻声说:“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呢,差不多都学会了……黎姐姐要不要检查一下?”

  黎矇被耳边的气声刺激的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艾米丽似乎很满意黎矇的反应,她一点一点的解开黎矇的( ),看着眼前白皙动人的( ),艾米丽舔了舔嘴唇,俯身在黎矇的身体上(                 )。

  “黎姐姐,你知道你现在是粉色的吗?”

  “艾米丽!”黎矇羞愤的瞪了艾米丽一眼,却招来了更多的(  )……

  这一晚,艾米丽不记得自己要了(     )多少次,直到(    )带着哭腔求饶她才停手。她去打来清水,为羞红了脸的黎矇清洗(     )。

  “艾艾米丽这样绑着睡觉不舒服,你给我解开好不好,我不会跑的……”黎矇小声的恳求着艾米丽。艾米丽没回应,不过还是解开了双腿和右臂的铁链,黎矇的左臂还是拴在床脚。艾米丽把黎矇揽在怀里,低头亲吻了一下额头:“睡吧,我亲爱的黎姐姐。”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