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晚80后脱口秀》到《午夜伤心电台》,这一夜有你们真好

“如果我在现场,四首我肯定都投了。

但若是问放在平常,哪一首我会存在歌单里反复的听,或者说,真的要我做一个四选一的话,我一定会选艾热&派克特的《午夜伤心电台》。

从浅浅低唱进场,到第一段hook前的走心铺垫,再到第二段老派那句“当我再次想起Good Time”引出的几个bar的炸裂,再到最后几段hook不同形式的编排,从音乐性到传达感都拉满了。

看着艾师傅站在舞台走廊上“左右开弓”之时,无数回忆更是直接涌了上来,感觉在一刹那看到了自己这么多年始终喜欢说唱的原因”。

以上是我在上周日看完节目时写下的reaction中的部分片段,而就在这短短的一周之内却又接连出现了几条令人唏嘘不已的新闻,它们一方面勾起了我的部分回忆,引人伤感沉思,一方面也得以让我重新审视了一番这首歌曲,并有了些许新的理解。

一、一些有关电台的记忆切片

大概是2009年的春天,正值我的初中年纪,班里的同学们争先去“讨好”的职位并非是班长,而是宣传委员,只因其拥有可以去电台播音室轮班的权利。

在那时,手机还尚且没能形成盛行之风,但周董的歌曲却早已从各种渠道渗透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于是音乐便成了相对枯燥的学习时光里的一抹精神食粮。

而对于在学校课间总是百无聊赖的少年们而言,每日午休时能点播音乐的电台,就成了如同《铁甲小宝》里的“和平星”一般珍贵的存在。

于是我们总是在匆匆结束了那从未可口过的午餐之后,便三五成群地跑回教室,一边讨论着今天值班的人轮到了谁,一边暗自思忖着如果播到自己点的那首歌时要不要大声跟着唱。

殊不知,那竟然就已成了电台在我这24年生活里最辉煌的时刻。

随着时间推移到了高中,手机早已不再是什么新鲜之物,反倒是兜里揣个MP3的人成了班级里“格格不入”的存在。

但我似乎对这个变化适应的慢了一些。

一次英语课堂的分组作业使我有幸成为了班里的几名组长之一,随之而来的权利除了分配任务,还有为小组命名。

思索再三,我在组名处写下了“Parking Lot”的字样。

“不论贫富,不论出身,只要你们处于一个停车场内,便有可能引发一场偶遇。当你与一个陌生人擦肩而过,或是与某辆同样载满了故事的车打了照面,你们就仿若搭在了同样的电台频率之上,虽然一刹那过后便大概率是‘永别’,却已在彼此的记忆中留下了一抹风景”(当然这个名字其实也带着一点对Eminem的shout out,那年他的新专中有一首名为《Parking Lot》的skit)。

看着同学们近乎克制不住的笑意,我意识到他们不仅没有get到我的表达,还反而把我视作了哗众取宠的存在。

“他们的想法真片面啊”,我在心里默默念道。

再后来,谈到我与电台出现的交集,除却担任与出租车司机畅聊时的背景音乐外,大概便是那一次大学时期的夜聊了。

其实大三真的是一个在大学里非常神奇的阶段,因为在课堂之外,几乎每个人都在做着截然不同的事情。

有人整日穿梭在教室与图书馆之间,忙于筹备向往已久的考研;有人则在本专业的实习公司中努力奋斗,试图为自己毕业后的就业找好出路;还有人趁着青春的尾巴疯狂地对暗恋的女生展开了追求,希望以一场校园恋情来结束自己的单身之旅;当然也有人会像我和L一样,想利用这毕业前的一年半,做点真正有趣也有意义的事。

最终在晚上9点的前门大街,擅长写作的我与适合播音的他一拍即合——个校园情感电台,专门帮助那些不敢或不好意思表达爱意的同学。

但当我们把这个想法告知给周边的朋友和“潜在客户”之时,得到的反馈却是一边倒的反对。

“现在我们都用‘探探’和‘陌陌’,谁还听你们那破电台啊”。

于是这个想法便无情地胎死腹中了。

那时的我还未曾发觉,原来电台早已慢慢在我的生活里,落下了帷幕。

二、那已被时间带走的《今晚80后脱口秀》

看完节目的第二天,从热搜传来了赖宝去世的消息。

坦白讲,当我刚看到这此起彼伏的推送提醒的一刹那,其实我有一点恍惚,因为这个名字似乎已经在我的生活中“离去”很久了。

琢磨了一会儿我才想起,这份记忆源自那个已颇有些“久远”的节目——《今晚80后脱口秀》。

被称为“小王爷”的王自健作为节目的主持人,也亦是脱口秀表演者,他站在台上风趣幽默地讲着时下最流行的话题,映射着最前卫的社会现象,也时不时地在段子里调侃着自己的几位好友:眼睛很小,总在担心自己能不能找到女朋友的蛋蛋;一口东北腔,无时无刻不在打蛋蛋的建国;还有那总是一副贱兮兮的样子,有点吝啬却又很爱美女的赖宝。

不知不觉间,一个小王爷站在台中央冲着观众鼓着掌的开场,一句以“这一夜有你们真好,愿你们这一夜过得愉快”作为收尾的落幕,竟然就编织成了我几年前最美好的一段夜晚时光。

然而这一切还是在2017年末戛然而止了。

随着新一档脱口秀节目《吐槽大会》的开播,那个属于《今晚80后脱口秀》的时代便注定走向了尾声,而当《吐槽大会》的主持人也由王自健换成了张绍刚之后,那唯一一个会在节目里cue赖宝的人,便也渐渐从舞台之上消失了。

按李诞的说法,小王爷是“说脱口秀说腻歪了,不愿再说了”。

于是在脱口秀即将在国内真正的崛起之时,那个默默打下一片江山的人却淡出了江湖。

后来我们得知,原来他在段子里讲述的“被家暴”的故事竟然是真的,原来在他费尽心思逗我们笑的背后是渐渐患上了抑郁症的黯然。

而就在几天之前,那对圈内的模范夫妻——“思文程璐”,也宣告从爱人变回了朋友。

仅是一条微博、一条转发,便将那曾经调侃的段子映成了现实;而大约一个多月前的一则警方通报,则将那句“Who is the joker of Banjitino”成功地拉下了神坛;而更早些时日的池子出走,则早已让那看上去总是体面无比的“笑果文化”,变得在观众心里也不再是那么完美无瑕...

于是我猛然间发觉,《今晚80后脱口秀》为我留下的那些美好记忆,竟也随着各类事件的发生而逐渐瓦解掉了。

在赖宝去世之后,王自健只是在微博打下了一个句号,背后多少心伤不为人知;王建国则依然是不愿相信这悲伤的现实,毕竟也许他才是那个最能理解“孤独”的人;而那个如今名气和责任都最大的李诞,则是体面地代表哥儿几个给“宝哥”送了行,然后在夜晚留下了一句“The show must go on”。

而就在发文前的一刹那,小王爷终于也将他那隐藏的情感,迸发出来了。

愿那份珍贵的记忆永存,但生活终究还要继续。

好在我们还有“蛋蛋”,他的微博置顶依旧没变,那句“人间不值得”还能被我们引来自嘲很久;好在我们还有建国,这个总以一副丧模样示众的大男孩纵使在去年的决赛上剖析了自我,也还是选择了参加第三季的比赛,我们也还能从那个名为“隔三岔五国仔饭”的B站ID中探寻到一丝藏在舞台下的烟火气;好在我们还有那个“干腻了”脱口秀的小王爷,他在走出阴影之后转投了影视行业,选择以一个演员的新身份重新启程。

而我想说,这些年有你们真好,愿你们接下来的日子也能过得愉快。

三、“用音乐安慰你”

让我们把时间倒带回上周末,在《说唱听我的》制作人公演上,派克特+艾热的一曲《午夜伤心电台》成功拔得了头筹。

宣读完成绩后,映在老派和艾师傅脸上的表情,分明是有一点“出乎意料”,这种感觉与正看着节目时的我如出一辙。

的确,相对于现场更炸的《No Pain No Gain》,《午夜伤心电台》其实并不吃香,但事实证明我低估了在场观众的共情能力,他们的确听懂了,他们也一定在那一刹那想起了些什么。

一曲唱罢,艾热在舞台上说“送给那些逝去的声音”;点开微博,派克特写道“致我们终将消逝的青春”。

他们应是完整的走过“电台之路”的人。

那时的电台不只是用来听的,还是用来“推”的,它是众多说唱歌手们宣传打歌的重要渠道。

而在十多年后的今天,派克特与艾热联系到《嘻哈公园》的wes陈,并请他录制了一段intro,这番行为承载的意义似乎也已超脱了音乐本身。

而上周的另一大新闻,大概就是电影院的解禁复出了。

看到消息的我下意识般地点开了豆瓣,不知是否是最近太多令人伤感的新闻导致我也变得格外敏感,我竟怔怔的看着这一句话出了神。

“阿尔帕西诺老了这件事情,让我一下子就有点想哭”——dolan。

在这恍惚的一刹那我突然间明白了,原来曾经“片面”的人并非是那些无法理解我的想法的“他们”,而是我自己,那些曾“笑话”我的同学们,也只是把青春献给了其他事物而已。

正如我见证了多特王朝的迅速崛起和陨落,也目睹了车王舒马赫的英雄迟暮,更是正在期待着Ben与Joel的组合可以双手戴满戒指...

原来我们每一个人都曾有过值得寄予回忆和期待的东西,只是彼此各不相同罢了。于我而言,则应该是要感谢音乐、感谢说唱、感谢这些rapper们的存在。

因为是他们让我明白,不止22岁的人会面临很多分岔路口,九局下半的意义并不只停留在“23岁”,24岁的我回答那个问题也还不算“too late”(shout out to Feezy《爬墙少年》)...

面对生活的压力、消极与压迫,我们所需要的从来都不是同情,而是同行,是这些rapper的存在让我从未感受过独行的滋味,我总是能从那些歌曲中找到慰藉、信心和对未来方向的答案。

又也许从始至终,我们都处在那同一个频率之上,只不过是载体从电台、随声听变为了手机中的APP;只不过彼此的几次照面都出现在了live house;只不过更多的时候,他们都是通过耳机里的旋律来给予我最需要的安慰和力量。

“如果有一天,你觉得撑不下去了,甩一甩你自己的小脑袋,确认一下自己是否清醒,让自己清楚,还有音乐陪着自己,好好活着”。

借用艾师傅的那一句“感谢你们走进我生命里”,能有这么多优秀的rapper用他们的音乐伴随着我们的成长,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弥足幸运的事儿呢?

而我们所需要做的,竟然仅仅是戴上耳机这么简单。

这里是自媒体人加七君,给你我的温度,期待你的关注~

本文图片来自于网络。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