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机票一票难求,不能轻易牺牲百万海外中国公民的利益

因为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国际间的人员往来出现了全球性的中断或迟滞。目前有大量中国公民滞留海外,包括出国留学经商务工的各类人群,具体准确人数目前难以掌握,但是显然有百万级人口的中国公民目前处于想回国而不得的处境之中。


正如我在2020年2月7日和3月7日的两次网上直播公益讲座中提到的那样,当时是整个世界隔离中国,但是未来很可能是中国主动隔离全世界。如今不幸言中。为了巩固和确保来之不易的抗疫成果,中国政府从三月底以来,对国际航班实施的是“五个一”政策:“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一条,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一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一条,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一班”。其精神就是严控海外疫情流入中国境内,有限放开人员跨境往来。其具体的政策措施也是在动态调整优化之中,包括6月份提出的奖励和熔断机制,目的是要鼓励航空公司对来华乘客的健康负责。


站在中国14亿人的整体上讲,这样的审慎和严控,显然是很有道理的。与美欧国家和四个金砖国家的疫情进展相对比,普通中国人此刻非常有理由感到庆幸,也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只有让所有国民同时老实宅家两周,才能真正控制住新冠病毒。只有控住了新冠疫情,我们国内的经济运行和社会秩序才有今天的相对良好的局面。但问题是,任何一个整体上合理的政策,都可能牵涉到局部的问题,这个局部占比再小,由于国家人口基数很大,受损者的人数规模也非常巨大。滞留海外的中国公民就是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受损群体。


海外归国的机票如今一票难求,美国日本欧洲等地回国的机票都排到了十一月份,而且机票比其它可比距离的航线贵出十倍以上。一位滞留在日本的留学生给我整理了一下各个航线的价格对比,的确触目惊心。有朋友父子两人滞留海外半年,电话中无奈感叹,不是不舍得化钱,是实在买不到两人一起回国的机票,而且许多可选的转辗回国路线本身充满不确定性。


有些网友说,谁让这些有钱人跑出去嘚瑟了?甘蔗没有两头甜,现在海外疫情泛滥了想回国,把病毒带回来?这样一种观点其实是非常民粹狭隘和无情无义的。为富不仁从中国挣了钱跑掉的人的确是有的,但是这群人多数已经放弃了中国国籍。目前滞留海外的中国公民,我认为99%都是普通的中产阶级乃至贫穷的海外务工者,都是努力勤奋的普通中国人,他们是留学生,海外务工人员,海外探亲者,驻外公务人员和媒体记者等等,长期来看他们对中国的整体贡献的比例显然远远超过他们的人口占比。在中美对抗和科技脱钩的大背景下,其中一批高级知识分子和青年学子,将是帮助我方获得最终胜利的生力军。也别忘了,正是他们在一月和二月份国内疫情泛滥的时候,从海外大批地采购口罩给国内的亲友家人和单位邮寄回来。


手心手背都是肉,海内海外都是情。但有些人的心态是,有用的时候可以喊他小甜甜,如今怕带回病毒就叫他牛夫人。虽然我自己此刻没有亲属亲戚滞留海外,(我自己有个侄女、另有一个学生在欧洲留学,早从三月份开始我就劝她们回国,好在她们先后相信了我的判断)但是作为一个曾经在欧美多国访学过的人,我非常理解海外同胞的心情和处境,也深深为他们担忧。多数访问学者和留学生的财务状况是非常捉襟见肘的,留学基金委的那点钱本来就不足以支撑起海外花销。我自己当年受派在欧洲工作的时候,每周的菜都是到远处的集市上而不是超市里买,买菜钱都是精打细算可丁可卯的,大儿子当时四五岁,有一次看到一个店里傍晚收市前的打折蛋糕,原价20欧元只要5欧元,哭闹着想吃,但是我真的拿不出来这5欧元。


家里特有钱让不争气的孩子在欧美加澳镀金留学的案例,我也见过,但是其实是少数。许多父母要靠卖房借债才能供得起孩子留学,毕竟中国家庭在孩子教育和前途上的投资是很愿意下血本的。如今许多人签证到期,房租到期,有的人甚至拖家带口,更是难上加难。要求他们提供五日内核酸检测报告才能登机,这个条件看似有道理,但是对于许多疫情严重地区的海外同胞而言,此刻真的难以做到。贵了十倍的机票,相当于是一个加在海外公民身上的“避难税”,或者说生命避难权的拍卖场,免于疫情和死亡风险的权利,价高者得。这样的做法,岂不是让那些不学无术豪车炫富的富家子弟得以顺利回国,而让那些出去学了真本事的穷学生穷书生对祖国寒心绝望?


应该怎么办?我与民航总局的朋友做了多次交流,站在他们的部门立场上,目前的政策举措是落实上边整体精神的合理选项。他们也很无奈,也在很努力地寻找办法。但是我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不是民航一家的事情,而是多个部门,多个系统的综合工程。


首先要有政治决心和判断。要从“以人民为中心”的政治高度来认识和理解这个问题。海外百万中国公民,他们是中国人民的重要组成部分,决不能被轻易牺牲掉,更不能被置之不理。


其次,要想办法,把病毒传入的风险控制到最低。我的主张,正如我在三月和四月份的公益直播中提出过的那样,找一个比较可控的地点,比如说海南岛、崇明岛或者某一个易于隔绝的区域,用一个月时间做好各方面准备,然后大规模地把海外滞留公民运回来集中检测隔离。百万海归在数月内先后集中到一个区域,每人隔离15天,那么这个地方的住宿餐饮服务收入应该是很可观的。海南之所以理想,是因为岛上风大天气热,只要不开中央空调,病毒的传播就相当难。除了冬季,岛上有大量空置的房屋和酒店,适合作为隔离之用。如果海南能够承担这个重任,就是真的为中央排忧解难,是绝对忠诚誓言的实践兑现。其实,只要妥善安排好地点和操作细节,对于海南本地居民而言,风险可控,而财务收益不小。


最后,如果能摸索出一种成熟可靠的模式,那么在未来两年内,这个地方甚至可以向世界出口一种特殊商品,那就是全球富人的避难所。全球富人可以选择开着私人飞机和游艇入境,高价购买中国政府通过有效管制而形成的一种服务产品:免于疫情的恐惧。对于那些想要打造“国际旅游岛”“新型开放窗口”的地方而言,这是一个天赐良机。那些债务缠身的地方航空公司和酒店集团,也将迅速获得巨额现金流。毕竟,在一个混乱的世界中对非公民高价出售生存的希望,是天经地义的生意,也是中国国籍含金量的体现。站着就把钱挣了,不仅不寒碜,还很光荣。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