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y148水仙文】【双飒/壳卷】《The Flower of Sin(罪恶之花)》【一章完】

本文,三观不正?哈哈,别计较太多啦~

CP:双飒  壳卷  

题材:天使恶魔 西方玄幻



  “哥哥!我找到你了!”

  “你怎么不开心啊?”

  “你说句话吧,不然我会很孤独的。”

  “我一孤独,就会害怕,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想杀戮。”

  “你不理我也没事,反正那些人渺小如蝼蚁,死多少都无所谓。”

  “你还是醒醒吧,你是个恶魔,他不可能会爱你的,跟我在一起一辈子不好吗?”

  

  

  

  

  


  

  仿佛能掩盖住天空般延伸的树枝,层层树叶将太阳的光线遮挡在途中,在这茂密的森林里,连白天都像是到了傍晚一般微微发暗。

  森林里有一颗参天巨树,里面,住着两个恶魔,一个叫立风,一个叫飒。两只恶魔是双生子,因为迫不得已的原因从魔界出逃,这座森林和魔界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他们所居住的这参天大树,是能和魔界互通的,但因为这个地方通往着魔界的禁地,而在魔界,这个禁地除了他俩,谁都进不了,于是两人来到人间后,就在这里居住了下来。

  因为生性本恶,所以不经意间,就会造成无数的伤亡。

  他俩制造出来的动静太大了,引起了天界的注意,天界的大天使长卷受命下来负责制裁这两个为祸人间的恶魔。

  在一次和天使长斗智斗勇的过程中,哥哥立风不小心被天使长抓到了,弟弟飒想要救哥哥,却被天使长摆了一道,哥哥直接被带走了。

  飒为了救回立风,不仅要躲避天使长的追捕,还要加紧时间壮大自己的实力,为了更快地获取了更大的力量,他选择回到魔界,向当初逼走他们兄弟俩的大恶魔妥协,并和他做了场交易,折断自己的一只角和他百年的自由,和那个大恶魔换来了一身通天本事。飒只身杀上天界,将天界当做狩猎场,虐杀了不少天使,最后找到天使长,将哥哥救了出来,顺便也将天使长也杀了,最后在天界放了一把冥火就带着哥哥逃离到魔界。

  但是回到魔界后,飒发现立风整个人都很不对劲,立风醒来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找那个可恶的天使长!这让飒的心感到前所未有的疼痛……

  飒望着坐在竹篮椅上又发了一天呆的立风,白皙的玉足轻踩在由幽冥烈狐皮毛做成的地毯上,留下了一个个吞没火焰的足迹。

  飒走到立风面前,俯身抱着他,“哥哥,你不要这样,难道我还比不上那个把你抓去天界的坏天使吗?”

  飒将脸埋在立风肩窝,用自己断角的根部轻轻触碰着立风的脖子,“哥哥,我的角好痛,你摸摸它……”

  飒见立风不为所动,“……”

  在哥哥额上落下一吻,“壳大人召唤我了,你好好休息……”

  呆愣的立风发现,飒在转身的那刹那间,一滴血泪滴落在幽冥烈狐的冥火上,将一整块幽冥猎狐的皮毛直接灼烧成灰……

  立风盯着这一地厚厚的灰,他的心不知为何,跟着一阵抽痛……

  



  

  十阎殿里,昏暗压抑,地上白骨,随意丢弃,中心的血池里竖立着一个巨大的血晶,里面困着无数恶魔厉鬼,在里面化成一缕灰烟四处窜逃着,却怎么也逃不出这炼狱般的牢笼。

  十阎殿上的王座里,一个高大的身影怀中环抱着一个少年模样的人,少年献出自己纤细的脖颈,任由那男人用利齿将它咬破,毫无节制地汲取着里面的血液。

  少年是个恶魔,头上原本有两个角,可一只角却在之前就被此时搂着他的男人给拿走了。

  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双生恶魔中的弟弟,飒。

  汲取了飒体内大部分的精血,壳的利齿离开少年那白皙可口的脖颈,舌尖划过被他咬出的伤口,那处又变得光滑白皙。

  壳在他唇上亲吻了下,就像丢掉用完的垃圾轻描淡写地对飒说,“滚吧。”

  “是……”飒起身离去。

  直到少年的身影消失在殿内,一道温柔入骨的声音在殿内响起。

  “直接让他放血不行吗?非得这么取血?”

  “这是我的私事,大天使长大人是不是管得有点宽?”坐在王座上的恶魔伸手将隐身在暗处的六翼天使拉入了怀中,下巴靠在他的肩上,苍白的手从后面绕过羽翼抚摸着天使长白净的脸,指尖勾绘着他俊美的神颜,恶魔细细吻着他裸露在外的洁白如玉的肌肤,嘴角从开始到现在都噙着一抹坏笑,像是在得意什么。

  “你骗我入这片炼狱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卷伸手抚上肩上的脑袋,扭头向后亲吻着这个令他堕落的恶魔。

  “这可怎么办呢?”恶魔的低语回响在天使长的耳边,“我就喜欢看你为我吃醋的样子~呵呵~”

  “要不是他对你还有用,我早就把他杀了,嗯~~”卷感到壳的怒气,被利齿咬紧体内的肌肤泛着红,卷瘫软在壳的怀里一点力气也使不上,体内慢慢叫嚣着空虚,想要身后的恶魔将他狠狠贯穿。

  “谈起这事儿我还得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帮我将这兄弟俩都逼得不得不向我妥协,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提取到正统的魔王精血呢~在我把飒的精血提取完之前,你这个假设最好连念头都不要有。”

  “呵,就知道欺负我~嗯~我受不了了,快给我~”卷搂着壳的脖子,急促地喘息道。

  “遵命~我的大天使长大人~”

  

  





  “哥哥,我想通了,你要是喜欢那个天使,我把他带到你面前好不好?”

  躺在立风腿上的飒抓着立风的好看的手细细把玩,看着对他一直无动于衷的立风,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

  见立风木讷的表情有了点松动,飒坐起身,抱起立风,将他放置在床上,搂着他,安抚着轻拍着他的背,“你先睡一觉吧,我保证你醒来,就能看见那个天使。”

  立风第一次这么听话地配合飒,闭上眼,不一会飒就听到了立风绵长轻缓的呼吸声。

  给立风下了咒,飒去找了壳,但却被拒之门外,飒感到里面似乎气场有些紊乱,时而平静时而强烈,待到最后彻底平静了,殿宇的大门随之而开。

  飒一进去,就看见壳的怀里抱着一个沉睡着的美丽的六翼天使,壳对他扬了扬嘴角,“我知道你来的目的是什么,这个天使,你拿什么跟我换?”

  “你都已经拿走我一只角还有百年自由,这百年期间还要给你不断供血,我身上除了这些已经都交易给你的东西,还有什么能和你做交易的东西?另一只角吗?”

  “你的那一只角已经不值钱了,要拿,就拿你哥哥的那只角来~”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这个天使可是远远不止这个价格的。”

  “除了我哥,其他的你随便要。”飒捏紧拳头,盯着壳的眼睛里血色的眸子若隐若现。

  “嗯……那我可得好好想想了~毕竟在我眼里,没有什么东西的价值,能比得上你哥哥头上的那只角了~”

  整个大殿寂静了许久,壳最后终于想到了,“你就去把智天使的翅膀折给我吧~”

  飒松了口气,这个要求并没有太为难他,“好。”

  




  

  飒闯上天界,一时不查被战斗天使发现,被一群战斗天使追得满天界跑,最后还是他运气好,在躲避战斗天使的时候遇到了智天使,立即对他出手,在战斗天使闻声赶来之前,飒趁其不备,将智天使一击丧失战力,飒用壳给他的魔剑一剑砍断智天使的所有翅膀,在战斗天使的追杀下,浑身是伤地将它们带回魔界。

  

  





  “你做得不错,拿去吧。”

  就如同交易货物般,壳将卷随意地丢给飒,拿着上面还沾着血的智天使的翅膀,喉结微不可查地滚动了一下,想着:这还是新鲜的,拿去烧烤肯定很好吃~

  飒检查了一下,卷有着很强的生命气息,于是冷着一张脸,就将这个大天使扛回了他和立风的家。

  飒打了个响指,解除了壳留在卷身上的禁制,让他苏醒过来。

  卷儿一睁眼就看见一个残缺了一只角的恶魔,下意识就想对他发起攻击,却不曾想到自己体内竟是一点神力都没了!

  卷儿恨恨地看着这个曾经杀了他的恶魔,“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帮你复活了,你你的命都是我的。”飒冷漠地看着这个现在除了脸之外一无是处的天使,“现在我要在你身上种下忠心咒,你只要知道,你之后给我好好的伺候我哥哥就好了。”

  卷儿毫无反抗之力地被飒强行种下了忠心咒,只要他老老实实地听飒的话,那么他就能获得恶魔赐予他的无限生命,除非恶魔死了,不然他的生命是永远不会到尽头的;当然了,如果他背叛了飒,那么他也会根据飒想要他如何死的死法去自杀,就算飒要他对自己千刀万剐,他也不得不照做。

  飒吻了吻立风,眼底尽是温柔,“哥哥,那个天使,我给你带来了。”

  立风缓缓睁眼,看见飒在对他笑,立风将脑袋转向一边,就看见了柔弱的天使,无助地坐在地上眼中尽是哀伤,立风起身,推开飒,上前将天使抱在怀中,像是找到了失而复得的宝贝,珍惜地抱着他,终于开口说了他从天界回来后的第一句话。

  “卷卷,我好想你。”

  立风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一句话,能把弟弟的心伤得有多深……

  飒紧紧地揪着仿佛在淌血的心口,内心发疯似的在咆哮:哥哥!!!你能不能……回头看看我?我求你了……

  

  






  因为卷到来的缘故,立风一整天发呆沉默的情况好转了不少,但一开口肯定是跟卷讲话,有什么动作,一定是为了卷去做的,脸笑容都是为他绽开的,飒站在两人身后,仿佛像个多余的局外人……

  

  





  “哥哥!我今天在东边那个恶犬手里抢来一个好东西,你看看,你一定会喜欢……的……”

  飒推开门,脸上的喜悦一下就被惊怒冲垮,飒冲到立风面前,抱起倒在地上的立风,飒颤抖着手摸上了立风那只残缺的角……

  “啊啊啊啊啊啊啊!!!!!!”

  “卷!!!我要你生不如死!!!!!!”

  

  





  

  卷将立风的角交给壳后,就借口要一个人休息,壳拿到最后能让他彻底坐稳魔界王座的东西,于是大方地放卷离开。

  卷给自己备了一壶好酒,坐在了魔界最炙热岩浆上面,看着下面沸腾的岩浆,卷儿摇晃着酒壶,毫不在意的想着,跳下去,大概连灵魂都会被烧得连渣都不剩吧……

  卷儿盯着自己的食指看了半晌,最后另一只手放下酒壶,捏着那根葱白的手指,轻轻一折,将它折断,随后放在面前念着复杂难懂的咒语,咒语念完,那节手指随之消散在空气中……

  又饮了一口酒,卷自言自语地喃喃道,“立风,这是我仅存的最后一点良心,你就和你弟弟好好躲起来再也不要回到魔界了吧……”

  “唔!”卷儿感到自己的心脏突然像是被一只大手给握在手中,那只手不断地收紧,卷痛苦地目眦欲裂,揪着心口连气都喘不过来……

  卷想要跳进岩浆里以求解脱,却受到忠心咒的限制,只能蜷缩在岩浆的崖壁上,也不知过了多久,卷最后还是痛苦地窒息而在魔界的角落,谁也找不到他,卷虽然痛苦得想要直接一了百了,却怎么也死不了,这种酷刑,一直持续了百年……

  当壳再次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所有意识,只剩下一副漂亮扭曲的躯壳……

  壳抱着卷的身躯,跪坐在地上,不停地在忏悔。

  “对不起……”

  “对不起……”

  “我不该贪恋那王座而把你送出去……”

  “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让你去绑架立风……”

  “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就凭飒种的忠心咒我还是能帮你解开的啊!!!”

  “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说爱我都是骗我的吗?!!!”

  “你好狠!你竟然这么忍心对自己!这么……对我……”

  壳永远不会知道,他的天使在最后做出那个决定时的解脱……

  

  







  

  而飒和立风,就在卷儿取走了立风角的当晚,立风醒了,彻底清醒了,看到变回了原来那个恶魔立风的立风,飒的眼泪夺眶而出,抱着立风就把他所有的委屈全都说给他听。

  立风在知道了自己做了那么多伤害了飒的事后,也不禁一阵怒火中烧,说着就要去找卷和壳算账!飒拦住了他,他俩都失去盛满自己魔王后代正统基因的角,现在是打不过壳的,说不定还会被壳软禁当他的血奴。

  两人在商量过后,都决定离开魔界,尽他们最后的一点魔王精血,封闭魔界通往人间的通道,然后驻扎在人间,隐姓埋名过着他们平凡的日子。

  说做就做,两人打开禁制,封闭了魔界的通道,那是他们王族独有的禁制手段,连壳都没法打开。

  






  

  庄园里,一颗果树下,立风倚靠在果树上,飒则是躺在他的肚子上听着小鸟叽叽喳喳的嬉闹声小憩着。

  “飒飒。”

  “嗯?”

  “我不是故意那样对你的。”

  “嗯……”

  “他对我用了神咒,让我的眼中只有他。”

  “……”

  “在神界的时候,我亲眼看见他和壳有交往,他受了壳的指使,取了我的血。”

  “我知道我应该反抗,却反抗不了……”

  “直到你找到我的那天,我彻底失去意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神咒会突然被解开……”

  “可能是因为他半死不活,再也没精力掌控你身体的神咒了吧”飒睁开眼看着立风,“不过照这么想,我去救你那时他其实根本就没死吧,原来他早就背叛了天界,一直被壳当做棋子安插在天界,那么我们从一开始跟他的碰撞,其实就是壳设计的陷阱,引诱我们全都上套呢……”

  “这么想好像也对。”立风奖励似的摸了摸飒的脑袋,“但好在,我们现在已经逃离了魔界,也将魔界通往人间的所有通道口都封起来了,只要我们现在过好就好。”

  “嗯!”飒飒朝立风嘟了嘟嘴,“亲一下。”

  “可以亲两下吗?”

  “当然可以~”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