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背景故事第一人称改写:疾风剑豪 亚索

  笛声伴随着风,在艾欧尼亚饱经沧桑的土地上飘扬。艾欧尼亚经历了许多,而我也经历了许多。

  一群孩子嬉笑着在附近玩耍着,没有烦恼,没有顾虑的他们,脸上洋溢着最真实的笑容,让我不禁思绪万千……

  童年的我伴随着风言风语长大。生父的早逝与继父的离开使我的家庭成为全村人茶余饭后谈论的对象。

  孩童时期的我不明白大人们在说些什么,但和同龄人之间的交往让我明白了我与他们的不同。

  “你这个寡妇的孩子,找个后爸也跑了,真是活该没人要啊。”

  “哈哈,没爸爸的孩子,你到底是不是你死了的爸亲生的。”

  我总是被他们欺负,成为他们戏弄的目标,而我每次反抗的时候,却双拳难敌四手。

  “住手!快走开,你们这群没教养的东西!”来人赶走了正在欺负我的孩子,是我的哥哥永恩。永恩与我缺乏耐性的性格截然相反,他恭敬、谨慎、自觉。每当他在的时候,就没有人敢来找我的麻烦。

  我和永恩两人亲密无间,直到有一天,永恩突然提出要到道场求学,我不想和他分开,于是我们两人一同站在了剑术道场的门前。

  进入道场的条件十分艰难,无权无势的我们被挡在门外,在风雨中痴等

  “亚索,你不必陪我受这份苦。”

  “既是兄弟,就应风雨同舟,同甘共苦。”我下定决心随他一起。

  “说的好啊,”门渐渐打开,“兄弟情深似海,我再拒之门外的话也太没有人情味儿了。”

  我们成功成为道场的学徒,令我未曾想到的是,我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天赋,在剑术的学习上甚至超越了永恩,是同辈中的佼佼者,也成为唯一一名得到素马长老关注的人。

  一直在最底层的我突然变成众人的焦点,这种反差让我成为了傲慢的代名词。他人嫉妒的眼神,是我骄傲的资本。

  就像妄图用绳索束缚旋风一样,大多数教诲都对我没用,唯独我的哥哥——永恩。

  “你知道吗?亚索,任何事物都需要被规范起来,就像风得不到限制就会发展成害人的暴风雨。”说着,永恩送给我一枚枫树种子,这是道场关于谦卑的至高训诫。我默默地收下,贴身存放着。

  第二天,我就成为了素马长老的徒弟,同时担任他的贴身侍卫,传奇的御风剑术也被我所习得。

  当诺克萨斯入侵的消息传到道场时,大家都想为国效力,村里的年轻人都走了,包括我的哥哥。但我必须留下保护长老们,这是我的职责。

  战争变成了白热化,在一个在一个湿漉漉的雨夜,我听到了毗邻山谷中传来的诺克萨斯战鼓。

  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战斗的渴望,那种骄傲感正在催促我冲向战场。

  谁知战场上等待我的不是战斗,而是数百具面目狰狞的尸体,他们死前像是经历了巨大的痛苦,这种死法我从来没见过,连大地也被某种东西污染。

  我忽然明白了这是一刀一剑阻止不了的,可我已经擅离职守。我拼命赶回岗位,却还是来晚了一步。素马长老死了,所有弟子将我团团围住,我不仅被指控擅离职守,还被当做杀人凶手。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动冲昏了头脑,但有一点我是很清楚的,如果不尽快行动,真凶就会逍遥法外。

  我拔剑而战,挣脱了抓捕。这无异于承认了罪行。

  我成为了一名逃犯在艾欧尼亚的土地上搜寻着真凶的线索。最让我难受的是,昔日的朋友们变成了追杀我的猎人,这逼迫我一次又一次在战斗与死亡中做出选择,渐渐的,我也变得果断起来,因为这始终都是我甘愿背负的代价。直到我遇见了我的哥哥永恩……

  “亚索,你还不知悔改吗?”

  “兄长在上,我不敢撒谎,师傅真的并非死于我手。”

  “无论如何,跟我回去接受调查。”

  “真凶未现,恕难从命!”

  “咱们两兄弟真的要拔刀相向吗!你还记得那时一起在道场门前之所言吗?”

  “既是兄弟,就应风雨同舟,同甘共苦。我从未忘记,虽浪迹天涯,却未迷失本心。”

  “既然如此,何不与我同行?”

  “同行的那条路太难,太难。谁能想到一个罪人,会有如此大的心结。”我拔出了剑。

  “没曾想,你我兄弟二人也会有今天。”永恩也准备好了。

  我们遵照礼法,相互绕行,当剑刃最终交锋时,永恩倒下了。

  我趴在哥哥身边,恳求他的原谅。

  “我一直相信你,师父死于御风剑术,除了你,大家找不出第二个人。”话音刚落,他便永远沉默了。

  哥哥至死也没有给我他的原谅,我悲痛欲绝的在山谷中游荡,直到我遇见了她。

  一位从诺克萨斯军中掏出来的恕瑞玛法师——塔莉娅,成为了我的徒弟。若是没有她善良的脸庞,我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也能够身为人师。

  在风雕石磋的教导传授中,我终于领悟了之前哥哥的话语与素马长老的教诲。今天的一切都是傲慢带来的!

  恕瑞玛的大变动让我与塔莉娅不得不分道扬镳。临别之时,我掏出了那颗一直贴身存放的枫树种子。

  “这颗种子所承载的训诫我已彻底领悟,现在我把它交给你。”

  “我定遵循师傅教诲!谦虚存于心。”塔莉娅接过种子启程返回沙漠故土。

  随后,我也动身前往故乡村落,决心改正自己的错误,找到杀害师父的凶手。

  ……

  在议会大厅的石墙内,素马长老死亡的真相终于得以揭露。

  “我们都要面对自己的旧账!锐雯。”

  ……

  如今,我依然在流浪。笛声戛然而止,我的路程还从未停下。我自喻放荡不羁,谈笑自若。 不曾想一代剑客,竟浪迹天涯。 可悲?不,这分明是可笑。多年之后,你若问起,我亦是这句: 就算与世界背离,也要寻真相的踪迹。

  附英雄联盟宇宙短篇故事《破灭之路》: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哥哥问我:“风在躲,还是在追?”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选择了逃跑,因为死亡在我身后追赶。前来追猎的人曾称我为朋友。现在,他们拔刀相向,唤我为凶手。


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找到我。首先是艾欧尼亚出名的巨力剑客。我们年轻的时候,我曾看见他将一颗大树一分为二。


但他斩不断风。


第二个是以速度和优雅见长的战士。她身手敏捷、狡黠多变,能在树林中与狡狐斗快。


但她快不过风。


第三个是一位充满关爱的人。他教会孩童时期高傲的我何为忍耐。


他是我的向导。我的挚友。


我的哥哥。


我还能坚持多久?即使是最强劲的风最终也会逝去。


但直到那一刻到来之前,我绝不会逃。我将追寻真相。让疾风指引我的剑刃,将我引向真正的杀人凶手——让我手上的血债得以清偿。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