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再这样对待俏如来了

涉及剧透内容

两分其实是给武戏操偶画面镜头了

最让我失望的就是后半段寄鲲鹏掉马甲还把擦擦拖出来最后表明俏真身份

砍线砍得太明显了,鬼市线不知所谓,新角色先不提,刀妹来就仿佛揣了个扳手来专门疏导boss心理问题,龙叔自九龙变后就离不开工具人属性了

在最开始预告的时候,那么多的包袱,我甚至以为一档戏是不够的

无常元帅代表的是对道域改革的希望,鬼市线是想要激化道域台面矛盾坐收渔翁之利的暗流,血神是魔改历史的台面反派,影形的情报和寄鲲鹏的马甲是墨家主线,其余个人支线交错影响,怎么说也应该达到海境内战的标准

就个人来说,海境内战的势力划分和个人支线是我觉得金光应该有的完整剧本走势,很多人说鬼途算是继东皇和魆妖的短暂复兴,但是我觉得并不算复兴,而是它展现得魔改理念和历史契合度非常牛批,以及安倍这个人物点设计得很好,剧本本身设定的势力划分和个人支线层次并不丰富,而且和主线也没有很好的串联

战血天道前期的节奏很好,无常元帅的身份和目的,西风横笑和霁寒宵对待子女和四宗的态度引出了道域制度的问题,琴酒的纵横家带出纵横墨家的主线,但是血神出来的太快了,并且行为并不符合boss逻辑,你说出来要收服道域踏平中原,你就踩了个学宗?收服士卒靠琴师?就算这样说得过去,既然发觉剑鞘在他人手,不应该寻思寻思怎么把这么明显的弱点收回来吗?出来之后就仿佛一头斗牛,谁跟张贼有关我就干谁

至于后期逍遥游收服血神之力,被鱼相说绝对的武力要靠绝对的智力然后拖擦擦出来制衡,我稍微……emmm??不是不想看到擦擦,我很喜欢擦擦,擦擦新偶真水我真想舔,但是从剧情来说似乎是没有必要的……

逍遥游建立覆舟虚怀,也就是说一开始只与四宗为敌,放血神出来制造道域公敌,私底下又救助百姓,说明了他尽管不太在意百姓和四宗门人性命,但仍然坚持着要以这样的组织信念抵抗四宗的目的,既然是这样,吸收血神之力只是打击四宗武力的手段,并不是目的,他不会放任血神将道域破坏殆尽

四宗除开泰姨,仙男、天之道、鱼、浪飘萍、龙叔五个巨头,丹阳、风逍遥两个巨头下,七个战力不一定打的赢但是绝对够打

但是说起打,这个剧最bug的就是,当逍遥游拥有天师云杖+血神之力后没啥动作了,没有进攻,没有离间,稳坐弹琴啥事儿都想等后手,仿佛就等着别人来打,这我也搞不懂了,你搞覆舟虚怀倒是散布你的理念啊!你挑起群众激愤啊!你让百姓看到四宗无能削弱四宗声势啊!诶,他都没有,就这样那到底是为什么鱼和俏非要把擦擦拖出来作为绝对的智力制衡逍遥游啊??就算杀了逍遥游,那逍遥游如果只是为了散播理念根本不在乎自己生死呢?我寻思着海境内战八纮稣浥不就是舍身成仁作民间反抗标杆吗?俏哥他能不长记性吗?你就对付个逍遥游能改变覆舟虚怀所有人的想法吗?

就很模棱两可

而且可笑的是后期的覆舟虚怀仿佛就三个人,逍遥游,铁风铃,霁寒宵,后面两个还为了两个小小只反叛了

至于强行开仙界的线,我也不知道该说啥了,俏哥回复真身后大家仿佛都双标了,而且从俏哥口中说出来对付雁王的话,我可真是纳了闷了……你师哥连续三档戏连个屁都没搅合上,你还主动寻思着搞你师哥……你钜子的责任呢!你优先考量九界和平的心呢!魔世的债你还完了吗!龙叔失踪了你不管吗!这些不才是你俏如来应该回想的问题吗!这么多档戏了,居然还能有编剧把俏哥写成一个优先考量宿敌的人,我真是一万句脏话都不足以发泄我的愤怒

就拜托,鬼市线设定挺好的别坑了,慕容府上来逼格这么高别浪费了,魔世线琢磨琢磨可以开了,纵横家不剩两人了,作为墨家宿敌好歹整点智商能打的

至于角色上,既然选择了让俏如来作为金光年轻一哥承担了钜子的责任,就不要再放纵随便编写他,他是个那么温柔善良为了那份九界安宁情愿独身承担一切痛苦的少年人,他失去了亲情、友情,为的不过是希望这个世界少死一个人,编剧,你怎么敢让他从一个一切都从“世间”角度出发的人变成一个从“个人”角度出发的人,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他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