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散就散


第一次写文,哪里写的不好还请您各位多担待。
文笔略渣,不喜勿喷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上升蒸煮

第一章

   热搜上升的很快。
  “杨九郎大婚”的热搜后面顶着一个红的刺眼的“爆”字,刺的张云雷眼睛疼。
  点进去,铺天盖地的郎才女貌的般配照片,那人的笑绚烂的像幸福的样子。
他从自己面前带着所有的痕迹消失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还没过去多久,却仿若远古胶片似的在张云雷的记忆里泛黄模糊。

  身边站过来一个人安慰的拍了拍张云雷的肩,张云雷扭脸看过去,不知道是许哲年轻的面孔反射了阳光的原因,还是张云雷眼中含泪的原因,看起来眉眼模糊的样子。
  “别难过了,他不是很幸福吗?该为他高兴不是么?”
   张云雷愣愣的看着许哲,好像在听他说话,又好像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关闭了沟通的渠道。
   耳边除了有许哲絮絮的声音,还有杨九郎当日冰冷刺骨的声音。

   “我们分手吧,张云雷,我不爱你了。”
   “为什么?开什么玩笑呢你杨九郎!”些许慌乱。
   “不爱就不爱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腻了懂吗?张先生,我玩儿腻了。”

   接下来发生的所有好像都无法阻止似的,自己好像也哀求来着,好像也流着泪质问为什么来着。
   然后怎么来着?
   那人锻炼得当的强健手臂毫不留情的扯开自己,用早已预谋好的速度收拾好所有的一切就那么拉着两个巨大的黑色箱子消失在自己面前。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整个房间都昏暗下来。
   他还体贴的带了灯和垃圾,张云雷笑了笑,在沙发上蜷缩的更紧了一点。
   这可真是……过分的有教养了一些啊。
   你果真,对所有人都温柔至此么?哪怕是对你不爱了的我。

   那天北京的风过分的大了一下,从没关紧的窗户吹进来,彻夜的伴着上升的热搜凉了张云雷的心。
   原来……
   是早有婚约啊。
   原来......
   他只是玩玩啊。
   怪不得他总是背着自己打电话发信息呢......
   怪不得他最近回来的越来越晚了呢......
   怪不得他从不介绍自己的朋友给自己认识呢.......
   怪不得他最近身上总是有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呢.......
   一切都说得通了.......
   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


   张云雷不知道他是怎么给经理请的假,不知道怎么离开的公司,也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
   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仿佛丢了魂一般。
   等他回过神来,已经走到了他跟杨九郎之前住的家门口。
   开锁推开门,之前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他俩之前一起在小茶几那吃东西,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一起在阳台晒太阳,一起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做·爱.......
   耳边仿佛还充斥着之前的欢声笑语,嬉笑玩闹。
   然而之前总是充满欢声笑语的房间,此时空荡荡的,偌大的房间,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可怜极了。
   看着只有一个人的房间,张云雷突然想起了在大学时候,他唱的那首歌。

《曾经》张云雷
梦被时间吵醒
还有一半就能看到你身影
窗外的风景
差一点就完美至极
多希望那是你
是我们将结为连理的婚礼
可时间总是无情
梦一醒就化为泡影
我曾是你的另一双眼睛
曾为你看清自己的感情
每当夜深人静
总对景伤情
你曾是我的每一个天明
曾为我温暖受伤的心灵
每句脉脉含情
我讲给谁听
梦被时间吵醒
还有一半就能看到你身影
窗外的风景
差一点就完美至极
多希望那是你
是我们将结为连理的婚礼
可时间总是无情
梦一醒就化为泡影
我曾是你的另一双眼睛
曾为你看清自己的感情
每当夜深人静
总对景伤情
你曾是我的每一个天明
曾为我温暖受伤的心灵
每句脉脉含情
我讲给谁听



旧文重写,在这里特别感谢@楚长街 楚楚提供的开头,比个心❤️爱你呦。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