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与结果的正确?现实与梦想的区别——木鱼水心《白色巨塔》观后感

        财前的终极目标是救人,是让没有因为癌症而死去的人,他可以抛弃与里见观念上的不同,看重里见的技术。他虽然在佐佐木一事上犯了错,这个错是他对病人态度的错,而不是医术的错,但是“医生是人,不是神”,他是每一个为了实现自己职业的最高目标而在途中犯了错的人的缩影,不论这个错是自己有意还是无意。换句话说,在财前作为医生时,只犯下了这一个错,应该是比绝大多数人做的好,对比绝大多数人,他是尽职尽责、恪尽职守的,否则,就没有人能够说尽职尽责。一个人若没有犯错,这个人绝对做事不多。财前做了这么多事,只有一个出错,我们只能说他作为医生在这件事没有尽职,却不能说他作为医生的整个人生没有尽职。

        相对于财前,里见是从每个医生中抽离出来的理想化人格与终极目标,他是每代医生之间的传承,是作为医生时完全没有错误的抽象存在(在不救佐佐木时是因为相信财前的判断)。里见正是每个财前的梦想,所以最后财前对里见的话,是继承了前代医生的话,是对后代医生的话。

        但是里见也仅仅是梦想,因为现实是残酷的,在医院做临终关怀,挤占了本可以被救的人的资源,导致本可以活的人而死去,这是对本可以活的人的不负责,甚至是间接的谋杀,但是我们不能指责,因为就像孟子的“见牛而未见羊”一样,这是感情而非理智决定的,乃人之常情。我们最终不能实现里见那样既可以临终关怀,又可以救本可以救的人那样的梦想。否则你以为你活在天堂?

        经过以上的分析,我忽然发现财前与里见在医术上不是过程与结果的区别,而是现实与梦想的区别。里见的过程是关怀将死之人,救助可救之人,并且态度十分谨慎,最终结果是无人因癌症而死,全部完美。而财前的过程是没有资源关怀将死之人,因为可救之人还救不过来,中间态度不谨慎犯了错,但是医术上没有犯错,他的梦想的结果与里见一样。

        我们不能因为好人做错件事就去贬低他、嘲笑他、否定他,认为他是坏人,不能因为坏人做对一件事就去赞美他、肯定他、宣扬他,认为他是好人。总之,可以原谅,但是不可以遗忘,而且不可以因为一件事就去原谅。如果财前是坏人,那么我们大部分人就是十恶不赦。

        大河内教授说过“要不断的尝试”,而财前就是在无数次尝试中只犯了一次错的人,而里见是没有犯错的神。最后,剧组以财前岳父之口,对财前说了声“谢谢”,我认为,医生、病人、所有人都应该对财前这个为医疗事业奉献了一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医生说声,“谢谢”。

——2020年6月18日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