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瑞神话】宋亚轩白线‖情话三百年

嗨我是尹柒!!

好久不见的更新啦,是安德瑞神话系列的首作,后面会根据反馈更新,希望喜欢这个系列的能多多反馈啦~


◎OOC有,请勿上升真人!!!

◎背景为架空时代。

◎欢迎捉虫!

◎图源微博。


宋亚轩白线♢

《情话三百年》



水流被花洒疏成规则分布的细线,六月的阳光筛过树叶间隙恰好聚拢,水滴折射光线,赫然一道小型彩虹横跨细流之上,你抹了把鼻尖沁出的微汗,看着初绽的白玫瑰上挂满水珠一圈更加惹人怜爱,情不自禁俯下身轻吻花朵。


纤薄柔软花瓣接触到唇瓣的一刹那,翻涌起的一阵什么微不可闻的奇妙感觉在你心尖挠了挠,你浑身颤了颤直起腰来。


“。。。嗯?”


你只当是花粉吸入鼻腔引起的痒意,转身又去关照别的花朵。


身后,那朵被你吻过的白玫瑰在风中摇曳的弧度有些大得不自然。




你是安宁国的一名毫不起眼的园丁,但经过你的手照顾的花草都长得及其健康茂盛。


春夏秋冬,你的花园里总是流动一片令人惊艳的色彩。


晚饭过后冲了凉,你拉亮挂在树上的彩灯,躺进摇椅里看书,初夏的夜风裹挟着水汽冲你刮过来,落处困意滋生,一晃一晃的摇椅更像摇篮一般包住你的身躯,你在微风中合上了眼睛。


最后的意识是眼前正随风摇曳的白玫瑰。



不知过了多久,掉落的书籍将你惊醒,抬眼夜空依旧染上深蓝色的明净,银粉打翻了在幕布里。


你想要支起身子,却发觉身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天白色的薄毯,准确来说,是件纱织的披风。


“咦?”


你用指尖捻起披风一角仔细打量,抬眼却撞入了一片流动的深褐色澄澈里,细碎微光泛滥其中,直勾勾快要将你心魄夺去。


!!


是一双从未见过的干净眼眸。它的主人此刻正一脸关切却又好奇地盯着你。


“你醒啦?”

这人音质泛着磁性的柔和,尾调上扬的程度却明显证实了他并不大的年龄。


猛然意识到两人的距离有些过于近了,你咽了咽口水不禁往后坐了坐,一边打量着青年一边在心里挤满无数个问号。


“请问你你你。。。你是?”


面前的人突然笑了起来。


他笑起来的样子好看得有些不真实,眼睛半睁半闭投射出明晃晃的欣喜,湿漉漉蕴了银河,透亮清明,朱唇弯成小舟,咧开一口的整齐白牙,仿佛抖擞两下就能从他身上窸窸窣窣掉落下数不清的星星。


他说,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好像。。。是一朵花!”


“一朵白玫瑰花!”


青年用手指戳了戳嘴唇作思考状,犹豫片刻后又强调了一句。


???


你二话不说伸出手去探他额头,他眨巴眨巴眼睛仍旧直勾勾盯着你。


“你没事吧?”

“年纪轻轻不要烧坏了脑子啊。。。”


这一句绝对是你发自内心的关心。


青年见状有些赌气地拍掉你的手,转身蹲在一旁用地上的小树枝死命戳着泥土。


口里还碎碎念着什么,


“过分!夺我清白就算了,还说我脑子有问题。。。”


你耳朵尖,听完他一串嘀咕之后傻了眼。


啥?啥清白?


我不会迷迷糊糊把人家。。。我也没喝酒啊。。。



“冒昧问一下。。。什么,什么你的清白?是我做了什么冒犯的事么?”


青年在地上蹲成一个蘑菇状,听见你发问后立马转过头来有些磕磕巴巴地解释到,


“就,就是你今天早上亲。。亲我那下啊。。。”


?!!!!


你大脑当场当机,脸也跟着爬上不自然的绯色,明明一清二白,却也因为紧张开口支支吾吾。


“你!你可别乱说啊,我沈云棠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谈过恋爱呢!”


“所以我说我是那朵白玫瑰啦!”

青年的脸明显比你更红,拍拍手颇有些郁闷地直起身子,用鞋尖碾断脚底的树枝。


等等。


你突然想起今天早上你好像确实给白玫瑰浇了水还。。。


在想清楚真相的同时,你也不自主瞪大了眼睛。






“所以你是。。。精灵?”


“可以这么说吧。”


你有些迟疑地看向窝在你家沙发上卡擦卡擦啃原味薯片的青年。


“但是为什么精灵可以吃人类的薯片?”


“不知道,不是你给我的吗?还挺好吃的。”


我完全把他放成正常人类来对待了。。


“你会饿吗?”


“。。。说实话,之前我还是一朵花的时候只要喝喝水晒晒太阳就可以活下来,现在。。。”


说话的空档,他已经啃完了一包薯片,抽了张纸巾擦擦嘴巴和手指丢进垃圾桶里。


还挺轻车熟路?


这小子不会是骗我的吧。。。


“你真的是精灵么?我看你吃零食的样子像个惯犯。”


青年轻轻叹了一口气,我注意到他脑袋两侧的耳朵变得又尖又长,头顶的花环上一朵含羞的花骨朵儿悄然绽开,金色的瓣片还沾着水雾。


他又眨巴眨巴眼睛看向你。


“现在信了吧?”


“。。。斯国一。”


哦对了,他还有个名字。


叫宋亚轩。



宋亚轩的到来并没有为你的生活增添负担,毕竟就如他所说,就算是化为人形,他每天的食量也真的只是喝喝露水晒晒太阳而已。


只不过每次你去超市采购回来,他都会从你装零食的袋子里默默拖出一包原味薯片坐在一边卡兹卡兹啃着。


“宋亚轩我薯片呢!”


“我吃了。”


说实话,你还真没见过这么死皮赖脸的精灵。



“你要是再爬到床上来我就把你踹下去。”


你的手死死拽着枕头,一脸戒备地盯着坐在地铺上吹头发的宋亚轩。


“哦。”


他低头摆弄着头发,回答裹挟在吹风机送风的声响里有些听不清楚。



从一开始,你就给他铺好了地铺,结果这家伙睡的第三天晚上就趁你不备爬到床上,钻进被窝里靠在你身边。


“宋亚轩你干嘛?下去!”


“不要。我冷。”


“你是精灵冷什么冷?你要是实在冷就睡到花房温室里去。”


“精灵也会冷的。”


“下去!”


“不要。。。和你一起睡好暖和。”


一句话噎得你小脸通红,幸好关了灯不然你猴屁股似的脸要被他嘲笑一顿。正主对自己说的话没有意识,你害羞了好久准备训斥他转头却发现宋亚轩已然睡着了。


月光流淌,你看着他细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于眼睑处压出一片阴影,觉得自己的呼吸仿佛在此时静止了一般。


“。。。算了。”


爬上来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他总是以各种理由眉眼弯弯钻进你被子里偷笑。



视线回到眼前。


在你熄灯后没过多久,你就又感觉身侧的被子被掀了起来,宋亚轩窸窸窣窣钻了进来。


“你。。。赶紧下去。”


“不。”


“下不下去?”


忽略他望着你楚楚可怜的星星眼,你作势抓起手边的书吓唬他似的扬了扬。


“。。。。。”


见你迟迟不肯松口,宋亚轩干脆直接夺下你手里的书,伸出手臂揽过你躺下,背后传来他胸膛的温度虽然隔着两层布料却也快要把你的身体灼得染上一层绯红。


“睡觉啦。”


“打我吗?你舍不得的。”


屮这小子说话怎么这么欠揍啊!


你叹了口气在他怀里安分下来,他收紧了揽着你的手臂,低下头鼻尖凑到你发顶轻嗅。头顶传来他夹杂着困意的慵懒和低沉,


“好香。”


Boom!!


好了,这下彻底熟了。




做早餐的时候,你专注着锅里的煎蛋和锅旁的牛奶,系着围裙完全没注意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宋亚轩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就来厨房看看。


他站在灶台旁边观察了一会,盯着柜子里你还未夹上夹子的面粉袋子有了想法,你正好把火关上转头就看见他伸手想把面粉袋子拿下来,


“啊啊啊啊宋亚轩不要抓在袋子下面啊!”


面粉会扑出来的!


你连忙制止,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被鼓出的面粉将你的视线刷上一层雪白,阳光透过窗棂显出颗粒废物的轨迹,面粉飞扬在空气中,不仅如此,你俩的头上和身上也都沾满了面粉。


宋亚轩呆在原地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啥,整个人雪白雪白的,一双茫然的眼睛blingbling。


“阿秋!”


你被面粉呛得打了个喷嚏。


“噗嗤。”

“小棠好憨哦。”


宋亚轩看着你滑稽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整个人因为面粉的缘故白得有些不真实,可朱唇还是一样的亮眼,唇红齿白笑眼弯弯,就这么望着你笑。


心跳漏了一拍。


“宋亚轩!!!”


“啊我错了我错了。。。错了,错了!!”





多了个人手,你很快就开了家花店,宋亚轩平时帮着你照料一下花园,可安宁国的人口本就不多,刚开业的花店经营也是就刚够生活,你望着快要枯蔫而死的花朵撇了撇嘴。


对于园丁来说,每一朵花都很珍贵,它们是你苦苦浇灌出来的心血。


去超市买了几罐啤酒,你蹲坐在家门前的台阶上拉开易拉罐就往嘴里灌。


冰凉的液体冲入口腔浮起一层气泡,刺激得你口腔有些发麻,咽下后反上一股麦香气和啤酒特有的气息。


没什么味道,但麻痹你的神经却很有用。


不知道第几灌啤酒被你拉开的时候,你身侧一个身影坐下,望着你近乎发泄的猛灌,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按住了你就要扬起的手,你迟疑地看向那人,很没出息地打了个嗝,视线有些模糊,眼前的人有了重影。


“嗝。”

“宋亚轩?”


你抬起头让晚风吹散了些迷糊,看见宋亚轩的表情极其复杂,皱着眉抿起朱唇,熠熠生辉的瞳孔里有无奈,有愤怒,还有一些你看不太懂的情绪。


“别喝了。”


他的声音相比平时有些干涩的沙哑,却有种说不上来的温柔,听得你委屈感在心底打转。


“你管我。。。我心情不好还不能这样吗!”


你甩开他的手就又要把啤酒往嘴里灌,宋亚轩急忙夺下易拉罐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


然后被呛了一口但还是咽下去了。


望着他皱眉的表情,抹了把唇边的水渍,你笑得猖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宋亚轩你也有今天。”


“还是拿过来我喝掉吧,喝完这一罐我就不开了。”


你胳膊肘枕在大腿上,撑着脑袋侧过头望向宋亚轩被呛得有些发红的脸。


“不行!”


宋亚轩咬咬牙,在你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把剩下的啤酒全都灌了下去。


那是我喝过的啊喂!!


“你干嘛?你第一次接触酒精不能乱喝酒啊。”


他把空掉的易拉罐放在一旁,对上你有些焦急的视线,你注意到他耳尖开始泛起不自然的绯色。


“说好了不开第二罐。”


你略一停顿,叹了口气点点头。


“好。”



“你今天很奇怪,发生什么事了吗?”


宋亚轩坐在你身边侧过身子看向你。


“那些花儿。。。要死掉了。。。没人买它们。”


你说着说着眼前浮现起那枯掉的花儿,心酸合着疲惫一波一波地向你心脏发起进攻,忍不住的酸意浮上鼻腔,委屈化作滚烫在眼眶里滴溜滴溜打转,


不想被他看到自己流泪的模样,你仰起头想要阻止眼泪滴落,颤抖的哭腔却出卖你不太好的状态,


“我不忍心。。。看着它们就那样一点一点失去色彩。”


“那得多难受啊。”


身侧的宋亚轩安静得不行。


眼泪还是太汹涌了,没止住,你索性放下仰起的脑袋对上他目光,平静却暗流涌动,闪动着复杂的花火。


然后,他伸出手替你拭去眼角的泪珠,指腹抵上你光滑肌肤,动作轻柔,像是怕弄疼你。


你瞪大了眼睛颇有些惊讶地盯着他。


“宋亚轩。。。”


开口的声音你自己都吓一跳,又软又细,和平时的声线不太一样。


他凑近你一些,下定决心般伸出手臂将你紧紧揽进怀里,鼻尖缭绕他衣衫沾染好闻青草香气,胸膛温度有些炽热,灼得你脸颊也发烫,你屏住了呼吸下意识惊呼,


“诶?”


“不要哭啦。。。。我有办法照顾好它们。”


“哭成个花脸丑死啦。”


宋亚轩说着还轻轻用掌心拍打着你的背,语气像哄小孩,可这似乎起到了反作用,过于柔和的语气让你再次鼻尖泛酸,委屈感爆棚,再加上酒精作用让你的神经稍微有些迟钝了起来,你抽抽鼻子哭得更厉害了,


“可是我就是好难过。。。”


“我不是说了么,我会帮你照顾好那些花儿的。”


“它们都会枯萎,你也会吗?”


“你也会离开我吗?”


你在他怀里抓着他的袖子抬起头,滚烫泅湿他肩头布料一片,迫切想要知道答案,你望向他的眼神更加急切。


你听见他幽幽地叹了口气,面色露出一丝无奈。


然后眼前路灯投下来的光好像就被挡住了,天上星星眨巴眨巴眼睛有些害羞,你听见他凑近的呼吸声,感受到面颊喷上他炙热的鼻息,睫毛轻颤扫过你眼睑处有些痒,他双手捧着你的脑袋凑近了些,


一个潮湿温润的轻吻落在唇间,像冰淇淋杯上那颗最甜的草莓,比夏天的风还要温柔。


浅尝辄止。


“不会。”


他松开你,望向你的眼睛里多了几分缱绻,更多的是坚定和赤诚。


那天的夜风柔和,穿过森林,裹挟着水雾,还有说不尽的长情。






你把Open的牌子翻到正面,照例伸出手在一旁的邮筒里探了探,探到一封信。


纯白色的信封,火漆印上印着一小束干花。


“是谁寄来的。。。”


你嘀咕着拆开信封,却在看到信的内容后傻了眼,面色流露出一丝丝尴尬。


是一封匿名情书。


写信人的字很好看,对你的爱意表露得也很明显,你深吸一口气有些不知所措,捏着信纸的手都有些颤抖。


“这什么,情书?”


身后冷不丁传来的声线将你吓了一跳,你连忙转过身把信收在身后对上他视线。


这小子心情不好?脸都黑了一半。


“没。。。运货商的通知信而已。”


“哦?那普通的进货商写信给你的时候会说'我可爱的白百何般纯洁动人的小姐'?”


这小子在我身后站多久了?你连忙捂住他的嘴有些心虚。


“别别别,太肉麻了。。。”


“沈云棠,你是不是真想接受他的告白啊?”


“扔了。”


他的语气不容置否,你瞥见他有些不悦的表情只好吐吐舌头顺从地把信封扔进了垃圾桶。



“我的告白你收到了吗?Darling?”


面前找上门来的金发男子捧着一束沾着露水的红玫瑰,一脸期待地望向你。


给花店老板送花?有意思。


你沉默了一会有些磕巴地开口,正想着怎么拒绝比较委婉,身后传来宋亚轩有些冷冽的声线,把男子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不好意思,名花有主了。”


“诶?”


宋亚轩走过来自如地揽过你肩膀,挑了挑眉冲着男子露出笑容,眼里却全无半点笑意,发狠得就差冲着男子喊滚了。


“她男朋友在这,认识一下?”


男子自讨没趣地走了,留下你和宋亚轩互相盯着对方发愣。


“好熟练啊你?”


“什么叫很熟练,我不就是你男朋友。”


???


他怎么能一脸平静地说出这样的话?


你一瞬脸颊通红,努力咳嗽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你脸红什么,等我俩结婚了还要繁衍。。。”


?!!!!!什么????


“阿西!!!宋亚轩你给我闭嘴!”


“我说的是事实啊。”


那天傍晚你们站在阳台上看夕阳,看着血色残阳一点点沉入地平线,你突然有点没由得来的感伤,

“宋亚轩。。。你是精灵,我是人类,人总有一天会死去,可精灵的寿命,应该都是相当长吧?”


“嗯。”


“那以后我会先走一步的,你会伤心吗?”


“。。。。我会一直找你。”


“可是人都没了你怎么找我?”


“我会去寻找你灵魂的下一个归宿,找不到就探寻每个角落,”


“就算是找到世界尽头,只要找到你了,我就会陪在你身边,在你哭泣的时候安慰你,高兴的时候替你高兴,然后揉揉你的头发搂着你说我爱你。不太懂人类的情感表达的我不会说好听的情话,就只会这三个字,我就给你说三百年情话,只要你喜欢。”


“就像现在这样。”


“我爱你。”




————————Fin.


番外:

“诶,宋亚轩,你是怎么变成人形的?”


“其实我之前也变过一次,不过维持时间不太长,一天我就自己变回去了。”


“那你第一次见到我那次是怎么变的?”


“你想知道?”


“有点好奇。”


青年凑过脑袋在你唇角轻啄一下,旋即立马退开笑得人畜无害。


“就这样变的。”


/// ///



今天的宋亚轩也不老实,地铺都被他卷好收进了衣柜里,吹干头发直接掀开被窝钻进去,动作一气呵成,看得旁边的沈云棠一愣一愣的。


“好自觉啊?谁允许你上来的?”


“平时不都是一起嘛。再说了,睡个觉怎么了?”


宋亚轩凑近沈云棠耳边,呼吸喷洒在她耳垂处掀起薄樱色一片,用只有两个人能听清的声音调侃到,


“这上面我们什么事没干过?”


“宋亚轩你个!!!”


沈云棠一下从床上弹起来,抱着枕头就要下床,


“我要去客厅睡,你一个人睡吧!”


宋亚轩也不急,翻了个身撑着脑袋卧在床上,眼神透露着几分轻佻和狡黠,


“卧室门我锁上了,你现在去肯定没我把你扛起来的动作快。”


!!原来是早有预谋吗?


“阿西。”


沈云棠认命地放下枕头,又重新躺进被子里,一脸绝望。


宋亚轩轻车熟路把她捞进怀里,手肘压住她手臂,低头埋首于她发丝和颈间,沈云棠随后感到耳侧传来一阵酥麻感,


“小棠香香的。”


沈云棠一个激灵睡意全无,绯色蔓延全身,温度有些滚烫。她翻了个身,愤愤不平地盯着眼前笑得正开心的人。


“宋亚轩你信不信我把你踢下去?”


“你舍不得。”


“再不安分我就把你就地正法!”


他睫毛在眼睑处压下一片阴影,深褐色眼眸里顷刻掀起暗流涌动,忽明忽暗灯火跃动,闪烁着迷离神色,有些危险,眉眼弯弯笑得依旧纯良。颗粒感的沙哑响彻她耳畔,


“试试?”


“你觉得精灵和人类繁衍出来的后代会是什么样的?”




完。


(俺就问问:你们喜欢这个系列吗?黑线设定更带感哦!(被拖走))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