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焉栩嘉X你】你的树懒哥哥

本篇为十一个UP的联动文

-

焉栩嘉


今天,是你和焉栩嘉在一起的一周年纪念日,你至今都记忆犹新你们之间发生的每一件事。


或许印象最深的就是你们的第一次见面,在你们大学的开学典礼上。


你看着顶着大太阳第一排站的笔直的男生,又看了看旁边坐在草坪上玩着手机的其他人,显出他的与众不同来。


你拍了拍他的肩膀:“同学你好吖!你叫什么名字?”


前面的男生回过头,用像树懒的声音说道:“你——好——我——是——焉——栩——嘉。”


不知是炎热的天气导致的还是他的害羞导致的,少年双颊绯红的样子可爱极了。


‘爱脸红的树懒哥哥’这便是你对他的第一印象了。


两年的大学时光同白旬过隙,很快就在指尖溜走了。不知不觉中,你和那个叫焉栩嘉的男孩认识了两年。


也是你们认识的第二年,你们很幸运的走到了一起。


你和焉栩嘉的第一次约会,是去郊区野营。


你记得你指着漫天的星星,激动的对他说:“嘉嘉你看!星星多美啊!”


他却懵懵的看着你:“啊?”


星空下想象着浪漫的你和懵懵的焉栩嘉一在一起,就是一年。

-

“喂,嘉嘉?”你躺在你们两个人的出租屋里,给今天上夜班的焉栩嘉打着电话。


“是我——宝贝”焉栩嘉的声音似乎在躲避什么,但你也没太在意。


你似乎想提醒一下他今天是你们两个人的纪念日,让他请一天假回来陪陪你“嘉嘉,今天...”


话音未落,对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打断了你,与他平时慢悠悠的语速大相径庭:“宝贝我有事了先挂了。”


“嘟——嘟——”没等反应过来的你,只得听着挂断电话的声音,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那本来今晚该有你和焉栩嘉一起,欢声笑语的房间。


焉栩嘉加班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以说持续了已经有大概一个月了。


他每天都用在忙的借口来搪塞你,不接你电话,不回你信息,甚至连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也是。


你开始怀疑自己和他的这段感情是不是出现了问题,难过的同时又给不出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便又用了你的老方法——借酒消愁。


翻箱倒柜了半晌,你竟找不到一瓶烈酒,只得去了你最喜欢的Harbour酒吧。


“来杯usquebaugh-baul”你走到吧台,冲着酒保说着。

(注:这种威士忌经过4次蒸馏、酒精含量高达92%。而普通威士忌只经过2次蒸馏,酒精含量介于40%至63.5%之间。 这种酒喝两勺就足够了。任何人超过这一剂量饮用,不久就会停止呼吸,生命受到危及)


“一杯?你不要命了?”酒保惊讶的看着对面似乎也没多大的小姑娘,也没顾她的要求,自己调了一杯‘花车上的女郎’递给了她。


接到酒杯的那一刻,你轻轻抿了一下,独特的果味鸡尾酒就像是你和他的故事,浪漫和热情间夹带着一丝调皮,最后的尾调却带着一丝悲伤。


一杯下去,你脑海里便开始止不住地想焉栩嘉,那个你喜欢的男生。


回忆一点点涌现出来,你们两个人第一次约会的场景,他牵着你的手说着笨拙的甜言蜜语;雨天的时候,总是会去你在的地方接你,他知道你怕打雷;你和他在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他定错了蛋糕,你们两个人就一起吃了一个大三层奶油蛋糕;一起租了房,有了自己的一番小天地,每天腻在一起…


眼泪止不住地下落、下落,一滴滴的染上你的裙摆。


“就要失去他了嘛?是他厌倦了嘛?”你想着。


突然地一下,酒吧的灯似乎跳闸了,全场陷入了一片漆黑。


连电路也要欺负你嘛?你自嘲般的扯了扯嘴角。


大概没多久,酒吧舞台附近的灯亮了起来。


不知道这么一会酒吧怎么变了样子,灯光的周围飘满了粉红色的气球,台前摆了一堆红的妖娆的玫瑰花和蜡烛,与舞台后的一块大灯牌:100DAYS,一起勾起了你的好奇。


也不知道是哪个女孩这么幸福,这种画面可能永远不会发生在你身上了吧,你想。


灯又亮了些,聚在了舞台的中央。


只见一位穿着白色西服的少年缓缓走出,握着话筒,来到了舞台中央——那是焉栩嘉啊!


“我、我今天和一个女孩在一起一年了。这一年我们一起经历了许多快乐的事情,她也陪我度过了许多难关。”


台上的少年紧了紧话筒,仿佛在抑制着自己的紧张。


“相处的这段时间,我越来越坚定我的信念——我想和她在一起一辈子”


话毕,他从身后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很抱歉没有提前向你透露我的计划,我知道,在你心里我可能一直是那个反应慢慢慢的树懒。但请你不要嫌我烦,未来的每一天,我都会做那个树懒,永远赖在你身边。”


焉栩嘉的语速这时候也不慢了,带着自己特有的低音。


他缓缓打开自己手里的盒子,拿出了里面那一枚闪着光戒指,单膝跪地,微笑着望向你所在的位置:


“嫁给我!”


随着酒吧里群众的欢呼,一束灯光打到你的身上,他来到了你的身边。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愿意和一只笨笨的树懒哥哥在一起一辈子吗?”他眼神里流动着星光,一抹宠溺与爱意在他眼底泛滥。


巨大的转变让你一下有些接受不了,楞了半晌又流出了眼泪,回答他说:


“笨蛋树懒!我当然愿意!”


焉栩嘉将那枚戒指戴在了你的手上,那款式是他定制的、独一无二的,里面那行刻着:forever


戴上戒指后他一把将你搂入怀中,轻轻附上你的唇瓣,半晌后才放开,露出满意的笑容。


“我爱你”焉栩嘉说。


原来他不联系你、说加班是为了策划这件事,也不提早告诉你,真是个笨蛋。


笨蛋你也喜欢,树懒你也喜欢,焉栩嘉你最喜欢。


还好是他


还好,是你的树懒哥哥。


END.

————————————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