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哥?小乐言:我的一个忍者朋友。玩劫的主播

言哥包弟

我的一个忍者朋友


那年上海春意正浓

峡谷驰骋 中野联动

耳机那头

传进一声 情切意窘

包兄逢新岁能否至卿家中?

爆竹声响

风吹过暗香朦胧

身后包兄声声 十六七岁笑容

怎能不让人疼

所谓义字从来比山重

箪食豆羹不放在心中

尽我之力助你高登

不甘你平庸

如若此去不能忍伤痛

流言蜚语难以得善终

大可放弃与我一同

再晚我也等 一如我初送


后来双排峡谷重逢

女粉在侧 人气飙升

灯光绚烂

映照一双自信颜容

不再饮水机旁看守的孩童

乐言不言

恍然间思绪翻涌

望你操作如旧 语气却是冰冻

谁知我心惶恐

也许我不该扰人清梦

让你尴尬我也更心痛

尤其那句有人在旁

不想再互动

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

去怀念那些情深意重

如今地位早已不同

不说我也懂 笑柄任传诵


一塔外 镖错过炮车 情景多么相同

负短剑 为何9802    总伤我最痛

今生至此 像个沙口一样 自己都嘲讽

一厢情愿 有始无终

若你早就看我似村翁

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

难道看我失魂落魄

你竟然心动

所幸经年漂浮红尘中

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

怎惧你以薄情为刃 添一道裂缝

又不会痛

不如将过往埋在风中

以短剑为碑 以暗影为冢

此生若是错在相逢

求一个善终

瞬狱影杀中路人头斩获

恰逢豹女gank矛又空

想起那年轻舞与共

就像躺在泉水里面 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 撕裂天堂

火影再无踪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