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血天道:俏如来欲星移真恶心,逍遥游才是正道之光,黓龙君是仙山返岗。

难得遇到一个“有理有据”的观剧者呢,总算能从这长篇大论里得出您的想法了呢!
正道之光的拥护者发言

您说得太对了!只是还不够哦,全面推翻才行呢,所以我帮你补充补充哦。

俏如来(寄鲲鹏)真是太差劲了,没看到逍遥游都让霁寒宵杀仙男了嘛!仙男有什么错?有错呀,寡断酿祸!不管就是错!这个小空口中的“老不死”的根本没管道域呀!颢天玄宿不管道域,神君不管四宗,那谁来管,轮谁也轮不上墨家呀,不管的都是寡段酿祸,都应该被杀掉,但是逍遥游有去杀吗?又不是逍遥游杀的,逍遥游是正道之光,正道之光从不杀人,是他手下去杀的,他手下又不听他的,连命令都不是他下的呢,他只是听着,是铁枫零下的,逍遥游真是正道之光。

但是!你看逍遥游多聪明啊,俏如来跟欲星移恶心归恶心,但他俩假扮的寄鲲鹏还是会去救颢天玄宿的呀~那还是没有人死呀,逍遥游真是正道之光,鬼谷四惠之一逍遥游聪明着呢,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内。

又说回血神这事儿,血神放出来也是他手下放的呀,都说了是他们自己要做的啦,管不住啦,不管逍遥游的事啦,人家琴雅都休琴忘谱啦,啥都不做的,怎么老怪人家头上呢。

而且知道血神出来了立马就派手下去帮忙疏散百姓啦,动作好快的。你看四宗就傻乎乎慢悠悠,血神来了还跟人家刚呢,把问心跟敖鹰都牺牲了。人家逍遥游这边动作快可不是因为提前被剧透了哦,说了人是他手下放的啦,逍遥游可不知情,只是人家算无遗策,有准备而已,四宗一直留着月这个祸害,放出血神可不是迟早的事儿吗?

艾玛,其实逍遥游可喜欢四宗了,是为了四宗进步才建立覆舟虚怀的,然而血神把人杀了,他又能怎么办呢……还没想好后手呢,不过血神是剑宗的,跟三不名锋肯定有关系啦,他已经提前把莫离骚找回来了,他已经做了准备了,可现在也看不出该怎么办呀。可把他个年过半百浓眉大眼的给急慌了。你看血神还杀上学宗了,辅士死了,学宗灭门了,逍遥游都说了跟学宗没什么关系了呀,而且血神干的,他又没办法提前预料到,当然不能提前通知去救了呀。逍遥游有什么错呢,人是血神杀的呀,他又救不了。逍遥游一直都是正道之光呀。

恶心的俏如来欲星移(寄鲲鹏),还把血神引到自己老巢了,哎呀,人家年过半百休琴忘谱,鱼雁传书,哎呀,怎么老有人打扰自己的退休生活呢!还好人家有准备啦,不是提前知情哦,是聪明呢,所以未雨绸缪布置的呢!逍遥游可没提前知道血神会被放出来哟~只是推测的哟。

哎呀,四宗找到对付血神的办法啦,咦?果然把莫离骚引回道域有好处,可不是让持之不败和血不染合剑的好处哦,那是坏处呢,是逍遥游也不知道的还招出血神的坏处呢,哭唧唧,逍遥游是正道之光呀,绝对不干坏事的哟。然而你看四宗还是没办法收复血神,逍遥游是为了四宗好哦,帮助四宗进步呢~所以退休人员再上岗啦!让你看看什么叫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什么?逍遥游会武功?没有的事啦,只是练了冥海归元劲啦,冥海归元劲怎么能算武功呢,没有气海算什么武功嘛,所以逍遥游没骗浪飘萍哦,自己真的没有武功啦,自己练的是无气功,有气无力都不叫武功啦,自己无气有力当然也不算武功啦,孔武有力才叫武功嘛。逍遥游是正道之光哦,冥海归元劲是为了吸大boss的力气的呢,其实还是吸坏的力量,用这样的方法去干掉大boss哦,你看别人都是纯阳之气,逍遥游还是去吸血神之力,咒世之力,逍遥游是正道之光啊,所以要用自己的正义去压制这股邪力啦!这可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英雄气概哦!逍遥游一直都是正道之光哦。

哎呀,都说了自己是正道之光啦!结果四宗干了啥?老跟自己对着干呢?什么还把云棋水镜找来了?啊啊啊?老友回来了?真的回来了?是不是回来了?呀!!!真的回来了!!!逍遥游的小脚脚缩了一下,不是怕了黓龙君哦,你看,有一个退休人员返岗了,我是担心老友劳心劳肺,死后也不得安生啦!

不过老友就是老友,最懂自己啦,所以就跟老友联手布局~让四宗更进步啦。所以你看吧,看上去逍遥游是大boss,实际上就跟黓龙君你来我往干掉了一个搅屎棍泰玥皇锦跟丹阳侯呀,你看嘛,云棋水镜云棋水镜,我一个弹琴的跟一个神奕子下棋,肯定下不赢,所以就要他教我嘛!云棋水镜说,下棋先要两方势均力敌,且只有两方~哎呀~我就说为什么棋盘上的子有黑白两色,还有一些小小的蓝色跟红色的棋子,原来是要挑出来的呀!挑出来不就是干掉的子吗?哦哦哦,所以黓龙君帮逍遥游干掉了泰玥皇锦荔枝精哦~还有黓龙君想跟自己下和棋呢,这叫以棋会友,所以有些快把自己的子吃掉的强子也该被吃掉,就比如——丹阳侯。逍遥游没杀人哦,依旧是正道之光呢~

逍遥游多好呀,跟黓龙君配合把四宗小一辈调教得特别好~士心霁云被传功啦,还有弃子争先啦,其实只是跟黓龙君假装弃一弃啦,所谓不愤不发嘛,自己给小的们上实践课,黓龙君负责上理论课。啊~闲下来还可以神聊一下互相通通气呢。

然后黓龙君得假装杀逍遥游呢,逍遥游得怎么退场呢~艾玛因地制宜,把逍遥游推到异象去嘛,黓龙君这脑袋瓜真是优秀,马上就想出来这个好方法~咻~~~逍遥游飞了~~~逍遥游又可以过休琴忘谱,鱼雁传书的退休生活啦~开心开心~都飞在天上了,计谋得逞笑一下也不会有人觉得的吧~“哈”!

遭了!!!异象这玩意儿是仙界进攻九界的!!!先假装迎合,把伤养好了赶快回去通知好友!!!“黓龙君啊,出大事情啦!”先不着急,找到星宗去了解下情况?哎?哎?哎?这个人穿着仙界制服!哎?仙界还有高彩烈这种温和派呀?抓了还告诉我怎么实现九界和平呢~自己一回来大家肯定想着要打boss啦!先把驰突孤燕抢到当打手嘛,是说开蛋可以让蛋蛋听话呢!抢蛋抢蛋抢蛋!

仙界目的猜想

艾玛!老追着逍遥游打!还没跟黓龙君通气啊!艹流水线打boss了,好惨好惨好惨,被道域两巨头打得好凄惨!“好友你来了!没看到我在推蛋嘛,啥子?还要跟我打架?我陪你下棋就算了,你还跟我大家!扭到费!老子一巴掌把你拍飞!飞~~~”跟黓龙君打架如此轻松。

“还要来?那就打一把吧!艾玛就说不要打了呀,打半天就夺了我一个小口口。哎?哎?哎?遭起!!!不是好友!快跑!!!”
“蛋啊!蛋啊!我还没跟黓龙君通气啊,他是不是又回仙山了啊?那只有我孤军奋战了啊。遭起!!!蛋都是假的啊啊啊!完蛋了,死球了!只能去仙山找好友了,哭唧唧。”

逍遥游杀身成仁,完。

金光里很少有纯粹的坏人,论纯坏玄之玄都算不上,逍遥游只是一个立场不同但与黓龙君目的相同之人,所谓君子和而不同。但不少人拿着一方立场去完全否定另一方立场,我觉得不OK,这是我写这篇的目的。

山直播间:

逍遥游拿起黓龙君刚泡好的茶,温度刚刚好。自己一来黓龙君就备好茶了,自己累的很,一开始只想着坐下来,现在休息了一会儿脑子开始转了,端着这杯茶气得发抖:“黓龙君!!!你是算好了我命绝此刻?”
黓龙君:“吾名mocangli。”
逍遥游内心里呸了一下,马甲那么多,仙山了才告诉真名,这个家伙太气人了,“我爱叫哪个叫哪个,绿毛怪,快说!”
默苍离也不置气,擦着镜子不疾不徐说到:“算到了,也看到了。长毛狗。”说完把手里的镜子放在桌面上。
逍遥游被长毛狗这个称呼给激了一下,平时人家都被粉丝亲昵地称作折耳猫,只不过战斗中散了发,如此狼狈模样就给这绿毛怪换了称呼,然而对面坐着的可以自己的一生之友一生之敌啊,叫他绿毛怪人家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自己也不能输,再气也要保持微笑。突然镜子里突然传出声响,逍遥游定睛一看,镜子里有画面进行着,默苍离的好徒弟身旁跟着一条鱼去找高彩烈了。“哼!”原来这就是他所谓的看到。
不过自己去仙界之事,自己又急切想告知他的事他也看到了吗?难道他一天天的都在玩iPad?“那仙界的事儿怎么处理?”
默苍离:“交给他们吧。”
对话间剧情已进展到高彩烈被杀死了,倏忽间高彩烈就变成一个口吐鲜血的稻草人。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原来是这样的嘛,那默苍离倒不必整天玩iPad。不过这两人——一个现任墨家巨子,一个墨家九算,对抗仙界七星,智力不一定抗衡,武力……实在堪忧。默苍离算无遗策没错……“你这话我咋就这么信不过呢?”
默苍离收拾了一下杯盘又整理了一下棋盘,看样子是准备出门了:“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欲星移是被我从仙山轰回去的。”
逍遥游:“那又怎样?”当时默苍离告诉他道域需要借助欲星移,是因为欲星移是物换星移之意,所以……命硬且刚的丹阳侯太微垣就这么被移走了。当时自己以为他说笑来着……
默苍离:“再想一遍,欲、星、移”
逍遥游拍案而起,直指默苍离,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你……好你……”——好你个默苍离,从欲星移复活开始道域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九界发生的所以事情都在你预料之中了吧!
默苍离轻飘飘交代一句,自己要出门跟杏花君下棋了,让逍遥游好好修养一下,便施施然合门而出。
逍遥游躺上默苍离的巨子椅,实在舒服得紧,默苍离是写剧本的人,自己是导演嘛,所以这出戏怎么唱,完全不用担心了。世外逍遥,休琴忘谱,鱼雁传书,真正的退休生活开始了呀。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