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崔娃主持每日秀第一年有感

Trevor Noah近日接受Variety采访,谈主持生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以下采访文字中,Q为Variety,A为Trevor)

Q:刚开始接手节目的时候有何感受?

A:第一年简直糟糕,其实头两年都是这样,因为我接手的是美国人民最喜爱的节目之一。即便囧司徒已经授予我主持之位,但大家一整年都在说我不应该主持每日秀,我配不上这个位置,渐渐地我觉得观众们说得有道理。开始新角色新工作的第一年,我所做到就是维持每日秀播出,避免节目被砍掉,争取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当时的感受,如同学习驾驶一架已经飞行在高空的飞机。

回过头我才发现,当年遇到的重重阻碍超乎了我的想象。节目更换主持人已经极具挑战性,一方面,节目将面临挣扎困境,另一方面,新主持人将扰乱观众的舒适区。然而我还带来了第三个变化:来自别的国家。讲话方式不一样,长得更不一样。观众已经习惯于某个长相的人主持某节目,他们对新主持感到厌烦。观众打开电视看见新面孔时肯定这样想:“你在我屏幕上干嘛?”观众意识不到内心的变化,但他们就是对新主持感到不适,所以第一年的我很绝望,但又尽力让自己站住脚。那一年算不上我最开心的日子,我之所以感激它,是因为我母亲常说,“挣扎过才更强大 。”

Trevor主持每日秀

 Q:过去几十年,晚间秀都由白人男性主持,这种现状到近年才开始改变,你如何看待此变化?

A:我并无愤怒之心。我也有思考美国社会的形成,观众对喜剧以及喜剧演员的看法。随着观众逐渐改变,你能看到多样化的出现,随着节目秉持更加开放的心态,观众又逐渐改变,永无止境的多米诺效应。我不想生存在没有白人夜间秀主持的环境中,不需要完全抹去,我寻求的是拥有更多夜间秀主持的环境。

 

Q:你的节目将如何报道2020大选?

A:很多节目都喜欢引用政客讲词,但又不提供事件背景。大家都不去思考事件发生的原因,以及群众为何发声,原因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目前,我所做的就是为事件现场的组织者以及积极分子,而不是自以为知的专家,提供发声平台。如果我想采访俄克拉荷马的农场主,我采访的对象一定是真正的农场主,无论他支不支持特朗普,我都希望他发表自己的观点,我绝对不会邀请专家来陈述农场主的观点。

 

Q:近段时间是否更难做搞笑节目?

A:我们希望寻求平衡。如果你的身体摄入太多糖分,身体会告诉你,如果摄入太多纤维,身体也会告诉你。无论是搞笑内容还是干货,我认为观众最希望看到共鸣。

编译自Variety,原文作者Brian Steinberg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