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缘之空》观后感

或许现在评价一部八年前的番剧有些为时过晚……或许写成观后感会有些幼稚……但是……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写观后感啊!不是老师让我看完然后逼着写的!真不是!!!

在这浮躁的社会里, 连动漫也变得浮躁。不管日漫还是国漫,都普遍趋向商业化,开始比不上经典。有的为吸引观众,加入一些过度的卖萌、卖肉题材,结果使得作品本身缺乏深度。其中有一个很刺激的主题,便是“兄妹”。而私认为这个题材的代表作为《缘之空》。这部片子是如此地有名,即使你没看过,也总听过,因为它简直是“兄妹番”的代名词,而且还是其中的一股清流。说起《缘之空》,人们首先想起的就是“兄妹”,然后再是其他奇怪的东西。

故事讲述的是春日野悠与穹来到一个叫奥术飞……额,奥木染的小村中,见到了儿时的朋友和新朋友……对,就这么简单。可简称为“乡村爱情”。顺便请大家摘下有色眼镜,过滤偏见和工口,以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司机的眼光来正经地看待这部番。

向没看过的小伙伴们讲讲容易误会的点:你可能看过各种视频截图,以为男主和很多女生上过炕。实际上,动画改编自游戏,游戏中男主有攻略不同女主的不同故事线。动画便分成四部分,每三集讲述一条故事线,攻略一个女主,一条故事线结束后便回到一个故事分支点的开始。因而男主没有同时拥有几个女生。所以男主没有开后宫,更不是“渣男”。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动画每三集为一部分,穹妹线没有被偏爱,也只有短短三集。所以说“兄妹”线仅占了¼。那为什么这部作品在任何地方的简介都是“悠和穹的爱情”,其他¾的故事线很少被谈起,仿佛不存在?我认为原因有以下:

一,很多“兄妹番”其实都是以“兄妹”为噱头,以“妹妹”为角色属性萌点,以增加卖肉、卖萌的刺激感,打着擦边球来增加卖点。而《缘之空》独树一帜,它十分正经地讲述了一对兄妹恋,并且兄妹间正式发生了关系。这是不常见的。“兄妹”是纯粹的主题,不是一种吸引手段。可以这么比喻:如果《缘之空》是正宗巴西烤肉的话,那么很多所谓的兄妹番就是正宗巴西烤肉味薯片。

二,虽是一部八年前的番,画风跟现在的相比会显得有些许年代感。但《缘之空》的画面和音乐的美感,现在的许多番也难以超越。简单来说就是气氛渲染地很好。但这唯美的气氛仿佛只是为了一人而渲染——

我有三个二次元女神。当我有了第三个的时候便觉得二次元的其他女生都只是花花草草,好看却爱不起来。但现在有这第四个了。

《缘之空》的音乐和画面共同渲染的是宁静与唯美,动画里最具此特征的是“天空”。动画里天空的描绘很美,我认为这不仅是为了对应标题,还可能是一种暗示。尽管女主们形形色色,性格各异,但剧中处处在暗示穹才是真正的女主。穹是最像这片天空的:白衣白发兔娃娃,如天空中的白云般纯洁美丽。穹在前期的剧情不多,镜头却很多,仿佛美成了一道风景。我甚至认为,标题《缘之空》就是一个暗示:“穹”字本身就有“天空”的意思,“缘”字在暗示悠和穹之间有成为孪生兄妹的“缘”,没有成为恋人的“缘”。(我不懂“缘”和“空”在日语里的意思,这里可能过度解读了……管他咧Õ_Õ)

很多人喜欢把穹归到“兄控”一类,这点我不赞同。一般来说,“兄控”虽对哥哥有强烈的喜爱和依赖,但本质是仍是纯洁的亲情。兄控们一般都是“三句不离欧尼酱”。而穹貌似从头至尾都没有叫过一句“哥”,都是直呼其名;她只说过“我们是家人”,没说过“我们是兄妹”;她不是因为悠是哥哥才喜欢他,也从未因为喜欢悠而自责过。由此看来,穹压根就没有把悠当哥看,她对悠有超过亲情的感情。因此称穹为“兄控”有些勉强。

看得出官方是非常站悠穹的,除了前面提到的渲染、暗示以外,在动画里穹妹线被特意放到了最后,似乎是在告诉你:这才是true end,前面的只是支线,在衬托穹妹线而已~因为穹妹线的光彩盖过了前面,所以才说《缘之空》是一部“兄妹番”。我观看时,一直从第2集忍耐到第9集,希望赶紧结束,不忍心看着穹吃醋。直到最后3集才迎来了泪目。穹妹线之所以是最精彩、最感人的,我想是因为它讲述的是一场“禁忌之恋”

我为悠感到不公,他对其他女生抱有相同的感情,做了相同的事情,为什么发生在穹身上,他便成了罪人?

我替穹感到心疼,她像其他女生一样渴望一场恋情,为什么她与悠亲密就要遭议论?凭什么她就必须一直忍受着吃醋?

物质决定意识,道德伦理也是人为规定的。近亲繁殖会加大后代得遗传病的概率,从而污染基因库。道德和法律禁止近亲结婚的本质是避免危害社会,达到“优生”目的,这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在古代,古人根本没有“优生”的知识和意识,因此近亲结婚的禁忌根本不存在,就允许近亲结婚。思想决定道德和制度,那我们设想一下,若大自然的法则没有这条限制;或是近亲中的一人没有生育能力、“近亲”与“同性”的组合……穹说“有了孩子就堕掉”,他们没打算要孩子,这样也应该被禁止吗?若近亲结婚本来就不会危害社会,那它仍构成禁忌吗?

近亲结婚看起来是回到了愚昧的封建时代,是开时代的倒车。可我不这么认为:我不仅不认为这是退步,反而觉得这是进步。这跟地理的“逆城市化”是一个道理。(可分为三阶段:最开始人们工业化水平低,大部分居住在乡村,吃野菜。后来人们工业水平提高,追求物质生活,于是往城市搬迁,吃大鱼大肉。最后,一些人开始注重保养,注重精神生活,就回到乡村,吃野菜。)

我们也可以把近亲结婚的历史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古人缺乏知识,又因为宗法制为保障血统纯正而提倡近亲结婚。这是愚昧的时代。第二阶段:人们开始有了生物学知识,明白了近亲结婚的危害,因此坚决抵制它,给它拷上道德的枷锁。这是清醒的时代。而到了第三阶段,人们的思想因物质生活的改善而改变。人类开始意识到人和动物的区别不在于被什么神创造,而在于有无意识。动物生命力顽强,就算是一只小蝼蚁都会努力活着。但动物始终是被自然法则牵着鼻子走的,它们活着是它们的使命,它们繁衍是它们的义务。而人类不一样,人类在这个阶段早已脱离了工业时代,人们不再为了繁衍后代而活着,而是为了追求幸福而活着。人们在情感方面的选择不一样。大部分人走常规路,结婚生子。也有小部分人走不常规路,从而诞生出“畸形婚姻”:有的结婚不生子,有的干脆不结婚,还有的找个同性伴侣。这是自由的时代。

私认为“不常规路”的出现正反映了人类生活的进步。因为大部分人类不再为生存而担忧,人类不再被自然牵制,开始有了思想上的追求。人类一定程度上突破了自然法则,人结婚不再是为了繁衍,人交配也不是为了繁衍。人类不再是普通的生物,而是一种精神和灵魂。在这些“不常规路”中,丁克家庭和单身家庭不会构成社会危害;同性恋虽饱受歧视,但早有咸鱼翻身的趋势,渐渐得到社会的认可。但近亲呢?与同性恋相比,近亲恋多了一项功能,因此少了一项权利。

我们正处于“第三阶段”。目前近亲仍是弱势力。但是时代总在发展,我们无法断定在五十年后,一百年、两百年后人们的物质生活和思想又会有什么改变。百年前的道德无法束缚现在的我们,那现在的伦理也不一定能束缚百年后的他们。到时,法律会严格约束近亲繁殖,或者利用更先进的基因工程,直接消除遗传病基因……也不是不可能的。

讲了这么多,并不是想支持近亲结婚,当今的规则还是得遵守,那一天还未到来。所以你先别急着去亲吻你的妹妹。像悠与穹,我希望的是这样一对恋情能够被同情,被平等对待。有人说,同性恋比异性恋更单纯。起初我不以为然,我当时认为同性恋与异性恋的唯一差别在于性取向。在看完《缘之空》后,我的看法有了点改变。如果不特指同性恋,这句话的潜台词是“遭遇过磨难的感情更可贵”。似乎真是这么回事,真正的爱情耐得住考验,在经历磨难的途中,不知不觉洗就清了污浊。

接着,他用磁铁来比喻同性恋:如两块磁铁的同级,他们经历了重重阻力才在一起。那么我也可以用磁铁来做比喻兄妹恋(为什么一定是兄妹?因为我喜欢!)。就像一块蹄形磁铁上的两个磁极。

N君和S酱明明是异级,却只能相望,不能相吸。

他们由于血缘纽带天生地连接在一起,却始终隔着距离。如果他们要像普通的磁铁一样互相吸引,就必须把自己掰断。这就意味着彻底断绝兄妹关系,造成家庭破裂,自己也遍体鳞伤。

穹和悠的恋情就像这磁铁,这是从一开始就不被允许的恋情。但他们成功了,也付出了极大的勇气和代价,他们比别的任何故事线的情侣都要痛苦。被怀疑,受冷眼,遭议论,最后不得不与朋友断绝,与本就不完整的家庭告别,去一个能接受他们的国度。然而他们收获的是什么?仍是不被理解和浸着苦涩的幸福。他们会后悔吗?大概不会吧。神湖真的有神力,让一切回到了开始。他们为了对方的幸福而改变自己,他们记起了初心,珍惜着真正最重要的人。

(有的地方说结局是他们并没有去国外生活,还得到了认可?我没时间玩游戏,无法考证!( p′︵‵。)但知道这样喜剧性的结局总算有些许安慰了。假如《缘之空》的作者是莎士比亚,让他们真的淹死在湖里……那一定会成为神作中的神作!但是请不要!(`皿´))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在古代虽没有近亲结婚的禁令,却有另一种禁忌:欧洲有严格的等级制度,中国有“门当户对”的思想。在这种背景下,大量爱情故事诞生。如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讲述的是一对仇家人儿女的恋情;中国《牛郎织女》故事里讲的是人与仙的恋情;《聊斋志异》中不乏有人与鬼的恋情;上世纪末的游戏《仙剑奇侠传》里讲述的是人与妖的恋情。中国的作品虽披着神话外衣,但实质上它也是对“等级制婚姻”的暗喻。在现在这个自由恋爱的时代,《缘之空》出现就不奇怪了。这些作品都比一般的爱情故事感人,包括《缘之空》在内,它们共同的主题是“禁忌之恋”。隐藏在背后的更深沉含义是“自由恋爱”

“自由恋爱”不是改革开放后才谈及的词,人类初次感受到爱情时就开始追求了。《诗经》里所摘录的第一首诗就是《关雎》,表达的就是平平凡凡的爱情。在那个古老的时代还没三纲五常,没有“门当户对”,因此那对男女是自由的。可人类在爱的道路上逐渐忘了初心。某位伟人说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那么反过来,不以恋爱为目的的结婚又是什么?

古代婚姻要靠媒介,无自由可言。古代女子地位低下,是笼中鸟,被当做工具,她们的婚姻美曰“政治婚姻”,毫无幸福可言。现在,虽性别平等,恋爱可以自由,但人们又被一把名为“利益”的枷锁囚禁着。有人发财了就换老婆,为肉欲,为财欲。也许是我太幼稚,阅历浅,我无法理解为了物质享受与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人互称老夫老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当现代人唾弃古代婚姻制度时,为何自己主动放弃了自由?这些人又有什么资格歧视那些圣洁的恋情?

穹与悠的恋情是纯洁的,是脱离世俗的。不掺杂利益,不打小算盘,表里如一,只是单纯地爱慕对方,这就是难得又可贵的“纯爱”。爱如潮水,不可阻挡。他们是追求自由恋爱的执着者,是敢于突破禁忌的勇敢者。这样的爱情有什么理由受到歧视?仅因为他们是兄妹?或许,血缘纽带不是障碍,而是更深的羁绊。祝他们能幸福,即使他们是虚拟的。他们带给我感动,带给我久违的泪目。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这是对情侣最恶毒又不失风度的诅咒。但是,当感情真的到来时,就算是兄妹,又有什么关系?

结束了。也许我的不务正业、极烂的文笔和极不正的三观又会使我掉粉……随便啦(。’▽’。)♡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