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SE】黑猫警长(排练篇)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私设如山


    “这个技巧量是认真的吗?”江思谨看到编舞老师展示出来的成品,一脸严肃的问。

    一年多的共处,江思谨早就已经把R1SE经理这个职位担任的得心应手了。

    “对,其实难度都不大,”老师和江思谨沟通,“先让他们看看吧,有什么问题再改。”

    江思谨还是有点担心的,以十一个祖宗的性格,这种技巧他们肯定想挑战:“唉,给他们看吧。”

    编舞老师拍拍江思谨,笑着说:“你这跟妈似的,别担心,一年了,还不了解他们的实力吗?”

    了解,那怎么可能不了解——

    编舞老师:“你们觉得这个技巧难不难,如果不行我们可以改。”

    R1SE:“不难,不改,挺好的。”

    江思谨保持微笑:“果不其然。”

    夏之光看着主要的那一部分技巧,比划了两下,又认真核对动作和节拍之后,直接就开始做了:“我觉得这一part那得是我了吧。”

    江思谨从他蠢蠢欲动的时候就一直眼睛跟着他,毕竟是团里第二容易受伤的人,得看好了。

    什么?你问第一容易的?那得是旁边这个没有什么经验还贼想尝试空翻的小琛哥了吧——

    “诶,老师,我觉得这个我可以,我试试我试试……”话都没说完,就想和夏之光一样开始练习。

    然后,就被江思谨给按住了:“姚老师你先歇会儿,等软垫儿来了您再练也不迟。”

    江思谨对一个人的称呼,完全能体现出她现在的心情,比如当她叫周震南为队长的时候,一般要么就是认真严肃了,要么就是采访需要。

    所以,平时一直叫小琛哥的她说出姚老师的时候姚琛知道她没在开玩笑了:“那这样,趁垫子没来我们来分配一下后面那两个组合谁来吧。”

    江思谨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舞蹈视频,给他们提一些有用的建议:“我觉得,背翻这个动作要考虑到下面支撑的人的承受能力,所以尽量翻的人体重轻一点,下面的支撑稍微重一点。”

    说完,她直接看向了任豪,任豪点头:“我可以。”

    张颜齐举手:“我也可以在下面。”

    夏之光说:“那上面翻的人,体重轻,洛洛,赵让,磊磊和周震南。”

    江思谨摇头:“南南不行,他来不及练组合技巧。”

    何洛洛认同的点点头:“那我来吧。”

    赵磊同时也说:“我可以。”

    “诶,这不就整好了吗,”刘也反应了一下,然后拍了拍赵让和焉栩嘉,“咱们几个先带着小翟把舞蹈学出来,他们这边让老师给上课吧。”

    焉栩嘉挂在刘也身上:“行,那咱们几个先扒舞。”

    赵让比了一个ok的手势,和焉栩嘉一左一右的架着还沉迷在美妙的歌曲中的翟潇闻练舞去了。

    张颜齐看着翟潇闻远去的背影,莫名有点惆怅,姚琛过去搭在他肩上:“技巧学完了之后舞蹈我们一块练。”

    “到时候就是你练一个小时的东西我得练一个晚上了~”好意我接受了,兄弟情我也很感动,但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任何一个玩梗的机会。

    江思谨说:“没事,我到时候看着,他要是敢不管你自己走我就让小翟去他门口唱好运来。”

    姚琛想想那画面都笑的崩溃:“哇,这个狠啊。”

    看着夏之光不用老师指导,已经开始翻了,江思谨皱了皱眉,分成两波她实在是照顾不到啊:“也哥!”

    刘也远远的回她:“咋了?”

    “我盯这边,那边就麻烦你了。”

    刘也:“好,你们小心啊,别受伤!”

    江思谨用胳膊肘戳了戳旁边热身的姚琛:“听你也哥说没?叫你别受伤。”

    姚琛不服:“也哥明明说的是大家,你这个人……”

    “目前六个人就你最容易受伤。”

    别说目前了,就是算上江思谨这十二个人里,都数他姚琛容易受伤,身体好是好,禁不住正主作啊。

    “啊!”

    张颜齐的呼痛声出现的贼不是时候,江思谨吓得一个激灵,赶紧过去看情况:“咋了?”

    旁边背翻没成功还不小心踢到张颜齐的何洛洛一脸愧疚:“没事吧?”

    “没事没事,”张颜齐拍掉了身上的尘土,“洛洛你别怕,你就壮着胆子翻过去,你看磊磊。”

    赵磊拍拍张颜齐的身上,然后对何洛洛说:“对,其实就是腰使劲儿,来,我跟豪总再做一次你看一下。”

    夏之光把手搭在何洛洛身上:“其实空翻就是战胜心理,眼睛一闭一睁就能过去。”

    “这样,我跟你说,别管张颜齐,他就是背个书包一样,一点关系都没得~”姚琛一边说着一边给按张颜齐的腰,用眼神询问。

    张颜齐不着痕迹的给姚琛摇摇头,然后拉着何洛洛:“咱也再来一次,你试一下磊磊的那种方法。”

    夏之光从后面打了一下姚琛:“走吧,你那个动作也得练一阵呢。”

    姚琛点头,跟夏之光往另一个垫子处走过去。

    

    晚上十点,R1SE已经在练习室呆了整整八个小时了,江思谨接通了周震南打来的电话。

    “南南,”江思谨嘴上和周震南说话,眼睛一直也没离开还在努力空翻的夏之光和姚琛,“你那边怎么样?”

    周震南因为工作和疫情原因暂时没法和大家一起练:“今天做了核酸检测,明天结果出来我就可以回去了,他们进度呢?”

    “基本的舞蹈没问题了,但是,”江思谨有些担忧的看着已经筋疲力尽的六个人,“技巧的成功率太低了。”

    对于六个做技巧的人来说,体力消耗实在是太大了,不仅和大家一起学了舞蹈,还要再加练空翻。

    “我也学的差不多了,明天过去跟大家合一下,成功率低的明天再决定要不要直接去掉。”周震南像是在吃东西,嘴里吐字有点不清楚。

    江思谨点头:“好,你早点休息吧,明天也不会轻松。”

    “行,姐,那就先这样。”

    “好,拜。”

    挂掉电话,江思谨过去陪他们练习。这个时间,老师已经下班了,但是这十个人不管练完的没练完的没有一个人走。

    焉栩嘉和赵磊帮姚琛扶着垫子,刘也给夏之光放音乐合节拍,赵让和任豪一人握住何洛洛的一条腿,翟潇闻扶着张颜齐的腰,一遍一遍的帮洛洛体会翻过去的感觉和用力方法。

    江思谨抿了一下嘴,给周震南发了个消息:我觉得今晚可能能练成,不需要改。

    没一会儿,周震南回消息:好,叫他们小心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