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禁同人四周目】回响(4)上条当麻&欧提努斯(上只)(弃)




  不仅限于友情,

  有很多时候,更多的是夸张地表达出感激的情感。

  时间变迁,

  抛弃并遗忘,

  等到越来越多的东西被冲淡后,

  熟人也就顺理成章地变化为陌生人。

  要是从失忆之前算起,

  那么就是又做回敌人了。




  随着上条当麻视野所及之处的展开,整个便利店有规律的铺架陈列在内,模糊的吊管灯柱和冷藏架上冷气那样有形的白光,他终于能很清楚地辨识出眼前的对象,尽管对方个头比自己高得多,但是也不存在用什么威武雄壮的战国将军的形象来描述——

  对方有着看似十分潮流的发型,并且随性地染成了蓝色,顺便有闪烁着铺架白光的金色耳环——虽说有可能是从马路地道里的地摊买下的廉价货,但是他的确带出了富家子弟的风格——以至于看上去一点土味都沾不上边。从黑色的的某高中制服来看,他跟上条当麻属于同学关系,但从亲昵的称呼可以看出,这大概还能夹杂着复杂的基情...甚至可以抵达一起赤裸着身子看本子的程度了...

  “啊...这么巧么...居然在这种地方都能遇到你啊...”当麻提着袋子。

  “嘛...是啊...看到阿上似乎又在面对着什么棘手的事情,以至于有必要让蓝发先生亲自出面援助解决了呢...如果能够顺利完成的话...似乎要求小上到家里一起看看本子...最近新动漫化的几部也是不错的喔...”蓝发耳环的眯眯眼始终没有睁开,脸上则挂着不安好心的笑容,轻轻地拍了拍当麻的肩膀。

  “唔...也没什么事啦...就是对自己难以维持的生活在犯愁...不过听说伟人都是在这种艰苦拮据的生活环境下成长才造就出惊人的成绩的嘛...适应了就好了——另外啊,别在这种场合毫无羞耻心地讨论本子——”

  “哟吼~小上是怕这种有趣的成人话题又被哪位自己认识的初高中少女听见,有损到大红人的救世主形象嘛~?果然是个虚伪的男人呢~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每天都有不知从哪里来的穿着奇异的各种少女来教室找大忙人——阿~上~哟~听说越虚伪越是吸引异性呢——嘿嘿嘿嘿~”当麻的世界在不知情的其他高中男生看来,的的确确过分得充实,甚至到了基友都感到嫉妒和抗议的程度。

  “啊...又开始调侃我了啊————什么开后宫的上条当麻到底是什么鬼啊...这里只有不能偷电瓶,只能凭借着学都的助学金和老爸的月费来勉强维持生活——还要顺便投喂一些奇奇怪怪的投宿客的可怜人......贫穷......缺钱——毕竟拯救一次世界大战也没有人给一个高中生颁奖的吧...说起来...333....啊对——333,我想起来了。”当麻挠着头,似乎想起了什么。

  “啊?”蓝发耳环的双眼眯得更紧,仿佛在眼皮上扯了一层胶带。但他的脸色,在听到333后有一丝的变化——额间冒出一滴汗水来。

  “嘶...不知道为什么...我记得——可能是又失忆了,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的事,不过,你好像欠着我钱的啊,本子王。不过我很清楚,应该是——333日元呢....”对于生活窘迫的上条当麻而言,这种数字才是让他最敏感的地方,像是多欠了钱什么的,肯定是不会忘记的。

  “啊哈...”

  “原来是这样么......”当麻似乎还想说什么,不过一下子被蓝发给打断了。

  “小上,其实并不是什么现金日元喔,而是游戏积分——我们以前玩过的一款魔法机甲游戏...总之很炫酷的...但是呢——那是333积分——根本不是现金喔,更何况你觉得一贫如洗的蓝发耳环先生——平日里都把钱拿去供养本子和动漫老婆的我——怎么可能会有多余的333日元呢?咯~”

  “唔...你觉得像本上条大爷——每天都在处理着拯救世界的案例的人——会选择放弃一个眼前的提款机么——蓝发耳环——我要把你榨干——你知道吗——每当便利店的火腿肠和泡面都在打折的时候,就说明会有某个柜上会有二者的合折套餐....像是这种一天时间内节约一顿家庭餐的小技巧是本上条先生的伟大的生存技巧~那么————你的钱包呢?蓝发千金————”

  少年露出了一样不怀好意的微笑,现在是轮到蓝发耳环略显不适了...

  “小上...333日元是可以的,可是...你竟然会用‘千金’这种具有旧时代讽刺的词汇来欺负人家...真是...明白了,我会带着土御门的可爱义妹那样的热忱,今晚就女仆女装到阿上家里去服侍——让你看看千金也是可以体贴至微的喔~”

  “行了行了,你的女装我可是已经见过并永远刻录在脑海里了——不要岔开话题了,现在正是你二话不说取出钱包解囊救助贫苦人们的高光时刻了——我做完这件事...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啊——”上条当麻一把抓起合折扣的套餐口袋——眼神中充满着求生的欲望——就像是被第一次送情书的时候双眼中的那种感觉...

  “啊啊...明白了...不过,在这之前,阿上啊,我们可以稍微聊一聊其他的事情吗?超级正经的喔...如果阿上拒绝了我,也许我会伤心到把钱包里的333日元丢到公共卫生间的马桶里,然后按上333次冲水的按钮...明白么?”虽说气氛的的确确在一瞬间严肃了不少,但眯眯眼的说话方式难以让刺猬头的小哥一下进入谈正事的状态。

  “姑且判定为是蓝发你要以333日元的事情来威胁我吧...那么我只能无条件地投降了...更多地说...我上条当麻贫困到了这种被蛐蛐333日元二扶贫要挟的地步——甚至连学园都市的理事长都不愿意资助我的生活...大概拯救个第三次世界大战才能发点助学金吧......噢噢——有什么正事呢?”上条终于转回了话题。

  “放心,肯定不是邀请一起度过今晚的本子时光咯,我们先出便利店再说吧...”蓝发这么说着,一边拎起了上条当麻的衣领,一边把当麻口袋里的泡面和火腿肠全部塞回货架——就像是小孩子哭闹着买的玩具被送回永远无法够及的地方,就像是某个玩家在实名注册之后被限时每日的游玩时长——

  “喂喂喂...我说你啊——有什么事情,倒是直接说的吧...去外面干嘛...难不成还得把便利店给砸掉不成?”上条陷入了一脸茫然的状态,并在一瞬间被某种只在土御门身上见到过的卸力技巧,被押送到了便利店玻璃门的外面,尽管当麻有过无效的挣扎,甚至险些把门把手给弄了下去——

  车辆,没有。

  行人,没有。

  动物,没有。

  机器,没有。

  甚至连学园都市特有的金属噪音都似乎被彻彻底底地屏蔽掉了。

  仿佛介质的定义被颠覆,仿佛从声源处就已经存在了某种变化。

  街道上传来某种压抑窒息的气氛,仿佛是大天使与大恶魔在领域上施展强大的法术——用塔罗牌的第33式,借以生命与树的结合品,强大,驱逐。这一刻的上条当麻极其想回到便利店内,这一刻的上条当麻的前兆感知前所未有地敏感起来,那种神经,并驾齐驱与幻想杀手——给予了他最直观的感受。

  定义,

  不存在了。

  什么的定义,

  被篡改了。

  倘若说教科书上那些字里行间勾勒出有形有色的事物都让人感叹不已,

  那么直接让这些东西改变自己原本的规律——

  那根本就是神魔的法则。

  ——

  怎么会呢?

  难道是错觉...


  

“蓝...发...耳...环...?你都干了些什么?”

  这一刻,少年已经将眼前那个与自己同一所高中的眯眯眼基友的吉祥物身份给彻彻底底地置换掉了,就像是那些荡然无存的定义。在认知范围以内,他甚至怀疑这个高中生不是蓝发耳环,或者说就是取了他一副皮囊来骗取上条当麻的信任,从而进入这个陷阱——也许是某个属于魔法侧的仇敌——

  也许是之前又被自己用拳头颠覆过的某某大人物——他甚至在预判到这些遐想的前一刻就捏紧了属于幻想杀手的手——

  “你是谁?”语气完完全全变调了,完全地与这个压迫的环境相符合了——所有的不正经都消失了。

  “阿勒?阿上这是怎么了?不会吧?难道说对你的一起逃校出去买便当的朋友——蓝发耳环的本体的存在都产生质疑了么?”那对平日里显得和蔼可亲的眯眯眼,在这一刻却显得神鬼莫测——给当麻带来无尽的猜想。

  “你绝对不是他吧...蓝发可不会什么西洋魔法的喔...尽管土御门几个月前的揭露身份的确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不过啊——那样抱有中二幻想的男子...而你...创造出现在的环境,确实敏感得蹊跷———我不愿意相信,你是站在对立面的啊,蓝发。”

  “唔—————”

  “那么如果说来————”

  “你能推断出我的能力了么?绝对的理想。”

(弃坑.jpn)

  灰常抱歉,观众老爷们,这是一个多月前的稿件了,  所以当时的坑跟伏笔跟现在的小编没法良好衔接起来了。另外小编作为高二党,前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的的确确只能偶尔刷刷b站,没有充裕的时间开脑洞了————另外,创约二已经出来了,当时写的时候,这条当麻跟只眼的剧情的时间节点是在创约一之后,既然有了真正接下来的主线剧情,小编这种邪魔外道肯定需要悬崖勒马。

  下次更新的话,大概会推迟到@¥&$#%放假/高考,接下来偶尔在某系列评论区冒泡儿———

  汇报(氵)完毕。(狗头护体)


高三xdm高考加油💪🏻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