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芥敦】扇子舞

作家粉丝芥×舞姬书迷敦,互粉关系。


        身着舞服的少年坐在镜台前,细细描绘着妆容。银白的发丝映着酒红的舞服,赤色眼影与朱唇衬得肌肤又白上了几分,增添几抹不属于少年的妩媚。

        他放下眉笔,满怀期待拨开幕布悄悄地往外看,观众位上已是座无虚席,那个特意留给某人的位置上还不见人影。他心情有点低落。

         视线扫过观众席上兴致高昂的那些人,落在了略显空荡的入口处,少年眼前一亮。那里走来了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瘦削男人,正是他所寻找的人。

        男人瞧见了在偷看的少年,向他摆了摆手算是打招呼。少年眼看被发现了,连忙把头缩回幕布后躲了起来。

        脸颊还没有打上腮红,就已经浮上了一片堪比腮红的粉嫩红霞。知道他来了后,少年悬着的心定了下来,嘴角挂着笑,坐回台前继续上妆面。

        一切准备就绪,他拿上舞扇,在幕布后站定。微低下头,鬓角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艳红上翘的右眼尾,心机的不对称美在此时显现出来。

        少年轻轻合眼,向旁边摆手示意。幕布缓缓拉开,绝美的演出开幕了。

        昏暗的剧院里忽然射出一道光,照在舞台中央的少年身上,成为了全场的唯一焦点。少年同时抬眼,单手打开了扇子,随着紧接其后的音乐舞动起来。

        身上火红的流苏跟着他时缓时急的动作在空中翻飞,宛如一群红蝶,环绕着中间这个白玉一般的少年。

        赤脚踩在冰凉的木地板上,因为前几天高强度的练习,脚底都磨红了。而少年还在维持着每一个动作的完美,每一个转体都不放过白嫩的双足,或是自己。

        少年知道,那个人最喜欢看这样的他。他不能有失误,他想要那个人只看着自己。

        一想到那个人在台下看着他,少年的脸上就不禁发烫。堆积已久的情感翻涌而出,融入每一个动作里,全部展露在那个人眼前。

        粉红的扇子在他手中翻转,与精心编制的动作配合,面部表情随着音乐的变化而变化着,将舞蹈的情感传达给观众。

           “在下收到了,中岛。”男人在黑暗中喃喃道,他的眼里映有一抹红。

        舞毕落幕,中岛敦在热烈的掌声中下台,他从专用通道跟了上去。工作人员见是熟悉的面孔,便没有拦截他,一路畅通无阻。

        轻车熟路的推开其中一间休息室的门,不出他所料,中岛敦正在里面卸妆。

           “进步了。”他从身后拿出一束雏菊,放进还在专心拆开手中东西的中岛敦怀里。

           “芥川先生喜欢吗?”中岛敦惊喜的转过头来,脸上的笑容灿烂,与怀中盛开的雏菊有得一比。这是讨要夸奖的表现。

           “喜欢。以后也请继续努力。”芥川龙之介揉了揉他的头发,当做是这次的褒奖。

           “那你喜欢我吗?”用花束挡住了半边脸,中岛敦露出两只大眼睛盯着他,紫金的眼瞳里仿佛可以透出光。

        抽回手,芥川龙之介想了一会,柔和地回答他:“喜欢。众多友人中,在下最欣赏的人,是你。”

        收到了不想要的回答,中岛敦眼神一黯,小嘴就嘟了起来。如果他有一双兔耳朵,现在肯定是无精打采垂下来的。

        但他并不气馁,把花束里开得最好的一枝花抽出来,送到芥川龙之介的面前,说:“那么,我倾慕的芥川先生,用这朵花邀请你,明天陪我放松心情,怎样?”

        芥川龙之介接过那支花,欣然接受了。

        芥川龙之介是个作家,中岛敦很早就喜欢上了他的书。某次演出后,漂亮舞姬意外收到了一朵别出心裁的虞美人,细软的茎上附有一张纸片,字迹看起来是匆匆写下的:

           “赤艳的虞美人,送给火红热烈的美人。”

        中岛敦觉得这字迹很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能错过那个人。

        纯白的剧院里,闪过了一抹让人过目难忘的红。红纱在他身后翻飞,在众人的注目礼下,中岛敦找到刚才送花的人,一把扯住了他的黑色风衣。

           “请等一下!”

         两条平行的线开始交缠在一起。

        在遇上这个人之前,中岛敦就先爱上了他的书。所以就算芥川龙之介沉默寡言,他也能滔滔不绝的说着那些令人感触颇深的情节。

        在某些节点时,他补上一两句关键的话,中岛敦的情绪就会更加激动,活脱脱的一枚狂热书迷。

        蛋糕上的奶油沾上了他的鼻尖,而中岛敦还毫无察觉。白净的脸上沾有白色的东西,晃着芥川龙之介的眼,想装作没看到很难。

        中岛敦说得正起劲,默默听着的芥川龙之介突然伸过手来,擦了一下他的鼻子。

          “嗯……怎么了?”他停下没说完的话,刮了刮刚才被碰过的鼻尖,感觉心跳得有点快,紧张得又吃了一口蛋糕。

          “沾上奶油了。”芥川龙之介淡定的擦去手指上的奶油,好像只是举手之劳。

        加速的心跳化成一只野兽,横冲直撞着,窜起一团火,把脑袋烧得迷迷糊糊的。中岛敦起身,丢下一句“我去洗脸”就落荒而逃了。

        跑到洗手间一照,脸果然已经红透了。水龙头哗哗的流出自来水,中岛敦捧了一把泼在发烫的脸上,给它降降温。

        水珠从脸上滴下,凉凉的,可心里的那团火仍未灭,还烧得正旺。

        『这就是书上说的“爱”吗?』

        隔天,中岛敦有一场加场演出,芥川龙之介也去看了。和往常一样。

        台上的在灯光下他翩翩起舞,也不忘了眉目传情,一瞥一笑,无一不被芥川龙之介收进眼底。

        在遇见他之前,芥川龙之介从没想过银白与火红可以如此般配,每一次舞蹈都是这么惊艳,仿佛是娇嫩的花仙子,惹人怜爱。

       结束后,没等到芥川龙之介来休息室找自己,中岛敦是有点失落的。芥川龙之介的时间不多,演出都是在零零落落的看,所以他也只能失落了。

         然而,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中岛敦也有一个月没见过他黑色的身影了。

        大赛将至,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却感觉还是缺了点什么,终于,在又一次的跃起后,他倒在了地板上。

        中岛敦躺在他熟悉的练习室地板上,胸腔起伏着,盯着天花板出神。斟酌良久后,他做了一个决定,随即从地上爬起来去实施。

        他奔走在路上,微风拂面,卷起鬓角的头发,吹动手中的纸片。

        这是芥川龙之介住所的地址,是上次去帮他拿东西给的,后来就遗落在了大衣口袋里,至今中岛敦才想起来它的存在。因为主人的粗心大意,纸片都有些皱了。

         按下门铃,中岛敦等待着,一只手紧张的攥着衣角。

           “谁?”门打开,芥川龙之介探身出来,看到他,有点吃惊“中岛,你怎么在这里?”

        衣角被攥得更紧了,看着他的眼睛,中岛敦开不了口,只好低头看向地板,咬咬牙,鼓足勇气说出来了:

           “我学了一支新舞,想让芥川先生成为第一个观看者。后天就要公示了,可以吗?”

        绞着衣服的那只手突然被抓住,他惊惶地抬起头,却不敢缩回手。只见芥川龙之介捧起他的手,移到唇边,在手背印上了一记吻:

           “荣幸之至。”

        还是那间休息室,还是那样的准备工作,唯一不同的是,芥川龙之介正在身后帮他梳理着头发。

           “我们有一个月没见了啊……”中岛敦乖顺的坐在板凳上,任由他摆布,眼神失焦,魂都不知道飘哪去了。

        从门前的那个吻手礼开始,中岛敦就变成这样了,脑袋里混混沌沌,迷迷糊糊的就被他牵到了这里。

           “这一个月都在着手准备新书出版,忙得焦头烂额,的确忽视了你,抱歉。”抚着理得顺滑的发丝,芥川龙之介诚挚的向他道歉。

           “原来是新书的事啊……新书?”这下中岛敦清醒了,要不是芥川龙之介按着他,他会瞬间从板凳上蹦起来。

        据中岛敦所知,他这两个月都没有在写长篇小说,突然就要出新书什么的,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

          “是。”芥川龙之介语气肯定,再联系上这一个月的消失,可信度很高。

           “我怎么不知道?”即将发表新作这种重要的事,芥川龙之介不仅没有告诉他,反而消失了一个月,这让中岛敦有点些不满。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牵起中岛敦的手,芥川龙之介拉着他朝舞台走去“现在,在下要看你的表演。”

        粉红的扇子掩去了半边脸,第一声音乐响起,纸扇倏然合上,他献给所爱之人的表演拉开了帷幕。

        与平时的演出截然不同,充足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偌大的剧院。中岛敦向来看不到台下的观众,今天台下唯一的观众,他连表情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那对漆黑的眸子正看着他,目不转睛,视线扫过的肌肤,仿佛烧了起来。面积越烧越大,最后,整个人都燃了起来,与大红的舞衣融为一体,变成了跃动的火苗。

        折扇被轻轻一抛,就飞上了四米高,眼看就要落在芥川龙之介的面前,中岛敦从容不迫的倾身一捞,转了一圈扇子又回到了他手上。

        还不忘对他飞了一个明媚的眼神。

        略显色气的歌词由他的嘴里吐出,尽现魅惑的同时,又带了几分甜美。从诱引的暗示到赤裸的邀请,无一不在诉说着什么。

        阅历丰富的芥川龙之介怎么会不明白?他只是在等待,等待那天的到来。

        以纸扇的落地为尾幕,在听到扇骨清脆的响声后,中岛敦恍然大悟。所缺的东西,是他期待着的,芥川龙之介的目光。

        转眼间,就到了大赛的日子。芥川龙之介许下了承诺,今天要来看他。

        场外人声鼎沸,透过墙壁传入他的耳中。画下眉间的最后一笔,他推开门,胸有成竹的向舞台走去。

        今天不仅要夺得奖项,还要俘获他的心。 

        距激动人心的比赛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不出所料,不负众望,中岛敦拔得头筹。但感情的进展仍是不温不火。

        又在练习室里度过了一天,中岛敦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门口有一个包裹,上面的字他再熟悉不过了,这是芥川龙之介寄来的新书。

        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澡,中岛敦瘫在软乎乎的沙发里,翻开书的第一页。

         新作使用自述视角,写了一位作家恋上一个同性的故事,剧情不长,却成了一本书,多用心理描写填充,细腻不显繁琐。

        安静的两个小时后,合上书的中岛敦还意犹未尽。无意间,他瞥见装书的盒子里还有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

        他拾起来读了:

          “敦,新书读完了吗?这一字一句,全部是在下想着你写下的,不知道迟钝的你有没有发觉。

        看着你就会有新的灵感,你果然是上天的礼物吧?正巧,送到了在下的面前。

        每一次演出在下都有认真的看,就算不能去现场,也会看录屏。无论是怎样,你都是很完美的样子。像一颗打磨好的钻石。

        今后,也请你一直在在下的视线里跳舞。

        用书中的一句话作结尾吧。

           ‘如果在下的爱是一缕清风,那么,希望可以默默吹拂他的下半生,伴他左右。’ ”

        眼眶没能将温热的泪珠留住,从中岛敦的脸上滚落,掉在地毯上,染了一朵深色的花。

        此时,电话响起,接通后,那头传来了他十分想听到的声音:“中岛?” 

          “你……都在纸上叫我敦了,还喊我中岛,你几个意思啊!”抽噎着的声音特别委屈,里面有一半是气的,另一半是云开见日的欢喜。

        芥川龙之介慌乱安慰的话语从电话那头传来,中岛敦可不是那么好哄的小孩。看来今晚注定不太平了。

        扇子舞仍是绝美,看客也不愿离去。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