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星街彗星和饭圈文化

关于这个话题其实早就想谈谈了,之前也在群里和群友讨论,一直没有写成专栏是原因是我并不喜欢做那种一有什么热点就赶紧来蹭热度发表真知灼见的大评论家。但最近没什么想写的东西,闲暇之余再度捡回这个问题进行思考,发现确实有点想说的东西。至于我说的正确与否,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与其说是“表达我的观点”,不如说是茶余饭后的闲聊。毕竟我们在这里扯这么多有的没的也影响不到Vtuber本人,更无法改变整个圈子,所以当个乐子看是最好的。

说起来,一般写这种专栏都会先声明一下理中客。比如说“事先声明,本人不是星街彗星anti”之类的。但有一说一,星姐应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anti。或者说,那些反对并取笑挖苦讽刺星街彗星的人,并不是她本人的anti,而是“粉丝行为,偶像买单”。这种事在V圈再常见不过了,所以也就敞开了说。有些V的粉丝在圈子里风评不好,像是Mea的天狗啊,星咏者之类的。哦,这里不加上crew的原因是我怕被炎上,其实只是举个例子,大家懂得都懂不要在意那么多。

天狗这个被骂得多了也就不再多说,倒也不是我黑天狗或者洗天狗什么的。毕竟我的Mea牌子只有10级,打钱数量也没超过100RMB,所以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然大家都知道Mea这边主播是需要承担责任的,毕竟一开始的确是恶俗营业,然后口嗨过度以及卖礼物等问题都是车轱辘话了。有些时候车轱辘倒没啥,但你喷Mea喷不到点子上,就很容易引发纠纷。比如我说“神楽Mea卖礼物没得洗”,这个顶多也就是被路过的天狗来一句“Mea当初也不容易啊”这样就此揭过。但如果我说“神楽Mea说XXX像是垃圾一样”,应该就会有好心人向我科普“这其实是日本的一个梗,在《电器街的漫画店》中也有所出现——只要摆上BL本,腐女们就会像虫子一样涌来”。但即便真的存在这个梗,Mea的话依然显得有些过分,所以双方各执一词,大打出手什么的十分常见。

但星咏者的问题,跟星姐似乎真的没啥关系。萌萌人啊怪文书啊其实都还好,圈地自萌。主要还是吹,吹星姐天道酬勤、六边形战士等等。六边形战士这个梗,一开始其实蛮好玩的,毕竟星姐多才多艺嘛。但有的人他没仔细了解,就以此断定星街彗星是全能神,然后大肆吹嘘,这样的影响是很恶劣的。“知道什么叫六边形战士吗?”,“都是当之无愧的顶级”,这句话不知道是谁先说出来的,由于其言辞的坚定性而被篡改成了抹黑星姐的短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吹多了总需要黑几下来平衡,只是有时候我在想他们推的是什么?

推V归根结底是为了图一乐,图一乐的方法有很多。比如说看直播,比如说看二创,比如说黑屁一下自己看不顺眼的V,比如说和别人的粉丝对线什么的。但星咏者中的激进派,呈现出一个很令大家熟悉而又陌生的状态。这种状态在饭圈最为常见,简单地说就是“养成的成就感”。从她不火的时候一路支持到现在,看到自己的推越来越火,心里也会有种成就感——啊,不愧是我推的V。这种自豪感其实人人都有,比如说当我看到自己喜欢的漫画突然宣布动画化时,也会觉得“啊,我真是慧眼识珠啊”。但这种成就感一旦作为推V的主动力,就显得很恶心了。如果说推V是为了向别的V的粉丝显摆自己的推多么出色,这种人推的其实就不是V本身,而是这个养成的过程。用她坎坷的发展史和如今的辉煌来麻痹自己,通过这种方式来提升自己对其gachi度的人很容易犯下之前所说的“向其他人吹嘘”从而导致骂战和招黑的错误。每当理中客讨论问题的时候,总是会尽可能避雷,让读者无从反驳,以显示自己观点的正确性。这种说话方式套在我们讨论的问题上就是:

“所以,一部分小鬼无脑乱吹星姐的行为导致了星咏者风评被害。”

这句话倒也没错,但这些所谓“小鬼”难道就不配作为粉丝吗?他们中一定也有打过钱,上过舰,真心支持星姐的存在,只是行为过激导致整体风评被害。那么,当我们讨论这件事的时候,难道就可以将其抛弃,说出“星咏者都是好人,乱刷的都是小鬼。”这样的话吗?显然不行,就像肖战的NC粉导致了“肖战粉丝”这一名词恶化。实际上这些粉丝中的确是有理性者的存在,但却必须承担NC粉所犯下的罪行。由此看来,将星姐比喻成“V圈肖战”这种黑屁性质的比喻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又有人说:星姐可不像肖战,她为人是很谦虚的。与闷声发大财的肖战及其工作室相比,在直播中坦然承认自己并非什么都擅长的星姐显然要高尚不少。故而有人为星姐鸣不平,认为星姐“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星街彗星在国内的真正崛起,有三个关键点。从INNK转入hololive本社的箱推加成暂且不提,首先要谈的是B限春节歌回。百人舰队和B限时达成404银盾,这在一定程度上为其在国内完全起飞进行造势。另一项则是3D初配信。星街彗星的3D初配信承载着YAGOO向业界展示自家技术的野心,故而在404算是应运起飞。而B站方面的虚空上舰,则完全是由星咏者为其造势。也正是这些星咏者们的狂热支持,使这个以往默默无闻的Vtuber突然上了B站热搜,一度产生了出圈的影响力。在那些被引流而来的人中,大多数并不了解星姐的直播风格,对“六边形战士”更没有明确的认知。他们感动于星街彗星努力的过程,于是成为了“天道酬勤”的故事粉。成为星咏者的一员后,他们更加热衷于向他人布教,或多或少地添油加醋——毕竟,故事粉怎么能不向他人讲述这一令自己感动的故事呢?

星咏者的“吹”,是货真价实的“吹”。不是向你科普星街彗星的经历,而是讲述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以及,传达他作为星姐推的骄傲与自豪——这反过来又加深了他对星姐(故事)的gachi度。

说真的,迄今为止我没看到过比吹星姐的人更能吹的V圈人了。这里用“吹星姐的人”而不是“星咏者”,是因为一些明明不是星咏者而仅仅了解故事的人也喜欢跟风吹,然后自我感动。这样的事迹其实在别的V那里也存在,甚至更加感人。她的各方面能力与社内的一些佼佼者相比也常落下风,因此反而被扣上了“干啥啥不行”的帽子。

比如说星姐在hololive面试被拒后不甘放弃,毛遂自荐——角卷绵芽应聘hololive两次被拒后第三次通过。

比如说星姐在最艰难的时候打工赚外快坚持下来——樱巫女曾经一度濒临毕业,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却自费制作角色曲来感激粉丝。

比如说星姐自己画皮出道——宝钟玛琳虽有一身精湛画工但在成为Vtuber之前生活相当拮据。

比如说星姐在多人活动中展现了出色的主持能力——与白上吹雪这种顶级主持没有可比性。

比如说星姐的歌力令人钦佩——同为(前)INNK的AZKi比她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比如说星姐的游戏力出色——实际上擅长的游戏只有打块,并不是像湊阿库娅这样在多个领域有所建树。

星姐本人对于“六边形战士”,“全能型选手”的说法是矢口否定的,她坦言自己并非什么都擅长,为人相当谦虚。即便如此却依然在国内风评受害,因此许多人为其鸣不平。然而说到底,这是她必须承担的部分。因为正是国内的粉丝促进了她在B站事业的发展,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反哺404。就像没有她的指使,星咏者们依然虚空上舰一样。即便招黑者的所作所为并非她的本意,但她却也必须像接受所获利益一样承担这些非议。而虚空上舰的星咏者们,毫无疑问是真心实意为了星街彗星本人着想的。饭圈人曾经有这样一句话“饭圈经济本质割韭菜,我们只能让自己成为资本家眼中肥肥的韭菜,来为自己的Idol吸引流量”。这句话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如果能够轻易地在404打钱,谁又愿意在B站上舰呢?抽成懂得都懂,而且还会有扣税方面的问题。但是为了让星姐在国内火起来,他们选择了虚空上舰。事实证明,他们的确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说了这么多,但其实国内这些所谓的招黑行为并不会对星姐本人造成什么影响。下场对线也好,当渔夫乐子人也好,说到底都是粉丝的自娱自乐。正如我之前所说:推V归根结底是为了图一乐,图一乐的方法有很多。只要能够选择令自己愉悦而不违反法律的途径,大家都有图一乐的自由。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不悦上固然为人所不齿,但也仅仅会遭受他人道德的谴责罢了,本人或许还乐在其中。我当然是希望大家都看开一点,多看管人,少看管人粉丝。比起网络世界的种种,更多的把重心放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上。如果为了推V而搞坏愉快心情,浪费必要时间,耽误本职工作的话,那就本末倒置了。就像我的星咏者朋友坦言,她推星姐就是喜欢听星姐的歌。至于别人如何看待星姐的歌力,那就与她无关了。

本专栏不是为了解决问题,也不是为了阐明观点,只是想聊一聊这件令我感慨的事情。如果浪费了您的时间我很抱歉,如果这段闲聊能够让你图一乐的话我会很开心。

以上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