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老干妈:不是腾讯傻,是乙方机制导致自己很好骗啊!

前两天全网刷了屏:腾讯起诉老干妈拖欠1624万广告费。老干妈火辣回应:我们从来不做广告,已帮你报警。而警察叔叔也严肃证实:腾讯被骗了,签合同的是山寨老千妈。 


想了解细节可自行全网任意搜索,毕竟难得腾讯有难,各方积极点赞,尤其是阿里系围观团,还蹭了一波热点为自家打广告。 



虽然我也笑出了鹅叫声~~~但作为深耕“乙方”多年、有过同款性质经历的职场人,我只能流下几滴企鹅泪!!!


有人难以置信:腾讯这么强大规范的公司,居然会被骗?腾讯的是团队,就如此无能么?!
有人说,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了,换自己绝对不会被骗!
有人说,这种事情太少见太奇葩了,所以才被爆出来。

其实这种骗局

其实每天都在发生!!!


我待过的每一家广告公司,每天都处在这种风险中。

那些被骗的广告公司和团队,哪一个不是行业佼佼者,哪一家内部没有层层审核和规范的平台体系,但依然经常被甲方轻松白嫖。


只是,大家名气没有腾讯大,没有被曝光,最多在业内小范围声讨甲方无良;
只是,被骗金额没那么多,一般几万十几万最多几十万。
只是,大家都忙着奔赴下一个金主爸爸,没精力纠结过往。


所以我坚信,腾讯团队一定是非常专业的精英人士,腾讯也绝不是傻白甜,从后续那一波将错就错顺势而为的“品牌公关”操作,就能看得出,鹅厂人才水准有多高。



乙方的工作机制

注定导致他们高风险

我不知道腾讯内部作业流程体系如何,但我敢说,深究一切,被骗还是作为“乙方”的业务机制问题。

乙方的工作机制,注定导致他们处在这种高风险之中。都不需要很高的骗术,就能骗到点什么,钱,资源,建议,方案,作品,等等…..


就拿我自己待过的广告行业来说,有三个普遍的白嫖高发现象:

一是比稿竞标。

金主们钱都没付一分钱,多家广告公司就受邀,打破头带着方案来汇报,这方案无一不是团队呕心沥血通宵达旦的智慧结晶。其结果无非两种,有一家乙方中标。要么后来再无下文,甲方白嫖了一把。


二是幸运中标后,但合同还没签(此时也没机会见到假章)。甚至合作确认函都没见到,乙方就要免费提前为甲方做创意出品。


可能第一笔款,要在数月甚至半年一年后才能见到。而这期间,活是一样也不少,要保质保量,出品还要高大上!


三是从业者个体,有人跳槽应聘时,一些公司会以考察能力为由,给他出题,让出文案或者做设计。


其实大家都有作品集,有点数的看了就知水平高低。这种情况不排除这家公司团队忙不过来了,以招聘为名骗稿子缓解执行压力。


这也是为啥,腾讯的1624万合同款没收到预付款,就把活儿干了,还漂漂亮亮地上线了。 


愿打愿挨,甲乙方的潜规则

中标了没合同就干活,还算是好的,因为你知道,早晚签了合同,钱终究是能收回的。当然,只要章是真的。


而且对于乙方来说,早已习惯这种先服务、后收费模式。所以很多时候,做不到落袋为安,明知有风险,还会继续加油干,毕竟未来可能得到的钱,也是钱。


但是,比稿汇报后却再无下文,疑似甲方骗稿!这真是肉包子打狗,虽然有无奈之举,但大多数情况,必须检讨团队缺乏工作常识和基本流程把关。


只说一个案例,就在前两年,我所在的广告公司,受到全国一家非常擅长做别墅的知名开发商,邀请竞标比稿,项目在省级森林公园里,对方诚意满满,称慕名而来务必合作费用好说。平台专业资深人士也审核过标书,前期也做过语音沟通,一切正常。

为了获取更多真实信息,我还独自前往对方现场(异地)实地交流、考察一天。

现场一切正常,山清水秀,挖土机开工,售楼处半开放,诸多样板间也华丽成型,而且此前公司与该项目合作过,只是当时是另一波团队,而且在风景区开发的文旅地产也很多,所以大家都觉得没问题。


况且广告公司向来是接了标书就开干,也是行业约定俗成的高效率做法。

于是,我们开始了日夜兼程的创作


这只是比稿成果的百分之一。还有资料分析、策略PPT、文案撰写、诸多设计秀稿


光各种文案,就断续优化了两三天


方案如约汇报后,再无进展。

这时我们觉得不对劲,网上一查,那块地问题很严重!!!!


可能甲方操盘人着急推进,才有了这一番,或许不是有意为之的“白嫖”操作。也许对方也有无奈,也许他们坚信集团能很快搞定土地归属问题。


对乙方来说,真诚的合作邀请,和甲方的行业地位,让整个公司和团队,不会去设定对方有恶意,而是本着商业精神展开合作也不会去查那些琐碎信息,这似乎成了执行潜规则。


这个事情对公司来说太常见,损失也不算大,就是一些差旅费和人员成本,但对执行者来说,付出了宝贵时间和健康,还有更宝贵的机会成本。


这次也和鹅厂一样,是极低概率的“特例”。因为甲方都是拍到地,才找广告公司。但如果我们有一点常识,应该在执行前,想一想省级森林公园涉及民众利益,先去看看土地新闻。


那次之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商业世界多复杂,无非信息二字。结合今天,我觉得也许对公司来说,能够干得过“信息不对称”的机制,就是一种好机制;对个人而言,依赖机制之余,也要依靠常识去抵抗风险。


后来我也时常提醒自己,凡事再着急结果,在投入宝贵时间做事之前,都要想尽办法,让自己信息更对称一些,多吸收一些常识。


建议你也趁早列入基本动作,长期保持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