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幻昼(蓝湛篇)》剧本 视频剪辑UP猎妖l

 羡羡在客栈凳子上瑟瑟发抖,蓝湛旁边说话

 湛:魏婴,不要再跑了。我时间不多,我们还有许多事要做。

 羡:大半夜被不认识的人从被窝里面拖出来,劫持到陌生的地方。自称是个还阳鬼,只有十二个时辰阳寿,让我听你安排!鬼才信你的话!我现在被你封了灵力,当然任你宰割啦!

 湛:我怎会伤你?折腾这半夜,你浑身湿透,会冷。把衣服换了,我去拿点吃的。

 

蓝湛离开,羡羡拿起蓝湛准备的衣物

羡:咦?绉绸里衣、锦缎外搭?这人居然知道我穿衣习惯?难道真如他所说,以后是我多年故交?呸!信他个鬼!看看能不能逃出去!赶不上明天二十年一次的百凤山夜猎,江澄会杀了我!

 

羡羡在窗口张望,蓝湛带着托盘进入房间

湛:我在四周设了结界,先吃东西吧

羡:切!就知道你不会再大意了。哇,好香!是什么?

湛:你最爱喝的天子笑和爱吃的芦花鸡

羡:没吃过!嗯,好酒!好吃!我绝对会喜欢的吃了再吃!嗯,我有几分信你了。

 

蓝湛撩起羡羡的裤子

羡:你干嘛?喂饱我,要劫色了么?

湛:你腿上有伤,我太急迫,出手重了。

羡:不是你的事儿,我白天和江澄切磋弄的,刚才跑太急,伤口裂开而已。小事!

湛:你总是如此,大伤小痛都说是小事,不想让人担心,却让人不省心。

羡:这么了解我?

湛:略知一二

 

蓝湛拿出竹笛调音,递给羡羡,蓝湛拿出忘机琴

 

羡:你怎知我会吹笛?你会琴?你说我们是知交好友,不会是音律结缘吧?

湛:我教你一套琴谱心法,你自行转为笛曲,每日吹奏可助你修为。

 

蓝湛弹琴,羡羡仔细听后,举笛跟随合奏,蓝湛笑了。

羡:这是什么修习法门?仅吹奏就能心境平和、气息流转,周天运行,不亚于打坐苦修。

湛:你不喜打坐,此法门正适合。我再教你第二重天,可音波杀人。

羡:等等,那么厉害,至少是护门绝学级别,你就这么随便教我了?我可是江家人,不能入其他仙门的。

湛:我已身死,不能再护你周全。

羡: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湛:知交好友

 

蓝湛牵着毛驴,羡羡坐在上面吹笛。

湛:很好。一重天稳固,二重天尚浅,莫燥,三重天尚需时日。

羡:你解开了我的灵力封印,我们这是去哪儿啊?不去百凤山,江澄真的会杀了我!

湛:我已代你留书,说你出走,不会起疑。

羡:不是吧!!!你要害死我!!百凤山夜猎头名你知道是多大的殊荣嘛??江家想了二十年啊!!!

湛:无事,虚名,为名所累者众。

羡:慢着!你代我留书,江澄怎么会不起疑?他可是和我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湛:你的字迹,我甚熟,没有破绽。

羡:哪个朋友会刻意模仿另一个朋友的字啊??!!哎……回答啊!

 

蓝湛和魏婴进入王八洞

羡:玄武珍兽真的在里面?

湛:嗯,它腹内有把玄铁剑,让剑认你为主,你便可将其淬炼,更形为笛,与三重天配合,可驭百鬼,能护你一世无忧。

羡:这等好东西,恐怕不好相与。

湛:别怕,我在。

羡:小爷什么时候怕过!(多说两个字都不会,却分外让人安心)

 

魏婴进入王八腹内,拿到剑,两人杀死玄武,蓝湛急切的把受伤的魏婴拖上岸,大量输送灵力。

 

湛:魏婴!魏婴!不会有事的!绝不会让你有事!

羡:够了!够了!我没事!真的没事!冷静!你再这么输送灵力会枯竭而死的!

湛:我太托大了!以为我护得住你!都是我的错!又让你受伤!该死!都是我的错!

羡:我去!你居然哭了!头好晕!灵力要爆了!蠢货!

  

羡羡晕了过去,在床上醒来(用晚上场景)

羡:不说点什么?

湛:灵力已疏通,伤不要紧

羡:我要你说的是这个吗?

湛:我不能说

羡:不说是吧?我立即逆行灵气、自断经脉!

湛:不可!

羡:深知我修习脾性、护身绝学随便教!受点小伤哭得像死了老婆!不要命的给灵力、护着我!模仿得了我的字迹!了解我吃饭喝酒的口味!甚至知道我里衣爱穿什么料子!你再敢说一句你只是我日后多年故交试试!我不抽死你!

湛:你是我的道侣。

羡:啥?

湛:我们结道十五年。

羡:我在上面还是下面?不对,应该是你进来还是我进去。

湛:…………

 

两人对坐喝茶

羡:你还阳十二时辰,付了什么代价?

湛:七天七夜火炙冰冻

羡:你为什么没去见他?

湛:与我结道,他失了自由随性的资格,同我背起家族声誉职责。他爱打抱不平,以前可率性而为,之后却得时时考虑立场得失,为我卷进最不喜欢的虚伪世故、名利纠葛。而我没有保护好他,总是令他受伤,让他委屈,虽死难以弥偿。永不相见,不相知,不相悦,让他恣意一生,过另一种生活,会更开心吧。

羡:你是想改变相遇轨迹?难道我们是在百凤山夜猎相遇的?

湛:子时到,百凤山夜猎结束,命运应该会更迭。

羡:你教我那些算怎么回事?

湛:无人护你,不放心。

羡:你叫什么名字?

湛:子时快到了,再合奏一曲吧。

 

羡羡拿出笛子吹奏,流下了一滴眼泪。蓝湛消失后,羡羡拼命往百凤山赶,终究是错过了。

羡羡在河边,听到了夜猎结束离开众人的对话。

甲:今年真是怪了,传说中很厉害的蓝家含光君、江家魏无羡,都没有到场,被聂家拔了头筹。

乙:就是说啊!接下来二十年,聂家要风光无限了。

丙:哎,最终都没回来的那组人,怕是凶多吉少了,这天都亮了。

甲:只不过是无名小卒还去挑战最难的天女祠,不自量力罢了。

乙:也是,谁关心蚂蚱的生死。

 

羡:(原来还有人被困在百凤山,蚂蚱也是条命啊)

 

羡羡前往天女祠,碰上被鬼将军打的众人。羡羡掏出笛子吹奏

  羡:正好试试这二重天

 

  边吹边退后,被蓝湛抓住手

 

  湛/羡:你的名字?

 

END

—————————————————————————————————————————

视频剪辑:猎妖l

视频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b5411Y7Ro

蓝湛篇细节更多,感情更加沉重。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