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K味的蛋糕(PPK)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寂静的黑暗中总是伴随着不为人知的危险,似乎有一双眼无时不刻在死死地盯着你。”这就是此时这位武装组织巡逻队队员的感受。

  “已经确认敌人位置,敌人的主力侦查部队主要分布在右侧,恐怕那里就是他们准备布置“调整”的方向”

  浅褐色的眼睛发出致命的微光,淡金色的长发与枯叶几乎融为一体,深黑色的服装与蜷缩着的娇小身躯使她即使就在离敌人不到10米的范围内也没人能发现PPK,刚才的报告是以感知共享功能发送给同伴的。

  “了解,立即将情况报告给指挥官”

  指挥室内,指挥官正悠然地小口抿红酒“没想到这些无法无天的家伙居然跑到这里来了,雁过拔毛,兽走留皮,你们就把命留下吧”

  近期在黄区出现一个武装组织,他们凭借着名为“调整”的干扰设备,让人形和自律兵器无法作战,从而占据了不少小型军事承包商管理的地区,最近,他们盯上了格里芬。

  指挥官最近也是收到了赫丽安的指令来到边缘地区来防守,本来经历了海星基地的一场大战,放假才刚放一周,自己都还没跟手下的人形亲热够呢,就又要执行任务,让他非常恼怒。

   不得不承认,这些武装组织的行动非常隐蔽,如果不是PPK发现了他们,恐怕指挥官天天被赫丽安教训说敌人随时会进攻,自己过分散漫的日子还长的很。

  作战结束,说到底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没了干扰器的帮助完全不是格里芬人形的对手,人形们带着缴获的一大批物资,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基地,G41她们本想向指挥官撒娇,却根本找不到指挥官。

  而指挥官此时正在PPK的房间里赤身露体而被五花大绑,嘴里塞上了口球,脖子上还被套上项圈,不停拉动的绳子让他呼吸困难,却仿佛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爽,甚至bo ki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指挥官当初因为被赫丽安的唠叨惹的心烦意乱,却又不敢当着正面说出来,只能一肚子气地跑到咖啡厅里。

  可迎接他的并不是平日里善解人意的春田,而是PPK“啊啦,指挥官怎么怒气冲冲地跑到这里来了?难道,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PPK一边说,一边把咖啡端到指挥官面前“最近我也在练习泡咖啡和红茶的方法,指挥官请用”

  指挥官一口气喝光了杯里的咖啡,趁着咖啡的苦劲,将烦恼全部说给了PPK。

  “原来如此”PPK看起来略有所思“那么,如果我帮指挥官解决这个烦恼,指挥官能否实现我一个愿望?”

  “如果你有有这个本事就好了”指挥官显得不以为意,PPK虽然拥有一流的侦查能力,但格里芬有那么多精英侦查人形,指不定谁先发现敌人呢“那么,您答应了对吧。嗯哼哼,我很期待”

  就是这样,在作战接近尾声时PPK便回到了指挥部,为指挥官泡了一杯红茶,而指挥官在喝下红茶之后便失去了意识,醒来时已经以这副屈辱的姿态躺着PPK房间里了。

  “指挥官还记得当初的约定吧。哼哼,那么,我的愿望,就是让指挥官今晚,成为我的奴隶” PPK一脸潮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而回应她的话语的,则是指挥官惊恐的表情。

  “谁允许你用那种表情看向自己的主人的?”PPK一脚踩住了指挥官的背部,刚撑起身体的指挥官随即趴了下来,脖子上的项圈又被用力向上拉,几乎让他无法呼吸“夜晚还长,指挥官,你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把身心全部交给我,成为我永远的奴隶呢”

  今天是指挥官的生日。虽然他本人都不记得了,但格里芬的人形们却记得非常清楚,毕竟能摸鱼一天是一天,还能以生日的借口参加宴会,何乐不为呢。

  在生日聚会上,平日里为作战或后勤做出诸多贡献的人形齐聚一堂,有说有笑,但指挥官却没有见到自己最在意的人形—PPK。

  自从那一夜之后,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 玩了许多sm的玩法,PPK也被指挥官的反攻玩法彻底俘获。两人的关系与其说是主人和奴隶,倒不如说是志同道合的恋人。

  宴会在欢笑声中结束,指挥官却显得不是那么快乐。刚打开房间的门,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啊啦,欢迎回来,指挥官。”

  指挥官闻声抬头,正准备责问PPK为什么在宴会上缺席,眼中映出的景象却让他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只见PPK身着轻纱,那薄薄的纱衣下PPK的身体朦胧可见,就如同透视睡衣一般诱人。

  “别那么着急吗,指挥官” PPK迈着小步,缓缓走到指挥官面前“看到我身后的东西了吗”应声望去,是制作蛋糕的奶油和切好的水果,整齐的摆在桌子的一旁“是,是要一起做蛋糕对吧,啊哈哈,PPK你可真浪漫”

  “不对哦指挥官”PPK微微一笑,细手一挥撩开身上的轻纱,竟是一丝不挂,看得指挥官血脉偾张。随后仰面躺倒在桌子上“是您来做,今天您可以随意料理我。PPK味的生日蛋糕,希望您吃的开心”




  观众老爷们看的开心就点个三连给个转发吧,有什么批评或意见都可以在评论区里畅所欲言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