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情定三生 第一世 陶园双生(800粉丝浮力)

朋友,你听过双生的故事吗?没听过?不要紧,让我讲给你听啊。听过了?那,你愿不愿意听我再讲一遍呢.....其实,真正放不下的人,不一定是曲中人,而是......我这个局外人啊。




故事发生在古老的江南,话说很久以前江南有一富户,虽家财万贯但却从未纳过妾,一生只有一位夫人。大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都叫他严老爷。


严老爷与其夫人十分恩爱,后来严夫人怀孕了,严老爷为了让夫人开心特地命大批能工巧匠建造了一座园子,命名为陶园。


严老爷带着夫人在陶园散步,严夫人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老爷,你说我们的孩子起什么名字好呢?”


“嗯......曲大夫说了夫人怀的是双生子。我姓严,夫人姓贺,我喜欢柠檬,夫人喜欢西柚,不如......就叫......严西柚和贺柠檬吧,夫人以为如何?”


“我喜西柚,你爱柠檬,那为何不是严柠檬和贺西柚呢?”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啊。”






八年后。中秋之夜,严老爷与夫人在陶园的庭院中赏月,看着严西柚和贺柠檬开心地玩耍着,“坏西柚!你又欺负我!”贺柠檬喊道。


“傻柠檬,谁让你这么笨了,略略略~来追我啊~哈哈哈~”看着兄弟二人玩的开心,严老爷和夫人也相视而笑。


严老爷把两个孩子招呼过来,让他们坐在自己腿上,慈爱地笑着看着他们,两个孩子既为双生,长得也十分相似,是夫人和自己爱情的结晶。


见两个孩子十分可爱,严老爷想故意逗逗他们:“我们西柚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啊,长大了想娶什么样的女子为妻啊?”


“嗯......不要,我,我要娶柠檬!”严西柚认真地说道,语气十分坚定。此话一出逗得严老爷和夫人一阵笑:“哈哈哈~为什么啊?”


“嗯......学堂里的女孩子都没有柠檬长得好看呢,柠檬是,是我见过的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而贺柠檬这时不知为何悄悄低下了头,小小的脸红彤彤的,甚是可爱。


“哈哈哈哈哈~”严老爷和夫人被严西柚那十分认真的小表情给可爱到了,大笑起来。


可是小小的西柚并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很认真很认真地回答啊,父母为什么笑啊,大人还真是奇怪呢。






过了几年,二人大了一些,也认识了很多朋友,其中最好的一个朋友叫鹿箬沫,是个非常可爱漂亮的女孩子。


三个人在一起玩得很开心,但是严西柚却觉得贺柠檬和自己不是从前那样只有彼此了,他是不是喜欢她......就算不是她,也会是别的女孩子。渐渐地,严西柚有意疏远贺柠檬,而故意亲近鹿箬沫。


贺柠檬也感觉到了二人微妙的关系,他以为是严西柚喜欢上了鹿箬沫。他也故意不理严西柚,晚上一个人在湖边坐着,往水里扔小石子,一边扔一边骂:“坏西柚,说好了一辈子在一起的,都是骗人的,大骗子!坏西柚!”


“谁在骂我呢?”贺柠檬回头,看着月光下严西柚的笑脸,有些羞愤,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严西柚抱住贺柠檬,“我还以为是傻柠檬不要我这个坏西柚了呢。”


“怎么......会呢?”耳边是贺柠檬糯糯的稍微带有哭腔的声音,严西柚又搂紧了怀里的贺柠檬,“我最喜欢柠檬了,我说过的,我要娶柠檬为妻呀,我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

“谁要嫁给你啊,哼~”

“那你要嫁给谁啊?”

“我要嫁给,嫁给......不对呀,我为什么要嫁给谁啊?坏西柚,你又坑我!”

“哈哈哈~谁让你这个柠檬傻呢哈哈哈~”


那时,年幼的我们不懂爱情,却许下了一辈子在一起的承诺......






又是几年,二人已然都长成了翩翩少年郎,不知让城里多少家姑娘日思夜想。


严府张灯结彩,今日,是柠檬西柚的生辰,二人为双生子,生辰自然也是一日,每一年府里最热闹的就是这一日了。


宴席上很热闹,都是达官贵人,全都说着漂亮的话,严西柚觉得真的很虚假,趁没人注意便偷偷拉起贺柠檬跑出来了。


一直到陶园湖心亭才停了下来,贺柠檬突然问道“西柚,你的生辰愿望是什么呀?”


“生辰......愿望么?今日也是你的生辰啊,那......你的愿望是什么呢?”严西柚问道。


“我想和西柚三生三世都在一起,永远永远不要分开。”还有些稚嫩的声音中充满了坚定。


漂亮的烟花,绽开,落下,一瞬间的美丽,一瞬间的光彩。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属于他们。


“我也是。”二人相视一笑,那时的笑容比那漫天的烟花还要美丽绚烂,只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今日......是严西柚的大婚之日,严西柚要迎娶鹿家那位小姐为妻,府里上上下下都很热闹。


只有贺柠檬呆呆地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听着外面人声、鞭炮声和其他一些喧嚣的声音。为了不让外面的人发觉,他只能咬着嘴唇缓缓地压抑地哭出来,眼泪很快浸湿了被单。


贺柠檬不同往日的清纯动人,一袭红衣似火妖娆,血红色的流苏裙上是金丝绣的花纹,嘴上似有似无的笑容,带着凄凉自嘲,世间用来形容少年最美好的诗词语句,竟是也配不上他。

你说过要娶我为妻的,今日,这身红衣就当做嫁衣吧。


“柠檬!”严西柚穿着红衣风风火火地闯进了贺柠檬的房间,惊得贺柠檬愣住了,呆呆地站了起来。二人痴痴地看着彼此的脸庞,而后,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哭什么,我说过的啊,我严西柚这辈子想娶的只有贺柠檬一人啊。”严西柚温柔的声音在耳边,贺柠檬闭上了双眼,“我......爱你。”“我......也是啊,傻柠檬。”



那一夜,他撇下了新婚的新娘,他将世俗伦理抛之脑后。倒浇红烛夜行船,鱼水同欢赴巫山......哪怕只有一次,我也要爱你。



第二日,严西柚便没了踪影,听府上的人说,他......上了战场。贺柠檬这才明白,二人虽为双生,但是自己是长子,应该娶鹿小姐的是自己,而兵部征兵,上战场的也应该是自己。




后来,听说,严西柚再也没有回来,贺柠檬时常在陶园里疯疯癫癫地自言自语,“傻西柚,你回来啊,你是不是嫌柠檬太傻了,所以,所以......才不要我了的......坏西柚......”


他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

他还穿着那件花影重叠的衣

他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

静静合衣睡去,不理朝夕

                 ————河图《第三十八年夏至》


最后看见贺柠檬的人说,贺柠檬在陶园那里不知道疯疯癫癫的在干什么,好像在玩什么游戏,后来靠在湖心亭的柱子睡着了,嘴角含着笑,沉沉地睡去了......



下辈子,我们要一定要一辈子在一起。就像我们小时候玩过的那样,拉钩上吊,一百年也......不许变啊。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